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263章 马库斯家的守护骑士
    这是……

    奇迹!?

    提里奥曾以为,自己已经成熟了,见惯了生离死别,见识过太多太多悲剧之后,自己的心已经变得冷硬起来。

    没想到这一刻,还是有那么两条没节操的眼泪,争先恐后地要挤出泪腺,想办法从眼眶里飚出来。

    明明一个纵横过无数战场的大男人不该流泪,可是眼睛就是不争气啊!

    不知何时,提里奥看到常常披着玩世不恭外皮的加文拉德脸上也有着泪痕。

    “哟,提里奥,都大叔了,你像样吗?”加文拉德恶人先告状。

    “放屁,说得你自己好像不是白银五圣一份子的样子。”提里奥一拳锤过去,没差把加文拉德打得吐血。

    嗯,圣骑士蕴含圣光的全力一拳下去,不是吹的,你可能会屎!

    当然,挨打的也是一个会发光的圣光人形生物就另算了。

    “太好了!太好了!”卡莉娅高兴得搂住吉安娜和伊露希亚,这三位童年时期就不时混在一块的女王,精致的面容凑在一块,若不是杜某人已经宣布了对她们的所有权,现在肯定是被人盛赞百合**美如画了。

    女英雄们大多偷偷抹着眼泪,男性英雄也都放下了武器,欣赏这一幕难得一见的救赎。

    旁人的感触,杜克无暇顾及。

    他依然一副神棍模样,高深莫测,他伸出满是电光雷霆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塔迪乌斯灵魂的头颅。

    杜克的声音,充满了某种神秘的虚幻感,听上去带着淡淡的回音,仿佛是满是迷雾的清晨里远处高楼上敲响的晨钟,震人心弦:

    “正义不一定总是能得到回报。然而挥舞正义之剑者,哪怕堕落了,都理应得到救赎!我不是神,但我还是希望能为这个惨遭邪恶蹂躏的世界带来更多的希望。塔迪乌斯啊!回答我,你的灵魂还记得多少东西?你的理智还残存多少?”

    塔迪乌斯的灵魂之躯上,旁人很轻易看到他眼眶里流下的灵魂之泪:“塔迪乌斯记得一切,从我成为圣骑士,到跟随乌瑟尔阁下回归洛丹伦城,到乌瑟尔被杀,到我被杀,再到我承受可怕的天灾实验。途中我的迷惘、我的绝望、我的痛苦……我全部记得!”

    塔迪乌斯说到这里时,卡莉娅和吉安娜不由得抓紧了彼此的手。

    杜克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道:“那,你还恨么?”

    明明不大的声音,却恍如掀起一股神圣的冲击波,旁人可以用肉眼清晰看到一股灿烂的金光,以杜克为中心,仿佛空气幕墙一样向四面八方荡开。

    “我恨!但我更牢记着命运赋予吾剑之意义!既然命运让马库斯主人萦绕着三大美德与天国之言灵,救赎我的灵魂。那么永生永世,吾塔迪乌斯之剑,即为吾主杜克*马库斯阁下之剑。”塔迪乌斯深深低头。

    “呼!”杜克吐了口浊气。

    幸好,这次特么没亏。否则投入那么多,如果还换回一个没脑袋的傻子灵魂,那就惨了。

    当然,表面上,杜克还是逼格满满的。

    “塔迪乌斯骑士,请跪下。”

    不光塔迪乌斯,其他人都意识到这是什么了。

    本尼迪塔斯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塔迪乌斯的灵魂产生了变化,尽管还是散发着紫蓝色的光辉,他刚才模糊的灵魂之躯变得清晰了起来,已经可以清晰分辨出他身上的铠甲的结构与花纹,那正是白银之手的制式盔甲!

    他激动万分地单膝下跪,‘看’了杜克一眼,然后低下了自己不曾对天灾军团低下的高贵头颅。

    杜克抽出了自己的螺旋剑【马库斯*光与暗之歌】,郑重说道:“我以暴风王国大公爵、以及世界守护者杜克*马库斯之名,赐予你塔迪乌斯以‘马库斯家族守护骑士’之名。”

    说罢,螺旋剑的剑锋轻轻在塔迪乌斯左右肩膀上蜻蜓点水似的点了点。

    “万分感谢!吾主马库斯”塔迪乌斯几乎哭得泪人似的。

    对于杜克这个毫无节操的穿越者来说,册封个骑士什么的,根本不是事儿。

    另一面,这已经是艾泽拉斯世界最郑重的册封骑士仪式了。

    要知道,在天灾军团的亡者出来之后,圣光教会曾为此发生过最激烈的争论,那是意识形态上的争辩。争论的话题就围绕死者是否还拥有荣耀以及在生时的权力和地位。

    这场涉及了圣光教会和所有王国封建贵族统治阶级的争论,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死人只能拥有虚名,没资格拥有任何的财富和权力。

    因为死人也能保有生前的财富,那么他生前留下的后代吃什么用什么?

    结果当然只能是生者的归生者,死人的归死人。

    所以杜克不可以把塔迪乌斯封为王国的骑士。

    杜克在这里钻了个空子,所谓的守护骑士,说白了就是家臣,不受王国法律保护的。领主爱咋封就咋封。

    反正国王封臣的封臣,不是国王的封臣。

    只不过杜克也是一本万利啊,如果塔迪乌斯灵魂不灭,肯定就会守护家族直到千秋万代。代价只不过是杜克从风王子那里混到的一点神性。

    看上去册封骑士跟普通骑士区别不大,但对于饱受折磨,当孤魂野鬼很久的塔迪乌斯来说,这就是最大、也是最终的救赎。

    不知何时,周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特别是两大圣骑士,他们几乎连手铠都拍烂了。

    说回来,能够在两位初代圣骑、人称白银五圣的见证下,完成自己的救赎,塔迪乌斯也是个幸福的家伙。他都激动得只会说‘谢谢’了。

    “好了,塔迪乌斯,你现在的本质是一个元素系的灵魂,我刚刚只是事急从权,具体的调整还要回到法师塔去做。我先带你回去卡拉赞一趟。”杜克不得不拉住这家伙。

    “明白,一切听从您的吩咐,吾主。”塔迪乌斯恭谨地回应:“是了,有些东西,走之前。吾主你最好看一下。”

    看到塔迪乌斯从一堆破烂里翻出来的法杖。

    “咦?【日落之塔】!?”杜克惊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