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不喜欢我…

    这一句话很讽刺,可林月如却一点也不觉得讽刺,反而觉得有些心酸。

    他可是她的父亲啊,可是现在却要在担心自己的女儿,不喜欢自己,连承认都不敢承认,这是有多么令人感到难过。

    可她就是理解了!

    八年的时间,从出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年。

    当年牙牙学语的卫青烟,如今已经整整八岁了。

    若是在小时候后,他或许可以不顾虑这些,直接承认,毕竟,那时候的她还小,不懂事。

    可现在她懂事,她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她心中会怎么想的?说真的,就算是林月如,她也不知道!

    “她会理解的,毕竟她那么乖,那么懂事后,或许只是你想太多了…”

    林月如这般是安慰着卫子青。

    她也只能说出这些话来了。

    “嗯,她会的!”

    卫子青点了点头。他相信她。

    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

    但不可改变的是,自己,真的欠她太多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月如转移的话题,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了、

    消失了,八年再次出现,这有些突兀。

    突兀到甚至连自己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人,和印象中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或许自己都不会相信,真的是他吧。

    “回来一天了,去了一趟余杭,又去了一趟仙灵岛,又去了蜀山一趟,见没有见到你们,才知道你们已经来到在苏州。

    结果却看到了忆如跟青烟两个孩子跟着宁府的那一群东出了矛盾…”

    卫子青缓缓的解释着,将自己所听到的所看到的告诉林月如。

    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林月如就已经明白了,为什么现在卫子青不敢承认自己就是卫青烟孩的父亲的事情。

    她甚至都有些震惊、

    原来在别人的眼里,青烟竟然会被人家说成是一个没有爹娘的可怜虫,没人要的孩子!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些……

    “八年了。

    在别人享受父母天伦之乐的时候,我在哪里?

    在她被欺负的时候,我又在哪里?

    在她一个人独自躲在角落里面,委屈的时候,我又在哪里?

    虽然不承认,但我或许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卫子青沙哑着,近乎于质问!

    就算是他是青帝!

    但在这事情上,他,真的有些无法原谅自己。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会…”

    林月如很愧疚,他们夫妇答应过卫子青跟赵灵儿,要好好的照顾青烟,帮助他们抚养青烟,不她受到委屈、。

    可是……

    在这一点上,他们已经失职了!

    他们对不起当年对他们夫妇许下的承诺。

    “这不怪你们,我说了,这是我的错…”

    卫子青摇了摇头。

    林月如沉默,林天南一句话不说,这个时候,他只能是一个空气!

    许久,林月如开口:“你怎么她说,难道一辈子都不承认吗”

    卫子青摇了摇头:“不到时候,但我会承认的,我会努力的将这八年所亏欠的,好好的补偿回来。”

    “但是在这之前宁府的事情你们怎么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蜀山的职责,那应该就是斩妖除魔,护卫正道吧?

    这宁府却被你们留到现蜀山怕是应该要承担一些责任了吧?”

    蜀山?

    林月如愣了下,这事情跟蜀山有什么关系?

    “蜀山的职责是斩妖除魔,可宁府他并不妖邪之地,这蜀山根本没有什么权利谈何有何过错之分吧?”

    林月如有些不解,但好像能明白些什:“因为那个孩子的事情吗?所以你……”

    林月如的话没有说完,可卫子青可知他是什么意。

    她是觉得自己将宁府当成了妖邪,那因为宁府的小孩欺负青烟的原因,这儿导致他公报私仇乱了分寸……”

    “真的,不是妖邪吗?”

    卫子青淡淡道。

    的确。

    在知道卫青烟是自己的女儿,然后又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看着听着那些小孩对自己女儿的辱骂,说她是没爹没娘的可怜虫的那时候,他心中就已经对宁府很是不满。

    当然,卫子青,心中还是有个秤杆的。

    那写小孩的确可恶,但罪不至死,只能说是不懂事!

    而让他要判宁府死刑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他一踏进苏州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不对的地方。

    妖气虽然平淡,可却弥漫了整个苏州城,蜀山人或许是察觉不出来,可是卫子青是什么实力?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

    而且在看到那一群小孩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他们并不是人,那是一只只小老鼠。

    在看向宁府……

    一个个忙碌的宁府之人,都化为了一只只巨鼠!

    显然整个宁府就是一锅鼠巢!

    卫子青并不觉得奇怪,再原著中苏州宁府,也是颇为有名的存在。

    当年的宁府。在锦八爷的带领下,与人共处,和平相安无。甚至是极为低调。

    可是这几年来根本不一样。

    因为锦八爷去世了!

    而发展的结果就是,到了现在,连那一群小老鼠的身上,都有着连卫子青都无法去忽视的业力!

    卫青不知道他们究杀了多少人,如果是一个两个的话,这种业力根本不会如此的强大,甚至弥漫了整个种族。

    “苏州这几年来少人特别多吧?”

    林月如愣了下。

    “你怎么知道?”

    但很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那一群东西,苏州失踪的人,苏州宁,也就是江宁府…”

    卫子青笑了笑。

    “其实你心中也早就清楚了吧,蜀山虽然本领不强,可有一些事情还是多多少能察觉出来异样,是吧?”

    林月如沉默了下来。

    这事情他们的确有些明白。

    不止是蜀山之人,早已经派人出来调查过,就算是林家,也一直在调查,就一年之中,很多的线索都再指向了苏州江宁府,但也就到了那里,就全断掉了,怎么查也查不到!

    林家堡心中隐约有些明白这事情跟苏州江宁府必然有着不可切割的关系,只是他们实在是没有什么证据,在加上以前江宁府的名声也不错,这事情也就一直不敢大张旗鼓的去调查!

    可是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中,江宁府开始大规模,大幅度,**裸的,毫无遮掩的开始入侵林家堡,有种要与之赶尽杀绝的样子

    这和当年低调的江宁府截然不同,他们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隐隐约约的觉得,可能跟林家堡调查苏州大量百姓离奇失踪的原因有关了。

    而这种加剧,可能和林月如有关。

    因为,她是李逍遥的妻子!

    而李逍遥,可是蜀山的掌门!

    “他们,真的是……”

    林月如看着卫子青:“那你怎么看…”

    如果说在江宁府真的是整个家族都是妖邪。那么可能就需要蜀山弟子出手了,凭他一个人是灭不了。

    卫子青看了眼江宁府的方向,淡淡道:“不怎么看。灭其全族尔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