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三十章节 无上神通
    第九百三十章节无上神通

    吞噬,刑天疯狂地吞噬一尊比自己境界要强大得多的强者的力量,不得不说这样凶狠的手段让所有人都为之震骇,一瞬间那因果天尊所带领的那些神帝都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都被刑天这疯狂的举动给吓住了,先前有那诸多无尽虚空的强者用自己的心血来唤出那无尽的血魂大军行那疯狂的反击,而现在又有刑天这样的疯子吞噬强于自身的强者的力量,这让那些神帝如何能不为之心惊,他们一个个的心中都不由地在暗骂道:“混蛋,这究竟是一方什么样的世界,怎么全都是一群疯子,一群不要命的疯子!”

    一方什么世界?在这些人的眼中整个无尽虚空的诸多神帝都是一群疯子,可是实际这一切都是被他们给逼得走投无路了,若是有一线生机,谁又有做出这样的选择来,在没有生路的情况之下,这无尽虚空的众生也不得不做出这等疯狂的举动来,用整个无尽虚空的本源来与敌人同归于尽,用这本源之力毁灭自己的敌人,至于他们的那些诸多后辈都已经移到了他们的小千世界之中,所以这一战没有任何人有所犹豫,一个个都暴发出自身所有的力量来,争取一举诛杀敌人,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来。

    刑天可没有去理会那各方势力的想法,他现在正在疯狂地与那因果天尊对战着,这一战对刑天来说十分的危险,当然。危险之中也是一场天大的机缘,一场清算自身所有因果的机会。一场突破自身的机会,所以刑天是不会放弃的。

    因果天尊自从执掌这方天地的一切之后。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受过任何创伤,但是这一次在与刑天的和交手之中却让他再次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胁,受到了不小的创伤,被刑天给吞噬了自己的一丝大道本源,这让他的眼神一冷,阴森森地看着刑天说道:“好一个小辈,没有想到你居然有如此的实力,实在不可思议,看来你这小辈是走得是远古神魔的路了,既然如此那绝对不能让你活过今天了,要不然你必将成为我的生死大敌。”

    刑天此时也不好受,虽然他的一击吞噬了因果天尊的大道,但是对他自身来说也是有着诸多的压力。要知道那因果天尊毕竟是一个境界强大的高手,他的大道真意之中蕴含着非常可怕的力量,让刑天吞噬之后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不过好在刑天的内世界之中有世界之树的力量,让能够化解那大道真意之力,但是让刑天的身体却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不过刑天的肉身也已经蜕变了,能够撑得下这一击,若是换成是其他人,只怕早已经在因果天尊的那一掉之下身死魂消了,毕竟境界之上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抹平的,刑天能够做到这一点完全是因为他一身的机缘实在是太强大了。内世界之中有着容纳万物的世界之树,而元神又完全归入到了内世界之中,肉身又成就了强大的不灭真身。

    对于刑天来说,虽然他只是吞噬了因果天尊的一点大道的力量。不过世界之树的力量则是迅速吸收了其中的奥秘,夺取了一丝因果天尊的大道意境,让刑天得到了巨大的好处,让他的内世界有了很大的成长。世界之树也得到了疯狂地成长。

    这就是刑天自身最为可怕的地方,能够溶纳、消化这天地之间所有的大道,将其化为己用,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受到那大道之力的反噬,也不用去明悟其中的大道真理,只要不断的吞噬,它就能不断壮大,仿佛作弊一样的力量。这就是世界之树最可怕的地方。

    以世界之树为中心凝聚出属于自己的内世界,将有着无限的可能。有着无限的发展,刑天能够走到这种境界,其实完全是因为这世界之树的相助。

    在刑天吞噬了自己的大道真意之时,那因果天尊也隐约之间察觉到了什么,越发警惕地看着刑天,手中无声无息之间出现了一柄神剑,这一柄神剑完全是由天地间的因果大道所凝聚出来的无上神剑,因果天尊将手中的神剑缓缓抬起,一道金色的剑光在那神剑之上吞吐着,那剑光指向刑天,散发出让人为之恐惧的神芒来。

    这时,因果天尊则是沉声说道:“好一个小辈,刑天,本天尊不得不承认,你是我看见到的最妖孽的小辈,没有之一,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对于你这样的存在,本天尊是绝对不会让你活下来的,你今天必须得死,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不得不说因果天尊真得是无耻到了极点,连以大欺小这样的无耻之事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让刑天等人为之不屑,一个个都十分鄙视因果天尊这个无耻之徒,就算是他所领来的那些神帝也是如此,在他们的心中因果天尊已经不要脸了,对于有这样一尊的上司,他们一个个都心中为之发毛,一个个都不得不分出一点精力来防范因果天尊,生怕自己被因果天尊这个无耻之徒给暗算了,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这无尽虚空之中。

    那因果天尊的话音一落下,只见在他的头顶之上那强大的元神化作一道强大的因果之道瞬间冲入了他手中的那柄无上神剑之中,瞬息之间整柄无上神剑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本来金色的剑体被化为紫色,无数紫色的剑气自无上神剑中喷涌而出,因果天尊看着刑天冷笑道:“小辈就让本天尊来试一试,你有什么本事吧,看你这小辈能否抵挡住本天尊的无上因果大道,命运不出,因果称尊,就算是你有再强大的肉身,在因果大道之下也不堪一击!”

    当因果天尊的语音落下之时,瞬间无数剑气飞溅而出,亿万道剑光腾空而起,笼罩住整片空。一下子将整个无尽虚空中央的重地给笼罩起来,隐约之间形成了一颗巨大的紫球。仿佛是整个无尽虚空的中央都变成了因果大道的天地,在这一片天地之中因果天尊则掌握了主动权。难怪因果天尊敢如此的嚣张,不得不说他有嚣张的本钱,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做到这种程度,在这方天地之中也只有因果天尊一人能够做到。

    看着蜂拥而至的无数道因果剑气袭来之时,刑天的面色不变,全身一片混沌的光辉升起,一颗巨大的混沌世界出现在这方天地之中,与那因果天尊所斩来的因果剑气撞在了一起,刑天这是要用自己的大道与因果天尊来一场对决。

    因果大道虽然无比的强大,可是刑天所展露出来的混沌大道也不差,虽然说刑天的混沌大道还差得很远,但是有世界之树做为中心,刑天的混沌大道并不比因果大道弱小。虽然说刑天的内世界还没有完全演化成功,不过却有了三千大道的气息,只需要有足够的养分,那么便能够成功地完全内世界的进化,让其进化成无上的大千世界。

    因果天尊的因果剑气可是玄妙非常,在与刑天那由内世界所演化而来的混沌大道对轰之时,立刻展现出了它们本身所居有的无上的威力,因果剑气一出,因果大道化为了一阴一阳两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螺旋,所有挡在它们面前的有形无形之力都被绞碎,化为空洞,只是眨眼,刑天的混沌大道就已经间千疮百孔了。

    并不是刑天的混沌大道比因果天尊的因果大道弱小,而是刑天自身的实力无法与因果天尊相比,毕竟两者之间可是有着巨大的差距。就算是刑天有内世界的支持,可是在这样的对抗之上依然是难以招架因果天尊的攻击,一下子便被压制了几分。

    如此惊人的变化让刑天的心中不由为之一惊,一瞬间那无数数因果大道所凝出来的螺旋剑气已经结结实实地轰在了他的身上,强大的攻击瞬间撕裂开了刑天身体之外那由混沌大道所凝聚的防御,那恐怖的防御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之下在疯狂地崩裂着。

    在这一刻。那无数的因果大道所凝聚出来的螺旋剑气如同一条条凶猛的蝗虫一样,在疯狂地蚕食着刑天身上的混沌大道,他这是在报仇,刑天吞噬了他的因果大道。而因果天尊则要吞噬刑天的混沌大道,要让刑天知道与自己对抗的下场是何等的悲惨!

    在看到这样的剧变之时。刑天没有为之震惊,而是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将因果天尊这疯狂的反击当成是一回事,一屑地冷哼一声说道道:“因果天尊,这就是你那因果大道所化出的无上因果剑气的攻击吗,原本以为因果大道有多了不起,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有些言过其实了,什么命运不出、因果称尊,真是可笑至极。”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时,那因果天尊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被刑天这讥讽之言给激怒了,要知道刑天这可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在用言语来打击因果天尊的大道之心,想要用这样的言语来给予因果天尊致命的一击,破了因果天尊的道心。

    不得不因果天尊这样的强者那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给算计了的,在这一番交锋之下,因果天尊的表现可是十分的强大,刑天的这番话根本没有让他有丝毫的表情,仿佛是刑天所说之人不是他因果天尊一样,无比的镇定,在这一点之上,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就连刑天也不得不承认因果天尊的心神是无比的坚定。

    看到这时,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浑身气血突然全面绽放出来,紧接着一道通天的气血神柱冲天而起,冲入到了天地之中,然后与那天地相合,仿佛是要容纳那天地之力,要将天地之力融入到自己的血气神柱之中,化为强大的神通一样。

    轰的一声,一瞬间仿佛是天雷勾动地火一样,刑天肉身之上的所有神通之力一下子被那强大的血气神柱给激活了,无尽的血色神光从他那肉身之中疯狂地升起,那无比强大的血气冲霄而起,仿佛至刚至阳的力量一样,血气之中蕴藏着无边神圣的力量一样,就像是这方天地之中最为神圣无比的至阳之力!

    刑天所散发出来的那强大的血气光柱一下子融入到了刑天的血色红莲之中,一下子激发了血色红莲之中的所有神通之力,那血色红莲瞬间爆发出让人为之恐惧的光辉来。一瞬间照亮了整方天地,那强大的血气佛是一颗缓缓升起的太阳一样。散发出让人为之震惊无上至阳之气,那一道道的因果螺旋剑气在这强大的无上至阳之气之下瞬间被其给消融掉。让那强大的剑气化为点点光辉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

    不过,因果天尊的攻击可就没如此消散,那因果天尊所攻击出来的因果大道之力可是没有因此而退却,只见有一个巨大的紫球依然包裹着刑天,包裹整个无尽虚空的中央来,在疯狂地压制着刑天的混沌领域,阻拦着那无尽的混沌神力的光辉。

    在刑天的这混沌神力所凝出来的无上光辉之下,那包围着他紫球之力在这血色的光芒之下变得、是摇摇欲坠,一道道的因果剑气在那强大的至阳之力下速度地崩灭着,似乎是要面临着最后的毁灭一样,这让那因果天尊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他小看了刑天,小看了这世间之上的所有人。所以他得为此付出代价,这就是高傲的强果。

    因果天尊的眼神微微一凝,缓缓地阴声说道:“好!好!好!刑天,没有想到你还有这等手段,这样才好,也只有这样的你方才能够配称得上是本天的的对手,也罢你能接下我的这第一剑之力也算不错了,你再接本天尊一剑吧,因果轮转,化生太极,无此因果大道出。”

    说话之间,那因果天尊又是一剑挥出,紫色的因果剑气发生了变化,很快则是紫中带黑,黑中又孕育着黑色,最后生出一道灰蒙蒙的剑气,锋芒是无比的可怕,让人看着都不由自主地为之心惊胆战起来,仿佛是心神要被那恐怖的剑气所伤。

    因果天尊的这一道剑光过处,瞬间那空间都为之扭曲起来,变成了一漆黑的真空世界一样,似乎连天地之间的光芒都被劈开了一样,仿佛是要开天辟地一样。

    看到这一剑的威力时,刑天则是面色不变,心念一动,自身的剑骨在那强大的血气之下疯狂地爆发了。那无上剑骨所凝聚出一道无上的剑气,一击轰下,毫无保留,毫无闪避的意思,要与因果天尊的这一道因果剑气硬碰硬,要与之分出个胜负来。

    因果天尊用那强大的因果剑气发动强大的攻击,而这时刑天也不甘示弱,既然对方用剑道与自己大战。那他便有自己的剑道与之对抗,与之在剑道之上分出一个胜负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那虚空之中。刑天的血色剑气与那灰色的剑气对轰在一起,瞬间掀起了一片的气浪,散发出强大的冲击波来。那巨大的声响震动整个无尽虚空,让整个无尽虚空的众生都为之震惊,让那诸多众生都感觉胸口一闷,好在这个时候整个无尽虚空之中已经没有多少生灵了。大部分的生灵都已经被那些无尽虚空的强者转移到了他们的小千世界之中,要不然这一场疯狂的对决之下不知要有多少生灵殒落。

    紧接着天空之中又是一声脆响传来,只见那两道恐怖的剑气在那强大的对撞之中直接崩溃了,因果天尊的那道因果剑气虽然无比的强大,但依然被刑天的血色剑所给磨灭掉,完全消散在了这方天地之中,没有达成因果天尊所想要的目的。

    在这样恐怖的对抗之中,刑天的情况也不好受,毕竟他的境界与实力都比因果天尊弱小,瞬间刑天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震飞,在被震飞之时,刑天那强悍的肉身之上则是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在那裂痕之中有着一道道血色,刑天的肉身在这一场对抗之中被那强大的反震之力给震伤了。

    面对如此的创伤,刑天则是没有丝毫的在意,只见他全身的气血一转,那一身恐怖的气血之力疯狂地涌动起来,他身体之中所蕴藏的无尽生机疯狂地爆发了出来,在这强大的生机之下,他身体之上的那诸多的伤口则是转瞬之间则是消失不见了,仅仅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刑天的肉身体是迅速恢复如初,不复先前那狰狞的样子,若不是先前大家都看到了刑天身上那恐怖的伤势,而刑天的身上依然还散发着一丝淡淡的血色,只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先前看到的那是一场错觉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