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46 攻杀
    鲜血飞溅在半空宛如停顿下来,我在时间和速度的间隙中奔驰,从两名不认识的神秘专家之间穿过。我双手的臂刃切过他们的小腹,在其中一人的体内感受到了极大的阻力,无法将其拦腰斩断,而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被斩过的伤口正以极快的速度愈合,在我脱离速掠之前,就只剩下微微的创口了。这两个神秘专家明显拥有极强的体质,是在常规战斗中很难杀死的强者。我的速度虽然让他们无法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但我的正常攻击也无法给他们带来足够的伤害。

    无形的高速通道开始回旋,我放弃继续攻杀这两名神秘专家,转向火盆周遭的仪式执行者。与此同时,在我眼中几乎停滞的世界里,富江的动作突然达到了和我同步的速度,就如同从凝固的时间中挣脱出来一般。她的姿势就像是一个大蜘蛛,手足并用,动作诡异迅捷,一下子就转到了另一名神秘专家的身后,而就在她伸手抓住这名神秘专家的脑袋时,我一直保持关注的枪手比利已经完成了扣动扳机的动作,一颗银白色的子弹脱离速度差距的限制,眨眼就出现在枪口外,再一眨眼就来到了富江的身后富江这个时候可不再枪口前,子弹以我也无法观测到的方式进行了连续的跳跃,完全不遵循正常的弹道。

    连锁判定所勾勒出的子弹轨迹并非一条直线,抵达富江背心的跳跃次数也远远超过我的眼睛所能观测到的次数,毋宁说,将这颗子弹连续跳跃时所谓在的位置勾勒出来,更像是电子云的运动。枪手比利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如今所拥有的神秘,已经远远超过了另一个末日幻境中早早夭折的他。这颗银白色的子弹一定会击中富江,我的直觉在这么告诉我。

    然而,就在子弹似乎就要钻进富江体内的刹那间,富江微微侧身,只用食指和中指就夹住了它。枪手比利的子弹能够顺利出膛,但他实际无法从这极快的攻防中反应过来。我所观测到的一切,都是以速掠产生的速度为基准的,和事物正常的运转速度之间有着极大的差距,能够在这个速度差中,保持和正常情况下一样的速度的事物寥寥无几,枪手比利自身不在其中,然而,我的另一个老朋友“锉刀”却明显拥有这样的能力。

    被富江夹住的子弹被她弹向枪手比利的心口,却在贴近他的肌肤时,就这么停顿在半空,就如同让子弹飞行的力量完全消失了一般,在子弹呈现出跌落地面的趋势时,被富江捏爆了手中那位神秘专家的脑袋。破裂的脑壳宛如定格在半空,而富江已经转向锉刀的方向,她明显已经知道了,射向枪手比利的子弹之所以被挡住,正是锉刀的能力。同样是魔纹使者的锉刀,拥有着一种诡异的局限性的将某些运动停止下来的能力她称呼这种魔纹超能为“静止”,但是,即便在我过去的日子里,见到她使用这种能力的次数都不多。

    很难解释锉刀的“静止”超能是根据何种原理行程的,又是通过怎样的原理运作,不过,正是这样的能力,让她无论在哪一个末日幻境中,都算得上是强者的行列。我设想过和锉刀战斗的情景,但却无法找到破解这种静止超能的方式。将目光转向锉刀的富江也似乎没有理解其因果规律的想法,以一种蛮横粗暴的方式向锉刀的头打去。

    如果被富江的拳头正中一次,哪怕脑壳没有碎裂,锉刀也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然而,就算是富江那诡异的适应力,以及远远超过寻常水准的蛮力,也没能深入到锉刀的肌肤上一种无形的力场为她挡住了致命的袭击。下一瞬间,看似已经深陷速度差异的锉刀,整个人都变得灵活起来,向后翻滚了好几次,躲开了富江的攻击。

    现在,在速掠产生的参照系中,又有一个人能够自由行动了。而我相信,只要给在给这些人更多的时间,这些人之中就会又越来越多能够适应当前速度的人。这种快速而具有针对性的强化,从一开始就是以我为目标吧。

    这般想着,我用臂刃刺穿了眼前同样宛如雕塑般的仪式执行者。而仅仅只是杀死其中一人是无法给这场偏差仪式带来麻烦的。哪怕杀死这里所有人,或许都只是为这场仪式添砖加瓦,不过,到底应该如何将仪式停止,已经不是我应该担心的问题,因为在我的连锁判定中,一些微妙的震动正快速穿行而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突入这个战场了。

    就在我斩杀了好几个仪式执行者的时间里,那些围观仪式的神秘专家们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已经发生。在他们做出各自的反应的同时,富江已经放弃攻击锉刀,整个人宛如在水面上滑动一样,转到了那些直到现在都无法做出反应的神秘专家身后。

    我知道,富江的速度又提升了。另一边,同样看似脱离了速度桎梏的锉刀再一次停顿下来,仿佛原先施加在她身上,让她得以和我们同步的神秘消失了。但是,她的静止超能并没有就此的延迟,甚至表现出了我未曾见过的水准。这股力量不是对她自身施展的,而是对富江攻击的对象施展的。就像是她提前预判了富江的攻击对象一样,然而,我更相信,这绝非是锉刀本人的能力,而是别的神秘专家在发挥作用。

    锉刀在短短时间内所采取的行动,并不是她一个人的作为,而是包括她在内,多个神秘专家配合才产生的结果。

    与此同时,看似什么都无法做到,仍旧深陷迟缓动作中的枪手比利,却发生了肉眼和连锁判定都无法观测到的变化又一颗银白色的子弹在尚未完成第二次扳机动作的情况下,从枪膛里射了出来。

    和第一颗子弹一样,速度差无法阻止它的运动,在顺利脱出枪口的刹那,就已经以无法观测到的方式,连续跳跃到了富江的跟前。这一次对准的,是富江的眼睛。

    我已经用臂刃将身边两名仪式执行者的脑袋砍下,这些正疯狂吹奏乐器的家伙对自己的死亡毫无反应,脸上的表情完全沉迷在一种狂热的情绪中。然而,在斩断这两个家伙的脑袋后,直觉却让我觉得这两人并没有因此死亡。被砍断的脑袋突然以和我的速掠同步的速度从脖子上掉下来,其人形的面孔五官和头型宛如胶泥一样,被无形的手**,眨眼间,其血肉骨头就变成了一条黑色的触手向我鞭挞而来,而在那具无头身躯的切口处,某些绝非是人类会有的东西在蠕动,我甚至觉得,那东西藏在那个躯壳内部,以一种恶意的目光,透过脖子上的切口紧盯着我。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两个仪式执行者此时的模样,证明了还有更多的仪式执行者同样变成了这副模样。而这样的异变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都意味着,这些仪式执行者要不从一开始就不是人,要不从现在开始就不是人。

    那是十分危险的东西,火炬之光的偏差仪式最终导致的结果,也绝对和这些东西脱不开干系。仅仅是能够匹敌我此时速掠的速度,就已经必须重视起来了。

    在被黑色触手击中前,我已经向侧旁闪开,但是,黑色触手浑身长出尖刺,而这种成长的速度让人感到十分强烈的攻击性,几乎和我的移动同步。我用臂刃斩断了一部分尖刺,拉开更远的距离。我感受着切割尖刺时,从臂刃传达到手臂的阻力,那是几乎要我怀疑,臂刃是否也被崩掉几个口子的硬度。

    尽管在使用速掠的前提下,我不认为这些触手和尖刺可以带来什么危险,但是,这些东西的神秘性绝对可以杀死一名神秘专家。倘若每一个仪式执行者都会变成这样的怪物,那么,眼前这么多的仪式执行者,绝对会让神秘专家都感到头皮发麻。

    我早就知道,在这个汇集了大量神秘专家的仪式地点,哪怕自信自身速度的绝对快,也一定会出现给自己带来麻烦乃至于死伤的东西。但是,如果这些有威胁的东西的数量超乎想象的多,那自己的突袭大概就如同捅了马蜂窝一样吧。我当然不是无敌的,也并非绝对的强,所以,才想要通过速度,事先杀死最被自己的魔纹超能针对的一部分神秘专家。

    这些仪式执行者看起来癫狂又邪恶,似乎已经丧失理智,而让人觉得很好对付,但从其原本的身份来说,全都是在中继器对撞的冲击中保护住了自己的神秘专家,是强手中的强手。当这些本就不弱的人产生了异常姿态的扭曲表现,肯定不会是变得弱小。那个头颅变异而成的黑色触手能够跟上我的速度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觉得自己试图截杀这些仪式执行者的想法,很可能无法顺利完成了。

    被我斩断的尖刺再一次从黑色触手上增生出来,我没有停止移动,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观测到的世界,仍旧是以极度缓慢的速度运转,然而,那具无头尸体却将自己手中的小号插进了脖子的切面中,再次从小号的喇叭里传来疯狂刺耳的声音,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一次的声音似乎还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扭曲的愉悦感。这个本应被我斩杀的人,就这么变成了一个头颅是小号的怪物。

    这样的场景在过去我所经历的神秘事件中也不多见,绝对不符合正常人类的审美,但是,在让人作呕的同时却又难以让自己的目光从这样的景象中挪开,就仿佛在这邪恶的、无理的、疯狂的、悖逆人性的景象中,蕴藏着某种足以让人生畏又喜悦的真理。

    这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怪物的东西没有向我发起进攻,它就仿佛专注于自己那疯狂的演奏,而对外在的攻击没有半点知觉。只有它那被斩断的,变成了黑色触手的头颅,才如同猛兽一样扑了上来。我在不间断的游弋中,射出臂弩短箭,没有一根落空,全都扎在了这只黑色触手的身体上,从能够观测到的表现来说,这个黑色触手的躯体是相对柔软的,箭矢能够没入一半的长度,有一种逼真的“血肉”感。但是,我不确定,这东西是不是真的由常识中的血肉构成,不,应该说,这种看似血肉构成般的柔软,肯定不属于常识。箭矢对它造成的伤害没能让它停下,也没有从行为上表现出更加暴虐的情绪,和它身躯的有机感相比,它的行为表现充满了一种无智慧的机械感,让人不觉得这是有生命的造物。

    我再一次躲开黑色触手的鞭挞,正准备从侧旁绕开,去尝试砍下其他仪式执行者的脑袋,看看其他人都有怎样的变化时,一个男性的神秘专家陡然出现在黑色触手的运动轨迹上,眨眼间就被它拦腰击中了。这个神秘专家似乎也有点儿措不及防,仿佛在被击中后才意识到自己被击中了,一直凝固着的表情突然变得生动活泼起来他明显在这一瞬间,和我的速度同步了,但这样的意外或必然,没有让他变得更好,而只是让他感受到了更大的痛苦和恐惧。

    黑色触手身上的尖刺将这名神秘专家的身体扎成了蜂窝,随即被狠狠砸入地面。当黑色触手再一次抬高时,神秘专家的身体还挂在尖刺上,摇摇晃晃,看上去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但在下一瞬间,他的身体便分解成荧光的粉尘,在突然形成的怪异气流中,吹离了黑色触手。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神秘专家没有死,反而重新拥有了加入这般高速的战场的资格。而这样的结果,正是这个神秘专家所拥有的神秘力量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