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77 接踵而至
    距离察觉到安德医生失踪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分钟,留在宿舍楼中的人员已经将大部分房间都搜过了,尽管诸人更想要找到同样不见踪影的三个女孩,但是,过往那怪异又危险的体验让他们有一种十分敏锐的本能,足以意识到寻找三个女孩的危险性要比寻找安德医生的危险性更高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理论上三个女孩的失踪和安德医生的失踪是息息相关的,主事者曾经提到过,安德医生就是为了寻找那三个失踪的女孩才拒绝和其他人一起撤退。从撤离到返回调查,研究小组内部也有过一些争论,整个过程花费了不小的功夫,在这段时间里,安德医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清楚。

    不过,不是没有人怀疑主事者知道更多的事情,因为只有主事者一个人在撤离前和安德医生交谈过。不过,既然无法拿出决定性的证据,大家都对主事者和安德医生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保持缄默,并且,大体上不认为主事者是导致安德医生“失踪”的凶手。也许双方有过争执,不过,在当前的大环境下,以及对两者交往的观察,都不足以让人觉得这种争执会上升到决出生死的程度,倘如假设真的发生了攸关生死的情况,那也很可能是某一方产生了末日症候群的病态。

    总而言之,哪怕主事者知道更多的事情,但所有人都相当肯定,在这两起莫名其妙的失踪案中,主事者绝对不是事件的核心,也绝对不是事件的凶手。

    继续相信主事者是研究小组群体的决定,因此,主事者的意见仍旧在行动中得到贯彻,无论是撤离还是返回调查,他的决定都占据了重要的份量。目前所有关于宿舍楼内情况的调查,都是以主事者的判断为核心进行的,虽然返回调查的人员都带有十分强烈的侥幸心理,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和这份心理相当的实际收获。

    三个女孩曾经居住过的房间最先被众人搜查,每个人都意识到了,安德医生已经来过这里,桌上的卡牌被摆成奇特的造型,仿佛有某种暗示在其中,就如同人们用塔罗牌来算命的感觉。不过,没有人可以理解其中的暗示,也无法解读在摆放卡牌时,安德医生本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想法,即便如此,当时安德医生的精神很可能不太正常,这是众人在交流意见后统一的看法。

    研究小组在撤离前,就已经检查过这个房间,但却因为一些原因,维持了现场的原状。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张桌子上的卡牌原本是摆放成什么模样,不过,在安德医生之前,一直都没有谁有想过将这些凌乱的卡牌按照某种规律去整理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没有人知道这种规律,而眼前卡牌的规律如果不是安德医生出于某种精神病态才摆放的,那么,就可以考虑,安德医生是不是已经对这些卡牌的真意有了新的发想。

    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些卡牌遵循何种规律,所以,不会有人特意在突发情况下,刻意将卡牌以规律性摆放,因此,在对卡牌的研究中,安德医生最后在这张桌子上留下的痕迹,让其他人格外有一种震撼和猜疑。毫无疑问,这里没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纯粹的偶然,如此,安德医生无论因为何种原因,做了过往未曾有人去做的事情,都足以让人嗅到某种特殊的味道。调查人员将现场拍照记录,然后将卡牌回收。

    除此之外,众人还找到了安德医生当时出入房间的痕迹,包括但不限于脚印和毛发,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些痕迹多得有点儿不同寻常。一个人的毛发除非在生理状态不正常的时候,掉落的数量和时间都是有规律的,不会突然就增加或减少,而安德医生在这个房间中留下的包括毛发和皮屑在内身体组织,多得有点儿不同寻常,对比安德医生曾经的身体状况,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安德医生的生理发生了严重的病变。而他在房间内留下的活动痕迹,似乎也在证明,伴随着其生理的病变,其精神状态上的病态也愈发明显。

    当他们意识到安德医生的不妥时,重新在三个女孩的房间外寻找安德医生留下的痕迹,一些事情似乎愈发明了起来。研究小组将推测出来的安德医生当时的身体和心理状况,与现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数据进行对比,在确认其已经被“病毒”感染,并且其病情就在他搜索三个女孩的期间,以一种比过往数据还要可怕的速度,进入了后期症状。

    但是,仅仅确认这些事情,并不足以说明安德医生为何失踪。哪怕安德医生在精神病发作的情况下,在宿舍楼内乱跑乱撞,乃至于已经离开了这栋楼,也已经会留下足够多的痕迹,证明他已经离开,因为他的身体状态每时每刻都在恶化,在楼内留下了许多病变的身体组织。然而,众人在搜查过整栋楼后,所能发现的安德医生的身体组织,都无法证明他已经离开了这栋宿舍楼。

    当然,伴随着搜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线索让人感到迷惑,研究小组并不具备专业的搜救经验,也不是职业侦探,但是,他们身为研究者所拥有的逻辑性,仍旧超过一般人,而这种逻辑只让他们觉得安德医生的行为模式就是一个“发狂的精神病人”而已,常见得让人绝望。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安德医生绝对不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神病人,他是一个末日症候群后期患者。

    突发并快速恶化的末日症候群,其中必然隐藏有某种秘密,而这个秘密似乎就隐藏在这栋楼内,可偏偏没有任何一个特殊的线索,能够让人灵光一闪,找到解密的关键。研究小组的人,由其是负责现场调查的人都有些抓狂。

    然后,他们被主事者警告了:“注意你们的精神状态,所有人立刻注射镇静剂!”

    有部分调查员的精神状态似乎已经不足以听进这个警告,身体动作变得越发激烈,那狂躁的神态已经完全渗透出眼睛,在五官上表现出来了,他们试图打砸房间内的物件,以此宣泄那股扭曲的情绪。这些调查员平日都是研究人员,拥有极强的理性和自控能力,但在对其部分生理状态的监测数据中,有一部分数据正在以不正常的曲线飙升。

    无论是生理数据的异常,还是精神状态的肉眼可见的异常,都已经证明这部分调查员正变得危险,按照理论,他们将会表现出惊人的攻击性,不是伤害他人就是自我伤害。在后方对调查行动进行监控的研究者已经在大声警告了,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及时反应过来。

    “小心!”在意识上反应过来的人大声尖叫,但身体无法及时做出行动。他身边的人有点儿浑浑噩噩,还没能从镇静剂的副作用中摆脱出来,就被身边那些没有注射镇静剂的同事扑倒了。那人发出不似人,反倒像是某种野兽的嘶吼声,嘴巴大张,露出森然的牙齿,似乎就要去咬身下人的喉咙。不过,在受害者出现前,这个宛如精神病人一样的男人就被主事人拽了起来。而过去负责后勤,如今身为队伍核心的主事人,也表现出压倒性的力量,直接将这个发病的研究人员连带沉重的防护服一起扔向一旁。

    只是这还没完,防护服的效果在这些调查员陡然发作的时候,就多少都意味着不能再保护众人了。几乎每个人都感觉到身体的不适,精神和情绪上的波动,哪怕有镇静剂的作用,也无法完全平息下来。每一个保存有理智的人都在大呼撤退,但是,即便强行制服那些狂躁的发作者,将镇静剂注射到他们的体内,也无法再保持队伍的完整。

    当一个狂躁的调查员撞开大门逃离后,无线通讯中就陆续传来了让人沮丧的消息,负责调查其他楼层的人员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已经有一名人员受到重伤,因为旁人来不及救援,这个倒霉的人员差一点就被狂躁的家伙扭断了脖子。如今已经可以确定,在这栋楼内必然存在某种因素,会加剧末日症候群的感染和恶化,探查安德医生和三个女孩失踪的秘密已经不是第一要务,如今还停留在楼内的诸人,每时每刻都要承受比在其他环境更高的风险,随时都有可能从潜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变成完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而已经明显表现出末日症候群病态的人,也将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因为病情恶化而变得无可救药。

    病情发作过一次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是无法拯救的,从至今为止的研究结果来看,末日症候群就如同那些困扰了人类好几个世纪的绝症一样,哪怕知晓其病理,恐怕也难以找到能够普及的治愈方法,更何况,至今为止,尚没有一种方法,能够让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情好转或减轻末日症候群一旦发作,哪怕一时恢复,也会有下一次发作,并且,每一次发作都会表现出病情加重得迹象,直到整个人从生理到精神上完全崩溃。

    简而言之,那些陷入狂躁的研究员兼调查员已经没救了。

    “撤退!所有人向楼外撤离!”发号施令的人已经完全意识到了己方正陷入怎样的危机中。这些突然发作的调查员已经用他们的疯狂证明了身上的防护服并没有众人认为的那么有效,至少在这栋楼内,某种莫名的因素能够避开防护服的种种隔离手段,在人们身上引发末日症候群。

    早先撤离后并没有选择回转这栋宿舍楼继续调查的研究人员也正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他们从一开始就尽可能监控每一处变化,包括楼内的和人体内的,大量已知和未知的数据在混乱发生的同一时间,就让负责处理数据的计算机进入高负荷状态。哪怕研究人员根据经验和预先的设置,从这些数据中统计出自己认为必须注意的地方,但是,他们也意识到,必然还有更多他们没有注意到,但同样重要的东西尚未被发掘出来,而在眼下,自己等人既不能全身心去处理数据,也无法依靠既有的数据,指导楼内的众人摆脱困境。

    那些仍旧身处楼内的调查员哪怕按照后方研究人员的指导,并且自身也拥有极高的素养和经验,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陷入病发状态,没有人知道,自己已知的东西,对于拯救自己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

    那已经竭尽全力后仍旧让人迷惘,越是努力就越是感觉自身无知,无论如何挣扎都不比祈祷运气眷顾更来得有效的恐惧,就像是岛屿外那冰冷的涨潮般,正渐渐淹没自己的身体。先是手足,然后是身体,就连平时转得很快的脑子,似乎都被冻僵了。在这种时候,越是清醒的人,就越是可以感受到这栋楼内处处都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恶意,自己等人从一开始就已经被这恶意牢牢包围了,而陷入这样的境况却是自找的,是自己的无知和侥幸心理才导致了这样的绝境。

    每个人都试图让自己和周围的同事联动起来,重新形成一个有序的组织,本能去依靠组织的力量,但是,一个如同恶魔般的心声一直都在众人的脑海中呻吟,让他们知晓自己看似正确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的意义,抱成一团并不会比单独一人的生存率更高。很快就有人选择脱离队伍,而其他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从窗户跳出楼外,这个人跳楼的地方可是距离地面有十几米,就算还活着也肯定会受到重伤。其他身处更低楼层的调查员,也有好几个选择了跳楼脱出,但是,还呆在楼内的人,没有一个去看他们到底是否已经脱离了险境,状况又是如何。这些问题自然有一直在后方监控的研究人员解答,如今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只想着从更安全的渠道逃离这栋噩梦的宿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