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82 未来的回归
    不作夫的防护服同样被他自己撕扯得破烂,剧烈却发散的思维活动让他和其他人一样面色苍白,肌肤就像是老了十多岁一样黯淡无光,皮肉似乎都要分离了。他虽然能够提问和回答问题,但他的瞳孔明显有一种不自然的变化,但即便是盯着看,也无法用语言去描述这种变化,那既不是放大缩小,亦或者如同故事中变成了野兽的瞳孔之类,总而言之就是很不对劲,让人感觉不到聚焦点,无法判断他脑子里的东西是否和他正在说的内容同步。

    如今的不做夫就像是一个差一点就要变成空壳的东西主事人是这么想的。

    如果硬要从一大堆坏事中找出稍微让人可以开心一些的好事,那大概就是关于“不作夫”和“不做夫”的笑话了吧。而且,从不作夫本人的反应来看,这个围绕名字的冷笑话就像是他的常识一样,在过去或许有大量类似的场景吧。

    “不作夫,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呢?看起来不像是正经的名字……我的意思是,不是网名或代号之类?”主事人问到,他的口气有点儿焦躁和急切,似乎迫切想要摆脱什么,例如用这般在往时听起来也很无聊的对话去分散自己内心中那层层的压抑。他的这种精神状态和心理活动,已经完全不能封锁在内心中,只要有那么一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并理解到这个人如今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他需要喘息,需要休息,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去调节自己。

    然而,事实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这样的时间。一种无法抵抗的恐怖,正循着某种不可名状的渠道,以可见的实体或不可见的存在性,一点点渗透到众人的内心深处。仅仅从感觉来说,这不像是什么外在的知性的手段,而像是一种罕见的自然规律正在运作。就如同人类需要严格的环境条件才能生存一样,人类生存和发展是建立在认知自然规律的基础上,人类没有创造任何东西,而只是根据自然规律发现了许多过去未曾发现的东西,所有人都无法摆脱自然规律独立存在,因此,当一种自然规律产生影响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如何在短暂的时间里,去发现、知晓并摆脱这种影响。

    无论是理论还是手段,都已经近乎弹尽粮绝了。

    哪怕是知晓更多情报的主事人,其内心也充满了恐惧,他始终有一个保险,那就是他存在于这里的秘密,但是,他并不确定,启动这个保险的话,是否就真的可以安然无恙只有事情发生,并得出结果之后,他才能对这个结果进行观测和认知,而无法如同传说中的先知那般可以预言结果。

    楼梯下的动静又清晰了一些,仅从听觉而言,那个不知晓具体模样,但应该是一种实体的异常之物已经又上一层楼了。而在不远处,深红色的月光隐约透过门缝渗透进楼梯里,那层原本足够笨重的大门如今让人的感觉就像是纸作的一般轻薄脆弱。

    “说说,不要停下来,不作夫,跟我说说话。”主事人用哀求一般的语气呻吟到。

    “不作夫,这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不作夫慢慢挪到角落中,阴影遮去他的面庞,整个人就像是要在那充满了不确定性的阴暗中融化掉一样,散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气息。但是,主事人十分清楚,这个他竭尽全力才拉回来的唯一一人,的确还是人类没错。他没有变成任何怪异的东西,而觉得他怪异仅仅是自己的感官出了问题。如果这个时候还能够启用防护服里的身体监控系统,大概可以从数据中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躯壳快要报废了。

    此时此刻,主事人觉得自己才是最接近“异常”的人,自己正在变得异常。

    “为什么?你的父母呢?”主事人继续问到,他的口气听起来不像是特别想要知道答案,而仅仅是想要问一点东西,以维持自身的状态而已。就像是,一旦真的松了口气,不闻不问的话,整个人就会真的崩碎成一地灰白的沙子。

    “不知道,我是个孤儿。”不作夫的声音也渐渐开始缺乏情绪的波动,如同机械一般死板,“我被某个大财团名下的孤儿院收养了,培养成他们希望的样子,然后开始工作……他们给我起了代号,我不喜欢,所以我给自己起了这个名字,当然,这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只要人能够干活,叫什么都无所谓。”

    “喂喂,清醒点,不作夫!”主事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艰难地挪动身体,挨近不作夫的身边。他碰了碰不作夫的身体,这个好不容易才被他拉回楼梯的男人已经僵硬了,整个人就像是冰冷的瓷器一样,又硬又冷,可心跳和脉搏都还在,也明显可以回话,却给人一种应答傀儡的感觉。

    “不……不作夫……不可思议。”主事人又进一步瞧出了点什么,他翻开不作夫的眼皮,确认了更多的东西,“竟然主动停止了思考,变成了植物人……假死吗?不,生理活动虽然已经衰弱,但仍旧可以持续运作。这是可以锻炼出来的吗?你真是个怪物,不作夫。”

    “不,我还没有完全停止思考,只能关闭大部分的思考,将极小部分专注在问答上……我没有思考答案,只是从已知信息中获取答案并回答。”不作夫语气僵硬地说到,倒是让以为他已经完全沉寂下去的主事人稍稍吓了一跳。这个叫做不作夫的男人,正在完成一件在他过去的见识中,从来都没有人做到的事情。

    “这已经很厉害了,但是,这样被动防御,也持续不了多久。除非你把思维活动本身和思维活动的基础载体全都停止,否则是不可能抵抗这种侵蚀的。我虽然从未见过这样的异常,但却有一些渠道,了解得比其他人更多一些。”主事人逐渐说出了一点隐瞒已久的东西,这让他心中的压力降低了一些。他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确保自己有更大几率活下来,过去一直隐瞒的东西,在他亲身体验到血月的力量后,就已经不再是必须死守的秘密了因为,在那样可怕的力量面前,自己所隐藏的一切其实是极为渺小的。

    “我知道,但是,如果彻底停止思维,大概就不能苏醒了,病院里有充足的设备,但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应该很难突破高川复制体的防线,他们是研究人员,不是作战专家。”不作夫继续操着死板的声音说到,就像是他的大脑已经只剩下这个简陋的功能,其他的思维活动都已经关停了。

    “你是作战专家?”主事人确认了一下。

    “我是心理学和人智学博士,但更是一个杀手。”不作夫说:“我们的团体在这个病院的阴影处活动,但是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这个时候大概也所剩无几了。”

    “……知道吗?不作夫,你现在就像是一个不挑问题的应答机,什么都回答。”主事人调侃了这么一句。

    “是的,我将所有秘密都解锁了,保密会启用太多的思维能力。”不作夫如此回答到。

    “我明白了,你是高学历的杀手,潜伏在病院里,替大财团做一些不太光明正大的事情。”主事人突然单刀直入地说了一句:“既然你确认自己是目前最有力的行动派,那么,有没有兴趣替我办一件事呢?虽然事情完成了,也谈不上可以拯救这个世界,但是,至少有那么一丁点机会。”

    “无法理解,不能思考。”杀手不作夫发出单调的声音,似乎有些矛盾,既下意识地要去思考,又试图抑制这种思考,他作为一个人形的兵器生存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在这个病院里,他一直是以人的身份生活的,他一直认为,这样的生活让自己对自身的控制力降低了许多。现在,他那敏锐的杀手直觉,嗅到了一个提案,在这个病院里光明正大地行走时不可或缺的,自觉地让自己实力降低的人性正在释放好奇心。

    杀手是不应该有好奇心的,但是,研究人员可以,或者说,必须拥有好奇心。

    主事人感觉到,自己触碰到的不作夫身体表面,正在升温软化,他的脉搏和心跳越来越剧烈,就如同即将从冬眠中苏醒的动物。

    “听我说,不作夫,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是我存在于这里的原因。”主事人顿了顿,聆听了一会从楼下持续传来的动静,加快了说话的速度:“我本来不是人类,而是另一种生命体,我们虽然拥有物质身躯,但最关键的主体是某种从精神角度来说的核心。我们日积月累的技术,让我们全种族产生了非凡的变化,得以部分摆脱物质角度的自然规律,当然,物质也好,精神也好,不过是宇宙自然规律的一种片面体现,这么说,你应该可以明白吧?我们只是转换了一种生存状态而已。”

    “……你在说科幻故事吗?”不作夫那回暖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反应,不过,那绝非是激动,“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红色月光烧坏了?”

    “不,听我说!这很重要!你必须相信我,这样你才会用心去做那件事。”主事人没有对不作夫的质疑生气,他明白这是所有听他阐述自己秘密的人,都必然会有的反应,对这个世界的人类而言,这个秘密的确更像是一个科幻故事。

    “好吧,你说。”不作夫回答到。

    “正如你想的一样,我在某种意义上,算是你们眼中的外星人。但是,我们来到这个星球的时间比你们人类诞生的时间更早。以精神为核心的存在性,让我们发展出了一种技术,让我们的精神可以有限制地穿梭时空,抵达正常航行无法抵达的时间带和空间区域。在这里的我,不是原本就存在于这里的,而是我利用技术从遥远的未来跳跃过来,用自己的意识替代了这个躯壳原有的意识。”

    “……就像是鬼上身一样?”不作夫仍旧觉得这很天方夜谭。

    “更像是东方神秘学所说的夺舍。”主事人说。

    “那么,这个身体原本的人格意识呢?被你杀死了?”不作夫其实觉得,用人们常说的人格分裂来描述此时的主事人更合适,而且,当下的情况,让人患上这类精神病再容易不过了。毕竟,这个病院里的每一个人严格来说,都是“病毒”的携带者,是潜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

    “不,他和我交换了,去到了我原本呆着的未来,在我原本的身体里。我们只是从精神层面交换了人格意识资讯。”主事人平静地说,“不作夫,已经没时间去理会这点伦理了。我来到这个时间点是有目标的,我们不会无缘无故就穿梭时空,那不是一件好事。只有在我们认知到自身避免迎来整个种族的危机时,我们才会启用这种手段,以此逃离这个危机。”

    “我不信。”不作夫简洁地回答到。

    “不管你信不信。”主事人说:“我们之所以会在外来,并不是我们完整的发展到了未来,而是我们从遥远的过去直接跳跃到了遥远的未来,以此避开中间时间段的某个可怕的危机,而这个时间段正好就是你们人类诞生发展的这段时间。而我们选择跳跃时间也要避开的危险,正是这颗星球的末日。而我们成功了,跳跃到了这颗星球未来的时间点,继续生存下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世界末日没有发生?”不作夫疑惑地说。

    “也许,但我们更倾向于,末日发生了。因为对时间线进行观测后,得出的末日结论更加靠谱,但我们的确抵达了未来,这个矛盾必须得到解释。我们的想法是:这颗星球上的世界末日的确发生了,但是,末日之后世界再度重组了……以我来到这个时间点后,和未来进行了参照对比,最近有了新的看法,很有可能是星球本身被重组了。我们抵达的未来,是在以原本星球为样本的重组星球上。”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你确定这不是你幻想出来的故事?我知道你压力很大,我也一样。”不作夫半信半疑地说。正如他所觉得,对任何拥有常识的人来说,主事人的说法都很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