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10 门后的光
    畀有和我相似的地方,也有和我不一样的地方。有时候我觉得她想得太少,但是有时却又让我觉得,思考到此为止才是正确的。她没有因为我伸出援手就对我抱持肯定的态度,这反倒让我有一种宽心的情绪,尽管我不觉得,目前所见之人中,有谁的所说所做一定就是正确的。不过,说到底,我现在正在做的,大概也不是什么绝对正确的事情,因为,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绝对正确的事情发生,所以,完全没有一个客观的评价标准。所以,我只是对她此时所表达出来的坚定态度而感到宽心吧。

    在面对漫长而黑暗的未来时,在面对那睁眼可见的绝望时,在无论如何思考也无法得到一个绝对正确的结论,无论如何行动都难以跳出已经意识到的怪圈时,在“客观现实”和“主观意识”都开始混淆的时候,唯有“态度”才能够让人有所欣慰了。

    要说现在我对畀的交谈改变了什么,我想,大概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无论对我来说,这场对话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而我希望,对她来说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真想说一句:你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这类的话,果然还是不说比较好吧?”我说。

    “……你不是已经说了吗?高川先生。”畀的嘴角有点儿抽动。

    我不由得“哈哈”地笑出声来。

    “如果,我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无论你做或不做都不会改变结果的事情,你会选择做还是不做?”我问到。

    “做,也许不能改变结果,但是,谁能肯定不会改变结果呢?而且,至少可以改变过程吧。”畀毫不迟疑地回答到:“而且,只因为觉得无法改变结果就不去做,那也太过于功利了。我可不想成为那么功利的人。”

    “哪怕是最终被证明无所谓,白费力气?”我问。

    “对自己来说,不觉得是白费力气就行。”她回答到。

    “如果最终连自己都觉得是白费力气呢?”我问。

    “这是自己的选择,不应该背叛自己的选择。”她如此肯定地回答到。

    “所以,这也是我给你的答案。”我认真地对她说:“哪怕被人认为,最终目标是对立的,立场上也根本不一致,是虚伪的表现,我仍旧做了一些事情,例如把你从那些素体生命手中救下来。虽然矛盾,但确实是我自己的选择。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又有谁能肯定,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对立的呢?你认为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就是最终目标,但你又如何证明,它就是最终目标呢?你们视它为最终毁灭世界的元凶,最强最恶的boss,但是,如果它不是呢?”我这么问到。因为,我的确在这么怀疑。对我来说,不,对桃乐丝和系色她们来说,这个所谓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绝对不是最直接的,最终的敌人。换句话来说,它很大可能只是我们找寻“病毒”的一个跳板,而且是至今为止所找到的最合适的跳板从这个角度来说,假设如今的网络球已经被桃乐丝和系色掌控,那么,网络球也应该是等着这个怪物出现吧,于是,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的对立在它出现之前,暂时不具备实质性了。

    “那么,反过来说,你如何证明它不是元凶呢?”畀反驳到。

    “无法证明,所以才想见一见。”我说:“只要见到了,就能够明白它是不是了。”

    “如果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她问。

    “是的话,就是最终的决战。不是的话,那么,它身上肯定有最终元凶的线索。”我回答到:“这些东西,必须要见到才能确认,只凭想象,是无法得到答案的。我们现在只是在想象其存在,而无法确认其是否真的存在,在哪里?以怎样的方式存在在攻击之前必须锁定目标,这是人类的极限,超过这以上的做法,人类都无法完成。我也一样,即便我想点什么,拯救什么,不将敌人的正体找到并锁定的话,是什么都做不到的。当然,锁定了敌人,也不一定能够真的做成什么,但没有这个开始,那么,一切都无法开始。”

    无论是我,还是其他高川,亦或者是桃乐丝和系色她们,乃至于病院现实里的研究者,都十分清楚这一点,并且仅仅是为了达成这个开始,就已经精疲力尽了。然而,直到现在,仍旧没有达成这个开始。

    畀再度沉默下来,她似乎有点儿不认可,但是,也没有做出反驳。我一直都认为,人是有极限的,许许多多的人集合起来,也无法超过人自身的极限,那并不仅仅是能力上的极限,更是思想上的极限,就连号称无极限的想象力和逻辑,当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会实际感受到一个依稀的壁障思考有时会让人自觉得聪明,但只要不断思考下去,不断追根究底,就一定会比觉得自己聪明更觉得自己愚昧。越是思考,就越是能够清晰感觉到这个壁障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我仍旧不会想要看到那东西,很多人也不愿意……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情,现在我要对付的是素体生命,我也觉得,我现在只需要关注素体生命就足够了。”畀打破沉默,说到:“虽然高川先生你事实上救了我一命,但是,如果你真的在实际情况中成为了敌人,我也会怀着歉意尽全力消灭你。”

    “……足够了。”我微笑着,心中没有任何不满和失望,相反,她说的正是我希望她说的。我无法确认自己想要表达的,是否已经被她了然于胸,也无法确认,自己在她心中播下的种子会不会发芽,但是,我觉得她现在的表态已经足够了。不过,我也可以想象,她要面对的,会是多么艰苦的战斗。不,认真来说,所有需要豁出性命和觉悟的战斗都不会轻松。

    “那么,衷心祝愿你能够活下来。”我诚心诚意地祝福到。

    “你要走了吗?高川先生。”畀问到。我感觉到,她的视线已经越过我的肩膀,落在那个已经敞开了三分之一的大门上。因为她之前的动作,我已经转过身,背对着大门,但是,仍旧可以感觉到,从大门外倾泻进来的光亮仍旧让人看不清门外的任何东西。

    那条迸射进来的光之中线是如此的巨大,我的视野已经被从后方射来的光盖住了,同样看不清更远处管道中的景色。我和畀的影子,在这铺了一地的光亮中萎缩着。

    然后,我感觉到了无比熟悉的气息,就在那大门之外伫立着。这种熟悉就像是久违了的故乡的风,像是不知何处曾经呼吸过的空气,像是记忆中印象很深但却又记不清楚的味道,像是麻痹的手足恢复了知觉,像是聆听到的某一段旋律中,似乎藏着自己一直都很在意的某一段节奏全都并非是和记忆里那模糊的轮廓完全一样,但却又让人可以区分出,并不是既视感的错觉,而是真的有这样一段经历。

    我的呼吸一时间停顿了,脑浆也像是被这熟悉的气息抓住了一样,念头和身体都有些僵硬,无法立刻做出反应。反而是畀没有受到影响,反而看出了我的异常。那不断浓烈的光和不断稀薄的影子中,畀就像是站在两者的交界线上,那愕然又警惕的表情,也仿佛被光和影分割成了两部分。这可真是奇妙又美丽的光景,就好似一副只用灰阶和留白表达意境的画作,粗糙的笔墨中,流露出分外的精致。

    我觉得自己可以读懂畀此时的内心活动,但是,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出来。

    我没有看清门外那个身影,但我已经知道了,那是谁。

    “怎么了?高川先生,敌人?”畀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是徒劳地瞪视着不断变得浓厚的光亮处看,但很快她也不得不眯起眼睛。

    太亮了,实在太亮了,怎么会这么亮呢?门后的世界,到底有什么东西?简直就像是舞台上的聚光灯全都打在这里,穿透这扇门的中线迸射进来,让人难以呼吸,心跳加速。

    不,假设这就是舞台上的聚光灯,那么,能够聚焦在这里,便意味着登场者是何等影响力重大的角色。

    “你没感觉到吗?那个无比强烈的存在感,完全和这光亮匹配的存在感。”我反问畀。

    “存……存在感?”畀一脸愕然,但是,似乎也被那光照得很吃力,她和我的位置相对,我背对着大门,而她正好面对着大门。她只能伸手挡在脸前,却渐渐难以继续正眼观察,“有麻烦了,是吗?是敌人吗?我完全没有感觉到……真的有东西在那边吗?也对,这光亮太异常了……高川先生,不跑吗?”

    “不需要,不是敌人。”我说到这里,却下意识顿了顿,才能用肯定的心情确认到:“不需要逃跑,不是敌人。”

    “那到底是……高川先生的熟人?”畀这么说着的时候,我看到我们脚下的影子已经彻底消失了,四周可见范围内的阴暗,全都被这浓郁得似乎要变成实质的光驱散了,在如此纯粹的光亮中,我觉得自己似乎在融化。明明不感觉到热。

    “我们在融化吗?高川先生!”畀陡然大声喊道,就像是害怕连声音都被这可怕的光亮吞噬一样,她的脸上明显浮现出恐惧感,她的五官在光中变得模糊,细节的轮廓似乎在扭曲。哪怕是在面对素体生命的时候,我也未曾看到她产生过这样强烈的恐惧。她似乎连脚都动弹不得了。

    “超越恐惧……快想想之前的对话,用你的坚定超越这恐惧!”我对她大喊。虽然我没有感觉到危险,但是,可能仅仅是对我而言的安全。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感觉到恐惧的,哪怕是陡然浮现的一种情绪,也必然有一个源头,在她的思想中运作。畀一下子就落入了恐惧中,可能无法反应过来,让她恐惧的并非实体,而是就在她意识中的某个因素被触动了。

    这种直接从意识层面上被触动恐惧感的情况,在我熟悉的那人身上,简直就是如呼吸一样简单。她的存在感,就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富有侵略性。如果畀无法超越这份恐惧,依靠自己的思考或意志,夺回自我的存在感,很可能直接就被消灭不,更准确地说,是她地自我会被侵蚀掉。

    她不可能是被针对的人,只能说,她的运气不怎么好,竟然遇到了这样的状况。但是,只要这不是有意识的攻击,就有抵抗的几率。

    “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刚刚才说过的话。快想想,我说了些什么,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做出了怎样的决定!你当时的心情,当时的觉悟!”是的,我说的话,不会对她有直接的帮助,但是,只要她还记得,只要她回想起来,就一定可以身临其境地回到当时的自我意识,提高自我意识的抵抗能力。因为,在苦恼和思考后最终做出的决定,是十分清澈且纯粹的。

    只是短短几句话的工夫,畀的脸色仍旧不好,但是我所能看到的那张脸的轮廓,重新从那扭曲的描线中复原过来了。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门外的她对畀的影响竟然会如此强烈,如此直接。

    “过,过去了……”畀艰难地说,虽然没头没尾,但我明白她的感受。那就像是在洪流来袭时,撑过了最强烈也最危险的那一次冲击。

    “不要掉以轻心,你还是觉得恐惧吧?”我太熟悉这种情况了。

    “是的,很可怕。那到底是什么?高川先生,你说过,那不是敌人吧?但不是敌人的话,怎么会……”畀有些惊疑不定。

    “只是你的运气不好。不,应该说,其实所有人的运气都不好,所以她才会出现。”我不喜欢讥讽他人,我现在所说的,确实是我的真心实意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