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变化的源头!
    夜袭世界的变化,一切都在那一颗从天而降落的陨石。

    正是因为这陨石,让整个大陆的兵器,哪怕是在普通,都进化成为了帝具。

    这是好事!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绝对是好事的。

    因为这个世界,帝具不多,几万年前,帝具不过只有几十具,他们都掌握在一切有权有势的强者身上。

    就算是夜袭的成员,当年获得这些帝具,也是因为帝国和革命军,否则他们也是得不到的。

    这也使得,这些帝具的持有者,成为了这个世界上顶端的存在。

    仿佛整个世界的走向,都在他们的掌控中。

    事实,也是如此……

    这些帝具强者,的确引领着这个朝代的兴亡和衰败……

    至于说其中带来的影响……

    相对于力量,这些很容易被忽视,他们并不关心。

    但是……

    既然这陨石有着这种效果,卫子青就能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

    这陨石或许和当初锻造出帝具的陨石,同属一个地方。

    只是差别的是,当年的陨石,并没有这般强大的效果,也无法影响到整个世界。

    既然如此的话,如果将这陨石,和当年的锻造出来的帝具相结合,这会变成什么样的存在?

    这就是卫子青想要探索的真正原因。

    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一群夜袭的成员!

    他们本身的力量,就是和帝具结合的力量,旧形的帝具在新的陨石下,不断的进化着。

    让他们的实力,从一个金丹的存在,一路高歌,直达人仙,甚至是金仙……

    如果在加上自己的金丹和蟠桃,卫子青都不敢去想,自己到底会培养出什么样的存在。

    或许,连大罗金仙,这都有可能吧!

    当然,融合是融合……

    可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自己所要做的,可以说是,谁都不敢去想象的融合了。

    不过,不管在怎么想,这一切,都必须在拥有着新的陨石之后,才能知道答案。

    ……

    两天后,。

    卫子青以及一群夜袭的成员,踏出了这个基地。

    他们并没有直接迅速的朝着北方而去,而是一路慢慢的走回去。

    时间……

    还来得及!

    因为只有一年后,他们才能离开这个世界。

    既然如此,他们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在好好的清理下这个世界的异种。

    这点,卫子青表示没有什么话可说。

    这个世界的确不好。

    黑暗。

    人心难测。

    可是这终究是他们的世界……

    离开之后,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能力在回来,索性,就让自己走的心安理得。

    因为大唐皇宫被自己烧毁的原因,整个大唐已经陷入了一阵的混乱。

    那一个位置……

    虽然不好,可总能引起很多人的垂涎。

    大家都想要坐上去。

    战争,也就因此而来了。

    内忧外患……

    很多人都在蠢蠢欲动……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候,夜袭的人,在一次的出现了。

    还有曾经的那一个第一个女帝:艾斯德斯陛下。

    “大唐,就是大唐,就算是它已经不存在,但在这个大地上的百姓,还是大唐的人民。

    那个位置,谁坐上去都无所谓,可是,唯独不能落在异族人的手里。

    他们,可以内乱,但绝对不允许外人将手给伸进来,这是底线,也是,坐上帝王之位的唯一规则!”

    这是从艾斯德斯口中发出来的。

    起初,外族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当那一个穿着黑色服装,单凭一只手,就硬生生的将整个大唐,硬生生的撕开,让东南西北四个异名族的大陆分开,用辽阔的大海守住的时候。

    他们就不敢在说什么了。

    他认出来那个人了。

    当年夜袭的成员……

    那个魔鬼一般的卫子青!

    他回来了……

    大唐,真的不在是他们能够染指的地方了。

    和他战斗?

    那种力量,有人敢吗?

    也是在发出这个声音,造成整个世界轰动的时候,夜袭的成员,已经穿越了整个大唐,让踏入了北方异民族,来到了极北之地了!

    这中间,不过是短短的三个罢了。

    而他们所过之处,是一巨巨用着尸体铺垫出来的血猩大道……

    数以万计的异种,在他们的刀下,成为了亡魂!

    ……

    “这里,在有十公里的范围,就是当年陨石落下的地方,而我们,也只能走到这里了!”

    艾斯德斯叹了口气,开口道。

    就是这个地方,她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十万大军。

    想要寸进一步,却寸进不得,在靠近一步,她们的帝具,就会失去控制,甚至,反伤到她们。

    当年,就是因为这样,她们差点走不出来。

    卫子青点了点头,看着前方。

    就好像是一座天幕一般,将他面前的世界给分割开来。

    血雾弥漫。

    连视野,都看不清楚。

    外界的帝具灵气,很重。

    可和这里相比,一文不值!

    或许卫子青能明白为什么艾斯德斯她们当年,无法进入这里了。

    在这浓郁的帝具力量下,怕是帝具,都要有些成承受不住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去将那陨石给收回来!”

    到这里,就只能自己在走下去了。

    “你,小心点……”

    希尔担忧道。

    “如果,真没有办法,这陨石,我们不要也罢!”

    这是夜袭成的话。

    她们知道卫子青的力量是强,可是这里太神秘了,她们,还是担心。

    “无妨,不过是区区的一块陨石罢了,没有什么危险!”

    这是真话。

    就是准圣都奈何不了自己,更不用说只是一个陨石了。

    又能对自己产生什么样的威胁。

    众人点了点头,不在说什么,她们是进不去了,所已,在这里等,也是最好的办法!

    撕开血雾屏。

    卫子青缓缓的朝着中心而去,

    不一会儿,脚下便已经出现了成推的白骨。

    这是当年艾斯德斯的军队,就是这里,他们陨落在这里。

    没有停留,继续走进去。

    很快的,卫子青就来到这陨石降落的地方。

    方圆十数里,被砸开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在那中心,一颗陨石就静静的躺在那里。

    然而,当看见那陨石的时候,就是卫子青都忍不住眼神一便。

    “竟然是这东西,怪不得,怪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