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三十二、临时盟约
    恒武神晋升妖神多年,当然知道晋升妖神有多艰难,就算晋升妖帅都艰辛无比,妖将之前靠天赋,妖帅以上,天赋已经不是阻碍,能够修成这等级数的法力,谁也不是愚钝之辈,只看谁人的积累雄厚。

    东皇天随便一个家伙,就能这么容易晋升妖神,当年我们苦苦修持,究竟特么为了啥?

    恒武神心头不爽,但他既然知道,这个少年跟自己同一层次,自然也不会怠慢,请入了住宅,恒武神随手丢过了一瓶红酒,淡淡说道:“我也不善客套,想要用什么,尽管自己拿。东皇天究竟有什么策划,你也直说吧!我们大妖天和东皇天可不是一路,大家最好不要冲突。”

    许了微微一笑,咬开了红酒的塞子,一口气喝干,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味道,但逗留洪荒多少年了,嘴里早就淡出鸟来,能够有味道纯正的地球风味,他也不太挑拣。

    恒武神见许了如此爽快,也是心头微微轻松,他作为大妖天的先遣军,当然知道,自己最多算是炮灰,背后的大佬们还未有出手,只是拿他探路。但身为妖神,又是修炼超过十万年以上的老家伙,恒武神又怎能没有想法?

    许了出身最为锐意进取的的东皇天,他也想知道,东皇天究竟是怎么个想法,所以静定等待,许了解释自己的来意。

    许了把酒瓶随手一摔,炸成了无数玻璃粉尘,但这些粉尘却聚而不散,待得重新聚拢,化为了一个玲玲剔透的镜子,这个红酒瓶炼化的镜子,镜面光滑,但却分有无数层次,不用贴银箔就能生出立体效果的人像。

    许了随手扔给了恒武神,说道:“一个小法器,日后方便联络。我比你来的还早一些,并且建立了一股势力。想必你也知道,此番诸天六界要跟天道争主,若是我们赢了,自然皆大欢喜,若是我们输了,谁也活不了,就算那些天妖都要死。”

    恒武神悚然一惊,他当然没有许了那种推算过去未来的神通,也没法像许了一样,接触到诸天六界最高层的秘辛,故而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儿。

    许了虽然曾经身为棋子,但是万妖会,十八仙派也都先后倾注了一番心血,对他的期望极高,不然如何轮得到他做东皇天之主?

    随便那头大妖神,又或者大真人出手,也把东皇天夺走了。

    万妖会和十八仙派坐等许了一步一步修炼,最后真正执掌东皇天,都是乐见其成,自然有极其深邃的谋算。

    只是许了现在也不知道,究竟自己是什么角色,他的本尊已经推算了一些端倪,但却没有跟他这个战斗分身传递。

    恒武神倒抽了一口冷气,问道:“跟天道争主?怎么可能成功?不要说那些老家伙修为退落,已经跌入妖神,真人,就算他们修为还在,也不可能争得过天道?”

    恒武神可是老资格的妖神,也知道一些上古秘辛,身为上古时代的亲历者,他有些消息,比许了还要切真。

    许了呲牙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大家已经都没得选择,我不想死,料你也不想,不如我们做一个联盟如何?有些时候,还是要私底下给自己谋划一些退路。”

    恒武神立刻就明白许了的意思,虽然双方都代表不同的势力,两人将来也未必没有冲突,但若是在敌人阵营中有个内应,多少也好办事儿。

    恒武神点了点头,说道:“我没问题,但是你多少要给我一点诚意吧?”

    许了随手一拍,顿时有一座阵法在虚空浮现,说道:“这头血神如何?”

    这座化血奇阵是许了从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之中切割出来,单独把一头血神化为阵眼,虽然许多功用都无法使用,只能把这头血神当作战斗分身使用,但价值已经无可估量。

    恒武神微微愣神,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找到了很多洪荒宝物,你可以去仓库里任意挑选。”

    恒武神见许了如此“慷慨大方”,也不吝啬,直接把公库给拿了出来,尽管这些物资,其实应该算成大妖天所有,他只是暂时打理,但是身为大妖神,谁还管这等规矩?

    恒武神掌中光芒闪现,无数宝物在其中走马灯一样流转。

    许了微微一笑,他倒是不在乎这些宝物,正要随便挑选几件,但是当某一件宝物出现的时候,他忍不住大大惊讶了一下。

    许了也没有想到,这件宝物居然落在了恒武神手里,他好像还并不认识。

    许了也没有立刻选择,直到恒武神把所有的公库的宝物展示了一遍,这才故作不经意的选择了三件,作为双方结盟的意向。

    妖怪们互相赠与宝物,本来就是一种古礼,作为结盟之见证。

    许了挑选的三件宝物,恒武神也不在意,虽然其中有两件都颇珍贵,但在他眼里都不能够跟一头妖神级数的血神相提并论,有了这头血神,他就能把玄武罗神光提升一倍的威力。

    妖神级数,道行法力提升一分半分,已经是极难,能够提升一倍,不知要多少年苦修岁月,故而恒武神对这头血神,十二万分的满意。

    他略作检查,就知道许了没有在其中做任何手脚,只要用自己法力祭炼一番,就能运用,可以发挥十成十的威力,顿时对许了的感观好了起来。

    许了收了三件宝物,跟恒武神略作闲谈,故意泄漏了几个“天机”,也从恒武神嘴里,听到了许多上古时期的“大新闻”,毕竟恒武神是古老的妖神,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就算推算之术,也很难凭空推算,知道的事实越多,推算过去未来就有更多的凭依,能够得出更多的结果。

    故而许了此番也算是大有收获,他起身告别的时候,恒武神这才想起,还未有问起许了的名号,就随口问道:“还不知道,道友唤作什么?”

    许了嘿嘿一笑,说道:“你可以叫我太色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