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九十七、原天魔
    许了次存神推算,忽然小微微一笑,说道:“魔太虚,若是你肯告诉我,魔气之上是什么奥妙,我可以保你在此一劫数不死。”

    魔太虚心头愕然,半晌之后,才说道:“你且去吧!”

    许了见莫太虚不肯说,也羞恼,只是微微一笑,洒然离开!

    许了知道魔太虚的有些什么本事,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魔太虚未必是不肯说,只是还有犹豫,许了其实也能推算出来,不过他推算之后,知道自己必然要舍弃一具战斗分身,方可得到结果。

    许了如今修为圆满,若是失去了一头战斗分身,实力必然下降,这种折损,他不是舍不得,而是并无必要。

    如今大势如火,谁人本领高强,谁人能主持天地,谁人就能够做此一纪元的主角。

    许了好容易修为臻至如此地步,何苦废掉自己数十万年的功力,舍弃一具战斗分身?他就算知道了魔气之上是什么,也未必要用如此法子,他自然另外有计较。出了魔太虚这里,许了亦知道,另外几种手段。

    许了回到了东皇天,默默存神推算,伸手一指,就一身三化。

    九玄真法所化的无上天妖,天帝仙诀所化的天仙化身,还有道诀所化的分身,此一分身最为神妙,原本是太虚所炼,此时太虚入魔,又没有机缘参悟,这才便宜了许了。

    许了把无上天妖和天仙化身留在东皇天,剩下道诀所化分身,一拍头顶,显化出来道符,此乃天地间至宝,混合了洪荒至宝和天道至宝所炼,太虚本该虚无一物,只有虚无一物,才能容纳无穷变数。

    道诀和道符两位一体,此法此宝善于模拟诸法,就如道符能够演化天下间一切至宝一般,只要是许了观摩过的法术,道诀都能模拟出来。

    许了也没运使道诀模拟其他法术,只是模拟的魔气变化,演化出来一头天魔,这头更有无穷幻变之术,但本质却非是魔气,而是以仙灵之气推动,只是物极必反,生生以仙道修为,推动一步魔道功法。

    此法本该是魔太虚创造的法诀,天魔十八幻变!

    许了显化了天魔十八幻变,化出一头天魔,他信手一指,把这头天魔切割了开来。这头天魔本来没有灵识,只是法力幻化,本身也没有真正的天魔法力,只是凭了许了的法力支持,才能有等同天魔之威。

    许了把他切割出来,这头天魔茫茫然,就被送入了天道之中。

    许了默默运算,知道,若是自己存心,这头天魔可以在天道之中,经历数十万年,演化为真正的天魔降世。

    这一头天魔,并非是天地间第二头天魔,却是跟魔太虚一体,借助的魔太虚的气运,只是生生把魔太虚的天魔之运,一分为二。

    凭此才能成就天魔之躯。

    也只有许了,方有如此法力,能够凭空催生一头天魔出来。

    只是这一头天魔如果现世,天地间就会有第二次劫数,许了当然知道,这头天魔注定的劫数,就是下一轮的仙道焚魔之战。

    如果许了能探求到天魔之上,究竟还有什么,他有可以把这一头天魔凭空化去,毕竟此乃他自己生出,一念头便能生灭。

    若是魔太虚不肯讲述,天魔之上,还有什么,许了就会让这头天魔,在天道之中历经数十万年,把魔太虚的气运平分,成为真正的天魔。

    到了那个时候,许了仍旧可以知道,天魔之上有些什么,只是魔太虚就要面对平生最大劫数,被这一头天魔吞去。

    此时的魔太虚,仍旧有太虚道人的命格,跟许了平分,若是他被这一头许了生出来的天魔吞了,太虚之命就会归一,许了便是真正的太虚,魔太虚也就不复存在,只剩下这天地间最为凶顽的天魔。

    就算许了,也未必有准数,能够控制这一头,吞尽了魔太虚的天魔。

    所以若非必要,许了也不会让这头天魔头出世。

    当然,若是许了最后能够知道魔气之上,的奥秘,那么就算天魔如何凶狠,仍旧要被他克制,懂得天地间最大秘密,许了就有机会超越昊天帝,翻天帝,成就真正的诸天主。

    许了心头有许多盘算,但是此时却不好跟人说知,他放了这头魔天去往天道,这才把道诀化身,直奔玉虚天,去寻找玉虚道人。

    若是按照许了谋算,他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成就天地间最强横人物。但若是事情谋划不顺,饶是他如今已经是天地间第一大算家,又是天妖仙人级数,仍旧有可能出错,毕竟此事还涉及到了其他同级的存在。

    所以许了也不会不做防御,他此番来寻玉虚,就是要预作提防。

    玉虚道人见到许了过来,急忙出迎,他如今修为日深,也非是仙人中弱鸡,数十万年过去,也凝练了七八条仙脉,见到许了,就忍不住问道:“道兄此番来,似乎有些事情。”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乃是关乎道弟成道之事。玉虚道弟应该也知道,你有紫琼玉虚八光楼,此乃天道至宝,但还差一件洪荒至宝,若是能寻到这一件洪荒至宝,跟紫琼玉虚八光楼合炼,才能参悟玉虚真法,臻至无上境界。”

    玉虚微微吃惊,叫道:“此乃天数,我成就仙人之后,也推算无数次,仍旧不得其妙。还以为终究失去了机缘,此番机缘不是我做主角,不能得到这件洪荒至宝。不知道,居然还有机缘,道兄的法力,果然在我和清虚之上。”

    许了笑笑说道:“我也是偶然参悟天机,知道了此事可为,若是没有天机预兆,就算我算法通天,也是摸不着门径。玉虚道弟,这一番谋划,你不可让清虚知道,他的机缘,还要押后一些,若是他先知道了,此番机缘就坏了。非是我要隐瞒,而是此事实在玄妙。”

    玉虚道人连连点头,他也微微感应到,此一番命运似乎跟清虚有些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