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四十六、天道因果
    许了踏入此间不久,就能感应到,有三道光华冲霄,仙灵之气充盈。

    许了微微分辨,心头不觉凛然,这三道仙灵之气,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便是玉虚,清虚,接引三人。

    此三人如今已经尽皆成就仙人,只是他想不明白,如果玉虚和清虚是因为登仙台,踏破仙人之境,接引却是为何也能如此?

    许了犹豫再三,还是伸手一指,分出两朵金花,踏足其上,直奔九霄最高处。

    九霄最高处,便是一座隐隐的天宫,更有无数天兵天将环绕,阵法森严,气度严肃,非是寻常可比。

    许了踏金花来自九霄最高处,望着天宫,温声说道:“贫道太虚,求见此间主人,诸位天将可否传秉?”

    许了话音才落,就有一个人飞滚了出来,见到了许了,抱住大腿痛哭,叫道:“可是老爷?小的们跟老爷失散多年,好容易得见,还通秉什么,快些去见二老爷和三老爷,以及接引老爷。”

    许了定睛去瞧,却是自己的当年收伏的座骑——金童子。

    他十分好笑,忍不住问道:“这座天宫建立有几多年头?”

    金童子微微思忖,叫道:“怕不是已经有十万年之久,就连小的也老了。”

    许了讶然,伸手一拍这位童子,果然发现,他的年岁已经十分久远,只是被体内一股清灵之气吊住,若不然早就寿元殆尽了。

    金童子资质有限,突破不得,但好在有玉虚出手,赐下了蟠桃,故而如今还能活的滋润,没有化为冢中枯骨。

    许了心头更惊,混没料到,这处天道碎片之中,居然已经过去了这许多年,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不好,但却没得时间推算,袖中起了一卦,却不见危机,故而从容跟金童子进了天宫。

    这座天宫,人物丰姿,气势兴盛,但许了睁眼观瞧,总觉得隐隐有一股破败之意,明明是仙灵之地,却有一股鬼域之气,他心底微微分神,正在思忖,就听得钟声悠扬,三具座辇飞了出来,周围有无数仪仗。

    远远的玉虚,清虚和接引,都瞧见了许了,一起露出惊喜之色,尤其是玉虚,当头叫道:“太虚师兄,可算是盼到你来。”

    许了微微拱手,如今他不过才是真人级数,受限于这具战斗分身,连真脉也没炼开几条,但玉虚,清虚,接引,却都是仙气盎然,已经是真仙之资,不由得颇为惭愧。

    许了一横眉头,说道:“当初两位道弟怎么忽然消失?我回归洪荒,却不见你们,甚至连过往的痕迹都不见了,故而才想方设法,联络尔等,没想到你们居然在这处天道碎片之中逗留十万年,尽皆成了真仙,当真可喜可贺。”

    玉虚叹息一声,说道:“有什么可喜可贺?我等虽然踏入仙灵,但却被困于此间。我等晋升仙人之后,也略知过去未来,也略晓天道,窥出来几分端倪。未来我等都要陨落,被一头大妖所害,只要离开此间,就要遭应劫数,故而不敢离开。纵然仙灵又能怎样,还不是冢中之仙,见不得天道?”

    许了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太虚,玉虚,清虚,日后都要陨落,且都是陨落在昊天帝之手,若是三人都未有突破仙人,自然不知道这段过往,如今玉虚和清虚都已经突破仙人,自然就能窥视天道,知道过去未来,自然也就知道,未来自己两人必然陨落在昊天帝的手中。

    故而这处天道碎片,等若庇护了两人,也等若把两人囚禁起来,不能出去。

    天道奥妙,就算许了知道因果,也无法揣测一切,更没有办法改变。

    他见到玉虚和清虚两人,果然头上都隐隐有一股破败之气,这才知道为了自己觉得此处天宫,虽然为仙灵之地,却有绝大怨气,冲霄贯日,遮掩不住。

    许了跟清虚也见过了礼数,这才微微扫了一眼接引,却见接引也是一脸的苦笑,不由得问道:“接引师侄儿,你未来又不会死,为何也如此难看?”

    接引说道:“我虽然不曾死,但却要入魔。”

    许了好奇道:“你不是已经重新来过……”

    他说到这里,忽然醒悟,为何接引突破仙人,又为何被困入这里,盖因为,这个接引不是接引。

    接引本人当然因为入魔,被削去了修为,后来拜师谷阳神,进入了玉鼎门下修炼,再演洪荒之后,恢复了本来,正要重头开始,这个接引,未来自然不会再去入魔。

    但这个接引,却不是接引,而是当初蟠桃会的天道碎片中,已经是仙灵之尊的接引,他因为跟玉虚,清虚有关系,故而被困入此间,此时的法力,乃是上一纪元的法力,此时的身份,也是上一纪元的接引。

    这一纪元的接引,被上一纪元的接引,困住了!

    此时说起来,是如此复杂,就算许了思忖的明白,也是头疼无比。

    接引想要脱离,就得玉虚和清虚甘愿离开此处天道碎片,他自然也就出去了,虽然离开此地,他的修为还会跌落到道人境,但却不会再有入魔之果。

    可是玉虚和清虚,根本不会离开此处,他自然就被天道因果困入此间。

    也由不得接引不苦笑!

    他也没得办法。

    许了叹息一声,也不说破此事,问道:“然则,我又该如何帮助两位道弟?”

    玉虚和清虚都说道:“此事还真需要道兄帮忙。我等给道兄引荐一人,此人乃是我等脱困的关键。也是道兄成仙人的因果。”

    许了不由得好奇,问道:“此人是什么来历,居然有如此大的干系?”

    玉虚和清虚都不肯说,只要许了去见那人。

    许了心头疑惑,问了几句,便也不在问了,跟了玉虚和清虚,还有接引,径直入了天宫最高层,三位道祖道尊居住的天境。

    许了忽然心头一动,生出一股莫大的感触,似乎有一个极其亲近,但却又极其怨恨自己,有无穷牵连,无穷因果,更有莫大杀机之辈,正在等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