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41 注视的恐怖
    房门敲响的时候,我和富江仍旧躺在床上。我睡不着,脑子里有太多的思绪,虽然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但那混沌的杂乱的思维活动仍旧在脑浆中翻来覆去。富江的呼吸轻轻拍打我的脖子,她紧抱着我,就像是要将我的身体塞入她的体内一样,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是,我实际上无法判断她是否真的睡眠。她那光滑密实的肌肤在我的身上磨蹭,身体散发出来的热度传递到我的体内,不能用灼热或闷热之类的词汇去形容,却仿佛可以深入到五脏六腑,让我从里到外都仿佛浸泡在温泉中一般这充满了活力的热度,那激情后留下的欢愉,就如同是思绪的温床,然而,在我那混乱隐晦得自己都不明白究竟都有些什么的思绪中,这些温暖又充满了活力的愉悦感,只占据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内容吧。

    房门在外边连续响了三次,就算不用连锁判定,我也知道来人是谁。我在这个地方渡过了不分白天黑夜的三小时,时间的刻度在身体的本能中是如此的清晰。我找上火炬之光后,没能在第一时间和主事者会面,反而是遇到了不少“老朋友”,他们对我说了许多借口,声称火炬之光的仪式准备工作正处于关键时期,无法接待来客,这些借口并不怎么高明,然而,对方也似乎并不打算做过多的掩饰。火炬之光对我的到来抱有一种暧昧的态度,虽然谈不上排斥,但要说欣喜也不尽然,正因为他们没有掩饰这种态度的行为,所以哪怕只是呼吸空气,我也可以嗅到十分明显的味道。

    如果我的态度强硬一些,对方也会有进一步的反应吧,究竟是好意还是恶意,大概是恶意的成份大一些吧。如果真的需要战斗,我觉得自己的赢面更大,但是,我不觉得自己需要打这样的一场战斗,因为,我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打败、杀死或阻止这些人的行动。我根本就不知道火炬之光到底隐藏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举行偏差仪式,究竟都有些什么过程,其中又有哪些禁忌,甚至于也无法判断这些人到底是处于怎样的想法,去继续这么一场仪式。在这里有许多“老朋友”,但是,这些“老朋友”仅仅是我个人认为的,对方在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诞生,甚至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他们看待我的到来,当然就如同看待一个陌生人的突然造访,尤其是这个“陌生人”在传闻中并不站在一个良善正派的立场上,更像是一个单枪匹马的恐怖分子。

    我在这个世界的神秘圈子中风评不好,实际战绩更是伤害了许多人,这一点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否认的。正如荣格所说,我就是一个差点就屠杀了全人类的刽子手,因为我的手段而陷入昏迷乃至于死亡的人类多达几十亿,目前还能够活动的人类中,已经没有一个普通人了,幸存下来的神秘专家同样憎恨着我,那些因我的作为而死伤的人中,就有着他们的亲朋好友和爱人。

    所有人都认为我行为乖张,精神失常,思维比那些被普通人视为怪人的神秘专家还要扭曲,是真正意义上偏离了人性道德的反人类份子,是从人类角度而言的危险邪恶的存在,也是目前战争势态变得被动的罪魁祸首。严格意义上,我视为”老朋友”的这些人并不认为我是朋友,我在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没有真正的朋友。

    这些漠视、敌视乃至于仇视我的人们,哪怕不站在对立的立场,也绝对没有友善倾向的神秘专家们,绝对不会对我的到来有任何善意的想法,也不会感到喜悦即便如此,他们仍旧让我进来了,其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因为我的到来,对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大概仍旧有促进的余地,然而,他们也势必因为我的过往,而在对待我的态度上需要商榷。

    我很理解他们的心情,明白他们的想法,知道我的所作所为给他们带来的创伤和顾忌。我不会否认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人们带来的伤害,也不在意他们如何看待我,也不会因为他们的态度和他们的利用而对他们生出任何不对付的情绪。所以,总的来说,我仍旧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我很想对他们说“一切都会变好”,亦或者说什么“所有的伤害都只是一场漫长的噩梦”之类的话,但是,这些话真的不是我在为自己辩解吗?我需要这样的辩解吗?这些承诺说出口后,我真的能够完成吗?我可以确定“一切都会变好”吗?我可以真的肯定“所有的伤害都只是一场漫长的噩梦”吗?在这一次末日幻境中,被我的所作所为杀死的那些人,还会重新活过来吗?如果“末日幻境”只是一场梦,所有人都真的会在“病院现实”醒来吗?而“病院现实”就真的是真正的现实,是美好的世界吗?

    我也不过只是一个崩溃了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有资格对其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做出承诺吗?我孜孜不倦地追逐“病毒”,试图去拯救每一个病人,但是,我已经失败了,我所能做的……毋宁说,哪怕只是“让自己爱着的人相安无事”也没能做到。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至今仍旧一事无成。这样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说“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样的话呢?事实明摆着什么都没变好,还在不断恶化,哪怕我在执行着的计划,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战胜“病毒”。

    所以,无论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用了怎样的态度来面对我,我都只能沉默。哪怕,我的沉默也只会换来对方的不满。

    我能够为自己辩解什么呢?我能够厚着脸皮,说一切都是为了对方好吗?我能够理所当然地将他们的牺牲和痛苦作为最终胜利的基石和粮食吗?我的内心无法排解这些悲痛和愧疚,但是,我的实际行为却真的在这么做。

    我在吞噬着他们,这是他们中不少人的看法,也是我觉得最正确的一面。

    即便如此,他们仍旧让我呆在这个地方,考虑着,思量着,试图尝试利用我。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我愿意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尽管,他们自身其实也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房门没有再敲响,外面的人似乎知道我还醒着,就在外边传话到:“你想要等到什么时候呢?高川先生。”

    “你们准备好了吗?”我反问到。

    “……这话是应该是我这边问你才对。”外边的人说:“你准备好了吗?高川先生。不过,就算没有准备好,也必须过去了。”声音中带着漠视和敌意,并不掩饰对我的恶感。而这个人,正是荣格本人。

    “……”我努力挂上一丝笑容,我还能够笑出来,但是笑容中的滋味之复杂,大概只有自己才明白吧,“等我一分钟。”

    这么说着,富江猛然睁开眼睛,直挺挺坐了起来,就像是从未睡着一样,精神奕奕地将内衣和外衣逐件套在身上。在我还没来得及穿上外套的时候,就已经拉开房门,对着站在门外阴影中,整个人似乎都变得阴森起来的荣格招呼倒:“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客人……还是说,你们不打算友爱地对待我们?”

    我只能看到富江的背影,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她的话无论怎么听都万分古怪,无论措施、时机还是意思,都让人感到别扭,倒不是说不应该这么说话,而是,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类的正常说话”。明明意思是可以传达的,内容也可以理解,可是,却让人猛然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哪怕是我也觉得毛骨悚然,被富江的身体挡住,只露出半边轮廓的荣格显然也有些动摇,哪怕动作的细节被阴暗隐藏起来,我也仿佛可以感觉到,他在和富江对视,并在这种对视中,充满了不安定的情绪。一向表情平淡,仿佛带着铁面具,难以表露内心的荣格,也是一位饱经考验的神秘专家,他对自身的情绪有着极强的控制力和专业的调整手段,即便如此,他此时的情绪流露却是如此的强烈,而且,那并非是愤怒亦或者别的负面情绪,而仅仅就是一种恐惧感。

    十分纯粹的恐惧,正从那无法确认的细微的颤抖中,隐隐流淌在空气中。

    我不知道荣格到底在面对富江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但很显然,他连开口说话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到。

    在沉默而压抑的气氛中,我逐一系好外套的扣子,向着两人走去。经过富江身侧的时候,我看到了荣格的表情:我无法形容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表情,看似所有的面部细胞都已经坏死了而显得面无表情的脸,和那充斥着强烈情绪的眼睛行程了强烈的对比,从而让死板的脸表现出一种不可描述的表情。在没有看到这张脸之前,我甚至不觉得人类脸上的表情能够如此的丰富。

    丰富到了,我几乎觉得荣格要崩溃了。

    “荣格?”我叫了他一声。

    他猛然深吸了一口气,瞳孔紧紧缩成一团,就好似从彼此的注视中回过神来,额头上悄然浮现出细密的汗水。他看起来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去了很遥远的地方。而我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到底在想些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他变得这副模样。

    “你,你……”他的声音干涩,却明显是在对富江说话,却又语不成声。

    “发生了什么?荣格?”我用力拍在他的肩膀上,他又一次仿佛突然惊醒,浮现血丝的圆睁着的眼珠子转向我,仿佛这才看清我的模样,这才意识到我就在这里。

    荣格没有说话,沉默着注视了我半晌,那充斥着丰富表情又显得僵硬无比的脸渐渐缓和下来,瞳孔也渐渐变回了平常的模样。他的呼吸从急促变得稳定,显然已经调节过来了。他像是受到了惊吓的人,我觉得他肯定从富江身上看到了一些东西,一些我无法想象的东西富江看起来像是人类,但她的本质显然并非人类,而是连我也无法弄明白的某种东西,因此,尽管荣格的恐惧来得很突然,却又谈不上出乎意料。

    这就是我的爱人,我的“江”,是生命难以承受的重量。

    “荣格?”我第三次叫他的名字,并不掩饰关切的意思。

    “没,没事。”荣格用力捏了捏鼻梁,犹豫了一下,才说:“我只是有点儿失神……高川先生,你和这位富江女士真的结婚了吗?”

    “是的。”我说:“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问问而已。”荣格用难以形容的目光注视着我,“真可怕啊,高川先生。”

    “结婚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我说。

    “但是,和什么东西结婚,却是十分可怕的事情。”荣格低声对我说:“难道高川先生一直以来都没有半点感觉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其实我是明白的,那种无比强烈的,连灵魂都要被吞噬的恐惧感,我才是经受最多的人,因为,“江”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就在我的身体里,在我的灵魂中,已经是我的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不要在说谎了!”荣格几乎压抑不住声音,“你在恐惧!你在害怕!高川先生!”

    “……”我和他那强烈得似乎压过来的目光对视着,然后,我对他说:“这个世界上有必须承载的恐惧,也有就算恐惧也必须去做的事情。我没有说谎,我只是接受这一切。”

    “……愚蠢,你真是太愚蠢了,高川先生。”荣格的表情又哭又笑,在我的记忆中,他很少有这么明显又对立的情绪表达,仿佛对我的反应感到不可思议,“你不是人,高川,站在这里的你,不是人。我是错的,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将你和那位高川先生连系起来,你们是不一样的,本质上是不一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