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29 诛仙剑阵
    走火知道很多事情,但也同样有许多不知道的事情,有可以通过经历和知识去理解的事情,也有无法通过经历和知识去理解的事情,他自己也清楚,自己所有的认知看起来比其他人都要广博,但实际相对于正在发生在这个世界上,乃至于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神秘奇异之事,仍旧太过于局限狭隘。然而,这是哪怕知道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的事情,更严重地说,这种无法改变无关于自己所具备的时间和智慧,倘若世界真如他的哲学观那般存在,那么,无论自己如何去拓展自己的认知,都仍旧无济于事。

    在无限的未知中,强大永远都是相对的,总会有某些自己不可预测无法认知的东西,在一瞬间就摧毁自己精心构筑的堡垒,从而让自己感到自身的弱小无力。而这种不确定性,以及从不确定性中所体现出来的渺小,才是每时每刻都在摧残自身意志的恶性源头。

    在有限的未知中,末日真理便是一种必然,从而证明了自己等人的反抗才是最无谓的,并进一步证明了末日真理教的正确性。未知的有限性将会摧毁自己和同伴费尽心思的抵抗,这却是走火最不愿意见到的。

    走火无法证明未知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世界是封闭的还是开放的,但硬是避开理性,仅从感性来说,他确实更希望未知是无限的。只有在无限的未知中,恐怖永恒存在,但与此同时,也才有同样永恒存在的希望。而自身和外在的相对性强弱将会无意义,从而让所谓的“弱小”不再是弱小,所谓的“强大”也不再是强大。末日真理也必将被证伪,因为,在无限的未知中,所谓一切终结的末日本来就是谬论。如此一来,虽然从那无限的未知中,总会诞生出让人恐惧的不可捉摸的东西,但一定同样有从这种恐惧中解脱的希望吧。

    走火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战斗的,每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最后一个小时,他总会一遍又一遍地在这样的哲学观上浇筑。到了现在,如还有什么会让他感到畏惧,那定然就是“无限”和“有限”这无法实际观测到,也无法证实和证伪的命题了。

    每一次和神秘的事物接触,总会让他不由得想起这些哲学命题,但是,在战斗中却并不总会出现这些想法。然而,他已经感觉到了,随着这场末日之战的扩大和深入,这些想法在需要集中全部注意力的战斗中却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他可以感受到,从自身思考行为和思哲理论中,存在一种若隐若现的痕迹,就像是有这么一种力量,注定了他必然会这么想一样。

    当自己写了一本小说,写到“这人突然想到某某”的时候,究竟是写小说的本人想到了,还是小说中的这人想到了呢?自己所思所想看起来充满了自由的意志,但是,又如何证明这的确是自由的意志呢?到底是自己在思考,还是某个更庞大的外在在思考,却借助自己这个角色来阐述呢?倘若世界是封闭的,未知是有限的,而局限于这个更庞大外在的想象力中,那么,自身是否仅为一团泡影呢?自己观测这个世界,是逻辑而神秘的,但是,自身的观测是否也在那个更庞大的外在的观测中呢?是否由那个更庞大的外在决定了自己所观测的这个世界的真实呢?

    自己所面对的这场世界末日,以及所体现出来的末日真理,包括围绕这些所转动的所有神秘、人类和非人,都是一个刻意安排的场景和故事呢?

    但是,就算这么去思考,也没有意义,倘若事实如此,那么,自己此时此刻这么想,也不过是那个更庞大的外在决定了自己必须这么想,而自己毫无办法。

    你看,世界就是这样充满了恶意。

    你看,思考本身就是这样充满了恶意。

    思维本身就能证明思维的虚幻性。

    逻辑本身就能证明逻辑的不存在。

    事物如梦幻泡影,而自己一无所有,就连自我对自我的认知,自我对外在的观测,并从之中所体现出来的意义,也不过是假物。

    东方神秘学中所谈及的入梦论和借假修真就是从这一论点中延伸出来的吧,自己正在想的这些,古人很早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并试图对之发起反抗,但是,这些反抗已经无法证明其成功和失败,也全都成了泡影。

    如今的神秘看起来部分契合神秘学,但仍旧无法用神秘学去解释。科学看似能够触及真理,但最终没有触及真理,而仅仅是看起来像要触及了而已。

    走火聆听着自己的想法,那本来应该是从自己内心深处浮现的声音,是由自身意志和认知所决定的结论,但是,渐渐的,从那细密的字里行间,他感受到了巨大的虚无和恐怖,就仿佛那已经不是自己的声音,而是别的什么正在借助自己的思维发出它的声音。即便如此,在这虚无和恐怖滋长的时候,却也让他的直觉越来越敏锐,他所凝视的方向,那在无所谓距离的远处,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正从一个模糊的轮廓变得凝室。

    越是恐惧,仿佛自己的神秘性就越高,自己的力量也源源不断地增强,就像是自身的恐惧正是自身神秘力量的源泉。

    走火没有遏制自己内心深处愈加庞大的恐惧感和虚无感,也没有遏制脑海中那迸流的思绪,自身所有的理性和感性就如同一锅沸腾的粥。因为,他有着更加确定和优先的目标:追上并干掉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哪怕自己的思维变得混乱,哪怕自身的意志将要被这思考所带来的虚无和恐惧啃噬殆尽,他也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他想着,也许这种固执的想法也不源于自身吧,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在他的感受中,自己驾驭的伦敦中继器和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之间的的距离越来越近,如果这是事实,如果这个事实需要自身内心和意志被如此啃噬,那么,他也在所不惜。

    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被解开了,他听到了宛如幻听的开锁声,就仿佛自己的脑海中有一扇从未注意到的门被打开了,然后,自己突然就可以明白过去无论如何思考都无法理解的事情,却又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伴随着这种“突然明白”的感觉的,是一种强大得仿佛连自己的脑髓都要被蒸发掉的冲击,像是灼热的,又像是冰冷的,像是感性的,又像是理性的,他根本无法分辨,其中到底有多少种性质。

    这股冲击从冥冥的感觉中出现,又仿佛变成了物质性的力量,在整个伦敦中继器中奔流。走火觉得“自我”正在这个中继器中膨胀,细致入微地切入过去从未察觉到的每一个角落,就好似一个人连自己体内的每一根肌肉和神经都能确切感受并描述出来一样。

    这股力量的起点无法考证,而终点却是中继器的核心。进入核心后又从核心内部流出,再一次进行那澎湃的循环。

    走火觉得自己意识到了什么,本该由自己完全控制的伦敦中继器内部,似乎存在某些自己从未察觉到的问题,巨大的阴影和不详的恐怖,始终隐藏在中继器里,而自己在这之前从未意识到这些阴影和恐怖是如此真切的存在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不,或许应该是,即便想到了也无法证明。

    自身能力的局限性,让在这一刻前那种“自己驾驭着中继器”的想法变成了一个巨大又危险的笑话。

    可是,比起这些恐怖又不详的可能性,走火仍旧更加在意正在迅速于自己视野中显现出具体形状的末日真理教中继器。他十分清楚,并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放弃了之前那朦胧的模式,它们的神秘性在下降,而是自己正在变得能够从某个角度“看”清楚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真的变得强大了,也不意味敌人变得弱小。

    但无论这种变化的代价是什么,都不足以熄灭他心中的火焰。

    “终于抓住你了。”走火在意识中,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原本那不可测的距离正在变得可测,而那仿佛遥不可及的差距,也正在以一种更加直观的方式缩短,就如同在正常的世界里,驾驶一辆跑车追上另一辆跑车。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在此时的走火眼中,大半部分的姿态被固定下来,呈现出一种怪诞扭曲的风格,倘若将构成风格的每一个区块分解,那么所得到的结构也同样表现出可以理解的由线条构成的轮廓。这让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看起来变得更加物质化,但是,走火十分肯定,那绝非是真的物质化,在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所有的物质化体现不过是观测和认知角度局限性的假象而已。但是,对人而言,物质化的体现才是最容易理解的体现吧。

    比起朦朦胧胧,难以描述的东西,可以具体描述其形态的东西,无论多么扭曲怪异,都显得更容易接受和破坏。

    所以,末日真理教中继器此时此刻的具体化和形象化,无论是何种模样,在走火看来都是可以接受的。不,毋宁说,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就应该是这副模样才对。

    那曲折反复的线条,那复杂的点和面,那错乱回环的结构,那不协调的灰色,那即不平衡也不对称的姿态,以及从这般怪诞、复杂、别扭、难受中意外体现出来的某种沉稳的韵律和坚固的规律,以及从这一切中所表现出来的更深沉的矛盾统一,才证明了这的确就是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

    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在走火的观测中变得有形,但其总体量仍旧像是无边际的,就仿佛一个庞大得超出了视野,无法确定其边缘会延展到哪里的山脉。从感觉上,这种呈现在观测中的巨大体量,甚至可以形容为“顶天立地”。若将人类集体潜意识比喻成大海,那么,走火觉得,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就像是神秘学中所描述的定海神针。正是因为这台中继器还存在,不,应该说,只要这台中继器还存在,那么,就算其他的中继器都如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和五十一区中继器那样被破坏了,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也仍旧不会崩溃。

    身为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中继器,也是之后所有中继器的“原型”,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变得有形后,散发出连走火也不由得打心底发颤的存在感。

    但是,这样的姿态,这样的压力,这般的恐怖,也仍旧没有超越走火的想象力,毋宁说,十分符合走火对它的想象。而现在,他就要对这个让自己都感到恐怖的想象发起攻击,阻截或击破之。

    走火已经无法感知到自己的人体身躯,自身的所有意志和对自我的认知,都在伦敦中继器中回荡,他所感受到的颤抖,不仅仅是他内心的颤抖,也让他感受到,和自己深入连接的中继器本身也在末日真理教中继器散发出来的压力下不断颤抖。就像是小说中描述的那样:仅仅面对那股气势,就已经让人战战兢兢。

    走火越是追赶上去,敌人那庞大的体量就愈加显得庞大,自身也本该同样巨大的中继器体量,只有对方的十分之几?百分之几?千分之几?仿佛在神秘的力量下,自身所在的中继器正被迫缩小。到了感觉上不能再进一步靠近的时候,走火只觉得己方和对方的比例,已经到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击破对方的程度,就如同一个人拿着锄头,哪怕理论上有可能凿穿大山,也实际上做不到。

    实力的差距,已经到了“只剩下理论上胜利的可能性”的地步吗?

    走火如此叹息着,但是,要战而胜之的意志却没有减弱半分,这是由他在不断的思考中所形成的哲学观中,在那有限和无限的矛盾螺旋中,所找到的顽固和坚强。他在这愈演愈烈的末日中,在其他人都无法坚持下来的战争中走到了现在,可不是这种视觉上的巨大和感觉上的伟大所带来的压力和恐惧可以打倒的。

    “诛仙剑阵系统,开始预热。”走火的想法,开启了由四把临界兵器和伦敦中继器本身构成的最具破坏力的武器,他无比信任这套由网络球最强开发人员“近江”所开发出来的最终决战兵器,坚信只要它发射出去,就一定可以击破这个如同山脉般巨大,如同定海神针般稳固的敌人。

    最高指挥官权限确认,殉道者权限确认,目标范围确认。

    临界兵器同调回路启动,试做型超限兵器“诛仙剑阵”各模块开始自检。

    自检通过,第二次权限确认通过。

    动力系统封闭,进入锚点,警告:进入锚点后中继器将无法继续产生量子位移。

    自卫阵列启动。

    试做型超限兵器“诛仙剑阵”开始充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