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92 多余的人们
    回归的战斗力除了魔法少女十字军中的更多人外,还有雇佣兵协会的神秘专家及其人造人,以及常驻欧洲、规模和网络球与火炬之光相比也不落下风的老牌大型神秘组织“逐日者”。倘若说魔法少女十字军存活了更多的战士还算是在桃乐丝的预料中,那么,雇佣兵协会的那些战斗专家和老牌神秘组织“逐日者”就真是在意料之外了。

    无论是雇佣兵协会还是逐日者,都没有直接得到伦敦中继器的保护,尽管两者都是nog中的实力中坚。这其中并非不近人情亦或者有多少阴谋,纯粹是伦敦中继器在执行桃乐丝和近江的计划时,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庇护太多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所有神秘组织的人员数量加起来,在全球人类数量面前都只占据少数,哪怕计划中需要大量的人类作为“柴薪”,也没有必要刻意使用这少数的神秘专家。就眼下的战争而言,拥有足够的战斗人员仍旧是一个硬性条件,这些回归的战斗力除了出乎意料之外,也确实缓解了当前即战力不足的问题。

    关键在于这些人在没有中继器的保护下,如何在两台中继器对撞的冲击中保存人格意识并存活下来的疑问,以及他们出现在这个时机的背后又是否存在某些秘密和阴谋倘若这个世界的事物发展没有偶然而只有必然,那么,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是肯定的。

    对桃乐丝而言,这已经超出自身观测外的未知。哪怕一直以来,她也好,系色也好,都未能真正破除所有的未知,但和“病毒”本身的未知相比,这些发生在更多人身上的未知,更让她们感到自身的局限性。在这个紧张的局面下,重新认知到自身的局限性,无论谁都会对自身计划的推动产生一些惶恐吧。

    暂且不提桃乐丝和系色面对眼前这些突如其来、出乎意料的现实情况的想法。仅就这些回归的即战力而言,给其他奋战在第一线的人们所带来的除了惊讶,更多的是庆幸。

    原来不仅仅只有自己才活着,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同伴,这些突然联络上的信号再怎么突然,怎么巧合,都足以让人感到慰藉。

    网络球作为nog当之不让的核心,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总控全局;火炬之光在阴暗的角落里发起偏差性的仪式;魔法少女十字军已经被磨练成精锐的战斗力,并且是存活人数最多的神秘组织;雇佣兵协会的神秘专家更是拥有在魔法少女十字军成员以上的战争经验和战斗能力,其携带的的人造人,更是以未能启动前的“桃乐丝”为范本,参照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几经调整才成功的“完美战士”,拥有让人无法预测的潜力。

    在之后重新踏入这个战争舞台的,一直以来隐为欧洲神秘组织核心的老牌大型神秘组织“逐日者”更是声名再外,尽管在往日并没有体现出其身为老牌神秘组织的活跃性,似乎在nog成员组织中,各项标准都显得平庸,甚至还有在知名度上,隐隐被席森神父的“黑巢”超过的迹象,但它一直都是公认的欧洲第一神秘组织,是能够和网络球掰腕子的大型神秘组织。其成员能够在地球上多数人已经崩溃的现在,重新踏入战场中,便已经足以证明其隐藏的实力。

    这些神秘组织和神秘专家们究竟是如何在两台中继器对撞的冲击中保存自身的,暂时没有人可以想象出来,但他们的确就存在于这里,并且,再一次以网络球为中转,和其他存活者达成了联络。

    一切都来得如此突然。

    “到底是什么时候……”桃乐丝和系色中枢从“病院现实”的层面彻查了所有的资料库,都未能找到引发这次回归的苗头,就仿佛是在原来的剧本中硬生生插入了这么一个段落,然而,随着时间过去,这个段落和剧本的其他内容就渐渐地让人不感到突兀了,反而像是剧本原本就应该是这样才合理,只是,对桃乐丝和系色而言,这种渐渐变得合理的感觉正是最不合理的地方。

    “是‘病毒’的作用吗?”桃乐丝不由得扪心自问,哪怕自己和系色变成了这副模样,本质仍旧是末日症候群患者,身为患者的自己所做出的种种决定,所能观测到的种种情况,真的是完全的吗?其中难道就没有如同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那样被侵蚀的人格意识的结果吗?自己和系色的观测和判断,真的是正确的吗?还是被“病毒”诱发的病变?究竟是自己的症状没有继续恶化,还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自身的症状已经在恶化?

    然后,也在这么一刻,桃乐丝猛然惊醒了,她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意识活动模式与一直以来收集到的“高川”病态数据是何等相似。

    自己正在思考,并且,这种思考正在从哲学层面上让自我产生崩溃的迹象。

    “……系色,我大概已经开始恶化了。”桃乐丝对系色中枢发送了这样的信息,而回应她的只有一阵沉默。桃乐丝有一种感觉,这个沉默正代表着自己和系色之间一直紧密相连的意识活动产生错层,但是,这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同枕异梦,也并非是人性层面的隔阂,更不是人类学中用来区分出个体的要素,而是“病毒”所引发的末日症候群病态不断深化所导致的一种必然。

    一直以来比孪生子更加紧密的宛如“一体”的自己和系色,正在被分割成意义上更加深刻的“两个”。

    接下来的发展也几乎可以预测到了,过去那种如心有灵犀般的合作,将会因为这种意识活动上的被动分割,产生一定程度的不协调吧。

    桃乐丝不由得想起在“高川日记”中所记载的“黄金碑文”第一夜,奉上选中的活祭;第二夜,撕碎紧靠着的两人;第三夜,赞颂那高贵的名字。

    明明符合预言的情况早已经出现了,但是,对自己和系色来说,眼下发生的才是真正的“第二夜”吧。

    “情况变得出乎意料的糟糕了……”桃乐丝的心中格外沉重。因为,假若将自身上正在发生的状况代入到“黄金碑文”的预言中,那么,“第三夜,赞颂那高贵的名字”就不禁让人深思了:

    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病毒”、“江”、“高贵的名字”……这种种已经出现以及即将出现的东西,就像是一个无形却巨大得让人无法脱离的漩涡,并且,一切都无法避免在这个漩涡中搅拌成一团。

    自己等人的计划在面对这个巨大又充满了未知的漩涡中,真的会起到正面的效果,而非是负面的促进作用吗?

    桃乐丝不自禁又陷入了下一轮的思考中,在这之前的一瞬间,她试图从这个思考的引力中跳出来。主观也好,理性也好,本能也好,都在这一瞬间发出了明确的警告,即便如此,她仍旧未能抵抗思考的降临。她,隐约听到了幻觉般的来自上帝的嘲笑声。

    无论是如雨后春笋般的战斗力回归,还是不断在伦敦中继器内积累的人类柴薪,以及那不断变得急促的末日节奏,都没能让近江产生一丝一毫的紧张。死去的人,活着的人,被所有人认为正在急剧恶化的局面,在此时的她眼中,已经变成了一场闹剧。她关注着一切,也同时对这一切不是那么的上心,她要做的事情,正在如她所料般,顺利地进行着。

    在近江的面前,结构已经膨胀到了十几层楼高的时间机器看起来像是十六方面体,但实际其面数切割一直都在进行,在内部切割出来的面数早已经成千上万。人眼所能观测到的十六面体不过是一种局限性的错觉而已。而这台时间机器正以微米的程度进行反时钟回旋。真正作用于时间的效果还没有产生,但是,预热比近江告诉桃乐丝和系色两人的时间更快,而这个微小的偏差将会导致桃乐丝和系色也无法预估的结果。

    以主观意识和客观存在为对照的偏差发生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而试图以一个实际不存在的参照物进行对比,来让实际情况显得拥有“偏差”的仪式,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火炬之光,这个以“偏差”为神秘的组织,正试图用这个仪式去修正这个世界。暂且不提他们是否可以做到,也暂时没有任何迹象证明他们可以做好或无法做到,以一个不存在的参照物所进行的偏差验证,本身就是不可证实的,这样的举动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完全就是“幻想”,即便如此,他们仍旧相信一个举足轻重的“偏差”将会由他们引发,进而拯救全世界。

    这个巨大的执着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翻滚搅拌,形成了剧烈的风暴,所有被人类集体潜意识所影响的事物运动,也都将受到这个风暴的作用,而实际变得和原来的轨迹有所不同,而这毫无疑问就是一种“偏差”。

    所有作用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力量,都将影响到人类自身的意识活动,然而,当这个影响发生的时候,没有人拥有足够的参照,去证明自己究竟是受到了影响还是一直都是“自我意识的活动”。

    火炬之光的“偏差”至少从这个层面上,切实地影响着整个末日幻境。而他们仅能感受到,而无法从足够的细节层面实证这种影响的方方面面。

    “所以说,你们可以提供更多的人手?”近江的联络让“莎”本能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过去从正面和侧面对“网络球”的了解,都让她觉得,网络球绝对不是这种会突然变卦的风格哪怕这次的变卦看起来属于对己方有利的一面,无论如何,在这次侵攻纳粹中继器的计划中,人手都是越多越好。

    一切都似乎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却到处都充满了说不出的不协调感。这种不协调感让“莎”对待这些可以增加的人手有些迟疑,到底是否应该让这些增援参与到计划中呢?不,换个角度去思考,即便不让这些突然增加的人手参与这个计划,这些外来者也定然会执行自身的计划。无论是什么情况让这些“更多的人手”存在了,但只要他们确实存在,就不可能停止活动,就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方方面面的事情。

    与其让这些“更多的人手”在自己的视野之外做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还不如让他们在切实的管理和监控中执行己方的的计划想必网络球那边也是有这样的考量吧。

    “看来你们也是很为难吧,突然间就出来这么多即战力也不完全是件好事。”莎向网络球发出信息:“你们如何确保这些人会尽全力推动这次计划?”

    “无法确保。”网络球如此回复到:“但是,在第一线的战斗中,没有人可以三心二意。无论他们的实际目的是什么,只要侵入了纳粹的中继器,就一定会给纳粹的中继器造成足够的麻烦,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管怎样,他们都不会成为纳粹的帮手,我觉得只要保证这一点就足够了。”

    “那么,你们可以保证这一点吗?”莎不置可否地反问到。

    “当然,唯独这一点,我们可以保证。”网络球给出了十分肯定的答案。

    “明白了,我这边也没有可以挑挑拣拣的余地。”莎沉默了片刻,接受了这个状况:“即便算上这些新加入的人手,总人数加起来也仍旧不足三百人。哪怕由我这边打开通往纳粹中继器的道路,确保这些人不会在路上减员,但三百人对于中继器内部所存在的风险而言,仍旧显得杯水车薪。”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加上这三百人,足以为三仙岛争取到致命一击的时机。”网络球的回复倒是比“莎”本人更有信心,“不要忘了,三仙岛内部仍旧存储有几百万人,而整个宇宙联合试验舰队中的总人口也达到千万,哪怕这些人因为中继器对撞的冲击而在人格意识层面受到了创伤,但大体都还算是活着,因此,实际进攻纳粹中继器内部的力量已经超过千万人级别,当这千万人口的柴薪开始燃烧,足以从内部破坏掉中继器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