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225章 【超级破天号】
    布置反击,安排撤离和救治伤员,甚至是顺时针移动达拉然城,好让未接敌的法师塔对撼纳克萨玛斯的火力,在达拉然的法师塔里,吉安娜几乎是绞尽脑汁应对着这场在这个世界从未有人耍过的要塞大战。

    要塞对要塞,听起来让人血脉澎湃,真正亲历其境才知道这场对决有多么残酷。

    仅仅是十五分钟的对轰,吉安娜已经听到有不下十个熟悉或曾经听过的名字出现在阵亡名单里。

    她紧紧握着拳头,用努力克制、不让自己颤抖的声音下达着一个个清晰的指令。

    本来,现在这个位置不是她的,杜克完全可以主导这一切。

    杜克却把这个机会给了她,还说得很好听:“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防守浮空城什么的就交给你了。”

    这不光是统御力的考验,还是对她魔法操控里的最残酷试炼。因为很多时候,在达拉然城的魔法回路被毁或者不通的时候,甚至要她亲自上阵去解决。

    操纵着如此庞大的天量魔力,吉安娜觉得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着,又或者说,自己冰封已久的魔法回路,在渴求着突破……

    正当两座超越凡人想象力的天空之城在火力全开,对轰个不停的时候。纳克萨玛斯一个邪教通讯员突然惊叫起来:“有什么东西向我们逼近!速度好快!不好!西面云层上面有东西!”

    “这次又是什么?”克尔苏加德尖叫了一声。

    “不知道!云层的紊流影响了我们对灵魂之力的感知。”另一个巫妖回答道。

    “闭嘴,我不想听到‘不知道’,我要一个判断,哪怕是错的都好!”克尔苏加德有点竭嘶底里地咆哮着。

    “呃,非要我说像什么,那就是战舰!”

    “什么?战舰?在海上的那种战舰!”那个巫妖很不靠谱地推测着,然后把尖尖的白色手指骨指向天空。

    如果克尔苏加德还有心脏,恐怕他的心脏已经吓得飞出来了。

    就在纳克萨玛斯西面远处的云层之上,伴随着雷鸣般的噪音,一个看不清的奇异存在正在乘风破浪般冲开云层。远远看过去,就像一锅煮开的粥,只不过有什么正从粥里冒出来。

    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拉开了漆黑房间的窗帘,当云层翻滚扩散开到极限时,一个巨大的金色鹰头从云中突围而出

    恰到好处!

    云层霎时间散开,一抹无比皎洁的月光挥洒在足足有一栋房子大小的金色飞鹰像上,随之是一个巨大的金属制尖头……

    这一下,别说纳克萨玛斯,连下方南海城邦里正在用望远镜观战的军官们都猜出这是什么玩意了

    “看来,我女儿挑的男人,总是会做出很多超越我们想象力极限的东西。”巴罗夫公爵调侃着自己已经是女王的女儿。

    “父亲……”伊露希亚怪不好意思的。

    作为一个老牌贵族,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老者,也作为联盟最大港口之一的幕后统治者,联盟最大海上商队的运营者,巴罗夫公爵自然认得这东西这是船首像!

    这船首像如此之夸张,以至于他完全可以估算出,即将从云层里出现的一定是一艘巨舰。

    库尔提拉斯的战列舰完全无法与之媲美,不,甚至连戴林国王曾经的旗舰也不可能拥有会有巨大且有点恶俗意味的船首像。

    这只能是超级战舰,而且是矮人风格的超级战舰。

    但矮人怎么会有飞在天上的超级战舰?

    唯一的答案,只有在那个把他女儿吃干抹净、上了船又不补票的王八蛋情人杜克的身上。

    好吧,谁让巴罗夫家族欠杜克这小子这么多呢。

    老公爵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哪怕弄出个私生子,他都认命了。

    目光回到天上。

    巨舰在云层中一边发出嗡嗡的巨大响声,一边破云而出。

    船身下方,是八个翻滚不息的龙卷。足足有数千米长的云层被它牵动着,仿佛恭迎国王出巡的臣子,匍匐在下方。

    巨大的舰身上,没有任何一页风帆,也没有哪怕一根的桅杆。整条船就好像最原始的,只以划桨作为动力的内河小船。

    只不过,在那条所谓的水线的下方,可不是划桨,而是八个直径少说有将近十米的巨大螺旋桨。它们鼓起的狂风,为这条足足有四层甲板的巨无霸战舰提供了强大的悬浮能力。

    船尾部位,两个足足有一辆蒸汽坦克大小的螺旋桨更是为巨舰的前进后退提供强大得难以想象的动力。

    看着那每层32门大炮,单边就128门炮的恐怖火力布置,伊露希亚扶额:“我总算知道他拿了我赚的钱去干什么了。”

    伴随着这艘巨舰,还有两艘小一号、只有四个螺旋桨承托、挂有奇特风帆的护卫舰一同浮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虽然它们也有着一级战列舰的尺寸,可惜第一艘出来的超级战舰太巨大了,完全盖过了它们的风头。

    它们几乎在抵达的一瞬间,就打横船身组成斜面,远远看过去就是一个立体的“三”字型炮击阵势。

    在旗舰上,杜克大笑不止:“哈哈哈!巨舰!大炮!这才是男人的浪漫!我才不呆在那个死板的浮空城里呢!”

    “对!说得太对了!”

    “为【破天号】的首战,干杯!”

    “干杯!”

    杜克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了。为毛库德兰、麦格尼还有格尔宾三个死矮子都特么在干杯喝酒啊!

    “喂!你们喝醉了,谁指挥!?”

    “不是还有你嘛!”麦格尼一副‘你办事我放心’的样子,让杜克翻了翻白眼。

    格尔宾跳上杜克的指挥座的扶手上,一拍杜克的肩膀:“你的梦想,我们帮你实现了。现在,谁都没试过战舰在空中要怎么打。统帅阁下,你就放手去干吧。”

    杜克龇了龇牙,看了看系统中的数据提示。在他的视界里,有着一个经过风力、风向计算后,得出来的完美抛物线,从【破天号】一直延伸到纳克萨玛斯上面。

    杜克大手一挥,声音通过魔法传音,传遍整支小舰队:“风向东北偏东,风力三点三级,所有炮手听令,注意炮击模拟抛物线,当与白色十字重合了,就按下准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