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零二章节 艰险
    第一千零二章节艰险

    走自己的路,不去理会别人的想法,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这就是刑天心中的想法,以刑天的智慧,自然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其他人会有什么样的看法,对于这一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明白只有走自己的路方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脸面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没有自己的实力来得重要。

    自己的老师都没有在意自己的选择,都在默默地支持着自己的行为,刑天自然是不会去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与看法,所以刑天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道路,疯狂地提升着自己的战斗能力,提升着自己在法则玄奥之上的领悟,用自己的一切资源来疯狂地提升着自己,以求自己能够在三年时间之中将人类文明之中那十二道法则神碑之上的法则玄奥都掌握,让自身没有任何的缺陷,就算是遇到实力再强大的人,也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没有逃走的机会,不会受到任何环境,任何力量的克制。

    刑天所选择的道路虽然是一条十分困难的道路,但是他的道路却是无敌的道路,全面发展,虽然意味着困难,但是一但成功那就是无敌,而刑天就是要走这样的道路。

    刑天再一次进入到了传承阁之中,这一次他开启的是时间法则,以刑天两尊分身的实力,随着炼器与炼丹水平的提升,只需要很短暂的时间便能够凑足让自己进入传承阁参悟法则神碑的机会,不得不说当自己在辅助技能之上有所突破之后,刑天发现自己当初所选择的道路那是无比正确的。虽然说自己也很抽种族贡献点,但是比起与他一起的那些天才来说。刑天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他不需要为眼前的问题而担忧。能够持续参悟法则神碑,能够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计划向前大步踏进。

    当然,刑天也知道,自己在初期之时还能够坚持得住,能够有足够的种族贡献点来兑换参悟法则神碑的机会,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自己当所有法则玄奥都已经参悟到中成之时,那个时候自己就要为这贡献点数而费心了,不过好在这还需要很长一短时间。刑天还有时间去准备,还有时间去仔细思考对策!

    刑天再一次进入到了传承阁之中,来到了时间法则神碑的面前,在这时间法则神碑之上,绘制有一条时间长河,这条长河那是十分的壮观,长河的每一部分则是互相关联在一起,隐约之间形成了一个十玄妙异常的脉络,初一看去。刑天仿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站在这条时间长河之前,眼看着这条长河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在不断地流动着,忽而生机勃发,忽而转为寂灭。时面时间加速,时而时间倒退。

    这条时间的一切都充满了无比的奥秘,哪怕是时间长河之中的每一滴水在轻轻地流动。哪怕是时间长河之上出现一道小小的水纹,都会让这条时间长河发生不可思意的变化。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不可预知的轨迹,这就是时间法则的玄奥。

    刑天仅仅只是站在这时间法则神碑的前面看了一小会儿。就被这时间法则神碑之上所拥有的玄奥之力给吸引住,整个心神不由自主地迷失在其中。

    在刑天的心神被这时间法则神碑给吸引住之时,瞬息之间。无数的信息疯狂地涌入到了刑天的心神之中,这些信息无比的深奥,让人难以明了,刑天也是参悟了不少次数的法则神碑,也见到灵魂法则与时间法则,虽然说这两种法则的力量都无比的玄奥,可是刑天在这两种法则神碑之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现在这种感觉。

    就在那一瞬间,刑天的识海深处,则是响起了一阵阵的大道之间,那大道之间让刑天感到了一种的时悟,在这大道之音下,刑天发现自己所接受到的那些信息原本是十分的深奥难明,可是现在却在大道之音下却让自己有了一丝的明悟。

    虽然只是有一丝的明悟,但是对刑天来说,这可是一件十分难得的时间,能够让他抓住那时间法则的一丝玄奥,虽然只是一丝玄奥,但是对刑天参悟时间法则有着巨大的好处。

    在发现这一点时,刑天的心神则是全力运转起来,疯狂地借助着这大道之音的相助,努力地参悟这时间法则的玄奥,在他内世界之中的世界之树在这一刻也是疯狂地运转起来,疯狂地吸收着来自于法则神碑之上的时间法则的气息。

    有世界之树的相助,刑天的速度则是十分的惊人,疯狂地在吸引着一切能够吸收的时间法则的力量,努力地提高着自己在时间法则之上的领悟,让自己跨进那时间法则的大门,能够真正站在那时间长河之上,成为时间长河的一部分。

    是的,成为时间长河的一部分,听起来有一点不敢进取,其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以刑天的实力,他现在也仅仅只能让自己融入到时间长河之中,成为时间长河的一部分,能够借助着融入时间长河的机会去参悟时间法则,至于掌握时间长河,那不是刑天这点实力所能够做到的,就算是那些主修时间法则的神王,他们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掌握时间长河,或许能够做到真正掌握时间长河的只有那主修时间法则,以时间法则证道的纪元之主吧。

    对于刑天来说,纪元之主离他还是十分的远,那不是他现在所能够去参悟的,对他来说,现在只求能够入门,能够让自己跨进时间法则的大门,成为时间长河那诸多水滴的一员,能够让自己了解并稍微控制一点时间法则的力量。

    不得不说,刑天还没有被自己那快速提升对法则之力的领悟而迷失,没有因为自己有世界之树可以加速自己在法则之上的领悟而疯狂。他还能够清醒地认识自己的情况,能够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是十分难得的事情。

    就在刑天疯狂地吸收着一切力量之时。一道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了:“时间到了,你可以从里面出来了!”那主持传承阁的石人神王的声音打断了刑天的参悟,让刑天瞬间从那无尽的时间法则的玄奥之中清醒过来,让刑天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虽然刑天看到了时间法则的玄奥,可是他离入门,还差了许多,所以虽然这一次的参悟对自己在时间法则的领悟上有一丝的进展,但是离正式跨入时间法则的大门还有一定的距离,这让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

    灵魂法则十分玄奥。十分厉害,可是对刑天来说却没有这么困难,空间法则也十分的强大,但同样也没有时间法则这么难以掌握,都说时间法则与空间法则是两大逆天法则,可是为什么两者之间有如此大的差距,这让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有了一丝的疑惑,有一些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在空间与灵魂法则之上只需要用一次的参悟法则神碑的机会就能够掌握这法则的玄奥。能够踏入到法则的大门之中,可是在时间法则之上却是失败了。

    以刑天对法则的领悟来看,他明白,自己现在的状态想要完全踏入到时间法则的大门。能够真正融入时间法则之中,那还需要一两次参悟法则神碑的机会,若是保险一点的话就必须要用两次的机会。也就是说在对时间法则的领悟之上,那需要三倍于灵魂法则与空间法则的时间。这样的进度如何能不让刑天为之震惊。

    虽然说刑天可以炼丹、炼器,用这两样辅助技能来为自己获取种族贡献点数。让自己能够有能力兑换参悟法则神碑的机会,但是那不可能是无限制的,毕竟刑天也需要时间来提升自身的实力,提升自身的战斗能力,他不可能一味地参悟法则神碑,不可能让自己的两大分身一直都来炼丹、炼器,那会耽误自己两大分身的提升。

    头痛,在发现到这一个问题之后,刑天则是无比的头痛起来,在为自己的种族贡献点数而头痛,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够在三年的时间之内完成对基础的掌握,可是现在看起来自己是太高估自身的能力了,小看了法则掌握之上的困难。

    刑天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时间法则真得比空间法则与灵魂法则要更加深奥吗?时间法则的确很深奥,不过却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不应该能够是灵魂法则与空间法则所需要的三倍时间,之所以会造成这个原因,那并不是时间法则之上的问题,而是来自于刑天自身的问题,刑天身上所具有的法则之力太多了,法则之力一多,再想要掌握一门法则的力量,那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与时间,而刑天却不明白这一点。

    刑天从入定中醒了过来,虽然心中有着诸多的不舍,可是还是轻叹一声,然后依依不舍地走出了时间法则的房间,这时刑天则是开口对自己眼前的这一尊石人神王问道:“神王大人,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大人。”

    虽然石人神王对刑天的‘狂妄’自大而有所抵触,可是不管怎么说刑天都是天才,是人类文明这一届所培养的天才,他有义务指点刑天,于是说道:“有什么疑惑你说来听听。”

    听到此言,刑天则是将之前自己在参悟时间之法则神碑时的感受说了出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为什么自己会在时间法则之上有这样的变化。

    听到刑天的这番话时,石人神王则是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小子,你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是因为你积累不够的原因。法则神碑不是万能的,它也不能让你立刻拥有完整的法则感悟,之前你参悟法则神碑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自然也是理所当然,当然,这也并不是所有的原因,还有着其他原因造成的,你自身的法则太杂乱了,要知道你现在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却妄想要掌握诸多的法则之力。那本身就是一种愚蠢的行为,要知道每一种法则的领悟都会影响到你自身的变化。每多参悟一种法则,那都会造成数倍的困难。你在时间法则之上的领悟所需要三倍于空间、灵魂法则的时间,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劝你还是不要那么自大,放弃那愚蠢的想法吧,不是掌握越多的法则之力就越厉害,精纯方才是最重要的,你若是非要走这条路,那只会浪费了你的天赋,好了。该说得都告诉你了,你想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说话之间,那尊石人神王则是收回了自己的神念,不再理会起刑天来,毕竟他对刑天有一些抵触情绪,所以有这样的反应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他的这种行为让刑天的心中则是有一丝的怒意,被人如此无视。让刑天十分的恼火。

    虽然说刑天现在所面对的是一尊神王,但是他却不会因为对方是神王就会软弱,既然从这尊神王身上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刑天则是没有继续在这里浪费自己的时间。立即离开了传承阁,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然后心神进入到神灵空间之中。再一次去见自己的老师虚空神王,向自己的老师请教自己心中的疑惑。

    对于刑天的出现。虚空神王并没有丝毫的惊讶,不过当虚空神王听到刑天的来意之后。他的心中则是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他能够从刑天的语气之中听得出来刑天的那一丝的怒意,很明显刑天对于那尊石人神王十分的恼火。

    虚空神王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开口说道:“刑天,你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十分的危险,你所走的道路原本就是一条最困难的道路,要知道就算是神王,每个人在法则的修行之上也都是有选择的,很多人都只是精通一门法则,追究那极端的精纯,让自己能够在法则的掌握之上无比的纯熟,让自己有机会再进一步,可是你现在走得是另外一条路,在这条路之上不是没有前辈走过,有很多前辈曾有与你相同的想法,都想走这由繁入简的大道,但是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成就,实力最强大的一位也不过只是神候的境界,终其一生没有踏入到神王之境,所以这条由繁入简的大道虽然被称之为最强之路,但同样也被称之为死亡之路,绝望之路,你明白吗?”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的脸色则是不由地为之变色,不过很快刑天则又恢复平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老师,难道说在整个天域之中就没有一位大能走过这条路,而且有所成功的吗,所有人都止步于那神候的境界吗,这条最强之路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可能吗?”

    虚空神王摇了摇头说道:“不能说没有大能有所成功,当初一尊灵族的大能曾经走过这条路,不仅成功地冲过了神候的壁垒,成变了神王的道果,更是成功地修成了神帝道果,而且以神帝之力能够与纪元之主对抗,横扫整个天域,让灵族在那一纪元之中所向无敌,只可惜,他最终依然没有能够跨入到纪元之主,最终依然是殒落了,要知道每多修一道法则,那就意味着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而法则神碑也不是万能的,你想怎么做,那需要由你自己来决定,毕竟路是你自己走的,只有适合你的大道方才是最正确的大道,你要怎么办,那需要问你自己的内心,为师也只能给你指点,你明白吗?”

    刑天点了点头,他能够理解自己老师的这番话的用意,路是自己走的,最适合自己的方才是最正确的,不过现在他所面临的压力却是很大,仅仅只是在时间法则之上便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要用其他法则的三倍时间,若是再继续下去,那所需要的时间更是惊人,这不得不让刑天的内心有所为难,毕竟这条路实在是太困难了,让刑天都不得不为之头痛。

    路是自己走的,难道说自己真得要中断这条路吗?刑天的心中则是不由地在暗自问自己的内心,经过了一点点的时间考虑之后,刑天则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了一丝无比坚定的神色,他决定自己要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那怕是这条路无比的困难,无比的艰难,他都不会退缩,要走就要走最强的路,别人不可能做到,那不意味着自己也做不到,因为自己有世界之树,能够融合一切的力量,只要自己有足够的积累,那就能够踏上巅峰,而这便是刑天所渴望得到的,也是他一直的期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