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88 渗透
    “魔法少女”们在加密通讯网络中稍作磋商,就一致达成了潜入工房的决定。究竟哪个工房才有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尽管不能立刻就了解,但这里实在有太多选择了。他们取下动力装甲的嵌入式扩展槽,将里面已经接近极限的功能核心取出,又从背包中拿出网络球的特产“s机关”。这些几经修正的“s机关”是近江为这群“魔法少女十字军”专门设计的特供版,经过这些“魔法少女”们的实战验证,持续磨合才完成的成品。

    尽管在短短的时间里,这些“魔法少女”就通过自身的意志、冥冥中的运气以及中继器的庇护,快速成长到了精英水准,即便是“神秘专家”的名头也能够配得上了。但是,“魔法少女”所经历过的事件,处理事件的方式以及战斗体验,和往往孤身作战的神秘专家还是有诸多不同,因此,提供给寻常神秘专家使用的“s机关”对这些“魔法少女”们来说,并不顺手。

    “魔法少女”们在多次任务后,提出希望近江为自己这支队伍提供定制的装备,在走火做出声明之前,近江就已经答应了。从这个角度而言,也足以让人感到近江对这支魔法少女十字军的态度。

    特制的“s机关”呈现正方形,在储备形态下每一个只有指甲般大小,而在“魔法少女”们用自身的神秘力量为媒介去触发储备形态的s机关后,就会进入“预制阶段”,体积扩展为巴掌大小的正方形,并暴露出预制接口,之后,再根据更细致的需求,从这个预制接口启动或录入更具体的设定整个步骤既可以十分繁琐,也可以开箱即用,但根据实际情况的不同,最少也需要十秒钟的时间做准备,与之相比,一般神秘专家所用的s机关可谓是即时触发型的。

    虽然启动的步骤更多,花费的时间更久,但是,s机关的具体效果可以针对某一方面进行额外的增强,并且彼此之间拥有更好的连携性。对时常以“队伍”的方式进行活动的“魔法少女”们而言,这种强化分工,加强整体合作的特点无疑更适合自己等人。

    如今这支队伍的魔法少女们所剩下的s机关大都不是战前配备的那些了,随着战争激化以及长时间无法回到总部进行修整,无论何种装备,包括s机关在内,几乎都是从死亡的同伴身上拿走一部分,用还算完好的零件进行粗陋的修补,就像是打了无数的补丁一样,仅仅是还能作用而已,具体的效率和效果已经无法达到最初的完善程度。

    即便如此,多亏了这些s机关拥有完善的设定和搭配特性,才能让魔法少女们这些宛如拔苗助长一样的战斗人员得以进行这种程度的自我维护。

    “魔法少女”的力量来源是一种被称为“丘比”的奇妙东西,看起来像是猫又像是兔子,拥有智慧,看起来有点儿和灰雾恶魔相似。但是,就连刚刚成为魔法少女的新成员也有听闻,这个叫做“丘比”的东西似乎来自于伦敦中继器更具体来说,是被建设为中继器之前的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似乎是从那样一种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天然诞生的存在,从这个角度来说,让人联想到灰雾恶魔也不是没有原因,但是,从行为方式来看,似乎“更懂人心”的丘比要比寻常所见的灰雾恶魔更人性化,在与之交流的时候也更加顺利。

    “丘比”到底是什么,至今仍旧没有确切的答案流传出来,但是,它作为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特殊存在,与如今的网络球中继器到底还有怎样密切的关系,就不由得让人深思。在魔法少女十字军宣告成立之后,“丘比”就已经淡出“魔法少女”这个队伍的管理和行动,但无论如何,“魔法少女”们如今所拥有的力量之所以比其他神秘专家,在“配合”方面更加具备优势,原因就在于,大家的力量都有一个源头反过来说,一旦“丘比”死亡的话,大概魔法少女们就会失去这种神秘的力量吧。

    单纯就个体的战斗力而言,刚刚诞生不久的魔法少女即便在多量又残酷的战争中磨练自身,也很难在单对单的战斗中战胜神秘专家,这不仅仅是经验和能力的差距,还在于许多复杂得难以详细述说的方面,但是,一旦双方以“三人”以上的复数进行战斗配合,那么,魔法少女们几乎都会取得优势,一旦上升到“十人”,那么取胜的几率就会上升到**成。

    这是十分可怕的数值曲线。类似走火、锉刀、席森神父和高川等等知名的强力神秘专家,因为无法直接进行生死交战而没有具体比较过,但是,寻常可见的神秘专家们几乎都无法阻挡以队伍行动的魔法少女们,这正是最初网络球进行中继器建设,已经后来争取nog地位时,没有任何一个神秘组织可以阻拦的强力保障之一。一旦来犯的敌人三五成群,而又没有超过魔法少女的数量,那么,敌人的失败几乎就是可见的。

    哪怕在进入统治局遗址后,队伍构成的魔法少女们也能够在复数素体生命、纳粹士兵、末日真理教巫师和安全卫士的环视下进行隐秘行动,并多次成功逃脱敌人的围剿。魔法少女们如今稍显得凄惨的模样,基本上都是因为中继器撞击的余波打击,以及长时间和总部失联,无法修整的原因所致。

    即便如此,魔法少女们在面对这个让人惊心动魄的工房区域,也没有任何退缩的情绪,如果说当初决定不是前进而是避开的话,那也仅仅是理性上的选择,和感性上的软弱没有任何干系。

    全副武装,连头部也被线条刚硬的头盔罩住的魔法少女们根本无法从其此时的外表分出性别,其声线也完全经过电子音的掩饰,几乎都是一样的音调和音色。这也是魔法少女们“隐藏个性,凸显联结性和同步性”的战斗风格在外观上的体现。

    他们用近乎一致的动作,轻车熟路地在十秒钟内将s机关预制完毕,便直接塞入嵌入式扩展槽中。象征启动的的蓝色电弧在扩展槽的表面跳动,就像是正在释放巨大的能量,当然,即便用手直接触摸这些电弧也不会受到伤害,这仅仅是一种可视现象而已。扩展槽重新插入动力装甲中,同色泽的电弧便在动力装甲的表面跳跃,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数十个身着动力装甲的“魔法少女”们就已经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就像是其自身变成了透明一样。但实际并非如此,这是效果近似于科学中所谓的“光学迷彩”的状态,只不过,寻常所说的“光学迷彩”无法改变物体的物性,但是,魔法少女们启动的s机关却真的改变了他们此时的物性,让他们变得更加的“柔软”和“稀薄”,拥有更强的“渗透性”。正常时能够保持人形,但有需要的时候,足以通过发丝般大小的缝隙。

    这种状态的弱点也是很明显的,“拥有比平时更低的速度极限”就是其中之一,如今这个迷彩状态下的“魔法少女”们已经失去了原本所能达到的机动能力。但是,既然是潜伏进入,尽量避免被敌人发现,并且获得更强的通行能力,才是更加迫切的需求。

    数十个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幽灵逐一跳下工房。工房的下方还是工房,工房的上方也是工房,没有给工房的外壳都叠加在一起,鳞次栉比,错落起伏,完全没有正常的过道。不同的入口正在输送形态各异的安全卫士,并没有具体的传送装置,但是这些刚刚生产出来的安全卫士,一个紧挨着一个,依靠它们那近似于人类的手足彼此纠缠,成为一列列蜈蚣般的队伍,向着远方游动。这样的景象怪异得让人不禁头皮发麻,正是它们那扭曲人形的外表和怪异的行为,才更加让人感到恐惧,这是一种天然本能的反应。

    每时每刻都有数不清的“人体蜈蚣”向着远方移动,它们的前往目标已经不在动力装甲可以观测的范围内,因为工房彼此遮挡,因此也很难具体判断自身周遭的安全卫士的数量。这些安全卫士虽然成群结队地移动,但从其生硬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清醒诡异的地方就在于,即便是面具一样的脸孔,竟然也能直接让这些魔法少女清晰感受到:这些安全卫士并非清醒的,只要不惊动这里的防御机制,就能够从它们的眼前大摇大摆地穿过。

    魔法少女们虽然也觉得很难理解,但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他们按照自己的直觉选择行止,选择路线,利用形态变化下的强大渗透力,直接穿过诸多工房,找寻对自己等人有用的工具和资源。虽然工房很多,但是,正如他们最初所想,不会一开始就能顺利找到自己能够使用的东西:可用的东西在每个工房都有,但问题在于,这些东西也正在被工房使用着,一旦自己等人插手抢夺,自然就会触发工房的安全系统,在已经可以确定存在的安全网络中,整个工房区都会因为自己等人的莽撞沸腾起来。

    为此,他们所需要的东西,都不能是在使用中的东西。要穿透工房的外壳,进入其内部,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但是,要找到不在使用中的东西,并且破除其监控,将其搬运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了。他们需要花上足够的时间去筛选、确认并执行一个个具体的计划。

    数十人的队伍没有再进行分散,这个区域是如此的广阔,每一个工房都在出产上千计的安全卫士,容纳数十人行动根本不是问题,只有在确保人数的同时,魔法少女们才能发挥自身的特点,保持足够的战斗力,在这里分开根本没有意义。他们在十五分钟内前进了十多公里,终于找到了看似可以安全开发的部分。那是一个没有任何设备被启用的仓库,而找到这里纯粹是运气,他们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相应的设备去分析哪里才是合适的目标。

    “看起来我们可以大吃一顿了。”一个性别一致的魔法少女拉下护目镜的外层观测片,用内层的观测片打量着自己面前的“仓库”。这个巨大物体的外表有一定的规则性,看起来像是一个更加巨大的轮廓的一部分,只是,这个更巨大的轮廓被深深掩藏到了更多工房之中,自己等人所能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即便如此,它也有数十层楼高,长达百米,对人类而言是毫无疑问的庞然大物。一个差不多同样大小的建设机器正从上空缓慢爬过,经过它的维护,这个仓库面朝魔法少女们的正面处,有一个明显的门型轮廓被打开了。似乎是建设机器的维护在细节方面引发问题,那个入口简直就像是在散发着让人进入的热情。

    “需要考虑陷阱吗?”魔法少女之中显然也有人不会轻易就相信这种错误。

    “就算没有这么明显的入口,也难说有没有陷阱,去试试这个倒也无所谓。”也有其他的魔法少女这么说。

    通讯网络中的讨论并不是很热烈,大多数人都不反对冒点险,进入这个仓库。于是,结论在短短的十秒钟内就达成了。数十人的队伍在仓库和工房的表面结合处攀登,轻而易举就攀爬到了看似入口的门型边。从下方目测,这个门型足足有十多米的宽度,而亲身抵达之后,便有一种实物比目测更大的感觉。数十人如同幽灵一样,朦朦胧胧地从门型地缝隙中渗入,之后所见到的区域的确是一个长而宽阔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