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 敌人出现
    第九百四十七敌人出现

    这是一个完整的远古门派的传承,只要能够将这一切给弄明白,刑天将会对天域有一个不错的了解,当然那是对远古的天域,至于现在是什么情况那就不得而知了,至于这座遗迹的由来,刑天不知道,不知道它是被那远古大能给抛弃了,还是被人给直接灭门了。

    将整个空间之中所有的石柱的一切都给记录下来时,刑天在这个空间之中已经有了数十天的时间了,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方才记录下一切,可想而知这个远古门派的底蕴有多惊人,这样的收获让刑天的脸上会是兴奋之色,毕竟这一次实在是太幸运了,有了这么多的传承,对于刑天来说可是好事一件,能够让他的修行更进一步。

    在弄好一切之后,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仔细地重新打量了一遍这空间的一切,然后叹了一口气,虽然刑天的心中并不愿意毁灭这里的一切,可是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重要了,刑天不想让其他人得到这里的传承,所以在这一刻他瞬间下定了决心要毁灭这里的一切。

    将这么一座完整的藏书阁给毁灭掉,也只有刑天这样的疯子方才能够做得出来,毕竟刑天的眼中可没有太多的不安,对他来说,只有毁灭这里的一切,方才能够让他心安。

    当听到刑天的想法之时,嫦曦不由地失声说道:“夫君,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一点太过分了,毕竟这可是一座完整的远古传承。对于整个洪荒众生来说有着巨大的意义!”

    刑天摇了摇头说道:“娘子,不要心软了。现在我们的处境可并不是太理想,而且这是我们的机缘。又怎么能够让其他人知晓,更何况,我们谁也不知道日后与那其他人会不会分开,既然如此,我们自然不能够将属于自己的机缘分享给他们,自从我们与他们这些人合作,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他们与我们分享过自己的机缘过!”

    刑天说得没有错,自从进入到无尽虚空之中,刑天并没有从三清等人的身上得到过什么。对方根本就没有与刑天分享过自己的收获,所以这一切刑天也不想与他们分享!

    在刑天的全面出手之下,他迅速地将整个遗迹给毁灭掉,以刑天的实力要做到这一点十分轻松,虽然这座藏书阁之中有着强大的禁制在庇护着,但是这座藏书阁已经被遗弃了无尽的岁月,那诸多禁制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刑在没有用多大力气便毁灭了一切,然后刑天与嫦曦嫦娥则是悄然无声地回到了基地之中。

    回到基地之后,刑天立即回到属于自己的地盘之中。然后让嫦曦与嫦娥二人为他守护,不让任何人进入,他在疯狂地开始整理起这一次的收获,想要弄清楚这远古的传承之中的所留下来的诸多修行之法。刑天并不是想学习这些修行之法,而是参照这些功法来完善自身的功法而已,毕竟最适合的自己的功法方才是最强大的。

    在仔细地了解一切之后。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原本在他看来自己所得到的是一个远古的所有传承。其实他错了,这藏书阁之中的一切功法都是基础修炼功法,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这让刑天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算全是甚而修行功法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让刑天有所发现的是,在这些修炼功法之中,并没有区分属性修炼,而是一种很古老的修炼方式,和现在无尽虚空之中的修炼功法相比,都是相当的粗糙,甚至比不过自己的功法,这让刑天很是困惑了一阵子!

    慢慢地刑天方才算醒悟过来,这些修炼的功法应该是早期流行的功法,而经过无数年的发展,经过无数修炼者实践和补充,现在的修炼功法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当然,这种修炼功法也不是什么用都没有,这让刑天看清楚了,修炼的本质是什么!也让他明白了为什么这座藏书阁会被遗弃掉,历为这里都只是基础的功法,没有高级的在。

    除了修炼功法,这藏书阁之中还记录了如何炼制无上至宝,如何提纯材料,如何锻炼自己的肉身,最重要的是,那诸多的记录之中竟然记录了大量的天域之中的材料名称和形状的描述,以及可能产生的环境,有什么作用,这让刑天大为惊喜,这天域世界的物产极其丰富,但是想要找到可以用的材料,也是相当困难的,首先一点,你必须认识这些材料,不然东西放在你面前,你也不认识,所以这对刑天来说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材料这一块占了记录的大部分,最后让刑天惊喜的是,在这诸多的记录之中竟然有大量记录了各种禁制手段,虽然这也都是极其简单的理论,但是大量的实际运用的例子,让刑天也是大有收获,让刑天对于那禁制有了一个很深层的了解!

    当然,这记录之中也有刑天迫切想要知道的天域情况,只是这样的书籍太少了,并没有能够让刑天了解得太多,毕竟这是一座被遗弃的地方,基础再也好也没有用,对于这一切,刑天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让他有一些恼怒,自己冒了那么大的危险,最终得到的竟然只有基础,这让他如何能够心甘,可是这却是事实,不可改变的事实。

    就在天的心中为之恼怒之时,突然之间他感受到了自己内世界出现了一点的变化,一瞬间,刑天想起了自己最先所收取的那个神秘的盒子,那或许是一件重宝,一想到这里时,刑天心念一动进入到了自己的内世界之中,而这时那神秘的盒子竟然自动打开了,在这盒子之中竟然有一颗绿色的灵球,当一看到这灵球之时。刑天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可不是一颗普通的灵球,而是世界之树的本源之灵。只可惜这颗世界之树本源之灵已经被毁灭了,里面已经没有了灵识。看到这本源之灵时,刑天不由地失声说道:“这怎么可能,那盒子子竟然是这么一件逆天的宝物,难怪这神秘的盒子子竟然能够引动我的内世界,原来这是本性相吸,只可惜这颗本源之灵已经消失不见了,要不然你也能够变得更加强强大,毕竟有着灵识与没有灵识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吞噬这颗本源之灵,刑天没有多想。心念一动世界之树则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道强大的绿光直接落在了那世界之树之上,刑天的恐怖的力量一下子压制住了那颗本源!

    在刑天的疯狂压制之下,他内世界之中的世界之树则是疯狂地开始成长起来,在疯狂地吸收着这颗世界之树的灵球,随着时间的推移,刑天内世界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天地变得更回巨大起来,那强大的灵气反补给刑天自身。也让刑天的修为有了巨大的增强。

    刑天明白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一切还在后面,世界之树的成长,让刑天的实力又增强了几倍。不过越是了解那传承下来的远古时期的天域,刑天的心中越是不安起来。越是想要离开这个小地方,进入到更深层次的存在。

    更深的层次。刑天现在所处的位置那是天域的最边缘之所在,是垃圾之地。在这里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言的,想要在天域之中有所成就。那便要进入天域的中央,而中央与这天域的边缘那有着无尽的道路,想要进去可不容易,而新人想要进入中央地带,其实有一个基础,那就是通过正规手段进入天域的测试,只要有着巨大的本钱与能力,那就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起来,也能够了解这方天地更多的秘密!

    小地方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毕竟这里没有修行的资源,至于天域的基本情况,刑天倒是有了一个明确的了解,天域之中有着向大顶级的势力存在,神族、兽族,虫族,魔族,还有人族,灵族六大顶级的种族,而他们瓜分了天域的九成地盘。

    人族与刑天想的一样,是人的世界,这人与刑天他们在洪荒天地之中划分的人族不同,神魔与魔族也同样不同,他们都是远古神魔的后裔,只不过修行的道路不同,血脉也不相同罢了,兽族那可是所有的凶兽一族,而虫族则是最邪恶的存在,至于灵族,那是最神秘的存在,刑天对其了解也不多,只不过刑天知道一点,这几大种族这间那是随时都发生着巨大的战争,而外围的这些实力根本不值一提。

    “可惜了,早知道从那三十三天之中进入到天域之中会有这样的大机缘,那就不该冒然行事,偷渡进入天域之中,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时间,与其他人拉开了距离,而这距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厉害起来!”刑天忍一不住心中的失落,喃喃自语起来,在这一刻他的脸上不断地在闪烁着,他的内心之中在经历着激烈的斗争!

    不管再可惜也没有用,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由不得刑天改变,而且他也没有能力改变,而这时刑天也明白那些神帝为什么会在因果天尊的压迫之下却不反抗,可惜一切都来得太晚了,已经是无法改变了,刑天想要改变自己的情况,那只有拼凭着自身气支来强行改变这一切,可惜刑天想得太现想化了。

    就在刑天闭关修行之时,突然整个石族的基地出现了异常,一道道恐怖的气息正在向他们疯狂地冲击而来,有强大的势力打进来了,这让刑天感到意外,要知道依靠他的推算,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这样荒芜的地盘应该不会有人打其主意,可惜的是这一切并非如刑天所想的那样轻松,这一切发生了居大的转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出现,难道说主宰这片星域的六大势力发现了石族的变化不成,这也太难以让人相信了!”刑天的心中不由地在暗自忖道。

    不错,石族的这一场变化已经被那主宰这片星域之人察觉到了,若是以往。他们是不会再意石族这样的蝼蚁,不过现在事情起了变化。新一轮的大战要开始了,诸多力量都在蓄集力量。都在准备参与到这一场恐怖的大劫之中。

    就在刑天沉思之时,嫦曦则是进来说道:“夫君,后土祖巫她们要见你,说有大事发生!”

    听到此言时,刑天睁开眼睛,点了点头说道:“让他们进来吧,我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而来的,没有想到突然之间会出现这样的意外,看来我们都失算了!”

    在刑天的话语一落下之时。后土祖巫则是走了进来,开口说道:“看来刑天,你已经察觉到了危机的到来,先前我都有太小看了这方星空的力量,现在已经有人打上门来了,虽然还没有冲杀进来,可是我们现的处境并不理想,不知道刑天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心念一动,刑天开口说道:“最少三个天尊级高手,十数个神帝级高手,其他都是一群神皇不足虑。看来这一次那些人是要对我们动真格的了,不过他们现在都被挡在了禁制之外,还无法威胁到我们的安危,大家暂时不用不着急!”

    听到刑天之言时。后土祖巫等人都不由为之震惊起来,一个个都脸色骤然变色,对方一出手便来了三个天尊级的强者。更有十数个神帝高手,还有一群神皇打手。一看就知道是来者不善,这让他们如何能不为之震惊。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性命!

    后土祖巫长叹一声说道:“刑天,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让我们如何能不着急,三个天尊级的高手,还有十数个神帝高手,这样的实力足以横扫我们整个洪荒众生了,对此你有什么对策,还请直言,毕竟这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存亡!”

    刑天起身说道:“走吧,我们走见见他们,与其在这里相商对策,不如与之一见,不管对方为何目的而来,我们都不能够躲着不见,躲躲藏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刑天的话语一落,让在场的众人都不由为之一怔,然后一个个的脸上都闪过了一丝羞愧来,他们竟然在没有大战之前就被敌人给吓倒,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刑天可没有在意他们这些人心中有什么想法,在刑天看来这是一次机会,一次更深入了解天域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所以他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想法,大步向那禁制防御圈而去,他要去见一下那杀上门来的那些强者。

    当众人来到那禁制圈前时,刑天扫高了前面那些人,沉声说道:“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围攻我们?”刑天没有与对方做什么勾心斗角的举动,而是开门见山,直接向对方发出了置疑,要逼对方给自己一个答案来。

    对方人群之中的那三个天尊高手在听到刑天这番话后,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那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天尊上前一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开口说道:“这位道友,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了,我们前来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要邀请你们加入我们的门派,仅此而已。”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感到好笑,这种拙劣的谎话,也就是骗骗小孩子罢了,在他看来这这就是胡说八道,于是淡然一笑说道:“哦!要让我们加入你们的门派?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是什么门派?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加入?”

    那人上前行了一个本地的礼后,开口说道:“本人是天火门的长老,思巴客。”

    刑天平淡地说道:“刑天,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没有兴趣加入你们天火门。”天火门,不过只是中级的门派,石族之中有记载,对于这样的门派,刑天可看不上眼,这样的门派也想要他加入,那真得是可笑至极,以他们的那点实力,根本就不值一提,就眼前这点人,刑天若是真得下了恨了要解决掉他们,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如此以来刑天所隐瞒下来的力量都会爆露出来,而这不是刑天所愿意看到的!

    听到刑天之言,思巴客的脸色为之一变,阴声说道:“哦,是这样啊,你们不想加入,可以,那你们就得为石族偿命,石族可是受我们天火门庇护,你们敢灭了他们,那就得为此付出代价!你们现在自己选择吧,是为石族偿命,还是加入我们天火门!”

    这时,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老子什么都不选,有本事你们就动手,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本事与我们为敌,想要杀我们,那你们还是先破了我的禁制吧,希望你们这些混蛋有那个能力做到这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