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地仙之祖:镇元子
    圣祭大仙术之后,楚阳力量暴涨,一举擒拿黑子,这个时候,力量还没有衰减,他根本不会浪费时间。

    这一次,道音响起,却没有任何声音,甚至没有引动空间潮汐。

    大音希声,更见恐怖。

    直达灵魂本源,落入核心真灵。

    鲲鹏体外的防御之光接连粉碎,他祭出北冥山镇压自身,堪堪挡住这一神通,可神情却也剧烈的波动。

    面对同样的神通,他有了防备。

    烛龙却极为激灵,瞬间爆退,祖龙珠喷出金色的光芒,将灵魂之音隔绝在外;星母众星环绕,虽然重重星光散乱,万星图荡起剧烈的涟漪,却也没有造成伤害。

    “星辰纱衣,防御!”

    紫薇帝君修为较弱,却也反映快速,他身上出现了一件银光闪闪的宝衣,将他裹住。

    可道音降临,他脸色一白,身子剧烈的颤抖。

    显然,吃了点小亏。

    “不周印!”

    印决再起,镇压虚空,封锁秩序,强大的镇压之力,就是先天灵宝都能碾碎。这一神通,鲲鹏几人已经领教过,纷纷色变。

    特别看到楚阳抬起的手指,冒出了一点星光,烛龙瞳孔一缩,心神惊悸,想也不想,瞬间远退。

    这一神通,他是彻底的怕了。

    鲲鹏也一个哆嗦,顶住不周印的镇压之力,背后虚空破碎,他钻了进去,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烛龙旁边。

    他们相视一眼,都神色不自然。

    “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三百六十五周天星宿,四亿八千万群星,我以星母之命,令尔等守护!”

    星母感受到头顶恐怖的压力,还有烛龙和鲲鹏逃遁,就知道不好,施展出了先天传承神通,召唤星辰灵性。

    顷刻间,周天星辰,爆发出了浓郁的星光,穿梭虚空,降临而来,在她头顶上凝聚一座华盖,垂落万千星辰之气。

    此为星神守护,万法不侵。

    楚阳扫了他们一眼,就纵身扑向了紫薇帝君。

    指尖一点锋芒,点了过去。

    此刻的紫薇帝俊,被不周印的力量镇压,几乎难以动弹。

    “不好!”

    看到那一点光芒,紫薇帝君惊叫。

    “我为星辰帝君,天生的皇者,众生之主宰,皇中之皇。无尽星辰,万物众生,听我号令,信仰汇聚,主宰守护!”

    他头顶上出现一盏星辰灯,沟通亿万星辰之力,洒下重重光芒。在他身下,凝聚一张宝座,承载道身,守护真我。

    可惜,却挡不住楚阳一指之力。

    星光破碎,明灯寂灭,就连身上的宝衣都被戳了一个窟窿,落在了眉心,洞穿了脑壳。

    “逆转肉身,化仙一击!”紫薇帝君慌而不乱,神通爆发,他的肉身瞬间融化,成了一道仙光,挡在了楚阳手指之前,同时怒吼,“紫薇帝星,本源之力,开辟虚空通道,元神星遁,走!”

    他的元神一个跳跃,就要遁入虚空之中,想要逃走。

    刹那间,就是重重空间。

    噗哧……!

    楚阳的指尖只是停顿了万分之一刹那,就破开虚空,就要追上,可这时,琴音响起。

    叮叮叮……!

    仙音洒落,化作四万八千个乐符,跳跃着组成一篇圣曲,降临到了楚阳手指之前,抵挡天元一击。

    “伏羲,你又出手了?这一次,你还能救走?”

    楚阳冷哼一声,指尖的光芒暴涨,洞穿乐曲,破开三十六重空间,逆转乾坤,将紫薇帝君的元神洞穿,寂灭了意志。

    手指上发出一股吸力,将元神吸了进去。

    手掌收回,也将星帝剑等战利品收走。

    “相比上次,人族圣师,你的力量临时暴涨了!”观战的伏羲,怀抱宝琴,轻飘飘落下,悬浮一侧,轻轻一叹,“短短时间内,你以人族之身,杀了我天庭几位重臣。白泽之死,巨王之陨,黑子之困,紫薇之亡,让我天庭损失惨重。如今看来,我也不能不出手了,否则,万一在被你杀两个,我天庭不用面对巫族,恐怕就要灭亡了!”

    “伏羲,天庭与你有关吗?”

    楚阳露出奇异之色。

    这个时候,烛龙、鲲鹏和星母再次围拢而来。这一次,他们催动了所有的力量,形成法域,交织一起。

    刚才,也是他们大意了。

    几位准圣联手,本以为轻而易举就能将楚阳镇压,哪知却被对方反杀,接连灭了三个准圣。

    让他们心惊胆战的同时,也大为恼火。

    “我是羲皇!”

    伏羲的声音极为好听,每一个字,都转了几个音调,好似在唱着最为动听的乐声。

    “那你来告诉我,什么是妖?”

    楚阳再问。

    伏羲一怔,却沉思品味,许久才道:“有情众生,皆可为妖!”

    哈哈哈!

    楚阳狂笑,指点着伏羲道:“如你这般所言,先天神灵是妖,三清是妖,盘古是妖,巫族是妖,人也是妖了?”

    伏羲默然。

    “大道混沌,孕育盘古,开天辟地,造化洪荒!开天之初,先天魔神孕育,还有凶兽纵横。后来,龙凤麒麟称霸洪荒,各自退去之后,为了称霸洪荒的野心,帝俊才提出妖的概念,不过是聚集势力罢了,好实现他的野心!”楚阳道,“他之妖,不包括龙凤麒麟,不包括三清等先天魔神,不包括巫族,也不包括先天道体之人。他之妖,不过是指野兽诞生了灵智,修炼有成,重塑道体之辈;他之妖,归根结底,就是野兽一一成长而为。帝俊和东皇太一,乃三足金乌,此为扁毛畜生。妖师鲲鹏,鸟不鸟,鱼不鱼,也为此类。反观你伏羲,为先天神灵,为何要自称为妖?臣服在帝俊之下?我始终不明白,你能不能告诉我?还有女娲,为何一心偏袒妖族?自称为妖圣?”

    伏羲还是沉默。

    鲲鹏凶狠的瞪了楚阳一眼,却也讳莫如深。

    “这个情况,我清楚!”一道声音穿梭虚空,降临而来,声音落下,天地元气汇聚,凝聚成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白须飘洒,说不出的超凡脱尘。

    “见过镇元子道友!”楚阳行了一礼,问道,“何解?”

    对于这位,哪怕没有见过,他也一眼就认了出来。

    不等镇元子回答,鲲鹏就冷哼道:“镇元子,真以为我天庭拿你没办法?不要以为,靠着地书守护,你就能够永远享受太平。”

    “鲲鹏,红云之仇,我可是记在心里,永远不会忘记!”

    镇元子露出了仇恨之色。

    “嘿……!”

    鲲鹏冷笑。

    心里却一阵阵后悔。

    当初伏击红云,不得没有得到鸿蒙之气,而且自身也受到重创,被帝俊抓住机会,让他将一丝元神寄托在了招妖幡上,否则,哪有今日违背誓言之耻?

    还惹到了镇元子这位洪荒有名的大能。

    一旁的楚阳,却闪过古怪之色。

    他看着镇元子,等待下文。

    这个时候,他的气息,也开始衰落。

    烛龙、星母却一直盯着他,蠢蠢欲动。

    “无它,气运和信仰而已!”镇元子道,“没有天大的利益,如何让女娲和伏羲他们这两位先天神灵加入天庭?天庭势大,气运汇聚,得气运之助,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而且强者膜拜,信仰之力汹涌如潮,不但庞大,而且纯粹,增强自身力量。”

    “帝俊将女娲供起来,让天庭众妖膜拜祭祀,会产生何等多的信仰之力?举一个例子吧,一位天仙的信仰,相当于你人族普通成年人百万的信仰之力,若是大罗金仙诚心膜拜,那就更可观了。”

    “帝俊也有大魄力,直接分润很大部分气运给女娲,助她修行。否则,以她道祖弟子的身份,怎么会加入天庭,卷入是非之中?”

    “成圣之后,对于修行,气运应该更加重要!”

    “天庭有称霸洪荒的希望,一旦成功,以我推测,她的修为必然突飞猛进,甚至有可能成为六圣之首。”

    “她又怎么会为了人族,而舍弃妖族之身份?”

    “伏羲,还有你,我说的对不对?”

    镇元子一语道破天机:“说到底,洪荒之争,不过是气运的掠夺而已!”

    “镇元道友,你又何必说出来?”

    伏羲的脸色沉了下来。

    “我只是相让楚道友明白,现在的人族,那点气运,那点信仰,对于高高在上的圣人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镇元子微微一笑,云淡风轻,“楚道友,你可明白了?”

    “多谢道友解我心中之惑!”

    楚阳拱手。

    “你我有共同的敌人,希望你度过此次难关,它日到五庄观,必扫榻相迎。那个时候,我们或许可以商量商量,屠鱼宰鸟,共享一乐!”

    镇元子冲楚阳言说,却盯着鲲鹏,最后冷冷一笑,身形炸开,元气回归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