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24 转嫁
    “右江”,纳粹的最终兵器,尽管在称呼上有所不同,但是其存在意义和最终兵器对于末日真理教的意义是一样的。义体高川和右江交手的次数也不少了,虽然总能侥幸逃生,但从实际战斗状况而言,和面对最终兵器时的压力是一样的。哪怕获得了形式上的胜利,也从来都没有一次发自内心觉得自己赢过。那种侥幸逃生后反复滋生出来的恐惧感简直难以下咽,但又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出真正意义上战胜对方的景象。

    对义体高川来说,“右江”更是第一次让他意识到“江”并不友善的重要证据。

    在如今这个充斥着纳粹士兵的战场上,如果只是局势僵持,那么“右江”出现的可能性还很微小,但是,无论从经验上去判断,还是从“高川”和“江”之间的关联性进行考量,“高川”所在的地方会出现“江”和“最终兵器”的可能性将会放大到一个不可忽略的程度,尤其是在如此微妙的局面下。

    义体高川不得不考虑,当自己成为某种影响力,从一个宏观的层面上干扰了纳粹战略,从而被其针对的可能性。自己出现在这个战场上,“畀”就在这个战场上,以及“莎”和网络球的动态,再加上末日真理教的推波助澜以及桃乐丝的谋划……无论怎么想,都无法避开战争在这里升级的可能性。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或许正因为才刚刚摆脱了之前那恐怖的无法自制的思维异常,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抗性的缘故,所以,如今的这些想法并没有占据义体高川的全部思考能力。毋宁说,脑硬体同时应对这种程度的思维、监控战场状态和控制义体行为,仍旧搓搓有余。

    速掠的加速只持续了三秒钟,就被战场上那混沌的,不可描述的,无法观测的,也难以想象其全部的神秘给阻止了。即便如此,这种情况也仍旧在他的预料当中。从一开始,速掠就不是什么不可破解的魔法,仅从物理角度去看,其作用过程反而显得十分单纯。

    在真的接受魔纹,成为魔纹使者之前,义体高川的速掠完全是依靠脑硬体和义体的性能驱动的,而在成为魔纹使者之后,速掠更增加魔纹超能的神秘性,仅从“魔纹使者”和“魔纹使者”的对比上,义体高川不觉得自己的速掠还会比少年高川的速掠弱,而且从掌握程度来说,托了过去无数高川所留下的印象的福,其中也似乎有着少年高川的经验,所以即便不多加锻炼,也能达到少年高川死亡前的水准。

    这样的速掠,的确不能说不强大,问题在于,目前这个战场环境对参与者而言实在太过于苛刻了。事实也证明,这个战场对速掠的限制比义体高川所认为的还要更大一些。仅仅只有三秒的时间?尽管三秒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义体高川脱离最初的集火攻击了,也切实让他将“畀”所在的位置纳入肉眼的视野内,但是,如果还能多一秒的话,就能够省却更多的麻烦。

    义体高川的身体还悬浮在半空,他的加速几乎是在眨眼间,就被他从未感受到其存在的力量阻止的。尽管他还在移动,但已然是匀速运动了,向他发起的攻击都针对他的加速进行过预判,结果在变动的加速度下,被甩得一干而尽,而现在陡然的匀速运动,也让这些火力的提前量失效。一连串的爆炸和他擦身而过,在前方炸响,飞旋的碎片,各种破坏性的物理现象,以及大幅度变动的温差,共同产生了一种比弥漫在战场上的灰雾和烟尘更加浓郁的东西哪怕是义体高川的脑硬体,也无法严格判断这个东西到底是一种非物质性的现象还是某些物质聚合,总而言之,它是对坚固如义体都具备威胁性的,这点毋庸置疑。

    在敌人的攻击轨道修正之前,义体高川就宛如轻灵的浪板般,乘在了冲击波的浪头上,以一种滑顺的弧线继续向“畀”接近。所有他可以观测到的对自己不利的因素,都在脑硬体中反馈、统合、运算,得出最佳的路线。虽然在短时间内,他无法再次加速,但是,如今的速度也不是每一个纳粹士兵都能应付来的,尤其在这些纳粹士兵也要同时防备安全卫士的情况下。

    和义体高川擦身而过的纳粹士兵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他手中的链锯切碎,这些纳粹士兵有着种种异常,就像是披着人皮的怪物一样,从体质上而言,比正常人不知道要强出多少,但是,和素体生命,甚至于只和眼前的安全卫士相比,仍旧是十分脆弱的。没有达到素体生命的强度,就无法抵挡义体高川手中的链锯,那飞速旋转发出刺耳尖叫的链子几乎就像是切蛋糕一样,将所有尝试做出反应,以及已经切实做出抵挡架势的纳粹士兵斩断了。

    在剧烈运动中形成的冲击,将这些被链锯斩断的残躯抛上半空,还没有死掉的纳粹士兵只能流着血泪,在地上爬动、呻吟、哀嚎,其场面丑恶都令人感到作呕。这些纳粹士兵比正常人的生命力强大许多,心智和意志力也似乎比大多数正常人更好,即便如此,他们的哀嚎和呻吟仍旧显得虚弱难看,让人不由得伸出让其解脱的想法。他们无法在第一时间时失去,亦或者现在死去了,之后还会以另一种方式醒来,如果有时间的话,义体高川更像彻底火化埋葬他们。

    可即便这些纳粹士兵已经是这般惨状了,却仍旧仿佛有一种力量在阻碍他们的死亡,义体高川从视网膜屏幕上很直接就观测到了数据波动的状态有些异常,就像是有别的什么东西早已经涵盖了这个战场,正利用眼下的战争聚集些什么。

    真是可疑,纳粹到底想要做什么?不,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能贸然断定,仅仅是纳粹想要做什么了。在早先的判断中,末日真理教会将纳粹列为祭品的一部分,已经是数次被明确的情况。

    虽然被神秘力量限制了速掠的效果,但是,突如其来的匀速变化也同样为义体高川争取到了一秒。总共四秒的时间,长达数千公里的路程,义体高川的突进就像是给这个一眼望不到头的战场来了一次极有份量的切割,在他经过的地方,纳粹士兵就像是割麦一样倒下,又如同被狂涛掀在了半空,就连更加沉重的安全卫士的残骸也不得安宁。

    第五秒,义体高川感受到了更强大的压迫感,只觉得周遭自己能看到和看不到的纳粹士兵就像是在一种巨大意志的统合下,完全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他们新发起的一轮攻击,已经完全不顾近在咫尺的安全卫士,正奇奇向自己所在方向调转。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畀”的危险处境有了缓解,而且安全卫士也会趁这个机会切割纳粹士兵们的战线,但是,自己将会在下一秒陷入几乎致命的绝境安全卫士是不可能在短短数秒内就清空这些纳粹的。

    第五秒向前迈了一些些,义体高川感受到了更强大的作用力,正在强行将疾驰中的自己向不同的方向推搡,而每一个方向的行动路线偏转,都会让自己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才能抵达“畀”的身边。这已经不是能够躲开的问题了,而是必须要考虑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这种作用力时,自己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因为,第六秒,那在脑硬体的判断中,比之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要猛烈的集火将会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还剩下零点五秒,义体高川那微微跳跃的情绪终于陷入一种令人窒息的平静中,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展现的已经是一张丝线细密的网,这里的每一根丝线,都是连锁判定带来的信息,预判着将会在零点五秒后抵达的同轨攻击。那并非是一次攻击,而是难以计数的多种类的攻击汇集在一起,形成一根更容易让人理解的“丝线”。而这数不清的丝线纠缠在一起,最终形成的攻击网络,是义体高川凭借当下的速度无论如何都无法及时穿透的。

    当这张网落下,只要身在网中,就必然要承受那无法判断是何种类的,不计其数也无法想象会产生怎样连锁反应的攻击义体高川毫不怀疑,自己这强化过的义体,连一根丝线所代表的攻击数最终产生的连锁反应都无法支撑下来。

    也许义体被击破后,自己也不会死,也不会完全丧失战斗的能力,但是,在如此可怕的战场上,任何一次损伤都将会导致最终的致命。义体高川绞尽脑汁,拼命在这张即将落下的网中挣扎着。

    最后零点一秒,义体高川第“一京三百兆二千八百五十六万”次产生这样的想法:不依靠速掠的话,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自己的动力武装强度,真的已经没有再度强化了,无论是飞上天空,还是沉入地下,都不能肯定从空间上脱离那张致命的巨网。超越空间、时间、因果律、维度和量子论的神秘现象至少有三成的可能,会在这张网中随机出现,这意味着,无论从时间概念、空间概念、因果概念、维度概念和量子概念出发去尝试躲避,都没有百分之百脱离的可能性,而一击致命的可能性则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另外,自己也没有超过时间概念、空间概念、因果概念、维度概念和量子概念之外任何理论高度的想象力。

    完全意义上的混沌机制呢?通过自己最擅长的技巧,可以形而上地营造出相似的状况吗?不行,无法做到,当自己还在理性地思考,就无法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完全混沌。那么,通过“病院现实”和“末日幻境”的辩证关系去制造意识现象,进而产生悖论结果呢?自己曾经做到过……不,“高川”曾经做到过,通过意识行走能力的暴走,从辩证哲学的角度,将高强度的攻击从成立基础上抹消的行为,但是,相比起当时的攻击强度,如今自己将要面对的攻击强度不知道更强上多少倍。

    但是,意识行走的确是不得已中最好的办法。通过“病院现实”和“末日幻境”的辩证哲学,从“末日幻境”的构成基础概念,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角度去阻止这次攻击对自己的伤害,应该不是没可能的。无论这种攻击的表现形式有多么不测,但其形成的基础,复杂却有重点,也许单单是自己个人的意识行走,无法连锁足够的意识变量,也就无法直接抵挡这次攻击。但是,仔细想一想,既然想法已经上升到了“世界”和“人类”的程度,那么,就应该将本会自己一个人承受的伤害转嫁给“全世界”和“全人类”。

    ……

    也只能这么做了。

    尽管自己只是一个半吊子的意识行走者,但是,在能够接触“人类集体潜意识”,并且拥有“中继器”这样的人类集体潜意识聚合产物的条件下,确实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要朝积极的方面去想,那么,“纳粹”在这个世界所代表的意义毫无疑问也属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一部分,是人性的一种体现,由其产生的攻击,大概是可以同样被“人类”这个总体概念自行消化的吧,就如同将海水重新倒回大海中一样。

    最后零点零零零一秒,义体高川的身体在半空穿梭,而意识则主动在一片黑暗中下沉。很快,他便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义体,感觉不到自己的血肉和神经活动,仿佛只有灵魂被剥离出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和恐惧感正在从下方蔓延过来。他觉得自己要疯狂。

    时隔数个月之久,义体高川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高强度的意识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