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72 风邪
    虽然一直以来负责“高川”的心理工作的研究者是阮黎医生,但从“高川”自愿配合病院研究,并凸显其特殊性开始,他的每一次受伤、成长、退缩、痛苦和绝望,都在大多数研究者的观测下。对这个病院里的许多人而言,“高川”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他的一举一动,以及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举动,在这些举动背后的精神变化,以及在这所有可以观测到的生理和精神上的变化背后所存在的病变,都为众人所瞩目。

    即便如此,再次审视“高川”自己记录下来的东西,安德医生仍旧觉得有一种奇异的感同身受,不能说陌生,但也绝非自以为的那么熟悉。他借着深红色的月光,阅读纸面上的那些字迹,从那字里行间中仿佛可以看到“高川”的面容以及他的每一次痛苦,似乎可以从中感受到过去未曾感受到的某些东西。

    那是痛苦的,绝望的,疯狂的,苦恼的,无可奈何的,却又在不断挣扎……安德医生意识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的时候,才感受到从眼角留下的冰凉泪痕。他当然不觉得“高川”留下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但是,即便没有用,也仍旧让他不由得去产生共鸣这种共鸣并非是他主观上想要硬下心肠就可以不去感受到的。

    安德医生似乎可以从这些内容之中看到自己,但是,相比起写下这些内容的“高川”,他又不觉得自己会与其有相似的地方。在自己和这个少年的深处那排除了物质**的深处除了个性之外,也有着深沉的共性,这共性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似乎能够与他所知道的某个时刻的“高川”融为一体。

    之后,他猛然警醒过来。这种让人忍不住去融入的感觉,让他不由得产生某些不可描述的惊悚,让他不由得想起了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末路。

    每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在无可救药的崩溃中,都会化作淡黄色的lcl,而每一个患者所化作的lcl液体,并不存在可观测的物质性上的差异。这让安德医生不禁去想象,自己此时这种和“高川”融为一体的感觉,那感同身受的冲动,是否也是lcl性质的一种预兆呢?在研究“病毒”和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工作中,总会出现许许多多微妙的线索,它们并非独立的,而让人觉得,总会在某种层面上,仿佛必然会彼此相关联。这种关联性总让人忍不住产生种种联想。

    放在过去,研究人员大致认为这种隐晦的,微妙的,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联系,正是研究工作难关的一个个突破口,是众多可以设想到的可能性的体现,然而,放在此时此刻的境遇中,安德医生只感觉到了万分的恐怖。他忍不住干呕起来,于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来的种种连他自己都无法看清的念头,是如此的杂乱又仿佛连接着真相,仿佛连接着真相却又让人如云里雾中,一些让自己感到万分恐惧,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就像是隐藏在这些念头中。不是自己无法看清,而是自己根本不敢去看清楚,无论主观意识多么想去深究,都有一种更加强烈的仿佛潜意识或本能之类的源于自身的力量,阻止自己去深究。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低吟,在劝阻自己,在向自己告诫,一旦深入其中,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那可怕的事情并不是体现于外在因素上,而就是自我的内在因素中。假若用心理学理论去描述,那便是自我观念的崩溃吧,但是,仅就这种恐惧感直接带给安德医生的一种模糊的答案来说,那是比“自我崩溃”更加可怕的事情。

    有,有什么东西要从脑子里钻出来了。

    安德医生双手颤抖着,连纸张都抓不稳了,拼命按住自己的脑袋。那将要钻出来的东西,并非是某种有形的物质,而是相对于物质性而言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其是无形的,寄生在思维、想象和念头之中的某种东西。此时此刻,只让安德医生觉得,正是因为读了“高川”记录下来的这些内容,才惊醒了这些东西,让它们变得活跃起来它们其实早就在自己的思维、想象和念头之中了,自己早就被感染了。

    “啊,是病毒,是病毒,是病毒……”安德医生听到自己喃喃自语,在近乎于疯狂的感受中,也似乎有另一个第三者的视角,在观测这个近乎疯狂的自己。

    安德医生忍住那巨大的恐惧和撕咬自己内心的疯狂与绝望,抓起卡牌、纸张和笔记本,跌跌撞撞地跑向连他也没有清晰意识到的方向。原本就显得诡异的深红色月光,似乎变得更有形质,也让他有一种更实质的惊悚感。他不想在这个暴露的野外待下去,想要逃进月光无法照射到的房间里,乃至于想要钻进地下,身处在那无光的黑暗中。仿佛只有这么做,才能躲开那无可名状的恐怖之物。

    安德医生就这么飞奔着,当他的理性再次回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面前,是一座耸立的高塔。

    这座高塔是孤岛病院里的标志性建筑,无论在岛屿上的哪一个位置,乃至于在港口外,都至少可以看到它的轮廓,将其当成定位坐标使用。不过,这座高塔实质的涌出,当然并非是指引方向的灯塔那么简单。在病院里,许多人,包括许多研究人员,都觉得高塔中隐藏了更加秘密且残酷的实验,是违反人伦道德的实验产品最终去往的地方。藏在里面的东西,应该是黑暗的,天理难容的,充斥着人性的负面在“高川”记载于纸张上的内容中,他曾经认为这座高塔里埋藏了桃乐丝消失的秘密。

    但是,作为病院明面上的最高负责人,安德医生十分清楚,里面并没有什么符合这些阴暗想象的东西。这座高塔并不是用来存放实验品的,也不是用来监禁囚徒的,更不是什么秘密研究的基地。就他所知,塔里其实什么都没有是的,不同于其他人的恶意猜测,这座塔没有开启过多少次,并不是因为里面隐藏了秘密,而是它真的就是一栋不怎么使用的建筑。

    塔里的空间很大,但是,即便是安德医生也不清楚,将它建造出来的人们当初到底是抱着怎样的想法,里面的空间似乎是多余的不,不对,安德医生产生这样的念头时,立刻产生了强烈的违和感,自己真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吗?在这个病院里,真的存在无所谓的多余建筑吗?不,似乎自己是知道里面有什么的,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自己突然间就记不起来了,亦或者说,记忆有些混乱了。

    “又是感染的缘故吗?”安德医生喃喃自语。当他站稳了身体,努力去打量高塔的时候,那莫名的感觉又袭上心头,而他仍旧无法具体描述这种感觉。只是,比起让他发狂的恐惧感和绝望感,这个高塔所给他带来的莫名的感觉,反而似乎有一些安慰作用。

    安德医生没有犹豫太久,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推开进入高塔的门,自己在夜、八景和玛索三个女孩所在的宿舍楼里做出的那些诡异的开关门的行为,以及在打开三个女孩所在房间的大门时所产生的某种强烈的预感,就像是被一些看不见的线路,连接到眼前高塔的大门上自己要打开它,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就是因为自己在那三个女孩所在的宿舍楼中做出了那些行为,也是因为自己挖掘出了“高川”隐藏的东西。

    而这种觉悟,又并不全是自己所臆想的,而仿佛是有另一个自己在告诉自己必须这么做。

    安德医生比任何时候都要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心思念头,都并非完全属于自己所能认知到的“自我”。

    夜空那摇摇欲坠的巨大红月,既像是仍旧远在天边,又像是已经压到了塔尖上。深红色的光以一种流质的浓稠,顺着塔身流淌下来,渗入塔身的纹理中,渐渐有太过于复杂而显得不可名状的图案浮现出来。

    “这是幻觉,一定是幻觉……”安德医生目睹这奇异的景象,一股让其手足冰凉的恶意,似乎正穿透他的肌肤,深入他的内脏,钻进他的内心深处,发出某种非机械性,但也非生物性的咀嚼声这恶意就像是在咀嚼自己的心灵一样,他不由得这么想到。

    安德医生无比确信,哪怕看到了确凿的证据,也不会有这般确信:自己并不是偶然来到这里的,而是被那无形的笼罩了整个病院岛屿的恶意驱赶到这里的。

    一股难以抗拒的,受制于命运的无力感,让他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

    安德医生似乎看到了什么,那或许是幻觉,但是,身体那剧烈的响应让人难以继续认为那仅仅是幻觉。

    这股恶意,这种力量的背后所意味着的某种实体,是如此的让人无法想象,是如此的宏大又无情,与之对比,这个星球上的人类总体是如此的渺小而无力。就如同一个普通人被卷入海洋的风暴中,去面对那滔滔而来的洪水时,去感受脚下的大地时,从外太空俯瞰这颗星球时,从空间站眺望那无垠的宇宙时,同样可以感受到的无力和渺小。

    让他忍不住去大叫,去呼唤,用一种歇斯底里的情绪去表达:

    “kaekesa!风邪,风邪,kaekesa!”而他并不理解自己叫喊的这些音节到底是什么意义。他只是迫切想要逃进高塔之中,仿佛只有如此才能躲避自己高呼出来的这些音节背后所预示的巨大恶意。

    这一次,安德医生再没有恍惚,也再没有犹豫,踉踉跄跄地冲到高塔前,推开那扇已经被深红色的光芒浸染的大门,不过,他并不确定,自己推开的大门是否一种物质的大门。无论是肌肤的触感,还是自己所见,这扇门都似乎失去了质地,那被深红色的月光浸染出来的纹理正在于视野中膨胀,与其说自己撞入了门中,不如说被这片细密缭乱,让人细看就要晕眩的红光吞没了。

    安德医生紧紧抱着“高川”的遗物,尽管是碰到了如此恐怖,如此难以理解,让人害怕去深思的事情,他也无法抛弃这些卡牌、纸张和笔记,他甚至无法解释,自己这种情感,到底是出于一种利己的本能还是其他的某些想法。他只是颤抖着,在觉得自己“已经进入塔内”后,就躲闪到一旁,向后靠去,自然而然靠在那冰凉坚硬的应该是墙壁的硬物上。

    此时此刻,他的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安德医生惊魂未定地喘息着,想要对自己说点什么来调节自己那近乎崩溃的心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做,过去一直自诩的坚定意志在此时的自觉中,是如此的脆弱不堪,而那些曾经自认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似乎也难以成为安抚自己的助力。自己在塔前发出的古怪呼唤,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而自己做下这些错事,却又是无可奈何的,无需让自己感到愧疚的,就如同自己不能决定天灾何时到来一样。

    他很想将这一切都当作一场自己吓唬自己的幻象,然而,说实在的,他无法做到虽然想,却无法做到,并且,是否能做到完全无关乎自己的意志和努力,在没有比这更让人沮丧、恐惧和绝望的情况了。

    这样的体验,让他深深认知到,自己比自己所认为的还要脆弱。

    即便如此,他仍旧希望自己可以做点什么,至少不要让自己深陷在这种沮丧、恐惧、疯狂又绝望的境况中死去。

    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安德医生的头脑又在发胀,然后决定,再看看“高川”最后的遗产吧。不知道那本笔记里又写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