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三十八、天帝仙诀
    “天道阻隔,诸天六界须得再有一千三百年,方能沟通洪荒!如今其余五天都派遣了人手下去,我是否也要派遣些人手?”

    许了如今身上,气息渊深,已经大真人的境界!

    他身为东皇天之主,东皇天破界天,化为太天!他自然有无穷好处,更何况如今已经有无数年岁过去,他的修为自然水涨船高,原来超过了留在洪荒的战斗分身。

    如今许了已经把诸天神通变化,都融入了两部功法,转化为妖气的时候,诸般变化都汇入九玄真法,全新的九玄真法以妖神经为根基,三十三天十大神通为羽翼,威能渊深,不可测度,已经超过了九玄真法的原本。

    这却非是他超过了昊天帝和翻天帝,而是因为他眼界更阔,获得诸般秘法更多,才能有如斯成就。

    若是逆转妖力,转为仙道修为,许了却走了相反的道路。全新的九玄真法反复无比,庞杂至极,包吞万有,万法皆备!但是他所修的仙诀,却化繁为简,把平生所学的天妖**,真仙神通,融会贯通,化为七十二部变化,每一部变化的法宝,都直指天道之巅!

    只是如今他修为还未臻至完善,故而这套仙诀还未有推演完全。

    许了甚至把玉鼎变化都舍去了大半,盖因为玉鼎变化,许多都未能臻至天妖真仙的级数,经过重新推演之后,这套仙诀的威力,甚至犹在全新的九玄真法之上。

    许了推演出这部仙诀之后,沉思多日,名之为天帝仙诀!

    妖族有帝,人道称皇!

    许了特意把这套仙诀起名如此,也是为了纪念此法仙妖合一,横贯古今。

    一身修为尽数归纳为一体,化为九玄真法和天帝仙诀,许了这才算是踏上了至道的正途。古往今来,不拘是天妖之辈,还是仙人级数,虽然也都博通百家,但最后还是要把平生所学,归纳为一,才能突破最后一层枷锁,直破九宸!

    “也罢!尽管我在下方有两句战斗分身,但终究有些势单力孤,不如就请应王和闻仲两位,提前回归洪荒吧!”

    许了手下虽然妖神众多,但说到底,修为都不是足够强悍,也只有皇伯闻仲天资不凡,如今已经突破至二十一条真脉,进境之速,简直匪夷所思。

    应王也着实不凡,如今已经炼开了第七条真脉,修为比当年离开洪荒的时候,提升几乎一倍。

    这两人不但修为高深,更有执掌一方大权的经验,智慧亦是通天彻地,皇伯闻仲,本来就是智慧通达之辈,若非有姜尚和化名龟天齐的盘象老祖潜伏,他就是龙族第一人。

    应王天资本来就是绝世,如今经过无数磨练,不但修为更进一步,智慧也渐趋圆融,故而有这两人出手,许了就是十分放心。

    他弹指掐算片刻,就着人把应王和皇伯闻仲请来,两位妖神见到许了,亦是带了几分恭谨,若是说起来,两人都是许了长辈,可是许了这多年,不但威严日重,修为亦是提升极快,谁也琢磨不透。

    更兼许了执掌东皇天,界天化为太天,许了把自身融入其中,在东皇天之内,他已经无限光明火借用东皇天的一切力量,就算是天妖仙人之辈,也奈何他不得。

    所以应王和皇伯闻仲,也不得不如此表现。

    许了把洪荒的事情,说了一遍,淡淡说道:“如今洪荒变化莫测,已经超出了任何法术的推算能力,就算我师姜尚,只怕也推算不出多少东西来。我也只能以前落子,预先做些准备,两位可以深入洪荒,为我先驱。我在洪荒留有两具分身,如今也有真人境界的修为,你们若是去了,可以寻他们帮手。”

    应王笑道:“天主也甚是小瞧我等,听说大妖天派了恒武神下去,玉鼎天派了数名真人下境,太皇天似乎没什么得力的人物,派出了一个小辈,出身黄金人种,倒是魔星天杨书华降服了原来的魔星会众妖,如今又有人突破妖神,被他派遣了下去。十八仙派只有五大真人,如今听说有人突破,所以被选中下天,就这些人,也不是我和闻仲老师的对手,您有何须担心?”

    许了哑然失笑,说道:“如今洪荒天象不明,说不定已经有大妖巨魔,突破了天道限制,晋升天妖天魔,兼且洪荒之中,有一批宝物,若是能发挥全数威能,甚至可以媲美天妖,两位不可小觑。”

    许了也知道,不拘是应王还是皇伯闻仲,都是智慧不凡之辈,纵然有些傲意,也不算什么大错,故而并没有多言,叮嘱了几句,就在袖中飞出了一艘飞舟,说道:“此物乃是大日扶桑枝杈炼就,用来横渡虚空,乃是最佳宝物。两人一路辛苦,有了此物代步,可以节省许多功夫。”

    许了纵然在东皇天内法力无边,也祭炼不出仙宝来,甚至就算真宝也难,故而他不求宝物的层次,只求功用。这艘飞舟若是有天妖关注法力,就是天妖级的宝物,若是有妖神灌注法力,就能发挥妖神级的妙用,因人而异,颇多玄妙。

    也亏了此宝贝的本质,乃是大日扶桑,若是换了其他材质,就算许了神通惊天,也祭炼不出能够承载天妖,乃至妖神级数的力量,可以任意发挥的宝贝来。

    “此宝名为大日天舟!两位可以轮流执掌,数年之内,便可回归洪荒。”

    许了吩咐完毕,应王就持了这件宝物,跟皇伯闻仲告辞而去,应王在路上问道:“如今六天已经晋升到了极限,再也不会有修炼数百千年,就能炼开一条真脉的好事儿。此时去洪荒,也算得一件优差,不知皇伯此去,可有什么打算?”

    闻仲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此去,只要能保住性命,就是大功一件。如今我也修炼了几门推演的法术,虽然不及九元算经,可也能约略窥测过去未来,知道吉凶祸福。如今的洪荒,可颇不太平,只怕我们要面临的是无数场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