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节 心性考验
    第九百七十四章节心性考验

    无论是刑天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都不知道这一场大战的背后还有着那么多的事情,不过就算是刑天知道了,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方法,因为他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道,不会因为外力而改变自己,那样则是在否定自己的道,是对自己的大道的背叛,会让自己的心中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迹,对自己日后的修行则是大为不利。

    说起来正是因为虚空尊者他们明白这一点,所以对于其他的事情,他们是没有任何透露,他们担心的就是怕坏了这些天才的机缘!当然,他们的心中也有意借机了解这些天才的心性,然后分别做出选择来,很明显倒在刑天手下的这些天才,他们是什么前途也没有了,这样的人是不会得到人族圣地的培养,因为他们没有半点培养的价值。

    在这片神秘的世界之中,刑天在干掉了这些人之后,用神识开始搜索起这四周的一切来,不过当刑天的神识一动这时,让他为之震惊,自己的神识竟然被压制在了方圆不过几里地的范围之内,这样的情况让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当然,这不只是刑天一人如此,其他人也同样被压制了神识搜索范围,不过压制的程度是视各人的修为而定,其他人的情况也不比刑天好多少,而这方区域也并不小,以刑天这样的神识想要在短时间之内搜索一遍,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样的异变让刑天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让刑天的心情不由地沉重起来。

    在那无尽虚空之中,刑天的神识足够可以支撑起他的一切。所以对他而言元神的用处则是并不太大,而之后到了天域之后。刑天动用神识的次数也很少,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察觉到自身的不足之处,现在他却不得不重新思考起自己应该如何改变这不足之处。

    重新祭炼出自己的元神?不,很快刑天则是摇了摇头,放弃了这样的想法,对于刑天来说,他的元神已经融入到了自己的内世界之中,而且对刑天而言,内世界方才是他的根本。就算是自己现在有这样的不足之处,但是刑天却不会为了弥补这不足之处,而动摇了自己的根基,那可不是智者所为,神识的不足虽然很危险,但却不及内世界来得重要。

    怎么办?刑天的心中则是开始思考起解决的办法来,可惜的是无论他怎么考虑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这让刑天的心情则是变得无比沉重起来,要知道在天域之中刑天只是一个弱者的存在。那怕是他有不朽真身,有内世界,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依然是不堪一击,所以现在对他而言。神识的重要性那是无与伦比的,若是能够有强大的神识,那就能够在敌人出手之前感应到危险。能够提前做出准备,可是现在他的神识却不足以让自己做到这一点。这如何能不让刑天为之头痛,为之担忧。

    说到底。刑天还是底蕴不足,原本他认为自己的底蕴已经很强大了,可是现在他方才明白,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还好自己在这一战之中察觉到了这一不足之处,若是当他与强敌对战之时方才发现这样的不足,只怕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毕竟敌人可不会给他机会再去弥补自身的不足,这让刑天的心中也不由地暗道佼幸。

    其实,说起来在这天地之中又有何人没有不足之处,只不过大家都早有准备,都为自己的不足之处准备了诸多的手段,以抵挡那不足之处所带来的危险而已,而刑天现在的实力还很弱小,而且对于天域的见识也是少得可怜,所以自然就没有办法弥补,最重要的是刑天所想到的只是从自身方面着手,自然不会有什么结果,若是他换一个思路来想,那一切就完全不足了,至少能够让他找到解决自身不足的办法。

    以往刑天是指望不上任何人的帮助,因为在无尽虚空之中没有人能够帮得上忙,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刑天已经成为了人族的天才,只要他能够通过这一场考验,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得到人族圣地的培养,自然便有诸多的手段来化解自身的不足之处,无论是从自身上着手也好,还是从外力着手也罢,他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可惜,现在刑天却没有想到这一点,依然在苦苦从自身上着手,这与刑天一直以来的修行有关,毕竟从刑天进入到洪荒天地之中,他的每一步都是依靠着自身的力量所得到的,所以他的骨子里就没有想过要借助于别人,只想要凭借自身的力量来改变。当然,这样的选择对刑天来说也是各有利弊,好处就是那怕是面临无尽的艰难险阻,都不会让刑天为之屈服,他都会努力地去拼搏,永不服输,而坏处则是他会忽略到原本是自身所应该得到的力量,能够让自己更加轻松自如的力量。

    刑天不打算重新将自己的元神从自己的内世界之中再一次炼出来,所以他思来想去,费尽了所有的心机,最终只想到了几个十分困难的解决办法,一就是空间法则与时间法则的掌握之上,若是自己能够掌握了时间与空间的法则,就算是自己的神识之上有所不足,那完全可以凭借着这两种力量来解决,毕竟只要掌握了这两**则,就算是敌人再强大,他也有自保的能力,不过想要掌握这两种力量很明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十分的困难,在这天域之中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点,第二种方法,那就是灵魂法则,若是自己能够领悟出灵魂法则,可是无限地壮大自己的灵魂,如此以来自己的神识自然也就会得到疯狂的增中,那时所谓的不足则会立即得以改变。

    灵魂法则。自始至终刑天都没有掌握过,无论是在洪荒天地之中也好。还是在那无尽虚空也罢,刑天对这灵魂法则虽然不能说是一无所知。但是也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现在想要掌握这灵魂的法则,对于刑天而言,那实在是难为他了,那灵魂法则的力量不是他所能够掌握的,至少在现在的情况之下如此,刑天就算是想要去解决,也是有心无力。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刑天长叹一声说道:“算了。灵魂法则的力量在短时间之内是无法得到强化,想要化解自身的不足之处,还是从那时间与空间两**则之上入手吧,毕竟这两大道法则的力量还是有机会掌握的,要比去寻找那灵魂要强得多。”

    在有了决定之后,刑天那沉心情也有所缓解,当回过神之后,刑天不由地有一些犹豫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击之下是否干掉了我们的天才。是不是已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所以现在他是有心想要离开,却又担心自己没有一举干掉那些天才,担忧自己若是离开了。会让自己陷入到危机之中,白白错失这一场天大的机缘来。

    正是因为刑天现在有着如此的心理,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依然在这区域之中行走起来,继续对这方区域继续探索着。想要找出那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以免会出现什么意外来。

    刑天却不知道这方区域的天才已经没有了。他那一击已经将这一切的天才都给斩杀了,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天才都亡于刑天之手,其中有一些天才是被那些人给干掉的,因为一些人不想参与到围杀刑天的大战之中,他们都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于是他们的下场那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了,一个个都被那些人给直接轰杀了,直接被踢出了局。

    看到刑天在这方区域之中不断地游走着,帝风则是开口说道:“尊者大人,如今刑天已经完成了考验,整个区域的天才都已经被踢出局了,你看我们是不是该通知刑天一声,让他退出来,不要继续在那区域之中继续游走下去,平白浪费自己的时间?”

    当帝风的这番话一落下之时,虚空尊者的眼睛为这一亮,沉声说道:“帝风,你说什么,你认为刑天这是在浪费时间吗?你认为现在应该将刑天放出来吗?不,对于他这样的天才,我们是不能够轻易做出决定的,而且你不觉得继续让他在这区域之中游走也是一种考验吗,是对自己心性之样的磨砺吗,你想一下,若是他一次又一次地找不到对手,内心之中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让他继续留下来,对他来说同样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虚空尊者的这番话落下之时,帝风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完全是在浪费武旦虚有其表的时间,可惜的是这场考验不是由他能够做主的,他是无力反驳虚空尊者的提意,所以他也只能暗叹了一口气,继续看着刑天在这片区域之中浪费自己的时间。

    帝风的心中不由地暗忖道:“这那里是磨砺,分明就是在浪费时间,以刑天的心智,又怎么会被这区区的小道手段所伤,没有了敌人之下,刑天又怎么会不安,这未免有些太可笑了点!”可惜,虽然帝风心中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却不敢说出口来,毕竟虚空尊者要比他强大得多,而且这场考验是由虚空尊者所主持,还由不得他去反对。

    磨砺,这的确是对刑天的一场磨砺,在一次又一次的搜索无果之下,刑天就算是再坚强,但是他的心境都会有所波动,毕竟一次又一次的‘失手’对他来说那有着沉重的压力,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毕竟他也在担心会有人能够坚持到最后,与自己争取这一场机缘。

    好在刑天要比帝风想象得要坚强的多,那怕是一次又一次的失利,一次又一次的空手而归,但是却没有让刑天生出要放弃的念头来,刑天依然在坚持着,依然在四处搜索着‘敌人’的存在,依然没有丝毫的放松下来,依然在坚持着。

    以刑天的反应之后,虚空尊者不由地暗自点了点头,刑天要比他想象的要强大的多。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在心性之上。都远远超过了同级的人,他相信只要给予刑天足够的资源。足够的时间,刑天的实力那会得到突飞猛进的提升,会在短时间之内成为人族文明之中的一尊强者,甚至是会成为人族文明的顶级大能。

    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着,在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刑天在一次次的‘失利’之下,心中的压力是在不断地增强着,可是随着时间的渐渐消失,刑天的心性则是有所转变了。他渐渐不在为那压力所困惑,不会因为自己没有找到‘敌人’的踪影而有所担忧,对他来说仿佛是已经忘记了那一切的对抗,心中渐渐地变得平和起来。

    看到刑天的转变之时,帝风不由地沉声说道:“好,很好,刑天果然没有辜负我的希望,竟然能够走到这一步,在经历了这一场的磨砺之后。他的心性将会变得更加强大,实力也会有所提升,看来他已经没有什么危险可言了!”说到这里之时,帝风的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一丝的微笑来。神情也不复先前的那一丝的焦急不安了!

    随着心性的不断磨砺,刑天再也不会为外在的变化而动摇自己的本心,并不再去担忧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了。渐渐地刑天则是又考虑起玄冥祖巫他们的情况,又在担心起那远在边缘地带之中的其他洪荒众生。毕竟刑天还不能够真正做到冷血无情。

    对于玄冥祖巫他们这些人来说,刑天担心他们无法得到这一场天大的机缘。担心他们会白白浪费掉这一场机缘,毕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这一次失败了,日后再想得到人族圣地的培养,那就会十分的困难,所以刑天不得不担心,而对于在那边缘地带之中的后土祖巫等人,刑天则是担心他们的生死,毕竟那方地域有着太多的秘密了,特别是还有那远古神魔所留下来的隐患,这个隐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暴发出来,所以刑在也不得不担心他们。

    不管心中有着什么样的担忧,而现在刑天都无法改变一切,只能将这些担忧给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心底之中,其实刑天能够有这样的担忧,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受了这环境的影响,而这已经不是之前的考验了,这份考验则是那虚空尊者自己加上去的,他想要看一看刑天的底蕴有多惊人,看一看刑天的心性有多强大,不过一切都超出了虚空尊者的想象,若是换成其他天才,在面对这样的考验之时,只怕一个个都已经会神慌气乱,而刑天却没有,气息依然平稳,依然没有被这一切的力量给迷惑了自己的心志。

    当看到刑天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之后,虚空尊者也不得不佩服起刑天来,毕竟他在刑天这样的境界之时,却无法做到这种程度,所以再继续对刑天考验下去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虚空虚者也不愿意看到刑天继续留在那片区域中,刑天的考验结束了!

    突然之间,刑天感受到自己眼间的场景一阵的变幻,然后瞬息之间自己出现在了一个莫生的地方,而在他面前的则是他之前所见到的虚空尊者。

    “恭喜你,刑天,你已经通过了三关的考验,名列入三千名额之一,在这众多的天才之中,你是第一个完成考验的,而且你也是最特殊的一员,你现在可以下线稍作休息,等到几天之后,一切考验都结束了,你等三千余人还别外有分派。”虚空尊者平淡地对刑天说道,别看他表面上十分的平淡,可实际上的他内心之中却是非常的震骇,他实在没有想到刑天竟然能够在他独自添加上的那份考验之中能够坚持得下来,这让虚空尊者也不由地为之震惊,刑天的底蕴要比他所想象的要强大的多,也要深厚的多。

    听到此言之时,刑天的眼睛之中暴发出一道精光来,心中则不由地暗忖道:“难道说接下来还有什么考验不成?不管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考验,都阻挡不了我刑天证道之心,任何敢于阻挡我证道之人,那都将在我的铁拳之下被撕裂!”

    刑天的心中则是在疯狂地呐喊着,在发泄着自己心听其言观其行那一丝的暴虐之意,好在刑天身上的气息却是没有因为自己心情的变化而受到影响,相反则是暴发出更让人为之震惊的气息来,打得所有人都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受来,不过任何的感受都不会让刑天有所担忧,有所恐惧,对于刑天来说,就算自己要面对再强大的危险,他都不会在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