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四十七、魔太虚
    骨朵朵的魔气冲霄!

    许了只是忘了一眼,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玉虚,清虚,接引三人合理,将此物镇压在一处洞天之中,饶是三人仙力无穷,都是称尊道祖的级数,仍旧镇压不住此人的魔气,不时有散逸出来。

    玉虚叹息一声,说道:“我等还遇到了此人,他也自称太虚,但却一身魔气,贯盈霄汉。”

    清虚伸手一点,说道:“我和玉虚师兄曾数次出手,但都杀不死此人,也只能镇压在此。”

    接引拍了拍许了的肩膀,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但是他拍中许了的身体,却送入了一道意念,许了稍稍拆分,就晓得了很多事情。

    当年昊天帝推动五大妖部围攻三虚,玉虚和清虚都是被直接灭了,但太虚却例外,他道行最高,故而在最危急关头,竟然入魔成圣。

    太虚入魔之后,法力暴涨,重创了数头天妖,横扫东南西北,当真魔威赫赫。就在太虚气焰最霸道的一刻,昊天帝从容出手,引发了魔太虚的内伤,让魔太虚体内真火爆发,**而死。

    此时的魔太虚,正是入魔之后,但还未有被昊天帝击毙之前。

    也是他修为最高,法力最无边的时候。

    许了忍不住呲牙,怪不得这头凶魔,居然合玉虚,清虚,还有接引之力,也只能勉强镇压,止不住魔气外泄。

    魔太虚似乎知道许了来,狂喝一声,叫道:“小贼!我知道你是谁,你也知我!放了我出去,饶你不死,若是再敢困我,等我出关之后,必然杀了你所有亲眷,一个不留。”

    一股魔气喷出洞天之外,化为一头凶狞妖魔,许了随手一抓,生生将这头魔气所化的妖魔捏爆,心头不由得暗暗叹息一声。

    他也没有想到,真正的太虚终于出世,但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一头魔太虚,以这般面目出现。

    许了此时已经知道,洪荒之中的那位太虚,应该是再不会出现了,他冒充了太虚,夺取了天道气运,故而那位真正太虚的气运转嫁,跨越无穷时空,落在了这头魔太虚身上。若非如此,这头魔太虚根本不会再度出世。

    当年昊天帝何等了得?

    既然出手,肯定就不会给三虚留下任何火种,必然会抹杀他们在天道中的痕迹。他和玉虚,清虚等若是全新人物,跟上一个纪元的三虚已经算不得同一个人了。

    此种因果复杂,就算以许了之能,也不过推算大概,不得详细。

    玉虚和清虚,还有接引都不说话,看着许了有什么决断。许了自然知道,玉虚等人说,这头魔太虚干系到,三人如何脱困,并非虚言,因为三虚一旦出世,就有劫数,这些劫数十之**,还是应兆的魔太虚身上。

    魔太虚一旦出世,就会牵动昊天帝留在天道中的气机,甚至惊动这位妖族天帝至尊,隔空击杀。

    就算玉虚,清虚,接引如今都成了仙人,也都没有把握能够接下昊天帝的一击。

    这位妖族天帝,凶威赫赫,横扫天地,创建了昊极天,威压一世,谁敢小觑了?

    就算许了,此时也只能叹息一声,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细细琢磨,该如何面对这种局面。玉虚和清虚,都等他来破局,但是他还真没有什么法子。

    魔太虚不甘寂寞,疯狂催动魔气,连续幻化了十余头妖魔出来,若是其他修道之辈,面对魔气幻化的妖魔,必然谨慎无比,就算法力犹在这些妖魔之上,但担心被魔气侵蚀。

    但许了有玉鼎变化,此时他早就推陈出新,有各种手段克制魔气,自然就只是挥挥手,就将这些魔气所化妖魔,一一捏碎。

    玉虚和清虚,都得许了传授过法门,接引本来就出身玉鼎门,若非三人都懂得克制魔气之法,说不定还困不住这头魔太虚,甚或已经被魔气侵蚀,也不一定。

    许了思忖片刻,说道:“我要去拜见这位天魔,你们可以放开洞天禁制。”

    玉虚和清虚也不劝阻,他们一直以许了马首是瞻,言听计从,故而立刻就开放了洞天,许了随手灭了冲出来的魔气,斩杀了魔太虚借机缓缓气机,冲破封印的可能,这才在太虚金花的护持中,飘然进了这座小洞天。

    进了这座小洞天,许了忽然微微精神一震,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当年他在魔狱征伐甚久,甚至有一段时间,已经熟悉在魔狱的战斗生活。

    此时再次感应到魔狱存在,心头也是感慨万千。

    没有错,这处洞天,居然是魔狱的一部分,只是存在的时空不同,原来的魔狱,诸天再演洪荒之后,已经彻底破碎,落入了洪荒大地各处,如今化为了无数深渊。许了虽然清除不掉,但也不惧这些破碎的魔狱,只是懒得去管罢了。

    但这一处魔狱,却跟许了此前征战的魔狱不同,已经没有了任何一头生灵,就算魔气缓缓的妖魔,实际上也不是独立的存在,而是某人的气息幻化。

    许了赞叹一声,说道:“作为天地间第一头,也是唯一一头天魔,魔太虚果然了得,居然把魔狱生灵尽数吞纳,化为了自身的一部分。”

    魔太虚的声音,轰然传来,呵呵狂笑,叫道:“没错!整座魔狱,再无任何一头生灵,包括魔狱自身,都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原本魔气幻化的生灵,如今都只是我气息所化,这处魔狱的每一丝气息,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老子就是史无前例的第一头天魔,也是天地间唯一一头天魔。你害怕了也未?”

    许了笑道:“天魔有什么可怕?只要我愿意,也能晋升天魔。”

    许了所言非虚,他本尊已经积累雄厚,随时都能突破天妖。天妖跟天魔同一层次,只要许了愿意,以他对魔气的了解,妖气灵气变化之随心所欲,随手都能入魔,只在于,他根本不愿意罢了。

    魔太虚狂喝道:“就让我看你怕不怕!”

    天地间猛然震动,整个洞天似乎都活了过来,无穷魔气宛如海潮,滔天盖地,亿万魔灵在魔气大潮之中现身,狂嘶怪啸。

    就好像整个天地,都在跟许了为敌!

    天魔震怒,凶威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