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零十章节 刺杀
    第一千零十章节刺杀

    可惜,无论是天兵神候表现得再急切都没有用,他根本来不及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因为就算是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打破战台之上的阵法,无法救下刑天这位人类文明的天才。

    这时,不仅仅是天兵神侯也不禁慌神了,就是整个天兵帝国的皇室也都慌了,要知道这可是在他们的地头上,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下发生这样恐怖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在陷害他们天兵帝国于不义啊,让他们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若是刑天死在他们天兵帝国之中,可以想像得到人类文理上层会降下何等的滔天怒火,只怕他们整个天兵帝国都得为刑天陪葬,这如何能不让天兵帝国的诸多皇室为之不安,为之恐惧,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生死!

    “来人,传我的命令,把于家所有人给我圈禁起来,于家上下九族全都给本候抓起来,不能放跑任何一人。”天兵神侯的反应极快,在无法破开战台这上的阵法之时,第一时间则是下令对付于家,为自己争取一丝生存的机会,要知道发生如此严重的事情之后,自己除了救人,那就是努力地补救了,以求能够得到人类文明高层的宽恕。

    刑天也想不到对方会如此疯狂,当他看到于军那一脸古怪的笑容时,刑天瞬间就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这根本就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而且还是有心算无心之下的刺杀,这刺杀不是天兵神候所能够做到的。除非是天兵神候真得背叛了人类文明,不过这是不可可能的。毕竟身为神候,又掌握着一大帝国。天兵神候是不可能背叛人类文明,那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处,唯一的解释就是人类文明敌对的种族出手了,那些猎杀者对自己痛下杀手了,自己虽然一直都保持着低调,可是在那人类敌对势力的眼中,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以致于对方竟然为了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子爵安排出了这么一场疯狂的刺杀。

    这是一场绝命刺杀,用得是于军的性命。用性命做为刺杀,可想而知那猎杀者对刑天的重视程度,在面对如此恐怖的刺杀时,刑天全力的法力疯狂地运转起来,不朽真身疯狂地暴发出无尽的生机,而内世界之中的生命之树分身也是瞬间化为了本体,一道道恐怖的生命气息借助着内世界的通道涌入到本尊的身体之中,而刑天的五行神通也是全面爆发,‘五色神光’疯狂地刷出。在刑天的全力爆发之下,刑天借助着‘五色神光’这强大的神通之力挡住了这恐怖的一击,抵挡住来自于军那疯狂的自爆,不过虽然刑天挡住了这一击。但是那恐怖的自爆之力也将刑天给直接轰飞。

    正面的力量刑天是挡下来了,可是那强大的震荡之力却是刑天无法抵挡的,一道道恐怖的震荡之力疯狂地轰入到了刑天的身体之中。就算是刑天有着强大的不朽真身,但是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都被破坏到了极点。一瞬间刑天则变成了一个血人,身上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若不是刑天内世界的强大,拥有着世界之树的力量,可以为他分担压力,若不是有那生命之树分身的疯狂支援,只怕在这一击之下,刑天已经殒落了,那恐怖的震荡之力足可以摧毁掉刑天的灵魂识海。

    这时便现出了拥有灵魂至宝的好处,也是肉身、灵魂、内世界三者合一的好处,只要有任何一样的力量没有被破坏,刑天便不会殒落,想要一击之下毁灭刑天,半步神候还是远远不够的,至少也得是神候级以上的强者方才能够有彻底毁灭刑天的能力。

    在这生死的关头,刑天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全力在催动着自身所有的力量,在他那内世界中强大的元气的相助之下,刑天那被抽空的法力则是瞬间补满,让刑天能够在接下来的恐怖攻击之下逃生,躲过这一场必杀之劫!

    心念一动,刑天立即祭出了自己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那残破不堪的身体瞬间躲进了本命至宝‘永恒神舟’之中,然后没有丝毫的犹,立即全面开启了‘永恒神舟’的所有力量,一瞬间‘永恒神舟’之上那恐怖的攻击利器神魔巨弩张开,‘弑神箭’上弦,然后一阵的箭雨射出,这战台之上的法阵在这一阵恐怖的箭雨之下被硬生生地破开了一个大洞。

    只见,‘永恒神舟’之上一阵的空间波动,然后下一刻‘永恒神舟’则是消失在了这战台之上,而在‘永恒神舟’刚刚消失,那被‘弑神箭’洞穿的大洞则是恢复了,这战台的阵法拥有着强大的修复能力,也就是刑天有‘永恒神舟’这样的大杀器在手,能够疯狂地爆发出一阵恐怖的攻击,而且还拥有空间法则的玄奥力量,要不然刑天休想从这战台之中脱身!

    在刑天脱身的一瞬间,整个战台发出了一阵阵的撕裂之声,在于军那疯狂的自爆之下,战台之上的防御之力已经无法与之对抗了,被那恐怖的力量给撕裂,一道道恐怖的空间裂缝出现了,那强大的空间裂缝一出现,则是给观战的众多贵族带来了一场灭顶之灾,那些实力低弱的贵族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那恐怖的空间裂缝给吞噬了。

    逃!一瞬间,这些贵族疯狂地向后逃去,这时他们的心中再也没有什么可笑的念想,只有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从这里逃走,什么帝国、什么利益都被他们抛这脑后了。

    在冲出了战台之后,刑天瞬间出现在了神阳的身边,虽然看起来刑天刚才的爆发很厉害,可是那强大的爆发却让刑天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那一阵箭雨之下几乎抽空了他本命至宝‘永恒神舟’之中的所有力量,再加上那一阵空间玄奥的爆发。刑天就算是有强大的内世界做为支援,依然让自己感到一阵的空虚。

    这一次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了。那怕是刑天有所谨慎对待,依然被对方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毕竟对方的自爆来得太突然,太快了,一个半步神候的突然自爆,而且还有两件强大的神兵利器本源的自爆,更是在十几米之间的近距离爆炸,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神候级的强者在没有任何准备之下都会吃大亏,更何况刑天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即便是刑天全力爆发了自身所有的潜力。但是依然受到了重创!

    “小师叔,你没事吧?”神阳在看到刑天那血肉模糊的身体时,立即冲到了刑天的身边,接住了刑天那摇摇欲坠的身体,着急地问道,那脸上满是紧张与不安。

    刑天摇了摇头说道:“还好,若不是之前有所准备,提前做好的防范,否则这一次恐怕真是要凶多吉少。没有想到那些猎杀者会如此的疯狂,为了对付我这样一个小辈,竟然弄出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举动来,看来他们是真得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干掉我这个小辈。”

    这一次是刑天踏入天域修行之路以来。最贴近死亡的一次危机,那怕是在以前的那种族对战之中,刑天也没有离死亡这么近。若不是在自己进行任务之前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将自己的本命至宝重新祭炼了一番。让其有所脱变,只怕这一切他就会身死魂消在这天兵帝国之中。遭受到如此恐怖的攻击,刑天就算再蠢也明白自己被人给出卖了,要不然不可能会出现如此恐怖的绝杀,让那兽族付出这样的代价。

    对于这一次的猎杀,刑天相信那与人类文明敌对的兽族猎杀者绝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特别是在于军最后自爆之时,刑天相信那绝对不是来自于军的力量,而是来自于猎杀者的力量,在那最后的爆发之中,至少有三名猎杀者合力,要不然不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连那战台都被那恐怖的力量给撕裂了。

    “小师叔,你没事就好,以后还是不要再人比试了,完全没有那个必要,要知道现在你的处境可是十分的危险,已经成了那些猎杀者的目标,他们会不择手段地来猎杀你,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一切都还是小心为上。”说到这里之时,神阳的语音一顿,然后又说道:“这一次也是我们的失职,我们竟然没有想到敌人会做出这样卑鄙无耻的事情来!”

    卑鄙无耻,虽然兽族的猎杀者的手段不怎么光明正大,但是这是种族之间的战争,没有什么卑鄙可言,这一次是兽族在猎杀他们而已,若是换成是人类猎杀兽族天才,只怕他就不会这么说了,种族的战争,那是没有什么卑鄙无耻,有得只有胜负得失,仅此而已!

    刑天点了点头,认同了神阳的这番话,自己的确没有必要在意什么脸面,什么得失,保命方才是最重要的,若是连性命都丢掉了,那什么也就没有了。

    刑天转头看向了天兵神侯,神色阴沉地说道:“天兵国主,这一次的事情,希望您能给我一个答应的答覆,给人类文明一个满意的答覆,你这帝国之中的重臣,竟然敢公然刺杀我这监察院的院长,这件事情的性质有多严重,我想你心里一定清楚。”

    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天兵神候不明白自己现要的处境有多危险,刑天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人类文明的天才,更是人类文明高层派来天兵帝国的监察院院长,刺杀一位监察院院长,那就是在与整个人类文明为敌,而且这个刺杀之人还是他天兵帝国的臣子,是天兵帝国之中大家族的成员,他身为国主,自然明白这事情的恶劣性,若是不能够给刑天一个满意的答复,他自身都会受到人类文明的惩罚,要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挑战了人类文明的底线!

    虽然说这件事情并不是天兵神候所指示的,但是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他的帝国之中,而且参与者还是他帝国的重臣,这就让其没有半点的解释权利,他将为此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他那好不容易所积累的种族贡献点。只怕将会被扣出一大笔,这足以让他为之心痛了。

    当然。前提是天兵神候能够让刑天满意,不再追究自己的责任。要不然他不是扣一点种族贡献点那么简单了,那会让他受到更大的惩罚!

    “混蛋,以后谁要是再敢在本神候面前申请什么挑战,本神候一定会给他一个沉重的教训!”被于军这么坑了一把后,天兵神候对那挑战再也没有任何的好感了。

    “刑天院长请放心,此事本候必定会给你一个交待。”天兵神侯非常肯定地地刑天说道,那语气是十分的坚定,他明白自己在这件事情之上有多背动,所以不敢得罪刑天,不敢把事情闹得太大。让自己无法收场。

    这时,神阳则是开口说道:“小师叔,我们还是回去吧,毕竟我们不知道在其他这些贵族之中还有没有人类文明的背叛者,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为上,早点离开这里。”

    虽然神阳的这番话说得有点不客气,但是天兵神候却不敢反驳,因为他自己也不敢确定在这些贵族之中还有没有人类文明的背叛者,若是还有这样的存在,那后果可就更加严重了。他也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冒险,所以对于神阳之言并没有感到有什么难堪,毕竟对方说得是实情,若是刑天在接下来中出现什么差错。那他可就真得没有救了。

    刑天看了天兵神候一眼,在看到对方并没有开口反对,也没有解释之后便说道:“也罢,天兵国主,晚辈如今有伤在身。无法继续坚持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麻烦你来处理了!”

    对于刑天的离开。这是天兵神候十分乐意看到的结果,毕竟若是有刑天在场。他有很多事情都无法放开手脚,会让他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是有些为难,现在好了,刑天主动提出要离开,他的压力自然也就小了许多。

    天兵神候连忙说道:“刑天院长请回去好好养伤,接下来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好,会给院长一个满意的答复。”原本天兵神侯还想要调集一些高手护送刑天离开,可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他担心自己这么做会激起刑天的不满,毕竟这个时候调集人手护送刑天,有那么一点监视的意思在内,若是真得被刑天这样误会了,那他的乐子可就大发了,所以他不敢冒这样的危险,只能够目送着刑天在神阳等人的护送之下离开。

    刑天前脚一走,后面天兵神侯便立即大发雷霆,怒声吼道:“你们都还愣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查,狠狠地查,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所有参与到这件事情的人都给人拿下,不管他什么背景,全部给我拿下,若有反抗格杀无论!”

    对于这件事情天兵神候也是下了狠心,对此他也不得不这么做,毕竟这件事情对他还有自己的天兵帝国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让他没得选择,只能下狠手,就算会因为自己的命令发生一些冤案,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他现在需要保住自身。

    紧接着整个天兵帝国的国都开始戒严,所有的传送法阵关闭了,大批的军队进驻国才之中,开始仔细地排查一切。同时,大军出动将于家九族,数十万的人口,从上到下,从老到幼都被抓了起来,就算有漏网之鱼也都被发布了海捕公文,就连天兵帝国境内的所有出入境的传送法阵也都变成了只能进不能出的状态,想要离开可以,找相关部门打证明吧,证明自己与这一场刺杀无关,那方才能够离开。

    看起来这有一些小提大作,其实不然,若是天兵帝国不这么做,那他们就要面对人类文明高层的压力,毕竟这一次的事情太严重了,严重到足以影响到整个天兵帝国的生存。

    在这时,监察院也疯狂地行动起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这件刺杀之事与他们无关,这完全是天兵帝国皇室的问题,其实不然,他们也背着巨大的包袱,毕竟发生这样的问题也是他们的严重失职,正是因为他们的失职方才会让敌人如此疯狂地发动一场刺杀!

    对于这件事情,不仅仅是那天兵神皇与皇室紧张,监察院的众人同样无比的紧张,希望能够快速破案,了结这一件大事,不让其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担心,那些监察院的众人都在担心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情,会让刑天这位院长大发雷霆借机清洗整个监察院,将他们之前所犯下的诸多问题都给一一抓出来,那样他们的下场可就惨了,他们都得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他们现在都在疯狂地表现,以求能够度过此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