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六十、非有非非有
    许了自然不信,两件至宝合炼,居然会空无一物。

    他默默感应,只觉两件至宝仍旧在,而且已经炼化合体,再也部分彼此。

    许了心头默默参悟,忽然生出一股灵悟,探手向虚空一捉,顿时有一件似有似无,非有非非有之物握在手中。

    此物已经从太虚金花和太虚元一器的根本妙用之中脱离,蜕变成另外一部。太虚金花能够操纵天劫,太虚元一器有无穷粉碎虚空之妙,两宝合一,新蜕变的宝物,却成了一张符箓。

    此符箓转为进出天道,巡游天道而用!

    许了把手一张,这道符箓就与身化合,再也不分彼此。

    他暗暗感应,良久才说了一声:“原来这才是太虚!”

    这张新诞生的符箓,名为——道符!

    太极图乃是天下万阵的祖师源头,道符就是天下间一切符咒大箓的宗流!

    最要紧的,此宝能自由出入天道,巡游天道每一处地方,斗法并非其专长,但若是用来斗法,此宝能够任意演化世间一切宝物,威力跟原物一般无二。

    许了收了道符,心头大乐,炼就道符,他参悟太虚道法更近一层,隐隐已经参悟出来,日后成仙之路。

    “只可惜,还有等本尊出世,再一起突破,这样方能晋升最强姿态,不会输给那些数十万年的天妖仙祖!目前也只能压制修为,多做积蓄了。”

    许了心头定见,也不在乎是否踏破最后一步,他炼就了道符,虽然折去了太虚金花和太虚元一器,因为道符的妙用,仍旧能够以道符演化出来这两件至宝,妙用一般无二,甚至因为如今两宝合一,单独演化一件出来,威力还在本来之上。

    比如此时许了身外飞出太虚金花,就是九九八十一朵,金花灿烂,看起来跟原本一模一样,威力亦复不差分毫,谁也瞧不破,这些金花已经不是原来的金花了。

    许了甚至隐隐参悟出来,若是自己凭了道符之力,让得自魔太虚的道法更进一步,他就能够模拟天下间一切道法,不惧仙妖,此法跟元始书有些相似,但道路却截然不同。

    元始书是任何人修炼,都能修炼出来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千变万化,万法归一。每个人的修行道路都不相同,但最终的路子定了,也不会再有什么改变。

    太虚的功法,若是修炼到了极处,只要他观摩过的道法,都能模拟出来,就如道符能够演化天下间一切至宝一般,威力也跟原本一般无二。

    此法的根基,反倒是跟三千卷有些类似,由此可见,天道之中,冥冥自有一股也命数,让许了当初选定了三千卷和十相神魔裂天诀,如今跟太虚的根本道法,无比契合。

    许了还差了最后一次,没能参悟通透,但是太虚的根本道法,名之为——道诀!

    太虚本该虚无一物,只有虚无一物,才能容纳无穷变数,才有这一部道诀诞生于世。

    只是当年的太虚,被翻天帝暗算,后来有入魔,有没有机缘把太虚金花和太虚元一器合璧,故而始终没能参破道诀最后一层,还比不得如今的许了。

    许了破关而出,他也是虚清天的主人,故而顷刻间,就得知了虚清天如今的状况,他也不由得微微嗟吁。

    太上居然和连山氏联手,想要打破虚清天,他们两位道尊,当然知道三虚乃是道祖,但却仍旧做此选择,显然并不满意当年三虚的所作所为。

    至于三虚当年做了什么,许了自然一概不知,但是三虚上一纪元先后陨落,他倒是知道清楚,故而这一纪元,三虚才会重新诞生。

    许了寻了玉虚和清虚一回,见两人各自在潜修,恢复法力,日前刚好跟太上和原始天王斗法一回,也不去叨扰,他知道自己法力不如玉虚和清虚,就算有无穷法术,奈何道行差了一层,这种级数的战斗,插不入手去。

    他也隐约猜测,若是自己现身,只怕太上和连山氏也不会客气,故而就躲在虚清天,也不去出门了。

    只是除了太上和连山氏之外,其余群妖也来攻打虚清天,这些妖怪对虚清天可说仇恨之极,毕竟当初人道诸国对洪荒妖魔颇多压制,甚至还诛杀了不知多少头妖神之辈,炼做了血神。

    如今这些大妖有了机会,又有撑腰的祖师,也都来虚清天捡便宜。

    许了在虚清天内瞧得如今虚清天窘迫,把手一挥,就有雷光震荡,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忽然就在虚清天外出现,无数血轮回缭绕,更有二十八头血神在血轮回中若隐若现,几头攻打虚清天太过卖力的大妖,一个不查,就被血轮回困入,直接拉入了大阵之内。

    许了自然有无数手段摆布这些妖怪,只是顷刻,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就多了几头厉害的妖怪。

    许了出手,顿时震慑的围攻虚清天的妖魔,不旋踵,轩辕氏悠然而来,见到许了就微微躬身,说道:“原来是太虚天主当面。之前我们还觉得,三虚道人颇为公允,可以日后来往,却没有想到,道友们居然强夺天道,想要压服天下群妖为奴仆。故而不得不反,还望太虚天主原宥!”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何须如此说!”

    他知道,轩辕氏也即将突破天妖,此番来也不过是想要理顺借口,按照道理,这件事儿跟洪荒群妖无关,就算换了其他天庭,他们也要受管束。

    只是许了如今也知道,天道不同了,就连太上和连山氏都想要促成此事,跟轩辕氏废话太多也没有必要。

    许了喝了一声,催动了血神出手,轩辕氏把轩辕鼎祭起,上次许了这件洪荒至宝下吃了亏,这一次许了却学乖了,轩辕氏才把轩辕鼎祭起,他就把不二宝主的战斗分身放了出去。

    不二宝主能抵消一切法术,万法皆消,也能让至宝失去效力,根本没有人能够驾驭,但如今许了以天道赐下的莫名之物为核心,祭炼此宝为战斗分身。

    它本来就是不二宝主本体,故而不受影响,只是这具战斗分身,也没什么法力,只是一拳一脚,生出莫大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