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七章 终极神通:圣人变色
    世间没有无缘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故的恨。

    镇元子做为洪荒的老牌准圣,对于大势的把握,要比楚阳清晰几分,经他一言,也看的更为透彻。

    “我只是在做一件对我自身,对人族有利的事情,至于其它?管他是洪水滔天,还是所谓的洪荒大势?”

    对于自身的定位,楚阳一直很清楚。

    拉倒女娲,不过是斩断人族血脉中的羁绊,让未来之人,有了一丝证道的可能,也真正的树立起自我意识罢了。

    “你的气息已经回落,准圣初期,面对我们,你还有什么底气?”

    伏羲忽然开口。

    他身前的宝琴,腾起一个个跳跃的符号,连成一串串,深入虚空之中,锁定了秩序规则,禁锢了空间法理。

    显然,他要舍下身份,全力出手。

    “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烛龙的瞳孔,剧烈的旋转,调动了乾坤之力,头顶上的祖龙珠发出幽幽光泽,落入他头顶上,渗入了体内,让他的气息暴涨到可怕的地步,肉身有种不朽的意味荡漾而出。

    一股属于祖龙的气息,竟然若有若无的散发而出。

    “你得洪荒隐秘,我们就等你秘法过后,修为衰减。楚阳,这一次,你真的翻不了天了。”

    鲲鹏双眼,流露出森然之色。

    今天,他最为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帝俊当着洪荒众生的面,将他的尊严踩在了地底,让他没了尊严,也没了任何顾忌。

    无法反抗,就默默的接受,将仇恨压在心底。

    做为创造出妖文的智者,他也知道,所谓的尊严,所谓的面子,所谓的荣耀,都不如自己的生命重要。

    “等我抓住机会,帝俊,我会让你后悔!”

    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却已经扭曲。

    “相伴亿万年岁月的三位道友,被你一一击杀,楚阳啊,穷尽今后无尽的岁月,我也要将你人族尽数灭绝。你死,不能赎罪,你的族群灭亡,才能消减我心中的怒火!这是属于星辰之母的誓言!”

    几人之中,就数星母的杀心最为炽烈。

    一场看似轻易的围杀,却葬送了三位道友。

    四位准圣,一人一言,也在坚定强烈的杀心。

    不顾脸面,放下一切,就是为了绝杀人族圣师。

    “给你们最后的机会,留下遗言,否则,你们会死不瞑目的!”

    楚阳轻笑一声,毫不紧张。

    他却感应到,周围的空间,已经被彻底的锁死,法理贯穿,秩序之链交缠成牢笼,就是以分身施展大召唤术,都难以将他召唤出去。

    这才是真正的绝杀之局。

    即使防御无敌的镇元子面对这样的围困,也会绝望。

    “星母,冲你一席话,未来,星辰之精灵,不是绝种,就是被奴役!”

    他脸色一沉,双目中射出两道神光,直入星母双眼,浓烈的杀机,撼动心神。

    “人族灭绝,从你开始!”星母爆喝,“众星之叹息,众星之诅咒,众星之哀怨,众星之仇恨,众星之灭亡,星空归墟,纪元终结,此为一术,曰葬天地!”

    轰隆隆!

    她头顶上的万星图爆发了最为璀璨的光芒,接引而来四亿八千万道星辰之光,落在上面,形成一颗微小的星辰,忽而跳跃而出,诞生了灵性,产生了智慧,继而扭曲,分别化为神龙,火凤,麒麟,鲲鹏,昆吾,鸿鹄,九头蛇,吞天吼等等形态,亦有宝鼎,玄琴,金塔,帝剑,天刀等等,映射万灵,最终汇聚一起,浓缩成一点,混混沌沌,犹如鸿蒙未开辟之前,一个跳跃,就落到了楚阳头顶,砰然炸开,好似混沌破裂,开天辟地,又是终结一切的归墟之力,埋葬万物。

    终极的力量,可怕的一击。

    这是星母参悟出星空最为强大的神通。

    “世间皆知我鲲鹏有一本命神通,为鲲鹏吞吸,一个呼吸,可纳乾坤世界,却不知,我还有一法!”鲲鹏微微一晃,看着还在原处,可他的身子已经穿越重重空间,也恢复了本体,硕大无朋,展翅十万里,“那就是鲲鹏之吐!”

    他一个呼吸,一重重空间掀起了风暴,空间潮汐,秩序碎片,法理之链,破灭之力等等进入口中,浓缩成一点混沌之光。

    他的玄冰剑跳跃而出,将这点光芒融入了进去。

    这件上品灵宝的威能瞬间爆发了到了极致,一个跳跃,就来到了楚阳眉心之前。

    “我龙族,曾经笑傲天地,霸绝寰宇,当初独抗龙凤二族,放眼洪荒,可称至尊,哪怕如今衰落,属于龙族的荣耀,也不是凡尘能及。”烛龙气势爆发,催动印决,长喝一声,“楚阳,接我一击,龙渊降临,祖龙显圣!”

    一座深渊陡然出现,不阴森,不邪恶,反而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

    传说中,龙渊为祖龙孕育之处,万龙诞生之所,蕴藏着龙族终极隐秘。可以看到,在龙渊之中,显化出了三千条金龙,代表着三千大道,他们围绕着一棵撑天巨树,遨游咆哮。

    这时,烛龙头顶上的祖龙珠飞了起来,喷出一道光芒,化作一头万丈长的青龙,缠绕龙渊之上,朝着楚阳落去。

    祖龙,本为九爪金龙,可这里却显化出一头青龙。

    与此同时,伏羲也发出了他的攻击。

    “我始终认为,音乐的力量,是大道赐予洪荒最好的礼物。一根琴弦,诉说喜怒悲欢,不分种族,皆能领悟。”伏羲低头,轻轻说着,双手快速晃动,拨动四十九根琴弦,响起了世间最美妙的言语,“我有一曲,名为止戈。”

    一个个音符跳跃而出,化作一个个小精灵,跳跃着,欢呼着,歌唱着,发出了无忧的声音,抚平空间的躁动,扫去心灵上的不安,让世人看到了最温和的阳光,最纯真的笑容,最美好的记忆,最绚烂的景色,沉醉其中,难以自拔,最终忘记忧伤,忘记仇恨,忘记一切不愉快的记忆,只沉醉深深的幸福。

    一曲止戈,不战而屈人之兵,直入心灵,动摇本性,更见恐怖。

    四位准圣强者,两个准圣中期,两个准圣后期,都是站在洪荒巅峰的绝世大能,可这一刻,不但联合一起,也爆发了最强神通,催动了伴生灵宝。

    他们连手一击,就是圣人都色变

    “我挡不住!”

    祖巫殿中,帝江看到这一幕后,神情凝重道。

    “人族圣师,此战消亡!”

    玄冥肯定道。

    烛九阴却皱了皱眉,没有多说。

    “可惜了,我还想将来和他联手,彻底的将鲲鹏镇压,如今看来,还需要我自身努力,为红云报仇!”

    五庄观中,镇元子摇了摇头。

    “人族圣师,终于要死了!”

    凌霄宝殿内,帝俊吐出一口浊气,似有些放松。

    “说实在的,他还真了不起,被围攻之中,还杀了紫薇三位!”

    东皇太一语气莫名。

    “三个强大的战力啊,这一次行动,真不知值不值得!”帝俊叹息,“好在,能灭了人族,炼制对付祖巫之器。另外,经此一事,女娲就彻底的绑在了我们战车上。这一战,她若败给准提,嘿……!”

    他仰起头,望向了混沌。

    那里,也正有一场可怕的战斗。

    吟吟吟!

    碧游宫,长剑鸣吟。

    “他们四个连手一击,我都要逃避,人族圣师,惊才绝艳,先天阴阳道体,可惜了。否则,将来必然成长到准圣后期甚至圆满,那个时候……!”

    通天教主摇了摇头。

    这一战,他只是看了个乐趣罢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混沌。

    那里的大战,才是他真正关注的地方。

    兜率宫。

    噗通!

    玄都跪在了老子面前,焦急的哀求道:“师父,求你救救圣师。没有圣师,我们现在还处于蒙昧之中,在洪荒底层苦苦挣扎,是他,布武传法,让我们有了立足之本;也是圣师,开启我们的智慧,赐下种植之法,创造文字,让我们人族有了传承之本;也是他,为了人族,独抗天下。师父,求求你救救圣师,没有他,我们人族的自信必然受到重创,我们人族的脊梁必然被踩断,我们的未来必将黑暗一片。”

    他苦苦哀求。

    哪怕跟随圣人学法,可在他心中,圣师的地位,也从来没有动摇过。

    “圣师!”

    老子神色凝重,伸手一招,太极图从玄都身上飞了起来,正要出手,却神色一动,安耐住了。

    “师父……!”

    玄都急了。

    “不急!”老子摆摆手,“你没发现吗?楚阳的神情,从始至终,都十分平静。若是面临必死之局,别说是他,就是我等圣人,也不会无动于衷。”

    “这么说?”

    玄都两眼猛然一亮。

    大战之地。

    四种神通爆发,摧毁一切,湮灭虚空。

    “今日,就让尔等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楚阳忽然长啸。

    他催动刚刚得到不久的吞天葫芦,朝着里面打入了大吞噬术,让这件中品先天灵宝狂暴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葫芦口,发出了真正吞天噬地的力量。

    旋窝一卷,又有太极之道融入,将四种神通都给吸了进去。

    刹那间,虚空为之一静。

    鲲鹏一呆,就脸色狂变,指着楚阳哆嗦道:“你个疯子,是想拉着我们一起陪葬吗?四种终极神通,还有我的玄冰剑,力量融合一起,必然炸开,那时……!”

    说着,他就一个哆嗦。

    “我们难逃一死,你人族,也必然被尽数摧毁!”

    “这样的力量,绝对不输于任何圣人的全力一击!”

    “疯子,疯子,你就是个混账疯子!”

    鲲鹏骂骂咧咧,转身就逃。

    伏羲、烛龙和星母也脸色狂变,急速遁走。

    观战的诸天大能,无不变色。

    “真是太狠了,这是要拉着鲲鹏几位陪葬啊,人族圣师,我还是小瞧了你!”

    祖巫殿中,帝江猛地站起。

    其余祖巫,也一个个神情严肃。

    “伏羲亡,鲲鹏死,烛龙灭,星母陨,五百年后一战,妖族必灭!”

    玄冥露出了喜色。

    “该死!”

    天庭中,帝俊露出了暴怒之色。

    “人族圣师,你竟敢、竟敢……!”

    帝俊哆嗦了,后悔的情绪弥漫心间。

    四种力量汇聚一起,爆发出的威能,能将亿万里空间摧毁成虚无,就是里面的玄冰剑,哪怕是上品先天灵宝,也会粉碎湮灭。

    楚阳的神情,也前所未有的严肃。

    他身前,吞天葫芦已经裂开,从里面射出来的光线,竟洞穿了他强大的体魄。

    “我这是玩火!”

    心中想着,他也不禁舔了舔嘴唇,就催动了一法。

    “圣祭大仙术!”

    楚阳声音落下,吞天葫芦陡然消失。

    “果然行!”

    “以吞天葫芦,玄冰剑,还有几种终极神通圣祭反馈回来的力量,必将我的修为推向巅峰!”

    “那时,烛龙,鲲鹏,星母,伏羲,还有帝俊、东皇,嘿嘿……!”

    楚阳心中一定,就露出凶狠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