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五十、舍不得师父
    这名年轻的妖怪,比大妖天的妖怪跟显得潇洒,一身劲爆的猎装,很有英伦风,再加上腰间的白银骑士,简直就是标准的猎手。

    他腰间的白银骑士,技术跟应王当初使用的如出一辙,只不过应王那是特殊品,这名年轻妖怪手中,却是量产品罢了。

    这名年轻的妖怪,散会之后,就带了数十名部下,离开了营地。

    如今人道诸国虽然被许了纳入了虚清天,但却并没有断绝了往来,不但虚清天的人道诸国,还有妖怪们能够出来,就算亲近人道的妖怪,也能任意进入。

    这名年轻的妖怪,正是奉命驻扎在虚清天,负责打探消息之辈。

    晃眼,到了虚清天附近,这名年轻的妖怪,止住了风头,他神色复杂的望着不远处,连接洪荒和虚清天的一道天梯,思绪连篇。

    这道天梯,本身也是一株神木,却不是什么洪荒妖怪,乃是不周山上的葫芦仙藤,昆仑山上的蟠桃,赤城山上另外一株仙木,纠结起来,化为勾连天地的这么一个通道。通道的两端,都有虚清天的大修士镇守,也不会放任心怀不轨之辈任意进出。

    这名年轻的妖怪正在愣愣发呆,忽然有一个年轻的道人,从天梯上悠然而下,足下金花灿烂,年轻的道人见到了年轻的妖怪,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可是想好了?”

    年轻妖怪一举手,让手下散了开来,只剩下了自己,坚毅的答道:“已经想好!”

    年轻的道人一摆手,带了他重新踏上了天梯,进入了虚清天之后,几经周折,来到了一处雷池,把手一推,将年轻妖怪推落了进去。

    年轻妖怪顿时惨嚎起来,拼命催动了身上妖力,但就如扬汤止沸,负薪救火,身上妖气转瞬就被雷水化去。

    年轻道人随手一掷,说道:“还不快催动灵机。”

    年轻妖怪不敢怠慢,急忙催动了前些时候,年轻道人所授的法门,妖气花去,灵机滋生,渐渐一身修为就换了面貌。

    年轻道士望着正在苦苦修炼的年轻妖怪,不由得似笑非笑,露出了一股奇异的神色来。

    这个年轻的道士正是许了,这个年轻的妖怪……

    却是太上!

    许了也不沾地,太上为什么会投入大妖天的开垦团,还加入了反抗组织,发誓要推翻天庭。但这并不妨碍,他把太上收入了门下,并且传授了大天元诀。

    如今太上被雷水化尽了妖力,转修灵机,转修的法门,正是日后太上把太古金盘和太初玉盘,这两件天道和洪荒的第一至宝合璧,演化为太极图,参悟出来的大天元诀,也是天下万阵之源头。

    大天元诀不愧是太上所创的功法,他修炼起来,比许了,比当年的姜尚都更如鱼得水,再也契合没有了。

    随着大天元诀的催动,太上的身外,自然而然生出了一座阵法,导引雷水收入阵法,经过阵法转化,被他炼成了自身法力。

    太上本来也已经是妖将级数的强横妖怪,故而才能得到反抗组织首领的看重,如今修为虽然废去,但天赋资质扔在,又是修炼最为契合自身天道气运的功法,故而此番重修,进境极快。

    只是数十个呼吸,每一次呼吸,修为就跨越一个级数,在妖士境界,不过才呆了一两个时辰,就从一级灵士,突破了九级灵士,然后毫不迟疑的打破了瓶颈,踏入了天罡士的境界。

    虽然天罡士的境界,对寻常之辈,已经是极难突破的一贯,但是对十二道尊之首的太上,却显得微不足道,他的沉浸在修炼之后,不过数日的功夫,就凝练的一条天罡脉,伺候第二条也不过多花费了一两日,第三天又复多花费了两三日。

    这等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许了虽然见到太上,好不积累含蓄,稍有所得所见,立刻突破,每一步都是恰到好处,却也不阻止,只是含笑观望,乐见其成。

    许了颇有耐心,自己在雷水池旁盘膝而坐,默默打磨法力,一直过了百余日,才感应到雷水之中,太上的灵机又复一遍,竟而突破天罡士,拔升为了大衍士。

    虽然因为太上几乎没有任何积蓄,只是凝练了一条大衍脉,但此番修行之快,却也当真骇人听闻,至少许了自问,就做不到如此勇猛精进。

    太上也知道,此番修炼,至此已经是极致,想要再如之前般,迅速突破,再也么有可能,故而一抖身躯,昂然踏出了雷水,冲着许了一礼到地,叫道:“太上多谢恩师指点。”

    许了哈哈一笑,说道:“你不是想要知道,妖力转为灵机,该是身样子?此就是了。”

    太上稍稍有些迷醉的说道:“灵气果然比妖力又有一番不同,此番徒儿重修,不然炼就了灵机,还参悟了一种阵法,可以转化灵妖二气,可惜不能用于自身修为变化,只能遮掩耳目。”

    太上身外忽然有一座阵法升起,他浑身的灵机顿时被阵法遮掩,经过阵法转化,又复转化为妖力,除了比之前更为精纯,居然跟没有转修之前一般无二。

    太上兴致勃勃的催动阵法,又复说道:“按照恩师所言,我也明白了圣灵妖魔四气之别,这座阵法也能任意转化四般气息。”

    果然,他太上的一念之间,妖力又复化为圣力,圣力跃升为魔气,诸般变化,无不得心应手。

    就连许了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大天元诀在他手里,就没有这般变化,太上果然不愧是原主人,只是初学,就能参悟至如此境界,却是连许了也想不到。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这道大天元诀,果然十分合适你修炼。你我师徒一场,也算有缘,只是为师就要离开虚清天,游历天下,日后再见,方见有缘。”

    许了传授太上道法,却隐瞒了身份,太上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就是虚清天之主,三虚之一的太虚。

    许了言明传授道法之后,师徒就要分开,太上分外不舍,急忙问道:“师父哪里去?为何不能多栽培徒儿几日,我舍不得师父。”

    许了哈哈一笑,说道:“若是你想要寻找为师,可以东渡出海,在另外一处大陆,可以寻找到为师。”

    许了安抚了太上,施施然走了,以他的法力,太上也瞧不出来,这位师父是回去自己的修道之地,休憩去了,还以为许了走出了几千万里,不由得心头大哀,难过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了虚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