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三十四、不二宝主镇洪荒
    许了攻打了一回,见搞不定这团魔光,当即就捏了法诀,把不二宝主给召唤了过来,当头砸了下去。

    太岁魔君自持护身魔光无敌,根本不惧被敌人围攻,虽然许手段尽出,却仍旧怡然不惧,只是他却没料到,许了居然会有如此手段。

    不二宝主天生排斥一切宝物,包括洪荒至宝,洪荒真宝,以及后天祭炼的宝物,甚至天道至宝,更能生成一界,让诸般法术和宝物一切失效。

    太岁魔君的护身魔光虽然厉害,但却终究也是法术,被不二宝主砸在头上,身上的魔光顿时消散,就算鼓动了全身魔力,也再催动不起来。

    许了借助太虚金花召唤的雷劫,已经扩张至万里,无数雷霆落下,顿时炸的这头魔祖血肉横飞,被许了祭起了玄极青旗都收拢了进去。

    吞吸了太岁魔君的血肉精气,玄极青旗就生出微微光芒,许了心头欢喜,自然更展手段,但这头魔君的皮肉也是强横之极,一时半会,也奈何不得对方。

    就在许了正在倾尽全力攻打的时候,一道剑光飞来,只是一绕,就把太岁魔君切开,这道剑光漆黑如墨,正是洞天剑经所修。

    许了心头欢喜,因为他的另外一具战斗分身终于赶到。

    太岁魔君肉身被洞天剑经斩开,玄极青旗就飞了出去,宛如活物,钻入了这头大魔的身躯内,不断的吞噬精血。

    许了捏了法诀,趁机祭炼,须臾间就把二十条经脉祭炼完成,又复开始祭炼第二层禁制三十六层天罡脉,这件洪荒至宝对许了祭炼也不排斥,反而借助了许了的法力,更加肆无忌惮的吞噬精血。

    太岁魔君对洞天剑经还不是十分畏惧,但是对玄极青旗却害怕之极,毕竟是他伴生的洪荒至宝,这头大魔狂吼一声,探爪把这团破布扯了出来,就想要用蛮力扯碎。此时的玄极青旗,已经颇有些模样,发出微微的青色光辉,模样也比原来周正。

    太岁魔君想要撕裂它,这件洪荒至宝刺溜一声,就飞上了天空,跟又再飞来的洞天剑光合一,洞天剑光斩下,切开了太岁魔君的躯体,玄极青旗就趁势钻了进去。待得太岁魔君想要把它扯出,这件洪荒至宝又复化为一道清辉,从这头大魔的五官七窍遁走。

    如此来来往往,许了都有些惊讶,这件洪荒至宝的灵性,居然如此十足。

    就连神兵一流都能化形,洪荒至宝品级远在神兵之上,当然也能生就灵性,甚至化为生灵,只是如今洪荒初开,洪荒至宝诞生的年代太浅,故而根本无法开启足够的灵机。若是再过几十万年,这些洪荒至宝可就不会完全依从主人,颇有些自行其事的味道了。

    许了知道玄极青旗如此灵性,却也不慌,只是一道接一道祭炼第三层禁制的大衍脉。他如今已经是真人级数,玄极青旗又极为配合,更有太岁魔君的浑厚精血灌注,故而第三层禁制的七七四十九条大衍脉,祭炼的得心应手,颇为顺畅。

    许了微微一笑,探手一抓,玄极青旗顿时被他抓入了手中,乖乖的不敢乱动。

    许了把这面大旗摊开,如今的玄极青旗,就跟以前不同了,虽然这面宝物只有旗面,但却变化莫测,并无固定形象,时而圆方,时而八角,时而稀奇古怪,宛如流水无形。

    许了却知道,玄极青旗虽然号称旗帜,但本质乃是一道清辉,若是能够祭炼伴生的妖魔,就能恢复本来面目,号称洪荒第一防御至宝。

    此宝号称万法不伤,万宝不侵,若是恢复了本来面目,跟不二宝主相生相克,不二宝主也没有那么容易将之克制。

    只是现在玄极青旗还未开封,太岁魔君也不曾祭炼了这件宝物,不管是玄极青旗还是太岁魔君,都还抵挡不住不二宝主的镇压。

    太岁魔君跟许了恶斗了一十九个日夜,忽然聪明了起来,手足团起,拼命催动魔光,因为他终于感受明白,许了每次施展不二宝主镇压了他的法力,就会将之远远送走,然后才催动洞天剑经,太虚金花,以及各种宝物震杀。

    还有玄极青旗这个反骨仔,不断趁势掠夺他的精血元气,但如是自己抱元守一,虽然还会被不二宝主镇压,但不二宝主出现的时候,天地间一切法术妖力都运转不得,敌人也攻打不来,只有不二宝主消失,才有接踵而至的各种杀伤之法。

    太岁魔君想的不错,他只要拼命的催动魔光,纵然会被不二宝主镇压一时,但只要不二宝主被敌人送走,他的魔光就能再度蒸腾,不管敌人使用什么法术,都能够给低档在魔光之外。

    许了也没有料到,这头大魔居然这么快就学乖了,也不够暗暗惊讶,只是他此时此刻,并不是太着急击杀太岁魔君,因为他还要继续祭炼玄极青旗,若是词场战斗完结,自己太早击杀了太岁魔君,这件宝物只怕还要造反。

    三层禁制可算不得什么,洪荒至宝只要愿意,说不定就能化去这些禁制,除非是祭炼到第四层禁制,着手祭炼这件宝物的七十二条道脉,才能算是彻底将之掌握。

    许了如今已经是真人级数,故而祭炼玄极青旗,比原来还是道人境的时候,祭炼洪荒至宝要方便太多。

    许了就好像搞不定太岁魔君一般,跟这头魔君恶斗了几近年余,这才隐隐有了几分占据大势的气象,重新把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展开,把太岁魔君淹没了进去。

    太岁魔君身外,有黑光剑气,有雷劫,有血光,三重法力不断研磨,饶是这头大魔防御无双,仍旧有些吃不消,不时要吞吐魔光,震开阵法和雷劫,甚至跟洞天剑经硬撼一记,免得被种种法力消磨了元气。

    玄极青旗缕缕占得上风,但去也奈何不得这头大魔,毕竟它只是一件宝物,没有人驾驭,发挥不出来十成十的级数。

    许了趁着年余光阴,已经把玄极青旗祭炼了三十余条道脉,但是他知道,光是凭着第四层禁制,虽然足够控制这件洪荒至宝,但若是想要将它使唤的如臂使指,不被这件灵性十足的洪荒至宝阴奉阳违,还是要更上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