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女娲显圣:燧人氏之怒(二更)
    送走了明月,楚阳回到了首阳山,坐镇祖殿。

    与此同时,人族内部,掀起了一波风云。

    无数的人口被送往首阳山下,在这里,早已矗立一座座千层高楼。这是炼制的最简单的仙器,一栋栋,一排排,鳞次栉比,形成一个个区域。

    一家一户,犹如后世的小区。

    对于修炼者而言,这样的生活环境很压抑,不利于修炼,可这时的人族,都谨守规矩,遵守秩序。

    若是从天空俯视,可以看到无数的人类,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首阳山下,千层高楼,何止千万栋。

    祖殿之内。

    “总人口,大约一千亿左右,这里满打满算,能安排十分之一。”燧人氏满脸的忧愁,“圣师,确定妖族要对我们不利?”

    “**不离十!”楚阳神色凝重,“尽量安排吧!首阳山附近,毕竟太清圣人允诺,万里之内,受他庇佑。不管如何,这里将来不受大战波及,哪怕发生最坏的事情,也能保留元气。”

    “若是妖族侵犯,就是打破了道祖的规定,巫族不管?我们就不能联合他们?”

    “后土化轮回,巫族恐怕正在想重现都天神煞大阵的方法,只要妖族不入侵,他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见。至于联合?以巫族的高傲,轻视万族的心态,他们会愿意?不可能!”楚阳摇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靠人不如靠己,人族若想真正的矗立洪荒,必须以尸骨铺路,铸就属于自身的底蕴,无敌的气势。不想流血,就想走到巅峰,根本不可能。白骨铺路,血液成海,这是我们必经的阶段”

    “这,就当作是对我们的一次考验吧!”

    楚阳说罢,猛地站了起来。

    这时,一道光芒从九天降落,穿透层层阵法,落入了祖殿之内的女娲圣象上。圣象颤鸣,发出了柔和的圣光,一股股超越彼岸,永恒不朽的气息扩散出来,让人族三祖还有楚阳无不心惊。

    女娲圣象忽然活了过来,张口吐音,声音清淡:“人族三祖,圣师楚阳,现令尔等入天庭,听候天帝差遣,不得有误!”

    声音落下,不等楚阳等人询问,这股力量就急速离开,消失天穹之上。

    人族三祖面面相觑。

    楚阳嘴角闪过一抹讥讽之色。

    “圣师,如何是好?”

    燧人氏失了分寸,有些不知所措。

    那毕竟是女娲降下的第一道法旨,对于他们而言,意义太过重大了。女娲于人族,就如母亲,尽管人族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在洪荒底层艰难求存,女娲娘娘没有出手过一次,他们也从来没有忘记。

    “唉!”楚阳叹息一声,取出了一柄长剑,递了过去,“你们看看吧!”

    “这是……!”接过之后,燧人氏立马发现了里面的情况,“这是以我们人族灵魂和精血炼制的魔器!圣师,这是怎么来的?”

    “龙族!”楚阳道,“他们发动大战,一是收集信仰,聚集气运,二是就想暗中收集灵魂,炼制这种魔器。你们又可知,这种魔器,有一个特性?”

    “什么特性?”

    人族三祖都紧张了。

    “对巫族之体,有着克制作用,相较而言,能够轻易的刺穿他们的身体,撼动真灵,甚至祖巫之体,都能够伤害。”楚阳眼睛一眯,声音冰寒,“人龙大战,我将要斩杀烛龙,却被从天庭降临而来的伏羲救走。然后,女娲娘娘就降下了法旨,你们可想到了什么?”

    “屠杀巫族之器,必然被妖族天庭盯上,为了对付巫族,他们必然收集我们人族的灵魂,炼制魔器!”

    “烛龙上天庭,女娲娘娘就降下这样的法旨?这是让我们去送死啊!”

    “我们死了也就罢了,可一旦进入天庭,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反抗。那时,天庭控制我们,就可以对人族为所欲为!”

    三祖想到这里,无不委顿在地。

    楚阳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到那时,我们人族甚至会被圈养起来,努力生育,好让他们多多炼制这等魔器!我想不明白,女娲娘娘身为圣人,就看不到这一点?我们人族,是她所造,为何这样对待?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啊,可她,不但将我们当作妖族的口粮,还当作炼制魔器的工具!”

    “为什么?”

    燧人氏猛然站起,转过身来,冲着女娲圣象咆哮。

    他脸色扭曲,双眼喷出了怒火。

    “你创造我们,证道成圣,就将我们弃之不顾。我们初生,犹如白纸,除了先天一点本能传承,什么都不会。在这洪荒的底层,我们匍匐前行,时刻都遭受死亡的局面,面临着灭种之祸。我亲眼看到啊,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也是你的儿女啊,被野兽啃食,被妖兽吃掉,被毒虫毒死,无时无刻,都有人死亡。我们咬着牙,躬着身,卑微而屈辱的活着。没有吃的,就被饿死,被毒死;没有穿的,就被冻死,没有力量,就被吞食。”

    “九万多年来,我们努力的挣扎着,每一天,都祈祷着死神不要降临,盼望着食物能够填饱肚子。”

    “哪怕如此!”

    “哪怕如此啊,我们为您塑造的圣象,从来没有丢弃过,哪怕面临最艰难的困境,都抱在怀中。”

    “那是我们的信仰,是我们的希望,哪怕您从来没有再出现过。”

    “直到圣师降临,才扭转我们悲惨的命运,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的光明!”

    “而您,竟然要亲手将我们葬送妖族之口!”

    “你真的是我们无时无刻都在祭拜,都在敬仰的女娲娘娘?”

    他指着圣象,脸色越来越扭曲,越来越狰狞。

    “圣师说得好,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有巢氏狰狞的脸色已经平静,他声音铿锵,隆隆作响。

    “我们人族的命运,当有我们人族做主!”

    缁衣氏大声说道。

    “女娲娘娘,从今以后,只是祭拜的石像。妖族若敢入侵我人族,那就不死不休,万世不易!”

    楚阳一语定性。

    九天之上,女娲宫,女娲娘娘脸色一变。

    “怎敢如此?”

    她露出怒容,在女娲宫中,掀起了无量的混沌风暴,“人族,竟敢忤逆我的意志,削弱我的气运,要你们何用?三祖,圣师,坏我气运,早晚让你们灰灰了去。还与妖族不死不休,万世不易?”

    兜率宫。

    “女娲在人族的气运竟然削弱了一半?”太清圣人睁开了眼睛,稍微推算,就不禁摇头,“女娲师妹啊,你以人族证道成圣,难道就看不明白,人族的潜力?为了妖族,竟然做出这等事来?是劫气迷茫了你的双眼,还是对你而言,妖族真的那么重要?”

    “人族啊,已经壮大如斯,若不是巫妖气运压制,恐怕气运,早已沸腾,人族三祖还有圣师,定能轻易的迈入准圣之境。可以预见,巫妖具亡,人族气运蔓延洪荒,那时将会是一个井喷式的发展。特别是圣师,功德会进一步暴涨,在气运的辅助下,准圣圆满,都不一定是尽头!”

    “人族,人族!”

    太清圣人俯视洪荒,发现人族底蕴,气运已经达到了某种极限,却被巫妖的气运强行压制,难以突破。

    “女娲,你走了一步臭棋,将来定会后悔!”

    他笑了。

    天庭!

    “女娲娘娘的法旨竟然被拒绝了?”得到消息之后,帝俊都为之一愣,随后就笑了,“也好,这样我们就不用顾忌了!”

    “白泽,率领百万天兵天将,兵发人族,收割灵魂!”

    “烛龙、鲲鹏,你二人护法,趁机将人族三祖还有圣师斩杀!”

    帝俊下了命令。

    “遵旨!”

    三人退去。

    鲲鹏眼中,却闪烁着冷忙,心中暗哼:“人族三祖和圣师,都有大功德在身,若是斩杀,不是自绝于天道?帝俊,你真是好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