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21 战场
    巨大的“”字随着旗帜在扭曲的空间、狂烈的飓风、灼热的火焰和沸腾的水雾中飘扬,哪怕视野中的所有景色都开始扭曲变形,这巨大的“”也如同被一种深沉又疯狂的神秘眷顾着,一如既往地招展,它携带有不可思议的魔力,让人一旦凝视着,脑海中所有的思维都会被一种狂喜的躁动染上血红的色彩,让人可以聆听到宛如幻觉般的呻吟,嗅到让人作呕却又不禁让人去追寻的血腥。

    长达百米乃至于数百米的飞空艇上铭刻着“”,宛如发狂野兽般的人形身上也铭刻着“”,枪炮上铭刻着“”,就连阵型和弹幕也隐约呈现出“”,无数的向四面八方散开,又从四面八方汇合。从高空俯瞰,那是永远流动着的“”,从地面仰望,那是仿佛永不坠落的“”。钢铁上有“”,血肉上也有“”,小小的“”组合起来,形成更加巨大的“”,更加巨大的“”组合起来,形成超出视野范围的“”。

    空气是焦灼的,充满了火药、硫磺、铁锈和种种非自然生成的臭味,而这种臭味在让人反感之余,却又充满了一种让人忍不住去深呼吸的瘾味。那些在正常世界里看起来最寻常不过的造物,也这种不自然的空气中,也沾染上了不可思议的力量。子弹仿佛无穷无尽,明明是热力杀伤,却携带有种种非热力学的现象,常识中的物理无法解释在厮杀中所产生的破坏到底遵循怎样的规律,一切都是混乱的,但在混乱之中也似乎隐藏着某种必然的规律性。

    无法解读的规律若隐若现,倘若去思考,就会堕入思维的噩梦;倘若不去思考,就会堕入盲目的深渊。种种在思考之中所呈现的真相仿佛永无止尽,一切能够通过逻辑思维去解读的东西,都在向着仿佛无限的远方蔓延,让人能够在意识到的时候,就明了自身的局限性这就是自己认知能力、理解能力和想象力的极限,与作用于这个战场上的未知神秘相比,是如此的渺小。

    渴望去解读,渴望去认知,渴望去成长,然而,无论如何打破思维的惯性,无论如何打破自身的认知,无论如何打破自以为的眼界,都无法触摸到那终极真理的边界。与之相对的,自己所拥有的时间,在飞速减少,就像是自己只能存活一秒,却要去追逐亿万光年的宇宙范围中所隐藏的一切秘密那般让人绝望。

    那是无助的,疯狂的,却又无论如何都无法气馁,无论如何都想要前进,无论用上何种手段,哪怕要打破人类自身的道德、人格和所有谓之为“人”的一切也好,也想要多争取一秒的时间。

    思考,疯狂地思考,行动,疯狂地行动,不能停滞下来,倘若不如此……不,没有倘若,这就是自己的心愿,自己的追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非人,哪怕是石头,也都会产生这样的动力自己不前进,就会被淘汰。

    巨大的“”带来的并非是单纯的杀戮,也并非是单纯的任何主义,而是一种扭曲了,变形了,截然不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那狭隘思想的东西无法用语言去说明,但是,身处于其中,无论是敌是友,无论是对这个“”字报以怎样的态度,友善也罢,憎恶也罢,都无法摆脱这东西于冥冥意识中的蔓延和侵蚀。

    杀戮只是手段,主义只是形式,“”字之下,那让所有参战者陷入疯狂的侵蚀意识的东西,也不过是一个引子。那巨大的“”仿佛只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催促所有人和非人去注视自身的局限性,去注视远超自身局限性之外的那些未知,哪怕那未知的一切带来的是如此深沉的黑暗和恐惧。

    去思考吧,思考自己未知的事情,去尝试将其变成已知;去思考吧,思考自以为已知的事情,去理解在这已知的表面下所隐藏着的自己尚未知道的因素。宏观的无限,微观的无限,观测角度的无限,那超越自身想象力的无限总会产生力量,贯穿构成自身的每一个因素无论那是物质性的,还是非物质性的。

    仿佛永远都会有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轻声述说:

    在无限的未知面前,所谓的“强大”都是无意义的,所有对比出来的“强大”,在无限蔓延的未知面前,都如同婴儿一样脆弱。因为,只要未知还存在,就总会有强者所不知道的力量在一瞬间就置所谓的“强者”于死地,只要未知是无限的,那么,就永远都会有超乎所谓“高深智慧”所能理解的东西存在。

    所以,不需要惧怕任何“强者”,不需要惧怕自身存在形态的改变,不需要惧怕任何违背自身的意识观念的扭曲。因为,这一切看似非自然,皆是无限未知中最自然不过的变化。

    聆听这些宛如幻觉的声音,感受自身和周围一切的变化,去竭尽所能从最深处去体察自身和周遭实物的互动,然后,就能越来越深地理解,哪怕无法用自己的语言去描述,这种理解也是存在的。

    战场上的一切都在讲述这个仿佛会无止尽存在下去的故事,这里上演的战斗仿佛一刻都不会停歇。数不尽的“”字最前方和灰白色纠缠在一起。这灰白色也仿佛是无穷无尽的,携带着不逊色于“”字的神秘逆流而上,初看上去是一片,但只要仔细看就能察觉到,那是一个个的“点”,那是一如从同一模具中量产出来的似人而非人的造物,那是这片战场的基础“统治局”中最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兵器,它们是蜘蛛,也是人形,是一诞生下来就带有让人感到“不愉快”和“恐惧”的形态的武器。

    安全卫士……知道它们的人大都这么称呼它们,哪怕从某些散落的技术资料上可以推断,所谓的“魔纹使者”也是安全卫士的一种,并且是高级形态,但是,大多数神秘专家仍旧从意识上更倾向于将“魔纹使者”和“安全卫士”区分开来。在大多数神秘专家的惯用称呼中,魔纹使者就是魔纹使者,而安全卫士就是眼前这些所谓的“中低级安全卫士”。

    因为,在人的认知范围内,两者有着太过于巨大而觉得本质不同的差异。

    然而,无论其他人是如何觉得“魔纹使者”和这些非人的“安全卫士”有多少本质的不同,都无法否认一个事实:在安全卫士面前,就算是魔纹使者也不一定能够占据绝对的上风。安全卫士很强,但并不仅仅是因为高级的安全卫士很强,而是因为这些中低级安全卫士在战斗的综合性能上,本就已经十分强大了。

    单纯去比较纳粹的士兵和安全卫士的个体,哪一个更加强大是没有意义的,在这个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因素还远远没有出现。全副武装的纳粹士兵带着防毒面具,身穿军大衣,携带各种带有神秘性的枪炮从飞空艇的甲板上一跃而下,又有更多同样全副武装的纳粹士兵紧随着奇形怪状却凶猛异常的钢铁战车协同前进,在那招展的“”字所携带的神秘中,舍身忘死地前进,就像是要将前方的一切都厮杀殆尽一般的气势让人胆寒,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大部队,也没能真正意义上突破安全卫士们构成的防线。

    安全卫士拥有同样仿佛无穷无尽的数量,宛如礁石一样挡在纳粹军队面前,尝试从更遥远的地方对其进行合围,又仿佛穿梭在礁石中的鱼群,和纳粹士兵的兵锋纠缠在一起,以一种毫无智慧和生存**般的平静,去抵消掉纳粹每一次疯狂的攻击。然而,所有和安全卫士战斗过的人都知道,这些安全卫士绝非是完全毫无智慧的,虽然无法理解它们的生存**是什么,但是,从感受而言,也绝非是石头或机器那般。在这些安全卫士的个体中,所有意识态的活动都太过于微弱和淡薄,但是,随着群体的扩大,那些非人性的意识活动就会变得明显起来,这是一种从人类的视角去观测,必须从宏观角度上才能去确认其智慧性的存在。

    在过去的统治局中,神秘专家们能够遇到的,往往是几个安全卫士,十几个或几十个安全卫士构成的队伍,单纯从局部战斗的经验来说,一旦安全卫士的队伍超过十个个体,那么,撤退是最好的选择。而只有几个几十个的个体所构成的安全卫士队伍,也大多体现其宛如机械般的精致协作能力,而非是智慧性和意识态,就已经足够带来麻烦了。可是,在这个战场上活动的安全卫士已经超过了可以清晰观测范畴,也就无法去计数,无法用一个明确的数字去量化,它们所构成的防线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坚固。

    从一个更深的角度来说,相比起纳粹士兵的主动,更显得被动的安全卫士,也实际并非是完全处于被动之中,它们有能力,并且已经开始向纳粹士兵的阵营渗透,只是,它们的动静太过于平静又理所当然,显得没有纳粹的军阵那么有一股“前进”的气势。所以,才给人造成一种错觉,觉得它们仅仅是在防守。

    纳粹士兵们呐喊着,高歌着,喧嚣着,狂笑着,扑向那灰白色的冰冷平静的似人非人的安全卫士,然后,在双方的阵型被死亡稀释之前,就已经有更多的个体弥补上了空挡。

    可怕的战场,可怕的战争,没有亲眼目睹就永远无法从形容中去感受那无比庞大的扭曲和疯狂,也无法真正体会到那随处都可以感受到的恐惧在这里,“还没有死”就是最大的奇迹。

    高川站在战场的某处高地上,观测着这片连他也无法看到尽头的战场,感受这让他的灵魂也为之震动的恐惧和残酷,他能够在这里清晰嗅到“死亡”的味道,那是一种连自己这多次改进的义体也无法承受始终的压力。他没有在这里看到任何一个素体生命,却觉得理所当然,只因为,即便是素体生命那远超安全卫士的强硬身躯和神秘性,也绝对无法确保自身能够在这无止尽释放着可能性的战场上存活下来在这里,在这连义体高川自身也无法完全观测的,每一秒都在诞生新的未知现象的战场上,总会有一种可能,会在智慧无法推断预料的时刻,陡然产生那么一种自身无法观测到的未知神秘,一瞬间就将自己摧毁。

    在这里,“全知全能的神”也仿佛已经被证伪面对这无限蔓延的未知和可能性,全知全能就是一个悖论,于是,所有基于“一个原点”的理论都无法应用,例如基于“量子”的“量子理论”,大概也是无法在这里展现其力量的吧。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高川只是对量子理论有定义上的了解,并没有真正去研究过。因为长时间身处神秘之中,面对那层出不穷的未知之事物,他不得不将自身的认知基础从“科学”转移到“神秘学”和“哲学”上,这是几乎所有的神秘专家都会做的事情,不这么做,就难以在那蜂拥而来的未知神秘中,固守自身的认知、意识、精神状态、人格结构和思维能力。

    他已经深刻认知到了,除非是像“近江”那样的天才,否则,人是无法用自身的智慧去赶上这些未知之事物增生的速度的。如果这些未知之事物未造成实际的威胁,只是任人远远旁观,亦或者只是静默地作为万事万物的一部分,那么,人还是可以用常识去生活的,但是,一旦这些未知之事物沸腾起来,就会一瞬间摧毁人类常识的世界。

    眼前的战争,就是这些未知之事物沸腾的一种表现。自己为之感到恐惧是正常的,但是,这不是自己的就这样隐藏下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