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六十四、三仙证道,盘象大威
    祖庭山多了轩辕氏成就天妖,虚清天也多了象帝道人,双方仍旧是势均力敌。

    只有魔太虚恼怒非常,他几次想要闯入天道,奈何天道不亲,纵然他法力无边,成就天魔之尊,却也奈何不得躲入天道的虚清天,只能把一腔怒火都撒到祖庭山上。

    但祖庭山多了轩辕氏成就天妖,也是势力大涨,尤其是太上,几次设计,也学步许了,把魔太虚切割了几次,他也不囚禁分裂的魔太虚,只是把切割的魔太虚,放了出去。

    魔太虚也料不到,自己会被生造出来许多分身,每日都要扑杀这些分身,到了后来更是颠三倒四,渐渐开始收拢洪荒的魔渊,最后在极西之地,化为一座虚空,遁入了其中,消停了下来。

    魔太虚消停了没多几日,天地间就有轰鸣之声,诸天六太终于回归,只是这一次,因为虚清天占据了位子,东皇天不曾归来,只有太清天,大妖天,玉鼎天,太皇天和魔星天回归。

    诸天六太出现,洪荒震动,魔太虚又复出来兴风作浪,他冲上九霄,想要攻打诸天六太,但诸天六太似乎都有准备,饶是魔太虚法力无穷,却也没有能够攻破任何一座太天,反而在攻打太皇天的时候,被太液龙王一剑斩灭了几层修为,只能再次躲入了自己的开辟的魔天之中。

    诸天六太回归,祖庭山和虚清天都有些古怪,如今诸天六太实力反而偏弱,只是祖庭山和虚清天都无动作。

    许了心头暗暗推算,已经明白,如今虚清天占据了大义名份,得了台拿到垂青,只有站在诸天六太的对立面,反而是祖庭山跟诸天六太并不冲突。

    他心头叹息一声,知道虚清天终究是保不住了。

    诸天六太回归,不数日,萨老祖就第一个证道仙人!

    这位太清天的大真人,更是太清天第一的人物,萨老祖证道仙人,天地色变,天道反扑之力,甚至超出了当年庐山先生和太液龙王突破。

    许了在虚清天上观摩萨老祖证道仙人,心里忽然微微一愣,明白了一件事情。

    天地间亘古一来,一共就出现了二十八头天妖,一十五尊仙人,其中很多天妖后来都转修仙道,实际上天妖和仙人有很多重合。

    但他见到的天妖,仙人,无一不是上一个纪元的大人物,只是重新证道罢了。但萨老祖不是,萨老祖是这一个纪元诞生,真真正正靠自己的修炼,而不是上一辈的牛逼,来突破仙人之位。

    故而天道才会反扑的如此狠厉。

    萨老祖证道仙人,天劫降临了几乎整整一年。

    许了是亲眼看到萨老祖如何威风八面,以元始书的无上修为,轰破一层一层的天劫,最后打破了天道,傲然化仙!

    萨老祖突破仙人,身外仙光流转,威势竟然比创出了元始书的连山氏更大,甚至当他把目光投入到了祖庭山的时候,连山氏这头天妖都忍不住说了一句:“好生霸道的晚辈!”

    太上呵呵一笑,说道:“你跟他迟早会有一战,莫要堕了原始天王的名头。”

    萨老祖却没有挑战连山氏,突破仙人之后,就回转了太清天。

    萨老祖突破仙人,就好像引发了什么连锁,玉鼎天的玉鼎老祖,也是悠然现身,此时天道已经被萨老祖轰退,所以玉鼎老祖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就恢复仙人的法力。

    玉鼎老祖恢复了法力,深深望了虚清天一眼,然后才悠然催动万里霞光,到了祖庭山前。

    轩辕氏叹息一声,飞身出来,把手中的轩辕鼎一晃,飞出了一枚混沌元胎,玉鼎老祖收了此物,微微一笑,说道:“旧日主家!日后难免有些危机,可来我玉鼎天躲避。”

    轩辕氏傲然说道:“也未必就是我祖庭山有难,你的玉鼎天说不定,还未必能熬得住。”

    玉鼎哈哈一笑,扬长而去,回归了玉鼎天。

    萨老祖和玉鼎老祖各自证就仙人,许了本拟,下一个必然是自己的另外一位老师姜尚,又或者大妖天的两位妖神,万妖会长和岳鹏,但太皇天上,骤然又有一股气息出现,却非是姜尚,而是盘象老祖。

    盘象老祖又自不同,他气息露出,就是仙人级数,根本连天劫都不须,只是一念,便已经成仙!

    盘象老祖恢复了仙人之位,傲然踏出了太皇天,远远望着虚清天,冷冷一喝,叫道:“什么虚清天,根本不该存在之物,还是散了罢!”

    盘象老祖探手一按,隐遁在天道之中的虚清天,居然给生生挤压了出来,庞大的虚清天,虽然有天地之根护持,仍旧在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被生生打爆!

    盘象老祖!

    恢宏霸道无双,一出场,就击碎了天庭!

    虚清天瞬息崩塌,就算是许了有无数阵法,就算是玉虚有紫琼玉虚八光楼,有仙人级数,就算是清虚有玄天清虚多宝剑,也是仙人之流,就算还有象帝道人,都护不住虚清天。

    这一纪元的第一尊天庭!

    许了能够推算出来,虚清天一定会被打灭,但也能借此,躲过劫数,让玉虚和清虚,保存下来,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虚清天居然会灭在盘象老祖的手里。

    如今的盘象老祖,霸气无双,已经非是当年的气度,隐隐有一股,雄霸天地,睥睨世上一切众生的气势。

    这股其实,许了是在老师姜尚,这位三十三天的天帝身上都没有看到过。

    甚至他也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过……

    许了心头一紧,忽然想到,其实他看到过这股气势,而且就在他成为妖怪不久,也就是他进入昊极天碑的时候,他曾经见识过,甚至他在修炼九玄真法的初期,也曾经感受过数次,这股无双霸道,纵横天地,睥睨众生的气势。

    有一个答案,在心底呼之欲出。

    许了却深深觉得扯淡……

    这怎么可能?

    如何可能?

    这已经不是荒谬可以形容,就算匪夷所思也不足以表述,许了甚至一时间,连东皇天跟自己又复生出了感应,都险些忽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