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87 最后的大队3
    “魔法少女”不一定需要女性,尽管从外观上来说,是女性的话自然最为和谐,但是,从战争的角度出发,这种充满神秘的力量能够批量对普通人进行改造,并且在除了“战斗装束”之外没有更多强制性的要求,毫无疑问是性价比极高的兵种。每一个魔法少女,无论其原本是男性还是女性,在使用魔法少女的力量时,并不会改变自身的性征,但就算是男性,也不得不穿上富有“魔法少女”特点的制服,这些制服全为女性款式,并且充满了轻飘飘的少女风,就连年纪稍微成熟一些的女性都从情感上难以接受,对于那些身为男性的“魔法少女”而言,要接受这样的变装,最初的确是一个十分残酷的考验。

    即便如此,仍旧有许多男性接受了。他们的内心深处有着更强大的推动力,让他们能够接受包括死亡风险和感官变化在内的所有异常,发自内心的感性和责任,让他们知晓自己只有接受这些改变,冒着被他人白眼相待的挫折,才能够在这场战争中去做更多的事情。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甘愿成为“魔法少女”,属于“魔法少女”的军队建制也越来越完善。

    统称“魔法少女十字军”的这支队伍,在伦敦中继器的建设中也起着极大的作用。更在伦敦中继器建设完成之后,为推动nog联合付出了的精力。之外几乎所有涉及纳粹和统治局区域的事件,这些“魔法少女”都涉入极深。因此,尽管这支队伍并没有太显赫的名声,但实际作战水准和经验,却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普遍达到了精锐的水准。

    在伦敦置换效应和蜉蝣废墟侵攻等一系列作战中,网络球将魔法少女十字军的大部分人员都投入到囊括蜉蝣废墟到统治局区域的战场上,更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和五十一区中继器对撞产生的冲击中,将绝大多数没有死在战争期间的“魔法少女”们保存下来,在双方彻底失去联系后,“魔法少女”们也一直根据事先确定的计划,协助己方能够找到的盟友,而无论对方想要执行怎样的计划。就拿火炬之光的计划来说,大部分情况自然是对外保密的,但却并不妨碍魔法少女在只知道阶段性目标的情况下协助它们完成这些阶段性的目标。

    这些魔法少女的行动其实十分灵活,尤其在失去和网络球的直接联络后,按照最初就有的章程,各自按照不同的行动意愿进行分组,就算没有遭遇盟友,也能够争取和原住民的合作。存活于统治局区域的“魔法少女”们分成一个个小队、中队和大队,根据人数和各自的临时计划,在广阔的统治局区域中活跃。但也正因为拆分成众多小队,而统治局区域又太过广阔,其中的危险更是不计其数,所以,最终各个队伍之间的联系也逐渐中断了。

    为火炬之光的计划服务的这支魔法少女队伍并不清楚其它队伍的状况如何,上一次找到其它队伍的遗留信息是在八小时之前,而从留言信息来看,那支队伍是从某个原住民聚集地出发,执行和安全网络改造有关的任务,但因为碰上了许多突发情况,不仅仅遭遇了素体生命,还经历了末日真理教巫师的埋伏,以及纳粹士兵的突袭,最终存活下来的人大概连十个都不剩下了。

    比起这支队伍,正在管道和平台间奔驰的这支魔法少女队伍尽管还没有脱离险境,但从人员数量和能力结构上而言,却是更加的完整,更加具备高强度的作战能力。这支基础构成仍旧完善的魔法少女队伍甚至参与了上一场在这个区域发生的安全卫士、纳粹士兵和素体生命的混战,直接夺取了足以让火炬之光的计划按照原定计划发动的资源它们如今被素体生命追逐,正是因为那些资源同样是素体生命们需要的,尽管资源早已经转移,但这并不是素体生命们放过他们的理由。

    这支数十人的魔法少女队伍并不害怕正在追赶自己等人的素体生命们,之前的交手让他们损失了一些人手,却也已经摸清楚了这些个素体生命的特性。只要这些素体生命还没有更换,魔法少女们就能做出富有针对性的布置,将这些素体生命的可怕攻击削弱到难以对整支队伍造成致命伤害的程度。而且,在外活动的素体生命是有限的,有情报说,素体生命和末日真理教的合作已经到了关键时期,魔法少女们在行动中也通过各种细节确认了这个情报的真实性。他们相信,此时还在追逐自己等人的素体生命们不可能会一直追上来,它们被召回去执行更重要的行动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对这群“魔法少女”而言,这个追与逃的游戏很快就会结束了。

    “二十三点钟方向,仰角二十八度,距离三公里”其中一个“魔法少女”的报数很简单,但是,其他的魔法少女却第一时间就意会了其背后的意思。通告刚刚在通讯频道中落下,数十人就一排排地跳下了此时所在的平台。这个平台是一个横截面直径超过三百米的柱体顶端,他们跳下去,直到百米开外的下方才出现新的落脚点,不过,如今的“魔法少女”们不仅仅持有神秘性,更是用动力装甲全服武装,其机动性哪怕是垂直或倒悬的行进都没有问题。

    数十人紧贴着柱体表面滑行下降,并不断改变方向,绕着柱体进行迂回,在他们不断进行机动的同时,来自之前通告方向的攻击直接命中柱体。剧烈的震动让不少“魔法少女”一时间抓不稳的路线,在失衡中向下摔落,但很快就被其他还能够稳住身形的同伴用钩索救下。“魔法少女”们确信自己等人已经躲开素体生命的锁定了,但是,大概方向仍旧被对方掌握,因此,那些素体生命对这个柱体的攻击完全没有停歇的迹象。

    整个柱体是实心的构造体材质,其内部没有任何功能性的迹象,魔法少女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似乎毫无性能要素的柱子。要说其曾经是某个巨大建筑的一部分,但除了柱子本身之外,其他方向的事物轮廓也已经无法勾勒出具体建筑的样子了。孤零零的柱体耸立在这个地方,但其绝非是这个区域的中心位置。“魔法少女”们十分确信,己方即将离开这个区域,但在那之前,很可能必须找到通往新区域的入口。

    素体生命的攻击让柱体晃动,但是,这个柱体毕竟是实心的构造体材质,即便是强大得几乎可以和临界兵器媲美的攻击力度,也无法像是碾碎饼干一样摧毁这支柱体。在那柱体被摧毁之前,“魔法少女”们已经钻入了新的宽阔的管道中,并启动了身上的伪装系统,尽可能隔离了敌人的视野。

    在这种优先确保隐藏性的行动中,一直都未曾放弃的对外联络尝试也不得不中断,直到他们从管道钻出来,进入一个风景和之前所经历过的地方都不一样的区域。素体生命和其他敌人现象的追踪似乎到这里就完结了,他们没有感受到追兵,一时间被眼前这片似乎还具备某种宏大的功能性,而没有被战争摧毁的区域景观震撼了。

    足以和正常世界十几层楼相媲美的巨大建设机器正在比之更巨大的空中廊道的外壳上爬行,“魔法少女”们的目力所及之处,这些建设机器的数量多达数十个,在它们的脚下,是宛如火柴盒相互堆叠而成的统治局标志性工房。这些工房往往用来生产构造体材质的物件,包括并不限于安全卫士,而如今“魔法少女”们所见到的工房简直就像是一个庞大无比的蜂巢,仿佛每一个方向都会钻出安全卫士,反过来说,如果这里的全都是安全卫士制造工房,那么,每一分每一秒在这里诞生的安全卫士数量又是多少呢?让人一想就有些腿软。

    当然,目前来说,还不能确认这里真的是曾经统治局的安全卫士生产区,但是,每个人都做好了最坏情况的心理准备。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寻常意义上的“道路”了,无论要前往那个方向,都要直接在这些火柴盒一样的工房外壳上行走,甚至可能还要直接穿过工房内部。这里的生产并没有因为战争停歇,但从视野内的景象来说,也无法判断,已经生产出来的产品会被输送到什么地方,如何输送,用于怎样的用途。

    如果只是少数工房的话,“魔法少女”们还能下定决心摧毁它们。虽然原住民里已经有能人将安全网络重置,并掌握了一部分安全卫士的活动,但是,素体生命也同样掌控了一部分安全网络,而在之前的战斗中,这支队伍所遇到安全卫士都是敌对的在无法确定安全卫士和安全网络是否安全的情况下,他们优先选择将之摧毁瘫痪。

    不过,眼下的数量,哪怕他们有这个心思,也没有执行的能力。数十人的队伍,一旦进入这片广袤的工房区域,就如同沧海一粟,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

    “真是壮观啊……竟然还有这样完好的地方吗?”一个“魔法少女”感叹到。

    “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另一名“魔法少女”的情绪有些悲观。

    “我也觉得回头找另一条路或许更好。”也有人支持这个说法。

    “我倒是觉得,这个地方既然能够保持完整,也意味着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更年轻的“魔法少女”说:“我们需要补充和维护,装备和食物都已经快到警戒线了,这样下去我们不可能走得更远。”

    所有“魔法少女”都默不作声了,他们清楚这就是自己等人正在面临的困境哪怕没有纳粹、素体生命和安全卫士,这个统治局里也会滋生出各种怪异危险的现象,包括但并不限于灰雾恶魔。就算直接站在敌对立场的敌人不存在了,这个被深度人工改造化的数据对冲空间也是一个难以让人安稳生存的环境。自己这些“魔法少女”虽然拥有神秘的力量,但并没有彻底改变人类的特性,无法获得食物和装备,就意味着持续战斗能力和生存能力的下降。

    如今所有人的动力装甲在经过轮番大战后,都已经相当于用废弃动力装甲的零件打上补丁后才能行动的破烂。眼下就有一大片完整的工房,里面就算没有存储食物,也定然拥有足够的零件、材料和工具,他们利用这些日子以来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完全可以对自身的装备进行更适应眼下战场的改造,并通过改造,进一步利用灰雾去制造食物。

    有材料、工具和灰雾,几乎就能获得己方能够做出来的所有东西。

    “s机关还剩下多少个?”一个面容老成的“魔法少女”问到。

    “三百七十五个。”立刻有人回答到:“不过至少半数只剩下一半的功效。”

    “使用s机关进行伪装的话,在最低限度内,可以支持我们行动多长时间?”

    “大概六到八小时。但只要我们能够在这段时间对s机关进行补充,就能够循环利用。在不进行高强度战斗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达成良性循环。”

    “那就赌一把。”面容老成的“魔法少女”用肯定的语气说,虽然他不是这支队伍的头儿,最初选定的头儿早就在之前的战斗中丧生了,目前这支队伍并没有完全意义上的领导者,但这并不妨碍其他人认可这个面容老成的“魔法少女”的提案。

    他们的确没有太多的选择。而比起更加安稳的计划,这种程度的冒险如何可以带来相应的利益,让他们能够在之后的战斗中更加派得上用场,那么,即便是冒险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