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节 杀出一条血路
    ps:看《狂神刑天》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第九百五十五章节杀出一条血路

    盟友,这些所谓的盟友靠得住吗?这一点刑天自己也不清楚,不过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盟友十之**都是靠不住的,真正能够靠边得住房的只有自己,毕竟只有把自己的性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方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一切都根本不用在意,都不重要!

    很快刑天便发现自己错了,通天教主他们也发现自己错了,在这样的种族大战之中,根本没有必要去弄什么小手段,因为那根本没有用,这不是小规模的战争,而是一场种族的争斗,这要比他们在洪荒之中所面对的大战要恐怖数以百倍、千倍、万倍,这样的战争比拼的是人数,是实力,拼得是消耗,在这样的战斗之中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没有用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一切都不堪一击,都会被一击而破!

    还没有等刑天他们发动攻击,一瞬间无数的攻击则是破空而至,一道道让人为之恐怖的法则之力疯狂地在他们的上空疯狂地落下来,有如流星一样,仿佛是要将这片森林给毁灭一样,那恐怖的气息一落下,刑天瞬间便明白自己的处境危险了!

    这时,刑天沉声大喝道:“我们一起冲!”在这时,不能再按照先前的计划行事了。要不然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毕竟这一场战争来得太猛烈了。完全超出了刑天的想象,这里的战争要比他所想象的要恐怖的太多。让刑天不得不抛弃之前的一切设想。

    按照现在这样的情况,若是继续留在这里,那么他们是看不到任何活路,所以现在他们必须要冲杀过去,与对方进行一场近身搏杀,否则只会被对方远程攻击,处于挨打的局势之下,他们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刑天的吼声一出之时,一瞬间整个战场发生了疯狂的转变,所有的人族疯狂地向那还没有看到的敌人冲杀而去!

    什么要生死大战,这便是,而且十分的恐怖,虽然失了先机,可是这一场突然而来的战争并没有让大家为之恐惧,相反所有人都疯狂起来,杀气冲霄。或许是在死亡的威胁之,大家都全面暴发了,一瞬间大家都冲到了对方的面前,与那敌人绞杀在了一起。

    “混蛋。这一次我们对战的是兽族这些混蛋,大家杀啊!”在冲到面前之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一群顶着兽头的兽族。兽族是人族的大敌之一,很快双方则是在这片战场之中疯狂地绞杀在一起了。无论是人族也好,还是兽族也罢。在一瞬间便倒下了无数人。

    这时,刑天则是沉声说道:“不行,我们不能再这样疯狂地冲锋了,要不然一但被那些兽族给集火,我们都得死,大家放缓步伐,不要冲得太急了!”

    听到刑天之言时,思巴客的脸上则是闪过了一丝的惊恐,连忙急声说道:“刑天道友,这样不行啊,我们不能缓,要不然等后面的天云宗的督战队上来,那我们就会被他们给干掉的,他们可不会在意我们的死活!”

    “混蛋,天云宗这些混蛋还真得是阴毒得很,连这样的事情也干得出来!”通天教主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好在现在大家都陷入到杀戮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刑天他们的那些小动作,更没有人听到通天教主的这番话,要不然他们可就危险了。

    虽然不能停,可是刑天他们却没有全力冲锋,只是保持在了中间的位置之上,他们看起来都疯狂地在杀戮着,其实他们却都在保留着实力,都在警惕着随进会发生的危机,毕竟在战场之中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且这是一场种族大战,刑天可不敢真得完全相信思巴客的那番话,真得以为兽族的那些强者都会被天云宗的人给牵制得住,若是对方出现一位强者,那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就会是灭顶之灾,对此刑天可不得不小心应对!

    很快,在这片战场之上,那已经是遍地的尸体,碎肢断躯,血迹遍地,而随着大战的继续着,在前方的杀戮声也是越来越激烈起来,一道道恐怖的冲击波不断地横扫四面八方,不用说便知道那是都打出了火,都动用了杀手锏,甚至是那兽族动用了刑天所担心的手段,集火,集中所有的火力来清除那些出头鸟,在这样的疯狂攻击之下,那些人自然一个个都被轰杀了,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毕竟在这样的大战之中就算是强者,只要被无数人给集火,那也只有死路一条,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战斗,而是种族大战,没有什么公平可言,有得只有杀戮!

    也不知道是那后面的天云宗的督战队上来了,还是杀戮之下引爆了所有人的血性,不过只是几个呼吸之下,刑天他们这一队已经落在了后面,这让那思巴客不由地急声地说道:“刑天道友,我们不能再这样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这在短瞬间所发生的变化让刑天也为之震惊,不过现在却不是计较这一切的时候,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刑天他们也只能加快速度向前冲锋而去,他们可不想被那后面的督战队给盯上,那可不是什么好事,一个不小心就会把性命给丢掉。

    “混蛋,这真他妈的乱!”看着这正前方的战场时,刑天忍不住地破口大骂起来,也怪不得刑天会这样大骂,因为现在人族大军已经与兽族大军完全绞杀在了一起,双方已经分不出敌我来了,完全是一场混战。在这样的战斗之中,误伤、误杀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样的情况又如何能不让刑天为之恼火,可惜的是无论刑天心中有多么愤怒。但是他都改变不了这一切,因为他还没有那个力量改变一切。

    通天教主忍不住问道:“刑天,我们现在怎么办?”看着这混乱的局势时,通天教主也忍不住地皱起了眉头,毕竟他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疯狂的混战。

    刑天沉声说道:“还能怎么办,杀吧,无论是敌我,只要威胁到我们生命的,无论是谁都给我干掉他。不能让这些人给我们造成伤害,让我们的实力受损,毕竟我们也不知道这一场大战会持续多久,所以还是谨慎为上!”

    一瞬间,刑天便做出了决定,虽然说刑天的这个决定有点狠毒,可是对于这一切刑天没有半点的压力,对他来说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自然不会去理会其他人的死活。别说是刑天有这样疯狂的想法,就算是那思巴客也是如此,他早已经将天火门的那些人给抛之脑后了,他此刻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下去,跟着刑天活下去,在他看来只有跟着刑天他们这些人方才能够有一线生机。毕竟刑天他们不仅仅有强大的实力,还有着不错的头脑。这是其他人所不具备的,只有这样方才能够最大程度保住自己的性命。

    在这整个种族战场之上,无数的至宝在乱飞着,无数的天地法则之力在疯狂地爆炸着。大家都杀红了眼,根本不会在意四周是什么人,自己的攻击会不会伤及无辜与同伴,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全力搏杀,以求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人的死活都没有人会在意的,这就是战争,赤/裸裸的杀戮,在这样的战争之中拼得就是底蕴,拼得就是人数与消耗,看谁能够坚持到最后,毕竟在这样的战争之中有着太多的危险了。

    刑天与通天教主他们一行人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到如此恐怖的种族大战,不过好在他们之前有着太多的战斗经验,虽然在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不适合,不过很快他们便进入到状态之中,刑天他们这些人则是在这混乱的战场之中不但地游走着,他们可是够心狠手辣的,都是专盯着那些减小之兽族下手,根本不与那些强者对抗。

    在这样的大战之中,虽然刑天他们表现的很异常,但是却没有人去注意,因为这混乱实在是太恐怖了,而刑天他们专向那混乱的深处而去,让自己进入到那人群之中,自然不会引人注意,也自然不会招惹到那兽族强者的注意,所以他们依然活得很自在!

    不过,凡事都有一个度,刑天他们虽然很想要保持低调,可是很多事情都由不得他们,特别是在这样的种族大战的战场之中,他们是无法操纵一切的,随着杀戮的不断继续,人兽两族的损失越来越多之时,那战场的密度自然也就降低了许多,于是刑天他们这一伙人自然也就暴露出来了,再也不复先前的低调了!

    这时,玄冥祖巫则是不由地开口说道:“刑天,我们现在只怕已经被那兽族给盯上了,战场变化的太快了,快到让我们都无法迅速适应的地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也怪不得玄冥祖巫担忧,而是现在他们太冒头了,已经成了出头鸟,刑天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现在他们想再隐身到那人群之中已经来不及了,毕竟他们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所以现在他们的处境变得有些危险起来了。

    刑天脸色一变,沉声喝道:“也罢,既然计划不如变化快,那我们索性就放开手脚,将周围的那些人给招揽过来,大家合在一起,这样活命的机会便大了许多!”

    源源不断的兽族疯狂地涌来,让刑天他们的压力变得大了起来,毕竟他们的缓兵很少,几乎是没有多少,而兽族却是有着让人为之恐怖的援兵,这样的变化让刑天不得不改变计划,要不然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现在他们需要拉拢人抱团自保,要不然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再一次被那些兽族大军给包围上,那怕他们有自保的手段,可是不到万不得已武旦虚有其表他们是不愿意动用的。毕竟这可不是小事。

    在这样的杀戮之下,有很多人族都是因为打得太兴奋了。忘乎所以了,将一身的力量给打空了。然后在没有队友相助的情况之下被那兽族给斩杀了,兽族有着源源不绝的大军,而人族的人数则是越来越少,两者之间的势力发生了变化,这不得不让刑天改变策略!

    看着人族这方越来越少的人数之时,刑天不由地苦笑道:“诸位道友,这下我们的麻烦大了,我们真得成为了弃子,天云宗那些混蛋太阴险了。根本就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想要用我们来消耗到兽族的力量,这完完全全是对我们谋杀!”

    能够活到现在的人族,不是强者,那就是智者,谁都不是傻子,在听到刑天之言时,大家都能够看得清自身现在的处境有多凶险,都知道刑天说得是实话。他们的心中也无比的愤怒,可是他们却改变不了眼下的局面。

    “是啊,这天云宗的混蛋根本不给我们活路!”通天教主也阴沉着一张脸,对于眼前的局势为之愤怒。而这时聚集在刑天他们身边的人数也是渐渐多了起来。

    刑天见状一狠心沉声喝道:“实在不行,我们就放手一搏,全力向前冲杀。杀出一条血路来,现在我们没有别得选择了。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来方才有一线生机,老子就不相信那后面天云宗的杂碎能够跟得上我们的步伐。只要我们能够冲出去,那就有一线生机,那时那天云宗的杂碎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都为刑天的决定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完全是在玩命,可是他们却没得选择,若是继续留下来,那只有死路一条。

    那思巴客则是有些恐怖,失声地说道:“刑天道友,我们不能冲进去,不然真得死定了,兽族之中肯定有高手在,我们根本抵挡不住他们的攻击!”

    刑天冷哼一声说道:“留下来方才是死路一条,我们这么多人合力,集火一击,就算是再强大的人也得死,想要活命,那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来,冲出这战场,要不然只会被天云宗那些杂碎给玩死,你们自己做决定吧,时间可不多了,等那兽族的大军完全将我们包围,那我们就算是想要突围也没有那个机会了,所有人都得被蚕食而死!”

    “杀,我们听你的,大家合力杀出一条血路来!”很快有人响应起刑天的决定来,毕竟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自身的情况有多危险,留下来绝对是死路一条,若是放手一搏,那还有一线生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了!

    “好,只要大家肯全力搏杀,那我们就有一线生机,都给老子听清楚了,不管什么情况,全力给我冲杀,任何敢挡在我们前面的人都得死,所有人给我集火,就算是再厉害的兽族强者,也挡不住我们所有人的锋芒!”刑天疯狂地大吼着,而听到他的吼声之时,那些围绕在刑天四周的人族大军则是看到了希望,一个个都变得疯狂起来。

    “杀,大家给我杀,杀出一条血路来!”刑天狂吼着,然后与玄冥祖巫等人疯狂地向前冲杀而去,他们这一动手,那诸多的人族大军则是立即响应,跟随着刑天的步伐,疯狂地向前冲杀而去,对于四周的情况都不再理会了,他们的眼中有得只有前方,如同刑天所说得那样,任何敢挡在他们前方的人都得死,在他们疯狂地冲击之下,很快他们则是一头杀进了兽族大军之中,所有人涌入到了兽族那源源不绝的援军之中。

    看起来刑天他们的这番举动那完全是在自杀,可是这却是他们唯一的活命机会,这就是置于死地而后生,他们只有放手一搏,方才能够有一线生机,只有不顾不切地杀出一条血路来,他们方才能够活下去,方才能够摆脱眼下的恶劣局面。

    刑天他们的心中可不敢再相信天云宗那些混蛋了,若是他们留下来,那怕是等到了天云宗的援军,但是接下来他们依然是炮灰,依然会被天云宗给逼着去消耗兽族大军的力量,既然如此,他们还不如直接杀出一条血路来,还能够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

    “疯子,那些疯子竟然做出了这样疯狂的事情来,竟然向兽族大军发动了自杀之举,这完全是在自寻死路,真是一群蠢货!”在看到刑天他们疯狂地杀进了兽族那源源不断的大军之中时,天云宗那督战队的一些人则是为他们那疯狂的举动而震惊了,不由地失声大喊起来,由此可见刑天他们的疯狂给予这些人造成了多么大的冲击!刑天他们蠢吗?不,刑天他们不蠢,这是他们唯一的生路,他们想活下去,只有舍命一搏!(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