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节 请战
    ps:看《狂神刑天》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第九百六十章节请战

    大峡谷,这一次刑天他们所来到的战场是一处大峡谷,这一次刑天他们过来的人数并不算多,不过只有两三百万人,大约只有那座营地的十分之一的人数,这还是加上了督战队的人数,而这两三百万人之中,有大约三分之一是新到的修炼者,也就是一场战争没有参加过的,一个个都显得十分的狂傲与兴奋,仿佛是这天地间他们就是主宰一样,完全是一付天老大,他们老二的样子,对于这样人,刑天还有那一些参加过一场生死大战的人都十分的不屑,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人都是炮灰,是很难在这样的战场之中活下来的。

    对于这些新人,没有人去提醒他们该怎么做,因为大家都指望着这三分之一的新人当炮灰,为自己挡灾,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更何况这些新人根本还算不上是道友,用他们来为自己挡灾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有了这三分之一的新人之时,刑天他们的心中则是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对于天云宗那些混蛋也少了一份的痛恨,毕竟这一次天云宗没有把他们往绝路上逼,还给了他们一些炮灰,这可是十分难得的事情。

    大峡谷之中有着巨大的矿脉,一踏上这里之时,镇元子便察觉到了这一点。而刑天同样也有所感应,不过在进入到这大峡谷之时。刑天他们明显感受到了这里还有着没有散消掉的血气,很明显在不久之前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战斗。不过看来是人族输了,因为在这大峡谷之中守卫的是兽族大军,虽然没有能够察知到对方的人数,但是让大家的心情都变得无比凝重起来,大家都不是傻子,这样一座重矿区,兽族绝对有大军驻守,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危险只怕一点都不比先前一次要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想到这里时。刑天的脸色不由地阴沉了下来,不过好在他们没有直接进入到矿区之中,所以还没有受到那兽族的攻击,让他们总算还有一点点的准备时间。

    很快,大家则是按照着自己的意愿,很快组成了数十上百个小队,而刑天他们则是聚集在了一起,这时刑天则是沉声说道:“诸位道友,这一次只怕我们的情况十分凶险了。原本以为是一场对决,却没有想到是一场攻坚战,若是我们全都是经过一场大战洗礼的大军,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可是这一次我们又被天云宗那些混蛋给阴了,三分之一的新兵蛋子,在这样的攻坚战之中。只怕要成了我们致命的威胁,一但他们吓破了胆而疯狂地后退。那我们士气必会大减,到时结果如何不用我说大家都应该明白!”

    听到刑天之言时。所有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得无比苍白起来,原本他们还在兴奋着这一次有那些新兵蛋子做挡箭牌,为自己挡灾,可是现在转眼之间这些新兵蛋子竟然成了威胁到自己的隐患,这如何能不让他们为之失神,为之惊恐!

    思巴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刑天道友,我们现在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有什么解决的方法还请直言,我们都不会反对的,毕竟这关系到我们所有的人生死存亡,谁要是敢反对,那就是与我们所有人为敌,不用你开口,我们便会除了他!”

    思巴客的话立即得到了众人的认同,那些人一个个都急切地看着刑天,希望能够得到刑天的回答,能够让自己在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大战之中多一份生机,毕竟刑天给他们的感观很不错,他们相信有刑天的指挥,大多数人能够活下来。

    在看到众人那急切的目光之时,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唯一的选择便是主动出击,主动向督战队那些混蛋领一道命令,与其他人分开,这样我们便能够避免受到那些新兵蛋子溃败之时给予我们的冲击,当然这样做也意味着我们要独自承受来自于兽族大军的压力,毕竟对方采取的是守势,有着诸多的防御禁制相助,在先天上要比我们占据优势,现在大家都说一说我们该怎么选择吧!”

    刑天的话一落下,场中则是陷入到了一片的沉寂之中,所有人都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听从刑天之言,主动向督战队请战,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关系到他们所有人的生死,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所以他们都在仔细、反复地思考着,对于这一切,刑天倒是没有着急,静静地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思考。

    过了片刻之后,一些人则是从那沉思之中清醒了过来,他们的眼神之中都闪过了一丝的坚决之色,看样子他们都已经做出了选择,不过他们却没有开口,而是坐在那里等待着其他人的清醒,毕竟这不是一两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所有人的生死。

    “拼吧,既然刑天道友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我们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大家舍命搏一搏,要不然与那些菜鸟在一起战斗,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这些菜鸟给害死,老子就算是要死,那也只能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是被那一群什么都不懂的菜鸟给害死,不管怎么样,这一次老子原意听从刑天道友的指挥!”有人终于做出了选择,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相比与那些菜鸟合作攻打兽族的大营,他还是愿意相信刑天,毕竟刑天在之前的那一场血战之中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所以刑天要比那些菜鸟要可靠的多。

    “对,我们相信刑天道友。我们都原意听从道友的指挥,不就是主动请战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是一个死。这样或许还能够杀出一条血路来,若是我们成功了,就算是那天云宗的混蛋再怎么阴险,也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给我们奖励,我们这一次参与到这一场种族大战之中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奖励,你们可都不要说自己是为了种族而战,那等可笑的话也只能骗骗那群傻鸟。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相信刑天道友一次,与刑天道友一起杀出一条血路来!”

    不得不说刑天的策略是成功的,他的这番话很快引起了所有的共鸣,与其与一群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一起战斗,还不如自己舍命一搏,杀出一条血路来,就算是那天云宗的人再想要制他们于死地。那也不敢太过份,也得给他们一个说法,能够让他们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随着那一道道激昂之言响起之时,很快所有人都达成了共识。他们都愿意相信刑天,愿意接受刑天的指挥,愿意向天云宗的那些督战队主动请战。用自己的性命来一场搏斗,用自己的力量在这死亡的战场之中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血路来。

    在刑天的疯狂引导之下。他们这一众人没有任何犹豫,立即找到了天云宗的那些督战队。向那督战队提出了自己请战的要求,当听到刑天他们的请战要求之时,那些天云宗的督战队不由地傻眼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老鸟之中还有刑天他们这样激进的存在,竟然敢在这种情况之下主动请战,这让他们一个个都难以理解,在他们看来刑天这些人的举动那完全是在自取灭亡,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能够活下来。

    虽然说那些天云宗的督战队的任务是指挥着这些人去送死,用他们的力量为消耗掉兽族大军的潜力,可是他们在看到象刑天他们这样主动请战的人时,则是不由地开口说道:“诸位道友,我能够理解你们渴望着为种族一战的心情,不过现在这种局势之下,那兽族大军占据着有利的位置,你们若是主动与之一战,那十分不利,一个不小心便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我希望你们能够再仔细考虑一番,不要冒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不得不说刑天他们的举动把这些督战队的人都给欺骗了,对于刑天这样原意为种族誓死一战的人,他们都不希望就这样白白地浪费了,那对他们自身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们不由地要劝说刑天这些人放弃这样的请战之举!当然,这些天云宗的督战队之人也不是什么好心,他们之所以这么做,那完全是想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要等待着战斗到了最危险、最关键的时候再用刑天他们地‘傻鸟’主动出击,与兽族大军来一场生死的搏杀。

    听到督战队的话时,刑天则是激昂地说道:“为种族而战,我们不惜一死,没有什么比种族的利益还要重要的了,我们愿意为种族的生存而死,我们不会放弃的,还请您批准我们的请求,我们愿意为其他道友竖立起一个榜样来,让他们都能够与我们一起为种族的兴盛而不惜一切代价,为了种族而牺牲自我!”

    好家伙,刑天的这番话可是说得真是激昂到了极点,听到这番话的那些督战队之人一个个都不由地翻起了白眼,心中都不由地暗忖道:“妈的,怎么会有这么一群傻子,而还是如此死脑筋,你们这些混蛋还真得以为老子是可怜你们吗,老子是不想让你们这些混蛋死得太快了,要将你们用到最危险的地方之上!”

    虽然心中这么想,可是这些督战队的人却不敢把话说出来,若是他们说出口,那乐子可就大了,会让整个营地都为之动荡起来,让所有人都为之疯狂地反击天云宗,那后果可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得起的,不过他们却依然不甘心让刑天他们出战,依然想要劝说。

    只听,有人则继续说道:“诸位道友,你们的好心我们能够理解,可是你们都是我人族的精英,都应该值得保护,这样的小事还是用那些初入战场的人来做吧,你们还是先养足精神等待着最终决战的开始为上。毕竟那样方才能够体显出你们的实力来!”

    听到此言,刑天等人的心中则是不由地暗骂道:“混蛋。你们这些王八蛋果然没安什么好心,你们真得以为老子是傻瓜不成。真得以为老子愿意为种族而战,为种族而死吗,老子那不过是随意说说罢了,想要老子为种族而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想把老子往绝路上逼那是不可能的,老子可不会由你们安排!”

    刑天的脸色一变,怒声吼道:“混蛋,你们这些混蛋,怎么能够这样做。那些初上战场的人什么都不懂,这个时候让他们出击那不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吗,而且你们想过没有,若是让他们主动出击,一但被兽族大军给打得落花流水,一下行成了全面的崩溃,那责任你们能够承担得起吗,就算你们能够为此负责,可是种族所损失的利益由谁来弥补。我们不是会让你这么做的,这一次由我们主动出击,要给那些初上战场的人了解战斗的残酷性,要让他们能够明白自己所要面对的一切!”

    刑天的话一落下来。那些天云宗督战队的人一个个都不由为之恼火起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刑天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会二到这种程度。与刑天这样二的人说话,那是没有办法勾通的。若是他们继续非要按照自己的意图行事,那么一个不小心只怕会激怒刑天这些人。这些二到如此地步的疯子只怕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先前的想法,不得不同意刑天他们的请求。

    “好吧,既然你们执意要如此请战,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希望你们能够一战取胜,能够为种族争夺到利益,你们去吧!”那督战队的首领十分恼火地吼着,那神情要多凶残就有多凶残,在他的心中已经把刑天这些二货给恨之入骨了。

    刑天沉声说道:“为种族而战,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是不能取胜,我们也会誓死一战,决不会败退一步,我们就算是死,那也会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会倒在败亡的途中,我们的生命里没有后退这样的词,我们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哑维护种族的利益!”

    好家伙,真是好疯狂的词,这简直是把自己说成是圣人一样的存在了,能够为了种族而自愿牺牲,可惜刑天说得这一切都不过是他的片面之言罢了,他的内心之中的想法与他之言那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他们想的不是什么种族的利益,而他们自己的生命,他们之所以这么说,那完全是想要在这一场种族大战之中逃得一命罢了。

    对于刑天的这番话,那些跟随他而来的众人一个个都被其给折服了,他们都被刑天这感人的话给惊呆了,一个个都傻傻地站在那里不动,而他们这傻样在那些督战队的眼里却就变了样,都以为这些人是疯子,一个个的脑子都不正常,若是他们能够知道这些人的心中所想,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了,就不会同意刑天他们请战的提意了。

    不管怎么说,刑天他们的计划是成功了,他们成功地骗取了天云宗这些督战队的同意,可以自由出战了,看似他们这样的主动请战那是死路一条,其实却不然,这是置于死地而后生,而且刑天也给自己打下了埋伏,他可是说过自己愿意为种族誓死一战,就算是死那也是要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是后退的途中,这就给他有了足够的回旋余地。

    什么说死在冲锋的路上,那就是一开战,但是死战不退,说得好听叫死战不退,说得不好听那就要死缠烂打,与敌人磨时间,而偏偏那些督战队的人却又不能说什么,因为刑天之前已经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原意为种族誓死一战,死战不退,如此以来刑天便有了足够的自主权,能够让自己有一条十分安全的退路。

    不得不说刑天的这种安排那是太厉害了,而其他人都被刑天这样的安排给震惊了,那些随他而来的人都怎么也没有想到刑天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做出如此精密的安排来,有了刑天的这番话后,他们一个个都不再有任何的怀疑,他们都相信刑天能够带着他们大多数人活下去,当然没有人会认为刑天能够保住他们所有人的性命,至于在这一战之中又有多少人会殒落,那已经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了,因为他们都明白,若是自己真得殒落在这一战之中,那怨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不是刑天不给力,而是他自己的命运如此!不得不说刑天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将这么多的人给拉上了自己的战车,这是很多人所无法做到的,这完全体显了刑天的能力!(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