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53 最后的银色子弹
    富江的存在感始终紧贴在我的背后,然而她的重量感却在显著消失。我闪过比利的银色子弹,在这颗子弹偏离我的视角外时,那种就要被什么东西击中的感觉又出现了。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银色子弹的轮廓陡然出现在我的背后,我没有观测到这颗子弹的移动轨迹,就如同它是凭空出现一般,它的部分运动方式已经不再连锁判定的处理范围之内,并且有一股非是“速度”概念的味道当然,哪怕放在我过去所经历过的战斗中,这样的子弹也并非什么出奇之物。不受到速度概念约束,乃至于超乎振动概念,无法被超弦理论和量子理论解释的神秘力量,我也见过不少。

    只是这种程度的神秘力量出现在比利身上,确实有点儿让人感慨。和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的比利比起来,如今的比利无论在能力还是经验上,都堪称是脱胎换骨的感觉。

    即便如此,也仍旧无法阻止我杀死他。他的银子子弹的确已经脱离了速掠超能和连锁判定的压制,但是,他本人却在这般高速的运动战中始终处于一个缓慢得近乎静止的状态。比利自身的状态和他的能力效果并不同步。当然,也有可能这是他故意布置下来的陷阱,就连之前成功逃脱我的一次袭杀后所说的那些话,也有可能是一种语言陷阱。但如果他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投鼠忌器,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所经历过的战斗中,能够反杀我的从来都不是人。而只要无法杀死我,所有对我的反击终究都会成为我的养分。

    我向侧旁闪开,躲开从后方射来的银色子弹,亲眼看到它在穿透了我原先所在的位置后,再次毫无征兆地消失在空气中,在我的脑海中,有大量的猜测、推理和想象,去尝试判断这颗银色子弹的闪现跳跃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但在得出结论之前,富江的重量感已经完全消失了。并就在这个时候,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推进力从后背传来,就像是被人推了一把。

    我以更快的速度奔驰着,越过最后的三米,银色子弹却显得更慢了,它的轨迹笔直而单调,如果它仅就如此,那就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威胁。

    锉刀似乎已经以她那敏锐的战斗直觉感受到了什么,已经摆出扑向比利的姿势,如果她的动作可以更快一点,或许真的可以用她的魔纹超能制造一片“静止”的防护层,挡住我对比利的袭击吧,然而,只要他们的移动还没有脱离速度概念,在我的速掠面前,“更快”永远都不会站在他们那边。

    在锉刀完成跨出第一步的动作前,我就已经来到比利身边,掏出匕首扎向他的心脏。这一击被再次闪现的银色子弹挡住了,在匕首和子弹头碰撞时,我可以感受到巨大的反作用力传递到我的手腕上,让我几乎抓不稳匕首。这颗银色子弹携带的动能已经远远超过正常射击下的子弹动能,而且当我试图用更大的力量抓住匕首的时候,这股动能还在增加,巨大的力量增幅比我施加力气的速度更快。

    我放开了匕首,哪怕我不主动放开,那增量巨大的动能也会让子弹直接打断匕首,乃至于让我的手腕骨折,它的增量让我感觉不到上限。倘若事情到了那种地步,反而会显得被动。

    失去对抗的银色子弹向我笔直射来,似乎要击穿我的心脏,然而,我已经对它的运动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这颗银色子弹是绝对不会凭空闪现在我的胸腔或大脑中,直接击碎我的心脏和大脑的,在之前的表现中,当它出现的时候,和目标最近的距离是三十厘米,尽管不知道这个距离会否因为某些因素增大缩小,但只要它并不能直接抵达目标内部,仍旧需要一次短暂的移动轨迹哪怕只有一毫米,只用一秒钟都不可能真的对我造成伤害。

    这颗银色子弹确实表现出脱离速度控制的迹象,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做到,而这就是最大的破绽。如果比利是否故意表现出这个破绽,让我误认为银色子弹就是如此,进而发动绝杀的一击,那他就真是太小瞧我了。他控制这颗银色子弹的方式是什么?一个念头?一段思维?一种脱离自身思考的既定程序?还是子弹本身的追踪能力?无所谓,只要我愿意,我甚至可以将思维和光当作参照物,进而超越光速和念头生灭的速度。

    我之所以不主动抵达这样的高速,仅仅是因为我顾忌在这种看似毫无代价的高速背后藏匿有更加深沉可怕的后果罢了,但这种忌惮并不足以让我彻底拒绝这种程度的高速。

    的确,锉刀和比利挡住了我的攻击,展现出自身为神秘专家的强力,我也必须承认,他们无论在经验还是能力上,都有着出类拔萃的地方。但是,比起我日常面对的怪物,他们仍旧还属于人类的范畴,被人类的局限性约束着,只表现出了身而为人的强大之处。

    只有身而为人的强大,是不够的。

    在我的战斗中,在我所要面对的敌人中,在那无限深远而恐怖的未知中,他们并不独特。他们用绝境生存的意志、血肉和性命构筑出来的防御,也远远不够坚固。

    我扯出如同蛛丝般纤细,却又比钢铁更加坚韧的合金丝线我当然不知道这些丝线的具体材料是什么,就如同我在使用之前,并不确定自己的臂甲上有刀刃,自己的袖口内藏匿着匕首一样,这种种装备并不在我的确认范围之内,但是,只要我打算使用,它总是就在那里,宛如梦幻一样。

    在银色子弹逼近我的心脏的同时,我已经将合金丝线甩了出去,被切割的空气在缓慢的世界中呈现出雾状的伤口,而我知道这绝非是自然现象。在这颗子弹触碰到我的肌肤前,合金丝线已经缠住了比利的脖子、胸膛和四肢。下一瞬间,在子弹距离我的肌肤只剩下零点零零零零零一毫米的同时,我已经向后退开我的速度完全超越了银色子弹,我们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开到一厘米,而被我扯动的合金丝线也在同一时间切割了比利的身体。

    我觉得,在这一瞬间,倘若从锉刀和比利的观测角度来计算,自己的后撤速度肯定超越了光速。

    丝线彻底穿透了比利的身体,向我所在的方向回缩。银色子弹则陡然爆发出超出之前几十倍的动能,即便这股力量没有作用出来,也能让我清晰感觉到。正因为这种爆发,比利和银色子弹之前的联系变得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明显,就像是比利的生命正沿着这个联系注入子弹之中。

    如要形容,我只觉得,这一刻的银色子弹正是“比利用全部生命射出的最后一颗子弹”。比利死定了,这个直觉是如此强烈,让人根本就不会去怀疑。

    我第一次感受到致命的危机袭来,之前的银色子弹仅仅是部分轨迹脱离了速度概念,而现在,我的直觉正在发出强烈的警告,这颗“比利的最后一发子弹”将会因为比利的死,彻底脱离速度概念,或许在某个时刻,它就会直接出现在我的心脏和大脑中。我无法遏制一个可怕的念头,这个念头正试图在我那疯狂的发散性的思维中,表现出一个具体的画面,我自然而然就知道,这个画面就是关于这颗“最后的银色子弹”的画面,是“我将会被这颗子弹击穿”的印象,是一种预兆,也是一种诡秘的攻击方式。

    银色子弹正从一个确切的实体,变成某种意识态的存在。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之前明明同样遭遇过,按道理不应该忘记,却真的没有想起的体验那是让比利从我的第一次突袭中逃过一劫的意识干涉。这一次,这个意识干涉同样在我发起第二次攻击时,就一直存在,让我忽略了干涉本身的存在。

    比利显然没有利用这种意识力量来进一步保护自己,而选择了更加极端的方式,用来完成对银色子弹的增幅。

    银色子弹所具备的神秘性,仅在这一刻起,就已经不在速掠超能之下。

    正因如此,比利的死就更是确定无疑。也正因如此,银色子弹的确已经超过了我能够防御和闪躲的范围。我能做的,就是尽量阻止脑海中那关于银色子弹的念头变得更加清晰,而我也同样意识到,我无法不去想它,无法消除它所带来的印象,在自身那无法控制的思维运动中,这颗银色子弹的呈现几乎是必然的。

    我无法停止想象,我无法停止那疯狂的思维,我无法阻止脑海中那致命的画面。我看到了,我感觉到了,银色子弹的轮廓和条条纹理,就像是我一直在端详着它那般,不断变得细致清晰。我知道它会贯穿我的心脏,而我无法阻止自己去认知到这个结果。

    一种无比强烈的,无法抗拒的必然性,正在为我脑海中的银色子弹和我的**心脏搭建一座桥梁。

    下一刻,我进入了意识行走中,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去正面迎接这颗银色子弹。我周遭的世界全都陷入一片无垠的黑暗,只剩下我对自身存在的感知,以及那颗悬浮在黑暗中,绽放着唯一光亮的银色子弹。银色子弹的弹头已经对准了我,我甚至可以看到那条笔直的弹道轨迹,无论我如何转移自身,都始终连接在我的心脏位置。这种程度的意识行走,显然无法摆脱这颗银色子弹的锁定。

    我还要继续下潜,潜入更深的地方,直到彻底脱离银色子弹所能干涉的意识范围,亦或者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之中,利用那般无比混乱的环境,去隐藏自身的存在,干扰银色子弹的锁定。

    然而,这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事情。我并非这次末日幻境中出现过的那类天生的意识行走者,我本身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过往所进行的所有意识行走,使用的都是“江”的力量。但是,这一次,我失去了对这种力量的深度感受,我虽然成功进入了意识态世界,却似乎无法更加深入了。一层无形的隔离感,让我始终只能处于这片无限的黑暗中。哪怕过去的经验告诉我,我必须“坠落”,在我的正下方就是深渊,而堕入深渊就是我进入更深层的潜意识的过程,我也无法真的做到。

    我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坠落”,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处于这片意识态的黑暗中,却没有坠落感的情况。

    还是小看了比利吗?这个家伙……

    比利这种自我献祭式的表现,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在更早之前轻易放弃了生命的荣格。尽管两者的行为表现有着诸多不同,却在行为的本质上有着极为相近的地方。

    我没有成为英雄,也有成为他人眼中的恶人的觉悟,但是,这是我第一次产生如此强烈的感觉,哪怕我在决定使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去撞击五十一区中继器,从而导致了几十亿人因为意识冲击而死亡或休眠时,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但是,却强烈到了让我的心脏、大脑乃至于灵魂都仿佛要抽搐的地步。

    这种无比强烈的感觉,就如同枷锁一样让我的意识和身体都无法动弹,明明就要被银色子弹击穿要害,也不存在恐惧和抵抗的情绪,生存本能也变得迟钝而淡漠,神经也不再敏感。一种心甘情愿的感性,正在突破理性的防御,这可堪称是致命的看穿了破绽的一击完全以感性驱动行为的我,无法抗拒的正是这种强烈的感性,我的理性防御在这种强烈的感性面前几乎为零。

    要死了吗?我不由得产生这样的念头。

    就如同我在过去杀死了比利那般,这一次是因果循环,要被比利杀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