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14 思考的恐惧
    要让玛尔琼斯家转到幕前是相当困难的事情,这和他们试图完成最初的天门计划时的情况不太一样,末日真理教在他们的手中已经拥有这个世界里首屈一指的执行力。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会转入幕前最少也是一锤定音的时候。所以,如何在他们的计划中跳出来,以怎样的方式跳出来,让他们产生“自己必须站出来,否则无法解决问题”的认知,是十分关键的事情。

    是的,他们是否出来,仅在于他们是如何看待正在发生的变化。他们所看到的问题实际是否需要他们亲自解决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必须让他们这么去想。天门计划已经无法中止,无论是我还是nog,哪怕将目前所有的反抗方都加起来,也没有抵抗这股末日浪潮的力量,所以,才必须在天门计划的细节中作梗,通过这些细节制造一些假象,并让对方观测到无论用什么方法,嘴巴也好,行动也好,站在对手的立场呵斥他们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必须让他们自己思考,并从自己的思考中得出合乎我这边计划的结论。

    “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在末日真理教的眼中都是鱼饵吧,并不存在我们要成为这样,亦或者把其他人变成这样的说法,而是我们本来就是。之前我对畀说,素体生命对她所做的一切,是因为末日真理教想要借此引出其他人,这样的说法就好似将她当成了鱼饵,而将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当成了目标,但实际上,我仍旧认为,我和其他人并不真正的目标,而仍旧是鱼饵。素体生命的所作所为,只是在用鱼饵钓鱼饵,用小鱼饵钓大鱼饵,之后才使用大鱼饵钓鱼。”我继续说到:“只是,我们自己并不是死物,作为鱼饵的我们和身为渔夫的末日真理教之间的联系是如此的深入,足以让我们这些鱼饵的活动反过来去影响末日真理教它们可以在哪里钓鱼,怎样才能把我们钓起来,在某种意义上,是由我们自身决定的。”

    “和渔夫一样聪明的鱼、和渔夫一样聪明的鱼饵,以及渔夫三者之间的博弈吗……?”富江似乎觉得这样的比喻很逗趣般,扑哧一声笑出来,“真可爱的想法呢,阿川。”她只是这么说着,并没有肯定这个想法是对是错,看她的样子,也似乎根本不在意这样的对错。

    “话是这么说,但要真的要完成构思,实在是让感到无能为力。”我揉了揉太阳穴,说:“我只是一个人,影响力还是有限的,只是,不尝试下一的话,总让人不甘心。”

    “嗯嗯,比起什么都不做,还是做点什么比较有趣吧。”富江这么回答到,也正因为是这样的回答,所以,我才一直认为,“富江”充满了人性会仅仅因为有趣就搞事,大体上正是人性的体现吧,这样的动机在人类之中是相当普遍的。当然,其它动物里也存在。但无论怎么说,都仍旧是在人类可以理解,人自身也十分习惯的范围内。

    不因为“有趣”、“责任”之类人性化的理由去做事,那才是真正的异类。就这个角度来说,“富江”和“病毒”仍旧是不同的。桃乐丝和系色所认为的,“江”等于“病毒”那样粗暴的等式,或许可以省去许多麻烦,将变数控制在一个既定范围内,更适应量化和理性,但却不符合我的美学。

    “既然大方向决定了,那么,我们具体该做些什么?”富江问到。

    “……去找火炬之光。”我再一次仔细分析之后,如此回答到,“听说他们有激发偏差的能力,让事情不如预想的那般进行,而且是对敌对己无差别的影响,这显然也是连锁反应的一种体现,我觉得会有点启发。”

    “火炬之光,你是说西格玛小队的那些人?如果目标是确定的某种结果,那么,那群制造偏差的人的确很棘手。话说回来,他们自己就没有一个确切的目标吗?‘只为了制造偏差现象而展开行动’这样的说辞总觉得是骗人的。”富江就如同普通人一样分析着,“只为了偏差而制造偏差,就必须拥有一个绝对的参照物。当制造的偏差是面向未来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需要一个‘原本的未来’做参照,如此才能确认偏差的存在。但是,他们又从哪里获得‘原本的未来’呢?就算是先知,也只是能够预言涉及末日的部分,而末日总体上没有产生偏差,足以证明,即便是那些专门制造偏差的人,也无法让末日的到来产生偏差说到底,他们所认为的‘偏差’到底是什么?那肯定不会是一个泛泛而谈的概念。”

    “也许是细节方面的偏差?”我猜测。

    “不可能。”富江很直接就否定了,“如果细节的偏差无法改变既定的结果,那么,这种偏差又有什么意义呢?”

    “也许他们正是因为无法确认是否产生了偏差,而是相信自己制造了偏差,所以,才必须去尝试……正如现状,末日是一个必然到来的结果,一旦他们完成的偏差改变了这个结果,不就很少地证明了他们自身的正确吗?”

    “……终究在结果到来之前,他们所坚信的东西也并没有实际的证据,而仅仅是他们自身的信念而已。”富江的脸上露出奇异的表情,说是嘲讽当然也有,但并不仅仅是嘲讽,“你想放一部分筹码在这些人身上吗?阿川。这可是风险很高的赌注。”

    “你对火炬之光的人没什么好感?阿江。”我反问到。

    “不,只是他们的所作所为痴愚而盲目,让我感觉有些不舒服。”富江说:“至于他们本人如何,我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也不太在意。”

    “痴愚盲目吗?”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我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心想着:如今还在对抗末日,对抗“病毒”的人,不都是痴愚盲目的吗?如果稍微聪明一些,早就应该放弃这如同死缓折磨一样的自己了。虽然富江的精神状态可能比所有人都更要正面且亢奋一些,但我还是觉得,她所表达出来的那些意思,并不仅仅是嘲讽他人的痴愚盲目而已,而是在暗示着更多的东西。

    只是,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而富江也不会解释。

    “去见见那些家伙,哪怕压上筹码也没什么,但是,阿川可不要变成那样的人哟。”富江用稍微严厉的口吻对我说:“你要相信我,爱着我,要不断地思考。执着于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会变成盲目,放弃思考就会变得痴愚,所以,阿川你需要不断地思考。”富江这么对我说。

    “越是思考就越是感到自己的愚笨。”我说:“越是思考就越会觉得自己同样是痴愚盲目的,放弃思考本身就是痴愚的话,不断思考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反过来想想,阿川,通过思考认知到自身的痴愚盲目,这正是不再痴愚盲目的证明你一直都听说过一句老话吧:精神病人是不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的,愚蠢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愚蠢。”富江若有深意地说到。

    “但是,思考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有时还会带来更大的困难。”这样的经验在我所经历过的那些时光中,发生得太多太多了。我

    “因为,你并没有想过,什么是‘思考’。‘思考’这种行为的本质是什么?阿川。”富江反过来问到:“如果世界是物质第一性,那么,‘思考’体现在物质上的表现是什么?如果一个人觉得‘思考’是重要的,那么,又如何在自己的世界观下去解释‘思考’本身是什么东西呢?必须深入到这里,才能真正认识到‘思考’为什么重要,而不是人云亦云,浮于表面。”

    “……我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些事情,但是,越是思考就越是会得出一个让人感到恐惧的结论。”我回答到:“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本质性的理论,能够解释包括‘思考’在内的所有精神层面和物质层面的变化,那么,在我们得出这个本质性统一性的理论之前,是否就已经存在这种理论的使用者,从一个最本质的层面上,决定着我们所有的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呢?简而言之,我正在进行的思考,真的是我的思考吗?我所得出的结论,真的只是由我自己的思考得出的结论吗?如果承认我思故我在,那么,一旦我的思考在一个更加微观或更加宏观的基础上,变得不再是我的思考,那么,‘我’到底在哪里呢?‘我’真的存在吗?”

    是的,在我开始深入思考之后,当我的思考从科学的层面进入了哲学层面,当我见识到的东西,从可以理解的东西变成了无法理解的神秘后,“思考”这个行为本身就变成了一种压力和恐惧。不是由思考带来压力和恐惧,而是思考本身就是。

    就连桃乐丝和系色所追求的大一统理论,就连那基于假设,无法完美实证的量子理论,都变成了恐惧的根源因为,人类的历史,是如此的短暂,而人类自身,有着如此多的局限性。以天文单位为参照,人类所追求的一切都仿佛在宇宙的彼方,可能已经有谁追求过,甚至已经成功了。而我们只是生活在宇宙彼方那些掌握了大一统理论的存在们所制造出来的幻觉中,我们从物质到精神,从思考行为到思考方向,那些自认为是“自我”的一切,其实都在这个能够解释一切的大一统理论下被它们规划着。

    是的,如果世界是有限的,是封闭的,未知是有限的,“科学理论不断发展就迟早能够解释全宇宙”是真的,并且,只有数千年文明历史的我们这些人类不是孤独的,那么,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已经掌握真理并解释了全宇宙的神”就有几率存在,并且,这个几率超乎想象的大。我们所认为的“世界”就会被证明只是一个“笼子”,而我们只是“笼中鸟”,而这个笼子早已经被别的某种存在完美控制了。

    唯有“无限的未知”才能打破这种“笼中鸟”的状态,唯有“科学无法解释一切”才能让自己有所慰藉,无需去担忧早有其它生命用科学解释了一切,唯有量子是无法证明的假设理论,而并非是正确理论,才能避免自己已经被从量子层面上彻底控制了思考和行为的可能性。

    “思考本身是很可怕的,因为哪怕在自己已知的范围内,只利用自己可以认知到的信息,思考也能给出自己绝对不希望看到的结果。虽然有人说,正为了避免这个自己不想看到的结果才需要思考,但是,在自己未曾全部理解的宇宙深度内,如何可以证明,自己所不愿看到的结果还没有发生呢?如何证明,这不是已经发生的结果在思考行为进行时给予的反馈呢?”我知道自己充满了恐惧,那不仅仅是对未知的恐惧,而更多的是对“有限未知”的恐惧,对我而言,“未知是有限的”才是最大的恐惧源头。

    所以,我虽然经常用科学的理论和逻辑去思考,但却不希望这个世界是科学的,反而,神秘才能让我感到有所安慰。

    “即便如此,你也不能停止思考,阿川。”富江就像是全然没有看到我眼中的恐惧,只是用一种寻常的语气对我说:“思考也是一种运动,而且无论放在宏观还是微观,无论是将其视为生命行为,还是视为一种自然现象,都是十分必要且美好的运动。当你停止了这种运动,就会失去存在意义。你看,这个世界上,唯有运动是必须且恒长的,而静止没有任何意义,人类目前所观测到的所有静止,其实仍旧都是运动着的,尽在人类局限性的观测中呈现的静止假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