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九十五、小三
    许了不愿意,姜尚也没奈何,他又不能强迫许了!如今许了地位不同,修为也非同凡俗,乃是仙人至尊,还是天妖,诸天六太能够赢得了许了的人,都屈指可数。

    姜尚如今修为未有恢复,倒是真没有办法拿捏许了。

    许了在桃花天坐了半日,就起身告辞,他和姜尚的师徒情分,倒也不会为此单薄,只是许了说什么也不想替翻天帝擦屁股。

    他离开了桃花天,就想要离开,太皇天他熟悉的人不多,出了姜尚,就是曾冒充盘象的昊天帝,这位妖帝,他是绝逼不回去拜见。

    故而许了称作了车辇,带足了仪仗,离开了太皇天,就去了玉鼎天拜望另外一位老师。

    玉鼎老祖如今修为恢复到了什么境界,并无人知道,但玉鼎老祖作为当年天庭的道尊之一,修为浑厚,却是毋庸置疑。

    尤其是玉鼎老祖自开玉鼎天,虽然一直都沉默低调,但就凭了他门下出现了无数当年大能之辈,比如接引,比如玄都,比如杨书华……还比如许了,这种新生权贵,谁敢小觑玉鼎天?

    更不消说,如今玉鼎天跟当年可不同了,作为一个巨无霸型的门派,玉鼎门不但有三十六般变化,甚至还有妖神经传授,许了正信修订妖神经,又把创下了天帝仙诀,可以变化七十二件法宝,玉鼎老祖又怎会没有进步?

    如今玉鼎门弟子,不是修炼许了修订过的妖神经,就是修炼玉鼎重新修订的玉鼎七十二变,门人弟子成材率最高,远远胜过了同样是门派为主的太清天。

    许了到了玉鼎天,不用通秉什么,就有无数当年的师兄门迎接出来,至于晚辈更是无数,当年许了在玉鼎门,可是也有传下一支门户,虽然几个弟子后来都回到了他身边,但随手修为日益高深,这些门人弟子又复回去玉鼎天传了道法。

    故而现在玉鼎门的三十六座界天之一,还划归许了门下,其中有无数门人弟子,更因为门派的缘故,跟东皇天特别亲密,经常有许了门下弟子来玉鼎天玩耍,玉鼎这边传下的支脉,也有无数人去东皇天进修。

    许了拜会了一堆师兄之后,他其实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些师兄们交流了,毕竟稍加谈论,就发现这些实师兄当年可都是厉害的狠角色。

    许了跟这些师兄叙旧之后,就拜望了师尊玉鼎。

    玉鼎老祖见到许了,也不问什么,只是淡淡问他,可有再学玉鼎一脉,重新修订法术?许了当然不需要再多学习道法,如今他已经自创了三门**,只要慢慢修订完善,就是天地间开派祖师的级数。

    玉鼎老祖也不劝说,其实他也知道,许了如今已经不用学习道法了。

    两师徒默默无语,沉默了半日,许了才提起了今日来的目的,说起来翻天帝的打算。玉鼎老祖冷哼一声,说道:“如果天地间一切事情,都能如了那两个黄猴子的愿,如何还有这许多事儿?这件事你不必管了,为师自然有判断,这一此劫数,也害你赤精子师兄成仙。”

    许了默然不语,赤精子成仙,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了不得,他跟玉鼎门下诸位师兄也算叫好。赤精子如何成仙,对许了来说,也非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反而因为师兄弟的关系,对他更有好处。

    当然就算英蔷成仙,对他也是一般,毕竟英蔷也是他师姐。

    许了不好有所偏颇,也只能哼了几声,算是赞同了老师意见,在他玉鼎天更呆不下去,只是做了两日,就自离开。

    这边战斗分身刚离开玉鼎天,许了就更空收了回去,让这具战斗分身,重回新泯灭,收入本尊体内。

    许了知道太皇天和玉鼎天肯定要再跟翻天帝争斗,其余的基础更是不必说了,出了大妖天是翻天帝的部下,其余诸天肯定都不肯同意。

    就算许了的手下,杨书华都未必肯,让出这此机会。

    许了知道,这件事无可调和,他也不焦虑,毕竟次非是他的事情,他已经突破了那一层境界,从此天高海阔,任意翱翔。

    许了收了战斗分身,独自一人在东皇宫中思忖,过不得多久,忽然眉头微微一动,却发现是曲蕾来了。

    如今曲蕾多半在大妖天的妖槐街,反而在东皇天的时间少,自从许了追杀魔太虚,两人数十万年没见,感情就蜕变成了新一种形态。

    许了忍不住笑道:“你来拜访,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事儿,也涉及到了你头上?”

    曲蕾如今也是真人级数,数十万年并未有白白度过,她柔声说道:“是英蔷师姐说,某位师兄好像要求你一件大事儿,但是她总觉得这件事有些怪异,让我说一声,若是太难办,就不用理会他了。”

    许了微微一笑,知道翻天帝并没有把这件事儿跟英蔷说起,所以曲蕾过来,也不是因为这件事儿,而是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件小事儿。

    毕竟一个当年的师兄,求到如今的东皇天之主头上,谁都会觉得,是一件比较麻烦许了的事儿,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件事要涉及到诸天六太,所有的最高层次。英蔷和曲蕾,都以为,是一件不大不小的私事儿。

    哪里想到,这件事儿,绝非是私事儿。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我已经答应了,这件事也不需要我出力,只要我不作梗就成,我又哪里回作梗?”

    曲蕾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还有一件事儿,你第三个孩儿就要出事儿,你怎么都要上心一些。”

    许了微微一笑,同时也有些烦恼,其实他当年追杀魔太虚的时候,就觉察到了,自己第三个孩儿要出世,为了保证下一代的教育,不至于让这位仙二代自幼欠缺,所以他用法术封禁了曲蕾的肚腹。

    这一胎就这么度过了数十万年时光,直至现在才会出世。

    曲蕾当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身怀六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