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25 根源之涡,珈蓝之洞
    将这个疯狂的战场上所有来自于纳粹的攻击全都转嫁到“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是否为正确的选择,义体高川很难做出判断,从效果来说,肯定会对末日幻境中的“所有人类”都产生影响,但是,究竟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影响呢?从意识态的层面来观测末日幻境,这些纳粹毫无疑问也属于人类意识的一部分,也许可以理解为“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纳粹”,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纳粹士兵如此滔滔不绝,又让人难以抗拒。一旦将纳粹产生的神秘性一股脑全都仍回末日幻境中的“人性”概念中,是否会导致人的意识中关于“纳粹”这一意义所代表的所有负面意识的爆发?在没有确切的实践证明前,也是无法确认的,毕竟,人类对自身意识的研究是如此的浅薄,目前所有的理论都无法深入这一层面。

    也许,发生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的涉及这些纳粹的神秘性,对于末日幻境全人类的全体意识而言,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从而让这种巨大的包容性,将那些对个体富有攻击性和破坏力的神秘完全消化。

    在只有零点零几秒的短暂时间内,义体高川所能够做的,只能是冒险朝好的方向去思考。在这个战场上,也就只有他拥有这种能力罢了,对于其他人而言,如此短暂的时间甚至不足以做出反应,亦或者,虽然脑内拥有充分的思考时间,却没有执行的能力。

    哪怕是“末日幻境”这种比“病院现实”更加凸显意识态现象的环境中,能够成为意识行走者,乃至于深入“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人都堪称稀少。和义体高川这般不仅仅能够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还拥有足以调动“中继器”的人脉,乃至于在某种极端条件下,能够利用“高川”的名义,遍历过去所有高川一切的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义体高川并不高看自己,但也不贬低自己,他十分清楚,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并不是“只有自己可以完成”的,而自己在那些许多人都可以去做的事情中,也并显得特殊。但是,自身的特殊性仍旧注定了,在某些限定的条件下,仍旧存在“只有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就像是此时此刻自己在做的事情,哪怕换做是少年高川也无法做到。

    义体高川的意识在下沉,他的思维就像是冲垮了堤坝的洪水,原本还能够看清流向,但很快就变成了浑浊的波涛,带着数不清的泥沙将一切吞没。这是一种明明知道自己的思维正在奔走,自己正在思考,却又无法知道自己到底想到了什么的感觉。自己连自己的思想都无法控制,也无法看清,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躯壳,却没有抵达空明的境界,而是深深陷入黑暗泥泞的沼泽中,从本质上开始窒息。

    他想要挣扎,但是,这个想法一生出来,就已经被从黑暗的下方不断用来的东西冲垮了,他根本就连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都无法说清。虽然依旧存在“我正在思考”的概念,但是,很快就连“我正在思考”这一念头都被冲刷得无影无踪。

    这是过去所有的意识行走都未曾体验过的恐怖和压力,但是,义体高川在被这些恐惧和压力包围之后,就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反而无法认知所谓的“恐怖”和“压力”到底是什么了。参照物正在他的世界中迅速消失,而进行参照去构筑认知的意识行为本身,也在被一种无法言喻,无法形容其庞大的东西涵盖。

    啊,要进去了,人类集体潜意识……

    说“进去”其实也不恰当,人类的词汇中没有任何字词可以描述这个过程和这种感觉。“人类集体潜意识”这个概念就正常的印象来说,其实是非常遥远的,就好似人们指着流星许愿,却不知道这些流星来到眼前时,所经历过的路程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天文数据一样。但是,从义体高川此时此刻切实产生的感受来说,自身从产生“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念头到“感觉已经进入了人类集体潜意识”为止的这个过程却极为短暂。

    虽然其实无法用正常的时间标准去描述,但是,如果硬要这么做的话,哪怕是一亿分之一秒的时间也仍旧十分充足吧这对于义体高川的意识行走经历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迅速,就好似相关工作早已经准备就绪,他只是动了动念头,一切连锁反应就瞬间完成了,硬扯着自己一头栽了下去,又仿佛在那里已经有某种东西早已经翘首以待,就等着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

    义体高川在做这样的意识行走前,就无法肯定自己一定可以成功,也无法断定自己身上会发生何种怪事,但是,实际的体验仍旧远超他的意料因为,他已经连认知到这种意外的知觉都已经没有了。

    ……断片。

    ……黑暗。

    ……蠕动。

    ……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各种颜色的。

    ……偏方体,正方体,长方体,各种规律性的结构和各种不规律的结构。

    ……齿轮,枪炮,火焰,崩溃,各式各样正在崩溃的光景。

    ……愤怒、悲伤、绝望、疯狂,各种歇斯底里又偏执顽固的情绪。

    ……尖叫、哀嚎、痛哭,悲鸣,不同的撕心裂肺的声音纠缠在一起。

    当义体高川重新认知到自我的存在时,第一个想法就是:

    人类集体潜意识是这样的浑浊又黑暗的吗?是拥有如此明显的倾向性和色彩的吗?是这么情绪化、表面化和形象化的吗?

    然后,发自他内心深处的,宛如自己的声音回答了:不是。

    那么,这如梦似幻,却又在之后充满了真实感的体验,又到底是什么?仅仅是人类集团潜意识的一部分吗?还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已经恶化成了这副模样?亦或者是自己被投入到了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却只能观测到这充满了负面的一个角落?

    无法回答。无法理解。无法认知。

    无法继续思考。

    义体高川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却又想不出来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知道自己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又为什么会处于这样的境况,但是,每当他想要深入去思考,就会被一种混乱、恐怖和沉重抓住,那就像是一堵沉重坚固的墙壁,阻止他向更深入的思考前进。并且,他立刻就明白了,这种阻碍不是任何外物给自己的阻碍,而就来自于自己本身就好似,自己在警告自己一样。

    自己真的应该就此驻足吗?真的不需要继续思考下去了吗?面对这强有力的壁障,退后是应该的吗?在一片浑浊的心智中,浮现了这样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来得快也去得快,转眼就被那浑浊之物冲刷得无影无踪。

    随即,在他的思绪中陡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自己要停滞在这里了。”这是一种既让他觉得轻松,又让他觉得怪异的念头。仿佛这是一个美好的结果,是一切痛苦和悲伤的结束,也将会是在漫长而遥远的时间后,将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可是,这种美好对于他而言却又是如此的格格不入这种格格不入就像是在对自己说,这种轻松的结束方式并不符合自己的美学,其结果也不是自己想要的。

    但是,真的好轻松啊,那轻松的感觉就是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中,最有诱惑力的一种,也依稀是自己一直都想要追求的东西这不是很奇怪吗?明明是自己渴求的,迫切想要得到的,是美好的,却仍旧有这样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这种格格不入,是证明了,这种轻松只是一种假象和错觉?不,并不是的,他是直接的感受者,对此可以肯定,那真的是从一个无比沉重而痛苦的枷锁中挣脱出来的解脱,是解脱的轻松和美好,确实是所有痛苦的终结,也或许真的是一个新的开始。

    可是,他已经意识到了一点:自己在渴望得到这种轻松、解脱和美好的同时,真的全身心想要从这个沉重而痛苦的枷锁中解脱出来?亦或者说,只有自己如此解脱出来?

    不!

    不对!

    不是这样的,如果想要这么做的话,过去已经有很多次的选择,可以让自己达成这样的渴求了,没必要现在才来这么做。

    自己想要的,还要更多,更多,更多……并不仅仅是只有自己的解脱。

    让全世界的人,至少是自己所爱的人,都能够从那痛苦而沉重的枷锁中解脱出来,才是自己的选择尽管不能说是自己最渴望得到的,也不能说是对自己最好的,也不能说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这才是自己的选择。正因为自己做了这样的不明智的选择,所以自己才始终没得解脱,但无论如何,这也是自己所做出的选择。

    无论多么痛苦,无论幸福多么近在咫尺,但是,在没有背负起这个选择的全部责任之前,在没有走到这个选择尽头前,在没有彻彻底底地死干净前……我可是不会放弃的!

    一股巨大的冲动的力量从无法述说之处涌现出来,那不是内心中,不是身体里,也不是外在的某一个地方,但是,这力量的涌出感是如此的强烈,让义体高川猛然睁开眼睛,之后又再一次睁开眼睛,就好似不断从连环的梦境中睁开眼睛,每一次睁开眼睛,都是在一个新的梦中醒来,虽然不断醒来,却感觉自己始终在一环套一环的梦境中。

    如此反复,每一次都接近“真正地醒来”一些,但是,却又仿佛永远都无法真正地清醒过来。

    即便如此,每一次睁开眼睛,义体高川都能感觉到一丝清晰的念头,那浑浊的复杂的澎湃的无法认知的思维,也有一丝变得清晰了。他开始整理出,自己在更早之前是怎样的情况,自己此时是怎样的情况,以及自己处于这样的情况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个最初的,让自己坠入如此混沌境况的目标,就在这不断的清醒中重新被认知到了。

    我将纳粹那不可尽知的集中攻势全都转嫁到人类集体潜意识中。

    就像是在呼应这个重新被认知的念头,义体高川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竖着拦在自己面前。他自身就处于和涡眼平行的位置上,却无法判断自己究竟和涡眼有多远的距离。前方的一切都被这个巨大的涡旋遮蔽,亦或者说,这个无法言喻其到底有多大的涡旋就是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存在的体现。一个在神秘学中十分经典的描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根源之涡,珈蓝之洞,空中之空。

    空中之空,空空如也……完全无法去尽数其意义,是这样的东西吗?

    义体高川不由得如此想到。

    但在下一刻,这“空空如也”的意义就被他眼前所展现的异常打破了。对比其这玄妙的“空空如也”的意义,这异常的程度也变得无法想象,不可理喻。

    义体高川眼前的巨大漩涡中心,那涡眼的深处,陡然浮现了某个形象。这个形象起初只能用“涡眼深处的阴影”来形容,但很快就变得切实了,变得丰满了,变得形象了,变得连自己都可以理解了,不在是一种泛泛的概念,而是某种切实的存在。

    义体高川一直盯着,一直盯着,然后觉得,那就是一只眼睛,而且是完全契合涡眼的“深红色眼球”。那深红色是如此熟悉的颜色,那眼球是如此熟悉的眼球,那眼球中所蕴藏的神秘明明看不真切,却又是如此熟悉的不真切。

    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在人类认知之中,可以完全代表“怪物”的一切。

    那是恐惧的源头,具现,表象,以及深藏在表象之下富有寓意的本质。

    那是……

    “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