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251章 何为黑女巫
    不可能!!

    前一秒钟还想看好戏,想捡块联盟第一强者的骨头回去炫耀炫耀的不死者们统统一面懵逼。

    那可是暗影能量啊!

    跟代表生命的正能量神圣能量相对,暗影的力量可是公认的死者之力啊!

    为什么杜克可以无视这么可怕的暗影箭豪雨?

    而且他自己本身都有着强大到连首领级强者只能仰望的暗影能量!?

    这是怎么回事?

    别说那些死亡骑士,连尚在控制室里的法琳娜都目瞪口呆,这一刻完全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杜克从暗影形态下退出来,恢复了原貌,脸上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他淡淡一笑,目光一扫,缓缓地说道:“还有什么招数吗?趁现在我还站在这里,没出手。想出手对付我的话,你们至少还有一个机会。等会我出手了,你们再想讨伐我,只怕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深入敌阵,恰似闲庭信步。

    面对围攻,视敌人如无物。

    这是怎样一份气概与自信啊!

    一时间,几乎每一个有脑子的天灾军团成员都在颤抖着。死亡骑士眼眶里的幽魂之火在摇曳。法琳娜动人的娇躯在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克尔苏加德,快来主控室!”法琳娜惊叫出来。

    可是……没有回应。

    理应传到外界的魔法传讯,其波动在主控室外面蓦然撞上了一层紫蓝色的奥术能量。奥术能量构筑成一个更大的罩子,严严实实地把主控室包裹起来,所有基于奥术元素的魔法,全被这层罩子给消弭吸收了。

    这是更高层次神秘对低层次神秘的碾压。

    只要是魔法层面上不超过杜克,谁也别想在有限的空间里玩魔法传信。

    “迈克斯纳!迈克斯纳!响警号!快把消息通知克尔苏加德!”法琳娜一把揪着主控室里一条粗大的蜘蛛丝。同为蜘蛛区的首领,她很清楚只要一拉蜘蛛的主干,那头大蜘蛛绝对会第一时间感应到的。

    可是她一连揪了十数下,所有的波动都石沉大海,毫无声息。

    法琳娜的心顿时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主控室的大门突然“嘭”地一声,轰然倒下,巨大而沉重的瑟银大门落在地面上,把守在门口的两个天灾骷髅战士都压在下面,成为一堆碎骨。

    法琳娜想都不想,直接左手一个【毒液箭雨】,右手一记【火焰之雨】,直接罩向大门口。

    按理说,这种可怕的毒液魔法足以让五十只憎恶都瞬间化为一团脓水,一下子完蛋,尸骨无存。

    高强度的火焰亦有着类似的威能。

    然而作为法琳娜不多的杀手锏,这两个魔法被轻而易举地抵消了。甚至没有使出额外的反制魔法,杜克仅仅是站在大门口,单纯用【广域寒冰护罩】,就扛下了这一击。

    毒液也好,火焰也罢,当这两个魔法轰到护罩上面时,全都被顺时针自传的冰风龙卷给带到一边去了。

    杜克甚至还有工夫把毒液和火焰分离,并反弹出来。

    散发着强烈恶臭的毒液把法琳娜左手边所有的中阶巫妖全都腐蚀成一团团不堪入目的骨质混合物。

    消弭了不少的火焰则将右手边的巫妖一股脑地烧成灰烬,连灰都在狂风中飘散无踪。

    法琳娜不由打了个激灵,她原本还心存侥幸,如果她能借用魔法防御系统灭杀杜克,不,哪怕是抵抗成功,她都会成为天灾军团的大功臣。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主控室的防御,几乎代表着纳克萨玛斯最强大的防御了。这可是连曦日级强者都能轻易灭杀的防御系统。如果连这种程度的防御都挡不住杜克,那么除了不知是否还有什么底牌的克尔苏加德,整个纳克萨玛斯恐怕不会有谁是杜克的对手。

    突然,法琳娜抛掉手中法杖,高高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紧接着,她居然跪下来,对杜克做五体投体大礼。

    “别……别杀我!我投降!”明明尽是害怕的颤音,但不知为毛,听上去法琳娜的声音无比妩媚。

    同样是一个近乎orz姿势的跪伏,因为角度的关系,法琳娜在抬首,以可怜巴巴的目光注视杜克的时候,在这个微妙的角度,从下垂的衣领口可以有意无意地看到法琳娜露出的马里亚纳海沟。

    呃,不光白,而且貌似深不见底,很让人有一探究竟的欲念啊!

    而且俯视下去,那个浑圆的翘臀也有着相当强大的视觉冲击。

    “伟大的联盟统帅,我投降了,联盟是不杀俘虏的吧!您要做什么我都愿意,哪怕让我成为马库斯府邸里最卑微的奴仆都可以……只求……只求伟大的您能饶我一命。我愿意为您献上我的忠诚于灵魂。”说着说着,伴随着脸上的凄然,眼角已有了泪光。

    楚楚可怜的气质,配上她那套仿佛孝服的黑色蕾丝长袍,真是应了那句‘想要俏一身孝’的古话。

    这样的场景……

    若是杜克不知道法琳娜的底细,说不定真会一时心软,就会为了完成【未亡人收集】这一特殊成就,而自己作死选择狗带了。

    杜克大步上前,冷笑着用左手卡着法琳娜的脖子,跟法琳娜玩举高高了。

    “咳咳!不!饶命……”这一次,法琳娜真是吓得魂飞魄散了,她下意识想挣扎,却又害怕自己挣扎真的会触怒杜克。因为她发现杜克的左臂不单传来媲美牛头人的巨力,同样掐着脖子的手势相当微妙他的拇指和食指是抵着她的下巴,其余指头虽说也很用力,但不至于让她无法呼吸和说话,只是让她难受。

    还有戏!?

    当法琳娜放弃反抗,反而准备继续出卖色相的时候,杜克的话语声如同地狱里的魔鬼一样传到她耳朵里。

    “我没有立刻杀你,是因为我要你死个明白。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破事么?你先后和六位青年贵族结婚,并如同黑寡妇母蜘蛛一般将他们不留痕迹的全部除掉,通过继承亡夫的家产,你成了当时泰瑞纳斯统治时期里,全洛丹沦最富有的女人之一。”

    法琳娜的脸霎时间发白:“不,这都是……污蔑,我没有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