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216章 你!不!配!
    “lok-tar,ogar!”

    不胜利,毋宁死!

    一个无论听多少次都觉得血脉沸腾的句子!

    它早已超越了话语本身,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图腾,一个代表着兽人意志的标志。

    说真的,只要是大战停歇的间隙,杜克至少有两位数的方法搞残甚至灭了部落。但是,在听到格罗姆这句“lok-tar,ogar!”之后,杜克突然又有点不忍。

    在杜克心中,艾泽拉斯的历史就是联盟和部落分分合合的争斗史。作为一个人类,骨子里杜克巴不得让部落死光。可是作为一段全新历史的见证者,杜克在融入这个世界后,又开始有点儿不舍……

    “呼!还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吧!”杜克小声地对自己说道。

    把联盟和部落的恩怨从脑海里驱走,杜克转头大喊:“凡妮莎,去把龙皮给剥了。”

    “见鬼!我可是你柔弱的小侍女啊!你居然叫一个淑女来干这种粗活?”别看凡妮莎抱怨个不停,但手上一点都没闲着。之间她拿着【芬克的剥皮刀】,直接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

    正当凡妮莎接近奈法利安巨大的紫鳞身躯时,一个没由来的惊变发生了。

    “隆隆隆!”剧烈的空间波动,惊动了杜克整个团队。

    每一个人都抄起武器,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根本不知是怎么回事,一滩恍若小湖泊那么大的黑水,突然在大半个黑石塔最高峰平台上蔓延开。

    一个眨眼,好多条漆黑的鱿鱼须从黑水里冒出来。

    “啊!”凡妮莎惊叫着,直接开【疾跑】,一连三个大幅度后跳,重新退入几个战士的掩护当中。

    看到系统提示,杜克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由失声:“恩佐斯!?”

    “嘿嘿嘿!是我!”

    “你来干什么?你的囚笼……”

    “跟囚笼无关,我只是来收取属于我的祭品而已。既然奈法利安这蠢货向我许诺过,无法献上他的妹妹奥妮克希亚的话,就把自己当做是我的祭品。我现在就勉为其难地把他给回收了……”天上地下,几乎从所有的方位同时传来了恩佐斯可怕的低语声。

    明明那不是人类通用语,却在灵魂层面上直接被人所知晓。

    这不是恩佐斯故意为之的精神攻击,然而,这种抢夺战利品的行为,还是让杜克很不爽啊!

    “哼!拿走奈法利安的尸体?你问过我没有!?”杜克一声冷哼,直接开火。体内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魔法回路瞬间运转到极限。

    下一刻,超过千道绚烂的魔法光辉几乎耀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大家本以为,恩佐斯会使用什么更诡异的魔法护盾挡住杜克的狂攻。谁知道,在漆黑的水潭里哗啦啦地升腾出超过一千条近百米高的章鱼触须。恩佐斯竟然是以自己分裂出来的肢体,硬生生地扛住杜克的魔法狂潮。

    “什么!?”

    “呵呵!杜克*马库斯,我们会给予你想要的对决……但不是现在……呵呵呵呵!”轻轻的冷笑,随风而至。

    伴随着那令人毛骨茸然的笑声,恩佐斯的触手也好,黑水也好,奈法利安的庞大尸身连同头颅也好,全都仿如梦幻地消失在空气中。

    简直像是黑龙之王奈法利安不曾存在过,杜克他们经历的恶战也是假的一般。

    “可恶!”加文拉德狠狠地跺了跺脚,沉重的腿铠在坚硬的地面发出一声铿锵声。

    杜克拍了拍加文拉德肩膀,安慰他道:“算了!尽管我们的胜利让不止一方得益,但胜利就是胜利!我们应该开心点才对。”

    加文拉德这才好受点。

    在搜刮地皮一般,把周遭的战利品再搜刮一趟之后,在这个再也没有强大暗影力量阻挠的塔顶平台上,杜克轻易打开了传送门,连上了暴风城的传送室。

    几乎是刚踏出传送门,杜克他们就被扑面而来的惊呼声和欢呼声吓到了。

    欢呼声他们懂,但惊呼是为什么?

    “噢!圣光在上,你们总算回来了!”留守的伯瓦尔*弗塔根公爵第一时间赶来。

    “怎么了?伯瓦尔,发生什么事了?”

    “大事!当然是大事!”

    在杜克他们回归前一周,联盟发生了一件不折不扣的大事。

    事情的起因,本来只是一件看起来并不严重的小事。

    在纳克萨玛斯满世界肆虐,到处投下不死者祸害四方之际,宣布退到二线的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不得不重新出山,挑起防守圣城斯坦索姆的重任。

    这一天,他的大儿子雷诺找到了他。

    “父亲,我想向莎莉求婚。”

    “什么!?”亚历山德罗斯一听,当场就震惊了。下一瞬,愤怒的狂潮布满了老莫格莱尼整张脸:“你这个不肖子!你有胆再说一次!?”

    雷诺被震住了,可是对爱情的渴望驱使着他,他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地吼了起来:“我喜欢莎莉!这有什么不对?我们从小就在一起,我爱她!我渴望让她成为我的妻子!”

    回答雷诺的,是老父亲无比愤怒的一拳。

    满是圣光的拳头直接把雷诺给揍得在空中打了一个转,才无比狼狈地翻倒在地上,把桌椅撞翻了一堆。

    “你这畜生!莎莉*怀特迈恩是我战友临终前托付给我照顾的!她是我的继女!在洛丹伦的户籍上,我的子女一行里有她的名字如果她愿意的话,她甚至可以继承我莫格莱尼的姓氏!”亚历山德罗斯狠狠地又踢了大儿子一脚:“她是你的妹妹!法律上的!义理上的!你居然想去亵渎她?你这是**!你是疯了还是怎么了?”

    面对父亲的咆哮,雷诺据理力争:“我跟莎莉又没有血缘关系!”

    “闭嘴!你学了那么多年的圣光之道都学到狗身上去了?”亚历山德罗斯怒发冲冠。

    “不!这跟圣光无关,我爱她!父亲,我问你,假如她不是你的女儿,你会不会允许我娶她?”雷诺大吼着。

    老莫格莱尼停住了足足三秒,铁青色的脸上终究憋出三个字:“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