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04 不可知
    统治局遗址是十分独特的地方,明明充满了物理、数学和机械等等科幻风格的产物,但却弥漫着凌驾于任何地区的神秘,甚至可以说,几乎就要让人觉得所有的“神秘”都是从这里流出的。的确,在末日幻境中出现过的神秘,也大都和这个地方有很深的牵扯,例如灰雾、灰雾恶魔以及所有与灰雾有关的怪异现象。灰雾从一个无法观测到的渠道,贯穿了一个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和看似正常的空间,在时间长河中流淌。大部分我所知晓的神秘,都是从统治局中出发,最终又回归到统治局之中无论是那些人,还是那些事。

    在这一次的末日幻境里,统治局遗址已经和我曾经知道的模样有了巨大的差异。在我诞生的时代,神秘专家几乎都是魔纹使者,而魔纹使者多用“末日幻境”这个更加泛泛的说法来称呼统治局遗址,而大部分魔纹使者也都是从“末日幻境”中产生的。当有一天,我了解到了,“末日幻境”这个词语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时,所包含的意义更加广阔,几乎就象征着一个新世界的时候,我死了。

    当我再一次复活的时候我至今仍旧不能确定,自己的存在是否正确,但是,却又十分清楚,这并不是由我决定的事情“末日幻境”的概念扩大为一个无法完全视为幻境的世界的称呼,而魔纹使者诞生之处的称呼则变成了“统治局遗址”。

    在这个奇妙的地方,任何事物都和我过去所知不太一样,但是,却又让我觉得,这种不一样仅仅是外表可以看到的那部分不一样而已,其本质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当然,要说完全没有改变也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肯定,这种改变绝非是朝着好的方向进行,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能够被称为“恶化”的变化。

    无论世界如何扩大,所显现于人们眼前的因素变得何其繁多,对具体某些事物和现象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这些让人眼花缭乱到有些陌生的东西,都不过是障眼法罢了。我所知道的世界,从来都没有变好,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所观测到的情况也正在验证我的想法。

    这一次的末日幻境比我曾经诞生的那一次末日幻境,更能表现出“末日幻境”这个词汇的意义。这里所迎来的末日,比我所诞生之处的末日更加宏大、可怕、复杂且身临其境。至少,在过去,“末日”往往都仅是通过一些似是而非的征兆显现的,而现在,末日的脚步已经践踏在地球上,波及整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乃至于就连统治局遗址这样庞大而坚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也无法避免地承受着重压,让人深刻感觉到,这里也迟早会崩溃,而且崩溃之日已经为时不远了。

    和这一次末日幻境中存在的人们相同,我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体验到末日的凛冽,那是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段内存在局限性的人类个体所无法承受的灾变,然而,人类之所以是人类,就在于人类自身的局限性并不是偶然也并非假象,而是必然的客观事实在幻想故事中,人们可以脱离故事设定,想象出一个超纲的英雄人物,以超越人类自身客观局限性的能力,去达成一个宏观的对抗或拯救世界的目的。然而,现实是没有这种人类的。

    虽然也会有人觉得,人类虽然无法摆脱自身的局限性,但是,人类所经历的一切也并非故事剧本,但是,哪怕是科学也会在宏观和微观达到一个假设的极致时,产生出“命运”和“剧本”这样的东西。就如同“量子虽然只是假设的产物,而并非真正观测到确有其事”,但是,如果相信“量子理论的话”,那么,就必须承认,在量子化的世界里,一切偶然都为必然,一切看似自然发生的,也都是精密编排的结果,从而证明了“命运”和“剧本”的存在。

    人们有时会在幻想的世界里,拔高量子理论,去幻想利用量子控制一切事物的发生、过程和结束,并由此做到全知全能。那么,反过来想想,人类的存在放在整个宇宙中是如此的渺小,人类的发展也是如此的短暂,连地球都未曾脱离的人类都能完成量子理论并控制全宇宙的话,那么,在人类之前,在人类所无法观测到的深沉的宇宙中,是否早就有某些生命,以比人类更漫长的发展历史和更强悍的智慧,早就完成了量子理论乃至于更有深度的理论,进而掌控着全宇宙,成为了全知全能的上帝呢?

    如果人类并不是特殊且特别的,如果外星人是存在的,并且比人类更加“高级”,那么,那些外星人是不是早就读懂并编织了宇宙的底层,而我们人类至今为止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它们那个涵盖了整个宇宙的宏观剧本中呢?我们未曾发现它们的剧本的痕迹,是否因为它们的技术早已经达到了我们无法企及的微观层面,从而让我们无法观测到,也无法理解呢?

    只有“宇宙中存在的智慧生命只有人类”,只有“人类是宇宙中文明发展程度最高的智慧生命”这个前提成立,我们才不需要担心“我们的一切都早已经被外星人编织好了”这样的结果。

    而事实究竟是怎样呢?

    我们既无法证明我们是唯一且独特的,也无法证明我们不是唯一且独特的。在黑暗又无法明确尽头的宇宙深度里,我们被围困在一个未知的小岛上,所有对我们自身的确认,在我们意识到自己需要参照物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参照物。

    我想,任何人在面对宇宙的深度,去思考其中存在的未知和黑暗,并从哲学上的引导,去思考人类在这个黑暗未知的宇宙中的地位时,都会感到恐惧吧。

    因为,我们时常想象超出自己认知之物,但它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也完全无法想象,这才是客观事实并且,这才是符合逻辑的:我们如何去想象超出我们想象的东西呢?

    有人常常自诩科学理性,嘲讽不可知论,为人类的特殊感到骄傲。我不愿去谈论这是对还是错,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可知论反而才是科学的原点:正因为未知总是存在的,所以科学才必须进步,因为科学不断在进步,所以,无论嘴里如何声称,有朝一日科学能够揭开所有的谜团,但在科学还在进步的时候,就意味着还存在未知,而“未知”和“不可知”的概念虽然不能混为一谈,却又如此的靠近。我们受限于自身的认知,甚至无法找到有力的证据去证明“世界到底是充满了未知的,还是充满了不可知的”。

    所谓的“理性”和由“理性”所带来的一切,从物质第一性出发,也都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而我们并没有真正彻底地理解这种“自然现象”。

    这就是我,高川,对这个世界的想法。

    我无法判断,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哪一个是客观的,哪一个才更应该相对称为“幻境”,在我不断思考的日子里,我唯一得出的结论,那是即便被冠以“幻境”却真实被观测到和体验到的东西,也是一种客观且真实的存在。因此,当我在末日幻境中体验着未知和神秘带来的恐惧时,病院现实中也定然存在同样的恐惧。

    在末日幻境中上演的末日剧本,也同样会在病院现实中上演。

    这不是诅咒也不是预言,而是科学逻辑中得出的结论。如果量子理论是成立的,那么,它也会证明我的想法是多么的正确。“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从一个人类视角之外的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所产生的联系,要比任何人所想象的还要更加深刻紧密。而人类的想象力在这种无比紧密深刻的联系面前,早就已经捉襟见肘,这也意味着,无论任何人,都实际无法在决定性的时刻到来前,完成足以解决问题的理论,也无法获得足以解决问题的能力。

    尽管很残忍,但是,一直以来,病院现实和末日幻境中,所有人的努力无疑都是白费了,并且,在这种无用功中,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被编排好的命运。无论是否愿意承认,但是,这是一个用“人类的理性、智慧和逻辑”无法解决的灾难,并且,这是可以用人类的理性、智慧和逻辑证明的结论。

    正因为,人类的理性、智慧和逻辑都能够完美证明自己在这个灾难面前的无力,所以,才不能用这些东西来解决问题,因为,它们已经证明了它们的无力。

    我的想法在其他人眼中定然很古怪,太过于悲观和被动,但是,我自己清楚,自己是保持着何等乐观和主动的情绪去执行自己的计划。

    “相信爱能够拯救一切的人……是精神病吧?”我这么问畀。

    就在十几分钟前,我用速掠将她从一群素体生命手中救出来。而我所能做到的,也仅仅是带她逃跑而已,因为,无论我的速度有多快,在缺少临界兵器的情况下,都无法真正和素体生命正面交锋。这一次的战斗,我甚至连一个素体生命都没能杀死,它们实在太过于坚硬了。其实这样的战斗也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我虽然喜欢刺激和冒险,但谈不上喜欢战斗和杀戮,虽然在能够杀死敌人的时候不会手下留情,但也不会在无法杀死敌人时感到不舒服。这场战斗让我不禁回想起,在自己诞生的末日幻境中,第一次面对死体兵的时候,死体兵相对于当时的我而言,也是过于坚固的,若非是手持临界兵器,也完全没有对抗的可能性。

    我不知道为什么素体生命会这么在意畀,押送她的人数众多,且还隐藏有援兵,但是,从一开始,我就有信心将她救出来。现在,我和畀走在长长的管道中,就地取材地制造了众多障眼法,防止再次被素体生命找上门来,但是,畀一直都在担心的问题,我是不担心的。

    畀要去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并且,更清楚自己要去的“地方”,并不是一个拥有明确概念的目的地。我只是暂时和她同行而已。

    “你在开玩笑吗?”对我的自言自语,畀反过来问到,口吻毫不客气,虽然不是生气,也不是嘲讽,但也并不是毫无味道。

    “仔细想想,畀,为什么那些素体生命会这么热情地对待你呢?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我对苦恼着的她说。

    我十分清楚,畀的苦恼不仅仅是素体生命对自己的执着,更在于自己在素体生命锲而不舍的追捕中,仅仅是摆脱追踪就已经快用光精力了,根本无法去做其它的事情。她无法联系到自己的同伴,无法获得大本营的支援,甚至于,无法将自己的状况反馈回去,同时也无法了解其它方面的状况。她已经目睹过素体生命的积极行动,并由衷感到担忧,哪怕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也想要去阻止它们的行动。但是,这很困难,甚至可以说,只有她自己,是无法办到的

    “……不知道,完全无法理解。”畀说:“素体生命受到末日真理教的影响,才有这么积极的行动,这让我有一种感觉,不知道是对是错:素体生命追捕我们,不是因为它们需要我,而是末日真理教需要我。末日真理教将自己所必须做的行动转嫁到了素体生命身上。”

    “我觉得这个感觉是正确的。”尽管到目前为止,所有事情的发展都对我的计划有推动作用,但是,我仍旧针对身边发生的人事进行过一定深度的思考,“我觉得,不应该着眼于你自身,畀。也许,你不是它们想要的,而仅仅是一个诱饵,用来引出它们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