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49 姿势
    在速掠状态下观测到的战斗和在非速掠状态下观测到的战斗明显是不一样的,速度的差异导致观测角度也会不同,人类就是如此充满了局限性的存在。然而,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有东西能够在被从不同角度观测时始终保持一个稳定的状态,那不正意味着这个东西的异常吗?在我的眼中,血肉沼泽、黑色触手、疯狂奏乐和富江就是这样异常的存在。富江的战斗很难被观测到,哪怕连锁判定始终维持在不少于五十米的直径范围,也无法如同观察其他运动那般,细致地观测到富江的行动。

    我可以感觉到富江的动静,也能够对她做了什么有一个大概的认知,然而,具体到这些行为的细节上,却会缺失许多欣喜。我知道她在进攻,也知道她打出了拳头,但是,她的行为却并非完全只是打出拳头这么简单,在她身上,本应该连贯的动作被某种奇怪的力量分割了,说是“无法保留印象”还是“根本无法看到”都好,总而言之,我无法将她在战斗中的种种表现详细地描绘出来我知道她肯定不会输,但是,究竟是如何确保这个结果的,却没有一个完整的印象。

    我同样不记得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富江究竟是如何获得胜利的了。我在日记中肯定记录有当时的场景,但是,我记录下来那看似详细的动作情节,却绝对不是当时发生的全部情况。我没有描述,亦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在这如同小说般的日记中详细记录富江的一举一动的每一个细节,如今想起这样的情况,却让我其中有着某些不对劲的地方到底是我无法记录,还是有某种情况让我不去记录呢?我没有记录富江的一切,到底是我主动的选择,还是我被迫的选择呢?倘若是被迫的,那么在这种被迫中,又是怎样的因素所导致的呢?

    如果是没有神秘的世界,我可以一切都归咎于小说笔法和自身的习性,但是,在这个藏匿着无数可怕秘密的末日幻境中,却无法让我坦然认为理由就仅仅是如此。过去所见到过的所有怪诞和异常,以及现在正在看到的正在发生的恶意和异常,都不得不让人深深怀疑自己。

    我必须面对这样一个深刻的问题:自我的意识究竟是来自何处,究竟是由何而生,又是受到那些因素的影响呢?在这个问题中,桃乐丝那些质疑我是否真的是“高川”的诘问,其实并非是没有道理的。我深信自己就是“高川”,但是,这仅仅是我对自我的认知罢了,然而,这种认知本身就基于我自身的局限性上,我并非对自身全知全能,所以,在这个逻辑中,我对自我的认知也并非是完全正确的。

    我只是主观上坚持自我为“高川”的原点罢了。当然,我总体上认为只要这样想就已经足够。然而,我也十分清楚,自己的“想法”在自己被感染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时候,就已经不再从常识上属于自己了。自认为已经足够的想法,无法阻止那些自己不愿意产生的想法诞生在脑海中,我时常看到的幻觉正是这一事实的最好证据。

    现在,我又看到幻觉了,又产生了我认为不应该去想的念头。我是如此地深爱着“江”,但是,却不可遏止地去怀疑富江,仿佛这种怀疑无关乎爱她与否。当我意识到自己在怀疑富江的时候,我就明白了,阻碍计划的因素已经产生,这种怀疑本身就是最棘手的障碍。富江到底是不是应该怀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要计划成功,自己的脑海中从头到尾都不应该出现这种针对性的疑虑。

    我那深刻的,疯狂的,偏执的,顽固的,扭曲的,歇斯底里的,无法用常识去看待的“爱”正在这些源源不断产生的疑虑中被削弱,它正在变得柔软,变成另一种颜色,虽然这种变化或许在许多角度来看,不能认为是坏事,但是,仅对我针对“病毒”的计划而言,这就是最大的坏事。

    我对“江”的爱是计划的基石、核心乃至于全部,而想要依靠“爱”来拯救什么,那么,这份“爱”就不应该是柔软的。哪怕在其他人看来,我的爱不能称之为爱,但它作为计划的必要因素,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应该足够坚硬,不会被任何东西,任何情况侵蚀。

    如今,我正意识到自己这个计划的根基正在被动摇的事实我也十分确定,这种动摇是从自己参与到这场偏差仪式中时才出现的,亦或者说,是在这个时候,这份爱的柔软才在那疯狂又不由自主的思绪中体现出来。

    我知道,且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很糟糕的情况。

    偏差仪式正在产生的怪异和神秘,那绝非寻常的恐惧背后深藏的源头,以及冥冥中可以直觉感受到的仪式结果,正在对我产生足够强力的,将会破坏我的计划的影响。

    我听到了许多声音,并不是现场的战斗,也不是当前的情况所能发出的声音我没有证据,但我就是知道,那绝对不是应该在这场战斗中出现的声音。这声音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又仿佛就在我们自身之内,就如同空气,如同星星,如同辐射,如同那些肉眼看不到却的确存在的暗物质一样,理所当然地存在着。这种理所当然不需要任何证明,只要聆听到那声音,就能够确信无疑,但是,这种确信无疑又会导致不由自主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疑问在膨胀,而膨胀起来的疑问却又无法顺着逻辑得到解答。这些没有最终答案的疑问,正在以可怕的方式,以一种我难以抵抗的方式,摧毁我的思考。

    我眼前正在发生一切,都变得可笑而虚假起来。我停下脚步是主观的决定,但是,当我意识到自己还在原地不动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浪费了多长的时间。

    错误,巨大的错误已经在我的身上发生了。无论我的想法,还是我的行为,都在被那不可思议的,没有任何可视现象的神秘影响力干涉。我正在犯错,不断地犯错,但是,即便意识到自己在犯错,也无法挪动脚步。

    同样异常的是,哪怕我停在原地,那些本应该冲上来打飞或杀死我的敌人,却完全没有向我攻击的意思仿佛我在它们的认知中消失了,我明明站在这里,可战斗的核心却一直在向富江那边倾斜。

    神秘专家一个个被富江打飞,围绕他们产生的种种奇特现象,全都在更加奇诡的巧合中,无法对富江造成真正的伤害。快速的攻击,高能的攻击,强硬的攻击,覆盖性的攻击,针对性的攻击……足以让人觉得被围攻的富江绝对无法逃脱的这些攻击,总是会在富江的面前失效。哪怕富江的行动更像是单纯的拳脚殴打,也总是能够切实地击中敌人,给这些一看就知道很强大的神秘专家带来可怕的损伤。

    富江所具备的那种“绝对强”的特性,正在无比强烈地体现在这些神秘专家的负隅顽抗中无论他们如何去对抗,他们的失败都像是注定了的一般。他们每一次和富江碰撞,无论是直接**上的碰撞,还是异常现象的方式,都无法让旁观者的我感受到他们有胜利的机会。他们的强大,变成了富江更加强大的衬托。

    渐渐的,还能够和富江周旋的这些神秘专家已经变得十分虚弱,这种虚弱既体现在他们的行动上,也体现在我的直觉中。或许在起初的时候,他们还能让我产生“能够和富江周旋一番”的想法,此时此刻却已经变成“只是被富江擦到的话,就会受到足以致死的重伤”这般想法。

    在我的观测中,神秘专家的颓势正在变得显著,无论他们如何挣扎,“挣扎”这个形容就已经足以表明事实。

    “想要赢我,再去练几百年吧,啊哈哈哈哈”富江那充满了狂气的嘲笑声变得仿佛可以压过仪式执行者们共同的奏乐。她如同蜘蛛一样手脚并用,轻巧地躲开子弹、飞刀、各种能量攻击和空间现象,但又并非能够完全躲过。即便如此,在我的连锁判定中,她没有躲过的那些攻击都无法在她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要说是她的身体强大,不如说,更像是这些攻击本就是无力的然而,这样的感觉和之前的逻辑不是很矛盾吗?

    富江占据了上风,而这样的事态根本无法让人觉得是“正常”的,哪怕最初我也认为富江肯定会占据上风。

    又一个神秘专家被富江的鞭腿击中,整个人像是虾子一样弓起身体,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仿佛从体内爆发出一种冲击力,要将他的眼球从眼眶中推出来。下一刻,银色的子弹就穿透了这个神秘专家的肩膀,突如其来地射向富江。在我地连锁判定中,子弹的轨迹已经和富江的心脏重叠,而富江的动作却无法让她及时回避这颗子弹本应该如此,但是,富江仍旧轻轻松松躲开了,而我只认知到了结果,无法追溯她躲开子弹的细节情况。

    继而,又是好几个神秘专家,在转眼间就被富江放倒在地上,不是身受重伤就是已经死亡的样子。已经觉察到战斗开始,并参与到战斗中的神秘专家就只剩下锉刀和比利这两个“老朋友”了。当然,周遭还有不少神秘专家,但是,这些神秘专家似乎全被正在进行的偏差仪式迷惑了,对近在咫尺的战斗毫无反应。

    另一边,我可以感受到,入侵这个地下大厅的敌人正变得更加利索,预计抵达这里的时间进一步缩短。

    锉刀和比利肯定不是富江的对手,但是,在只剩下两人后,富江也从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中暂时停下来,用一种猎食动物的眼神和两人对视。锉刀和比利同样是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专家,但是,本应该让他们显得很强的一切,却在富江的身姿前,反而凸显出他们的脆弱,仿佛他们的强大只是一摔就坏的瓷器。

    富江双臂交叉在胸前,更衬托出胸部的硕大和挺拔。然而,这些有着强烈性征表现的体态和姿态,并没有让她变得更有女人味,反而是另一种异常的感觉,就好似在那让人充满**的外表内,藏匿有不能用“女性”来形容的东西……不,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用“女性”这种用来描述人类的词语去对其进行描述。

    面对富江的狞笑,锉刀和比利有轻微的后退反应,他们一副如梦方醒的表情,却又让我觉得,他们可能更情愿没有醒来。我知道,直面富江的他们,肯定对此时的富江有着比我更强烈更直接的感受富江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

    “不妙啊,锉刀,这很明显是最终兵器……”比利终于开口了,我觉得他那嘶哑的声音,就像是他必须发出声音,才不至于连对抗的勇气都丧失掉。

    “从未见过这样的最终兵器,不过,应该是最终兵器没错。”锉刀也这么说到,相比起比利满头大汗,她的汗水大部分是在背后,将黑色的弹性背心打湿得通透。锉刀的身上没什么伤口,但是外套已经破破烂烂,似乎觉得碍手碍脚,她用力将挂在身上的破烂布料彻底撕下来,只留下贴身的便于运动的内衣。

    锉刀当然也算是一个美人,一个带着硝烟味道的美人,要说身材也是极好,但在和富江对比的时候,总有一点儿落了下风的感觉或许是我偏爱富江才会这么觉得吧,但另一方面,富江那非比寻常的异常,的确比此时的锉刀更能给人刺激感。

    双方仿佛僵持下来,大概过了两三秒的样子,富江脚下的影子缓缓向前方延伸,就像是地下大厅里的光源变向了一般。同一时间,就和我直觉中响起的警报一样,锉刀和比利的表情也变得紧绷起来。

    我们都知道,富江影子的变化,绝对不是正常的,而是某种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