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230章 漫天黄沙
    杜克的话语登时让克尔苏加德想起一些不好的东西。

    可是伴随着话音落下,突然整座要塞猛烈地一晃。完全没有给克尔苏加德反应的机会,下一刻整座纳克萨玛斯开始了极为夸张的空间传送。

    外面,其实在冰霜巨龙萨菲隆开始撤走时,联盟就感到有点不对了。现在骤然看到一个巨大的传送门光环从头罩下纳克萨玛斯,联盟的战士们都炸锅了。

    “冲啊!追上去啊!”

    “不要放跑了这些不死怪物!”

    “开炮开炮!”

    “达拉然呢?干什么?再给这座浮空坟墓来一炮主炮啊!”

    到处都是怒骂,整个联盟魔法传讯网络里,全是呼叫上头想办法留住纳克萨玛斯的。

    大家都憋了一口气啊!

    现在好不容易形成围杀,联盟还大占上风,居然看到煮熟的鸭子要飞掉,这事谁能忍!?

    就在这时候,达拉然上空骤然升起了三发信号弹,它们在更高的高空中呈圆形散开,伴随着特殊的光影效果,煞是好看红色、黄色、蓝色!

    “这是……撤退信号!?”

    每一个矮人狮鹫骑士、精灵龙鹰骑士,看到这个信号都是傻眼了。

    不光是达拉然,在破天号上面,同样升起了一模一样的信号弹。

    居然是联盟高层一致下死命令撤退!

    哪怕再不甘心,既然佩戴上了联盟的徽章,那就是联盟的兵,联盟军方的命令是绝对的。违抗命令,哪怕是自家国王都保不了他们!

    在加入联盟军的第一天,每一个士兵都被自己国家的将领反复告知强调过这一点。

    联盟空军不情不愿地撤退了。

    不光是空军,在达拉然也闹腾开了。

    一大票中、高阶法师围堵在指挥部里,要吉安娜给个说法。

    “为什么要放弃追击?”

    “我们就应该让达拉然整个撞上去,跟那些恶心的不死怪物拼了!”

    群情汹涌之下,吉安娜的声音几乎被淹没。

    七嘴八舌,不,这简直是三千只鸭子在闹腾。

    吉安娜越来越郁闷,越来越火大。她开始还想劝劝这群脑子发热的家伙,偏偏几个本来是强行提升到辉月级的家伙还好意思对着她指手画脚,手指头都快戳到她脸上了。

    吉安娜很不爽。

    这不是打脸吗?

    不!这已经是在踩场子,在把她吉安娜的脸踩到地上摩擦了。

    这些家伙仗着这里是只看魔力等级论身份的达拉然,而无视了她的女王身份,把自己放入到魔法的领域,自以为平等地跟她‘讲道理’。

    突然不甘!

    身为最强**师杜克*马库斯的弟子兼伴侣,吉安娜承受了很大压力。特别在罗宁晋升曦日**师之后,她更是压力山大。虽然她比罗宁年轻,但她无论身体、心智、经验,甚至是积累都已经到了辉月法师的极致,偏偏就是无法跨越最后一道门槛。

    罗宁失陷在异空间,杜克当肯瑞托议长旁人当然不会有意见。杜克不在却把达拉然交给吉安娜,很多辉月法师就有点不爽了。

    这直接导致了现在群起诘责的场面。

    郁闷!

    积蓄怒火!

    然后……

    然后吉安娜突然想通了!

    毫无征兆地,突然一股强大的冰霜气息在整个法师塔指挥部里绽放开。这股气息是如此纯粹,如此充满压迫感,哪怕这股力量的本质是寒冰,在每个法师的感知当中简直是黑夜里的灯塔那么引人注目。

    前一刹那还纷乱无比的指挥部霎时间一片死静。

    法师,每一阶的差距,都有如天地之差,每一个时代都有千千万万法师卡在晋级的关口上,终生不得寸进。

    特别是曦日,在达拉然2800多年的历史上,足足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没有曦日级法师坐镇的。

    之前有安东尼达斯,后来有杜克,再后面有罗宁继承杜克的衣钵,本以为达拉然已经够幸运了。谁想到,就在这个看似有点无厘头的时机上,似乎又多了一个曦日**师。

    “普罗德摩尔阁下……您晋升曦日**师了?”大星术师索兰莉安小声谨慎地询问着。

    “嗯,没错!”吉安娜神采飞扬,一甩她的金色长发,整个人显得信心百倍。

    “你……怎么晋升的?”

    “没什么,突然想开了,就晋升了!”吉安娜说得轻巧,其实,最大的关键还是杜克让她主持这次的达拉然魔法主炮的发射。在操纵这门可怕的魔法巨炮的同时,她对魔力的理解和操控,得到了自己都难以想象的经验和体会。这才是她晋升的关键。

    只不过,她还是有一点点遗憾,因为她是借奥术系的感悟,用到她冰霜系上。她是以冰霜系**师的身份晋升曦日的,而不是像杜克那样以全系晋升。她只是专一,而杜克是又专又全。在将来的路子上,她无疑比不上杜克。

    当然,这已经足够让周遭所有人羡慕妒忌恨了。

    片刻前还敢诘责吉安娜的家伙全都噤若寒蝉,别说屁,连呼吸大声点都怕被吉安娜惦记上,回头给他(她)穿小鞋。一个曦日**师啊!想想都吓尿了。

    身为女王,自然有女王的气势,吉安娜玉手一挥,报仇也不用过夜:“身为指挥官,连基本的冷静都做不到,怎么让下面的人冷静应战?是不是大家都一腔热血,然后都掉天灾军团的陷阱里,最后都死光,当阿尔萨斯的奴隶去?”

    吉安娜一番话下来,就是说这几个家伙没才能。

    得!那几个本想挣点人气的家伙,一辈子都别想混肯瑞托议会了。

    把下面的人训了一顿之后,吉安娜才说道:“这一切,都在联盟的计划当中。我们就是要纳克萨玛斯跑。至于跑去哪里,大家很快会知道的。”

    在纳克萨玛斯,克尔苏加德快疯掉了。他所谓的【寒风计划】,就是纳克萨玛斯里的绝密。万一纳克萨玛斯扛不住,就会启动巫妖王陛下留下的力量,把整座要塞通过事先定好的空间坐标,一瞬间传送回诺森德的冰冠堡垒附近。

    可是现在传送结束,杜克三个不知何时跑了。

    要塞不知怎么的失去了悬浮的动力,正开始高速下坠,透过魔法镜像,克尔苏加德看到了外面的漫天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