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16 沉淀
    世界就像是停滞下来。我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奔跑,所看到的那些仿佛凝固的风景,和坐在高速列车上看到的飞速向后移动的风景是不一样的。这些风景相对更缺乏颜色和质感,哪怕是钢铁也显得脆弱,淡薄得近乎白色、灰色和黑色的线条勾勒出事物的轮廓,而这些轮廓线是如此的潦草,就像是涂鸦一样。即便如此,也并没有凌乱到无法确认这些轮廓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就在这潦草的风景中,看到了更多的素体生命、死体兵、纳粹士兵……几乎大部分都是敌人,而和它们战斗的另一边始终处于少数。

    然后,在它们连反应都无法做出的瞬间,我和富江便贯穿了它们的阵列,贯穿了一个个出口和入口,贯穿了一条条街道、楼梯、高楼和开阔的广场。残肢、碎片、零件和鲜血漂浮在半空中,我从之中轻盈跃过,沿着高速通道的轨迹,在静默得仿佛每一个仍旧在运动的物体都变成了蜡像的世界里移动。

    我不知道到底要跑多远,主宰脚步的不是我的理性思维,而是存于心中那冥冥的直觉。“江”在只有我能够听到的声音说话,就连我也无法听清它到底在述说什么,那不知道该说是太过于丰富,还是太过于混沌的内容在我那宛如筛子一样的大脑中窜动,大部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仍旧滤下了一些或许只能算是“杂质”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我无法用逻辑去理解和推理的,但却在一种纯粹的感受性中编织、拼合、构建出新的形状和轮廓,变成我可以认知的样子。

    按照常理来说,这些由筛滤下的杂质重新组合而成的东西,已经偏离它原本所附着的那个巨大信息主体很远,以我身而为人的认知可以去理解的样子,和它原本真正的模样也定然相去甚远,然而,这样本应该看作是充满了扭曲和偏差的东西,却真的可以做为行动的指引,让我下意识明白自己该如何转向,该在哪里停下,距离我想要抵达的目标还有多远这里的“远”甚至不单纯是指物理上的“距离”概念,而是充满更多的意义。

    正是在我的脑子里有了这么多其他人所没有的东西,所以我才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找到其他人找不到的东西。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穿过统治局的多个区域,就连当地人都没有完全弄清楚的出入口,对我也并非难题。它们虽然在物理上是“关闭”的,但是,当我抵达的时候,这些出入口总会因为许许多多的缘故而被打开,无论打开它们的是谁,是战争的哪一方,亦或者到底是不是偶然,其实都并不重要仅就对我而言,它们在我需要通过的时候是“打开”的状态,那么,被这些出入口分割的各个区域就不是“一个个彼此隔离的箱子”,而是一个完整且开阔的世界。

    当其他人不得不停留在各个区域中兜兜转转的时候,当他们被迫只能看到“一个区域”的风景时,我已经从他们的身边,从他们的视线外,乃至于从他们的认知外穿过,抵达了他们短时间内无法触及的其他区域。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自己相对于他们而言,大概就像是真正的幽灵一样吧,亦或者,是“不存在的东西”,但是,我的确存在于这里,就在他们生存着,战斗着,抗争着的这个世界里。

    在他们的世界里,被破坏的,被杀死的,被击毁的,已经完成,而在我的世界里,在这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却是有着如此多的时间和击毁去改变。当爆炸触及某个事物时,破坏的过程大约只在零点几秒之内,但是,我却能够在零点零几秒内,就将这件事物带出爆炸范围,即便如此,我仍旧什么都没有做。那些坚固得仿佛无法摧毁的东西,例如素体生命,能够在爆炸中横冲直撞,在他人的眼中想必是万分可怕的怪物吧,但是,在我的速掠中,它们有时就像是坚固却无法移动的雕像,我在它们身旁绕着圈,连它们表面的每一个纹路都没有错过,即便如此,它们也并不总是可以察觉到我的存在从它们产生感应,到反馈回认知,再又认知引导行动,同样是一个相对速掠更为缓慢的过程,它们的坚固无法强化这个过程的发生速度。据我所知,每一个生命对自我内部和外部的认知速度和深度是不同的,而认知的速度和深度却能够通过“从接受信息到反馈变化的过程快慢”来体现出来。这些在其他人看来能力全面而变得极为可怕的素体生命,已经在速掠的对比中,表现出了它们自身的局限性,在我的眼中,它们从来都不是“完美”的。

    人或许相对它们而言是脆弱的,但是,仅就“局限性”而言,素体生命的“强大”比起人类的“强大”,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如果人类只能算是“蝼蚁”,那么,素体生命从本质上,从那可怕的参照物中,逃离“蝼蚁”的范畴。

    在所有人都要死去,整个世界都要灭亡的这个世界里,素体生命也没有任何足以改变这个结果的素质。如果目光开阔到“整个世界”,从一个超过人类正常视野的宏观和微观中,去感受素体生命的命运,也同样和人类一样可叹可悲。变成素体生命和继续作为人类,无论从过程还是结果上都没有本质的区别。

    所以,我从来都不害怕素体生命,哪怕在没有临界兵器的情况下,我也无法摧毁它们,但是,它们的脆弱和局限性仍旧是存在的,而且,在末日真理面前,同样充满了无法改变的致命点。

    我没有从这些奇奇怪怪,看似强大但本质没有任何差别,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都充斥着悲哀和痛苦的生命们的战争中拯救任何事物。因为,在这里的任何拯救都是短暂的,幻灭的,从末日幻境的构成角度来说,毫无意义的。而参与到这场规模宏大的战争中的各方,也绝对不会因为我的插手就停止下来。这一幕幕伴随着我的速掠,在我的视野中掠过的残酷风景,让我感到了一种精密的机械性,以及一种看似灵活,随时都可能停止,实际却疯狂到了不可能停止,一直会运作到整体结构崩溃的强烈运动性就好像是,这一切就是精密到了微毫的零件,刻意组装成这个样子,这台机器中的一切运动,都经过超乎想象的精密计算,无论是功耗、方向、节奏都达到了某个意志所认为的“它们就应该这样运转”的水准。

    是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眼前所发生的,这在我这样的人看来毫无意义、残酷、悲伤又痛苦的战争,正是眼前所有一切事物组合起来后本该呈现的样子。如果其中还有更多的零件,亦或者少于这种组合的零件,大概可以拼装成另一个样子吧,但可惜的是,主导这一切的并非是我这么愚昧而狭隘的人,而是一个远超想象的意志,它精心护理、筛选、雕琢、拼接、打磨,就像是我们人类在实验中做了一台精巧的发电笼,小白鼠无论如何都无法组织,最终连它自己也被装入了这个笼子里,成为了发电笼的一个重要部件。

    因此,战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个战争背后所展现的更深邃的东西许多人的目光仅仅停留在战争中的死亡和伤害,那么,他们所遭遇的恐惧也只会是人的恐惧,而一旦从思维上跨越了这个局限性,就会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更加恐怖的东西。

    这些超越性的恐惧说神秘的确神秘,因为,它只会在人们意识到其存在时才会从一隅露出身影,而从未有人见到其真正而完整的轮廓;但要说不神秘,也其实并不太过神秘,因为,它一直都伴随着我们从未离开过。在我们未曾意识到的时候,它们也在我们的认知和反应之外存在着。

    就像是速掠中的我,以及这些无法认知到我已经速掠而过的生命一样。

    在这份“无法认知”的局限性中,我们都是如此的渺小。

    当我在以超过他人认知的速度奔驰的时候,我的思维速度同时也在超越着速掠的速度在正常的行动中,“想”总比“做”更快,在速掠中并没有改变这个对比,我的“想”仍旧比我的行动更快。这已经无法理解的思维之快,让我惊讶于自己的大脑是如何在这种超乎想象的运动中保存下来的,构成“我”的每一个零件,在这样剧烈得无法用一个准确数值描述的运动中,究竟产生了怎样的损伤?我只知道,绝对不可能没有磨损,并且,这种磨损绝对不仅仅是大脑物质的层面。

    即便如此,我仍旧可以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可以从这份快速中,感受到自己生命的流动。是的,“流动”这个词语,让我产生了更加深刻的感受,当我不由自主深入去感受的时候,我便觉得自己不再是“固体”,也不再是“人形”,而是像液体一样不断流动的物质,在一个宛如粒子加速器般巨大而复杂的回环中不断加速啊,这让我想起来了病院现实中的自己,名为“高川”的一滩lcl。

    当我感受到自己的“形态变化”时,便同时感受到了“性态变化”,构成我的一切的属性、状态和性质,都在流动中产生着极为复杂、极为快速、无法形容的变化。这个时候的我到底是什么?我已经弄不清了。不,我已经意识到了,当我越是深入,就越会触摸到混沌的不可理喻的变化,而我在此时此刻,在不远的将来,都是绝对无法理解这些变化,将这些变化重新整理成“自我”的一部分的,所以,再这样下去就糟糕了,当我对“自我”的形态和性态产生动摇的时候,“自我”的结构也会崩溃。

    到时,很可能不仅仅是病院现实中的“我”变成了lcl,就连这个在末日幻境中认知的“我”也会变成那样的一摊液体吧。

    必须……必须脱离这个思考,必须从这让人窒息的,黑暗的,混沌又疯狂的思维深渊中浮起来。我感到的窒息,不是物理上生物呼吸功能的窒息,而是一种意识层面的窒息感。我明明知道自己还没有脱离速掠,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在移动了,自身所处于的运动状态一点都不像是在“奔跑”,而是变成了仿佛沉没于大海深处的那种坠落的运动感。

    我拼命舞动四肢向上游去,可我的双脚却十分沉重,仿佛有一条条无形的触手从更加黑暗,更加深邃的下方伸出来,缠住了我的脚踝。

    恐惧,无法遏制的恐惧,无法阻止这恐惧的出现。

    我几乎无法阻止那呼救的心情,但是,话到喉咙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发出。我听到的,只有我自己发出的,宛如被灌了水的咕噜噜的声音,而那无形的缠绕着我的触手,也从无法看清的深海中,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就像是在笑,仿佛是在说话,仿佛是在对我指指点点,仿佛是对我那无法发出的悲呼的应和。那如同掐住了脖子,拼命忍耐的咕噜噜声,也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似乎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节奏。

    我拼命舞动四肢向上游,却怎么都触及不到海面,下方是漆黑的海底深渊,上方也是没有任何光亮的沉甸甸的海水堆积起来的幕布,四面八方无限蔓延,却也什么都看不到,仿佛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如同小丑一样张牙舞爪。

    可怕,太可怕了,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

    谁来救救我!?

    我终于拼命这么喊着。没能拯救任何一个人的我,现在就连自己都要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