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节 误会
    第九百四十九章节误会

    “准备好了吗,不要说本尊没有给你准备的机会!”思巴客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向刑天傲慢地说道,他那神情之上充满了无尽的轻视,在他的心中认为这一战只是走一个过程罢了,就算是刑天再强,那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他丝毫没有把刑在这样一尊神帝放在眼中,对他而言,别说是刑天一人,就算是再多几人,他也有信心能够一战而胜。

    对于思巴客的轻视,刑天也没有退缩,淡然地说道:“开始吧,对我来说这一战没有什么准备的!”话音一落之后,刑天挥手则是一掌拍出,瞬间他那只巨大的手掌就飞了出去,狠狠地向思巴客拍击过去,一掌之下有那遮天蔽日之威。

    当刑天一出手时,那站在思巴客身边的两尊天尊级的强者则是立即大声喊道:“师兄小心!”刑天的这一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那两尊天尊级的强者都感受到了危机,尤其是在刑天那纯阳血气所凝聚出来的虚形手掌飞出之时后,那上面闪烁着耀眼的纯阳血气,将整个大手照耀成血红色,瞬间就扩展成一只遮天蔽日的巨型手掌,速度之快,让那思巴客根本就来不及躲避,他只能大叫一声,一道剑光飞出,直劈虚形大手,这是一道赤红色的剑气夹着强大火焰之力向刑天那纯阳巨掌斩来。

    在看到天火门的反应之时,刑天不屑地冷笑道:“真是师兄弟情深啊,在这赌斗之中都不忘记要提醒道友。道友真是有两位好师弟啊,让人羡慕不已!”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那思巴客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而他身后那两尊天尊级的强者的脸色也是瞬变一变再变。傻子都能够听得出刑天这番话之中的讥讽之意,不过他们却无言以对,因为他们先前的举动的确是有点过界了,这是赌战,他们这开口提醒那便是犯规之举。

    面对着刑天讥讽,那两尊天尊级的高手只能是冷哼一声,将目光转到一边去,不再去理会刑天,不过面子他们是丢定了。谁让他们刚才之举让人不耻,对于这天火门的众人来说,谁都没有想到这赌战刚一开始,自己这边做弄出了这样可笑之举来,丢尽了天火门的脸面。

    对于三清还有后土祖巫等人而言,在看到天火门这等举动之时,一个个都不由地神情凝重起来,一个个都打起十足的精神来,以防那天火门狗急跳墙。做出更让人不耻的事情来,让他们对刑天先前的提醒更是无比的警惕起来。

    在看到思巴客竟然想要用这正面对抗的手段与自己大战之时,刑天心中则是不由为之一喜,他也想要见识一下对方的剑道有几分威力。见识一下天火门的力量,于是没有丝毫的躲闪,直接强势地重重压了过去。用那强大的巨掌与那剑势正面一战!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刑天的巨常与那剑势来了一个正面的对抗。紧接着则是‘咔’的一声轻响,思巴客那匆忙之间所挥斩而出的剑势破碎了。在这一场正面对的抗之中,思巴客的剑势只不过迟滞了刑天那纯阳血气所凝聚出来的巨手不到一秒的时间,便被刑天那恐怖的力量直接给轰碎了,直接被那强大的力量给毁灭了。

    可就是这不到一秒的时间,让思巴客争取到了一丝机会,一瞬间他的身形一晃,人则是飞速地躲闪到了一边,而刑天那纯阳血气所凝聚出来的巨型手掌就这样紧擦着他的身体呼啸过去,没有对他造成致命的一击,若不是先前那两尊天尊级的强者无耻提醒了思巴客,那么在这一击之下思巴客便会被刑天给重伤,毕竟刑天那一掌之力太恐怖了。

    ‘轰’的又是一声巨响,在那思巴客身后不远处的一座山峰则是瞬间被刑天那恐怖的一掌给震成了粉末,在刑天那恐怖的纯阳血气之下,一座小山直接便被毁灭了,那小山之上的一切生灵都被直接轰成了粉末,若是这一掌轰在思巴客的身上,他不死也得重伤。

    在看到刑天这恐怖的一击这时,那思巴客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心里不由地升起了一道寒意,他小看了刑天,刑天虽然只是一尊神帝,可是他的攻击却不比天尊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自己再这样轻视对手,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刑天的这一击之下,让思巴客瞬间则是紧张到了极点,让他不由地打起来十分的精神来与刑天大战,这个时候他可是不敢再有丝毫的轻视,若他再这么做,那完全就是在自取灭亡,刑天这恐怖的攻击完全有能力直接干掉他这天尊级的强者。

    “混蛋,这个疯子究竟是从那里来的,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来,难道说这个疯子是从中央地带而来的,若是如此,那可事情可就有点麻烦了,若是这些混蛋的背后有着强大的势力,天火门可就危险了,自己这一次只怕要给天火门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一瞬间那思巴客的心中则是不由地生出了这样疯狂的念头来,让他将刑天等人当成是天域中央地带的大势力的精英弟子,让他不由地为之恐惧起来。

    若是刑天知道思巴客此时的想法时,那他只怕会哈哈大笑起来,在思巴客的眼中,觉得刑天这样能够越一大级而战的存在,那都是天域之中大势力的精英弟子,只有那些精英弟子方才会有这样的能力,在这方偏远的地带是不会有这样的强者存在的。

    自始至终,思巴客都没有把刑天看成是那从下界而来的人,对于别人来说不清楚偷渡所需要面对的危险有多大,但是思巴客却一清二楚,一千个偷渡者之中。那也不见得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就算能够活下来。在那恐怖的天威之下也会被直接打成一残废。

    若是让思巴客知道,刑天不仅仅是自己偷渡成功了。而且还带着整个洪荒众生偷渡成功,进入到这天域之中,只怕他会被吓傻,这一切实在是太惊人了,让人难以置信,可是这一切都是直实的,正是因为刑天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所以他方才有那强大的底气。

    刑天可不知道思巴客此时心中在想些什么,对他来说。在一击没有击中之时,心念一动然后又是挥手呼啸地又对着那思巴客又是一记恐怖的遮天巨手拍了过去,没有丝毫的技巧可言,完完全全是以势压人,用那强大的蛮力来轰杀自己的敌人。

    面对刑天这恐怖的攻击之时,思巴客是紧张到了极点,毕竟先前刑天那一掌给他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面对刑天这么一尊恐怖的敌人,让他的心中不由地为之畏惧起来。他不仅仅是畏惧刑天的强大实力,同样也在畏惧刑天的‘身份’,担心会给天火门带来一场灭顶之灾,这让他是一下子陷入到了进退不得的地步。

    对于刑天的攻击。思巴客匆忙之间也只能够同样打出一掌,那是火属性的力量,天火门的看家本领烈阳掌。凝聚的是火之法则的力量,天火门的这烈阳掌若是用来对付水属性的攻击。那还很不错,可是用来与刑天的纯阳血气所凝聚出来的遮天巨手。那完全是不够格,刑天的纯阳血气所凝聚出来的恐怖巨掌要比他那火属性的法则之力要强大的多!

    嘭!的一声巨响,两只手掌狠狠地撞击在一起,这种的对决,那是没有任何技巧可言,比拼的就是谁的手掌凝结的更大更结实,蕴含的力量更强大,硬拼硬的强力比较,没什么丝毫的取巧机会,可以清清楚楚地知道,谁强谁弱,这样的对抗是无法作弊的。

    不过,那思巴客的境界与实力要明显比刑天强大,在这样的对决之下,他明显占据着有利的优势,或许在他的心中正是想要借助着这样的力量来逼得刑天退让!

    不过,在那爆响声中,突然一声惨叫响起,那不是刑天,而是思巴客,他小看了刑天这一掌的威力,他的火之法则所凝聚出来的烈阳掌虽然强大,但是面对刑天那恐怖的纯阳血气所凝聚出来的遮天手时,一击之下直接就崩溃了,要知道刑天的遮天手之上可是有着刑天强大的肉身神通,那怕是思巴客的实力要比刑天强大,但是在这样的对决之中,他却沾不了半点便宜,相反他这么做完全是在自取灭亡,若是他用剑势与刑天对抗,那还有一丝机会,可惜他却舍长取短,用自己的弱势与刑天的强势对抗,下场那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了。

    只见,在刑天那恐怖的一掌之下,那纯阳血气所凝聚出来遮天手是硬生生的拍在思巴客的身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就将思巴客的身体给拍的飞了起来,狠狠地向后抛去,一掌之下,思巴客则是被刑天给打伤了,而在这时,那天火门的诸多修炼者则是疯狂地向思巴客倒飞之处而去,他们担心思巴客的生死,毕竟刑天所爆发出来的这一掌实在是太恐怖了!

    对于那思巴客,刑天倒没有赶尽杀绝,没有继续去追杀对方,而是平淡地对着那正紧张地盯着自己的两尊天尊强者说道:“我赢了,你们该知道怎么办了!”

    听到刑天之言时,那两尊天尊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他们都被刑天这恐怖的实力所震惊住了,在这一刻,他们的心中同样也有了与思巴客一样的想法,都认为刑天的来历不简单,都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会给天火门招惹来灭顶之灾。

    还没有等那两尊天尊强者开口,他们身后的那些小辈则是疯狂地大吼起来:“无耻的小人,你这是在偷袭,这一战不算!”那些天火门的小辈则是有一些输不起了,正想要耍赖,想要对刑天出手,看来他们现在已经有一点狗急跳墙的想法了。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那两尊天尊则是冷哼一声,沉声喝道:“你们还不退下。输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天火门可不能言而无信,既然辁了。那我们便要勇于承认,刑天道友,这一次我们天火门输了,我们会遵从赌约,不再找你们的麻烦,这一点道友尽可放心,我天火门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也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可为!”

    “师叔……”那些天火门的弟子则是不甘心。一个个都不由地想要开口阻止,可惜还没有等他们把话说出来时,那两尊天尊给的强者则是冷哼一声说道:“够了,你们还嫌不够丢人吗,想要以多欺少,想要食言而肥吗,你们这是想要把天火门的脸都给丢干净吗?还不给我退下,输就是输了,我们天火门还输得起!”

    好一个还输得起。若不是刑天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们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来,若是换成是一般人,只怕他们早已经联手对刑天发动强势的围杀。将这危险给毁灭在萌芽状态之中,不让其对自身有丝毫的影响!

    在听到这两尊天尊级的强者之言时,三清等人可没有放松警惕。相反则是更加警惕起来,生怕对方这是在故意而为。想要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再突然出手。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一瞬间陷入到那危机之中,所以在这一刻,三清与后土祖巫等人都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这一场对抗之中,那强大的防御禁制则是进入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对于天火门的反应,刑天则是淡然说道:“好,既然诸位道友已经明白自己输了,那你们就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免得再引起争斗那对谁来说都不会是好事了!”

    听到刑天之言时,那两尊天尊的脸上则是闪过了一丝紧张的神色,就在刑天正准确要退回到禁制之中时,他们则是连忙大声说道:“刑天道友且慢,我们还有要事与道友相商!”

    当对方的这番话一落下之时,刑天的脸色不由为之一变,阴沉着一张脸说道:“怎么,你们想反悔,好,既然你们如此不知死活,那老子就大开杀戒,什么狗屁的天火门,你们还真把自己当成是一回事了!”说到这里之时,刑天的身上散发出无尽的杀气来,当刑天那恐怖的杀气一出之时,让那天火门的两尊天尊都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他们都没有想到刑天竟然会一言不合便要反脸大大出手,这让他们的心不由地慌乱起来。

    “不是的,刑天道友听我们解释,我们并不是想要反悔,而是有事要与道友相商,我们知道天火门太小,入不得道友的眼,不过道友只怕不知道这方星域之中将会暴发一场大战,一场种族之间的大战,上面的命令已经下来了,道友就算是想躲也不行了!”

    “什么?种族大战,这怎么可能,你们该不会是想要骗我吧?”刑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天火门那两个天尊级的强者,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了:“刑天道友,我们没有必要用这样的话来骗你,而且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我们所能够编出来的,其实若不是大战将起,我们也不会四处拉人,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说得都是实情,大战真得要开始了,动员令已经传达下来了,若不是如此,我们也不会如此急着四处拉人!我们知道刑天道友是路过这方星空,还请道友看在同为人族的份上,出手助我们一臂之力!”

    不得不说思巴客真是一个人才,能屈能伸,在看到自己无法拿下刑天之时,便用这等哀求的举动来求刑天相助,虽然说他的心中认为刑天是从天域的中央地带而来,但是那仅仅只是一个猜想,可是不管这猜想是否属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得到刑天的相助,能够让天火门在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大战之中多一分生机。

    听到这样的话时,三清等人的心中都不由为之紧张起来,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背,刚刚夺下了石族的地盘,便遇到了种族大战,这让他们的心情都无比的郁闷,可是对刑天来说却并非如此,他的心中则是无比的兴奋,让他看到了机会,看到了能够了解天域的机会,能够了解这方星空的机会,这一场种族大战来得实在是太好了。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你们确定自己没有开玩笑,要知道这可不是小事,若是你们敢在这件事情上说谎,那可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你们整个天火门都将为此付出代价,那后果可不是你们这小小的天火门所能够承担得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