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85 最后的大队
    “莎”已经变成了一个茧状物,以三仙岛为核心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藏匿在这个巨大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尽管从外边来看,这个茧状物是可以观测到实体和面积的,但其内部的空间结构却和外表看起来的大相径庭。在这个名为“莎”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内部,大量的安全警卫正被批量生产出来,然后经由宛如肠子一样的通道,投放到安全网络接驳的各个统治局区域。

    “莎”试图将自己改造为新的中继器,为此,它看上了三仙岛的资料。席森神父曾经告诉过它,三仙岛的建设本就参考了中继器的构造方式,因此才具备足以抗衡中继器的神秘性。三仙岛无法成为中继器的原因,是因为三仙岛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构造”有决定性的不同,反映在两者身上,那便是瓦尔普吉斯之夜拥有意识,而三仙岛并不具备意识。

    为此,中央公国花了很大的工夫,才找出在三仙岛上内置其它意识系统的方法,而三仙岛和中继器之间力量的差别也在于此:意识的效率不同,从而导致具体行动的效率也不同。

    而对于已经成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莎”来说,要把自己改造成中继器所缺乏的东西就只有“时间”而已。在临时修建的船坞中,已经被置入安全网络的三仙岛正在流出大量的情报,宇宙联合试验舰队的其它船舰所隐藏着的神秘,也在这个过程中一点点被识破。

    从神秘性的角度来说,宇宙联合试验舰队的船舰比之三仙岛还有不如,所以,尽管其它船舰的数量更多,但是,反而是这些船舰的破解最为迅速。

    “莎”沉浸在从未见过的技术里,并通过自身对灰雾技术的认知角度,对这些技术资料进行解读、剖析和修改,之后在体内的某些部分进行测试规划。与此同时,它还要正面对抗纳粹军队的侵袭,尽管它制造安全警卫的效率很高,但是,纳粹军队的数量并没有减少的迹象。这已经足以证明,安全卫士击杀这些纳粹的速度,并没有超过这些纳粹诞生的速度。

    纳粹的士兵明显不是自然生产的,尽管是碳基身体,但却并非是寻常人类的血肉,其基础结构在强度上不及安全卫士的构造体材质,却明显在生产的便利性上更加突出。对于这些纳粹士兵的尸骸,“莎”也并非没有做过检测和研究,但其结果,就如同外来者们很难完全理解“构造体”一样,“莎”在纳粹士兵的研究和仿制上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质的突破。对纳粹士兵的破解一直都在进行,但“莎”更希望能够夺取这些纳粹士兵的生产线。

    纳粹的力量不仅仅体现在其纳粹士兵的批量生产效率上,还在于搭载这些士兵的各种载具的多样化,以及本身就是神秘度极高的中继器。经过“莎”的反复观察和验证,加上临时盟友网络球传递过来的种种信息,它已经可以确信,纳粹的“月球中继器”一旦完全展开,其规模真的可以拥有整个月球的体量,但是,其士兵和各种战争工具的生产线却并非藏匿在月球中继器里。从“莎”的角度来说,将生产线放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内部”就是保护这些生产线的最好办法,网络球也同样将其重要部分藏匿在中继器里,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内部更是被彻底改造为“圣地”,然而,纳粹似乎是不同的。反过来说,既然纳粹不将这些战争主体纳入月球中继器里,那么,全部展开后的体量足以媲美月球的中继器内部又到底收容着什么东西?

    更进一步说,从目前的局势已经可以断定,只凭借一台中继器,根本无法在神秘性上占据绝对的优势,这场战争看似会无限持久的打下去,直到一方从基础上发生崩溃。但是,末日真理教的举动让这场战争根本不可能无止尽地进行下去。纳粹虽然曾经是末日真理教的一部分,但它此时加入战场,也理应不是完全和末日真理教站在同一立场上的,这意味着,哪怕现在步调一致,纳粹和末日真理教双方也迟早有分道扬镳的时候。

    更何况,更熟悉这两个神秘组织的外来者们已经确认了,就算是现在,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也不是同一个心思,矛盾起源于他们的实践态度不同。哪怕都是相信末日真理的组织,对如何实证真理也有着不同的想法,而这个矛盾正是当初末日真理教三巨头分裂的根源。

    纳粹十分清楚自己进入统治局区域的原因,也定然明白自己的对手是怎样的角色。就如同末日真理教对纳粹有着深刻的了解一样,纳粹对末日真理教也同样有长久的研究。作为战争的挑起者,纳粹绝对做好了针对末日真理教的准备。

    从这个角度来说,月球中继器内部藏匿的不是“士兵生产线”这般低端的战斗力,而是针对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圣地的杀手锏,也不是没有可能。

    问题就在于,在他们使用之前,“莎”也好,网络球也好,都无法确认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也许末日真理教知道了,但是,即便会坦白出来,也一定是在它们选中的,对它们有利的时机,因此,那个时候,哪怕知道了纳粹藏匿的手段是什么,自己这些人也无法完美地做出反应。

    战争已经进入拉锯战,但是,迷雾仍旧笼罩在所有人的上空。“莎”不止一次去推演敌人的手段和方向,但最终结果并不确定,“神秘”的要素在这个战场上实在太多了,其“神秘”的意义让这里每时每刻都在上演不确定的概率。对“莎”来说,这是很可怕的情况,这意味着,哪怕自己感觉良好,自己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也不意味着自己真的占据良机。

    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就丢掉积累起来的优势,导致更大的溃败,而正是因为“意想不到”,所以也无法提前预防。

    “莎”的思考,越来越偏向于一些激进的手段,它本身已经没有“焦躁”这种情绪,并且也能看到自己的决策倾向性,但是,却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它:这是不得已却又必须去做的事情。

    明明不是最好的决策,却因为神秘而未知的某些东西而变得必须这么去做。必须在逻辑和直觉之间选择一个方案,然而,逻辑的方案总是那么的理想,却又让人觉得无法真正实践。“莎”的思考永远都不会结束,但是,行动已经开始了。

    “我们需要突袭纳粹的大本营。”它如此向网络球传递信息。

    “……正好,我也想看看纳粹的中继器里到底藏了些什么。”网络球那边传达回复:“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可以用积累下来的安全卫士发动一次全面进攻,为精锐小队开辟出一条道路。”莎如此说到:“但是,深入敌营的精锐只能由你们指派。我这里已经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高川还有其它任务,但是,我们这里还有一只备用的尖刀部队。”网络球的回复没有任何犹豫:“而且,我们这边已经有了畀的信息。”

    “畀吗?”莎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到:“如果可以和她联系上的话,就让她一起去吧。在那之前,我会将她的战斗能力提升一个等级。”

    “是新的高级安全卫士作成吗?”网络球那边似乎也有兴趣,“我们这边还可以提供一部分中继器的信息,要交换资料吗?”

    “……不用了。我对你们的中继器类型没有兴趣。”莎如此说到,它没有说谎。尽管真的打算将自身改造为中继器,但是,网络球的中继器却一直在它的直觉中,散发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让它不愿意用这个中继器的资料进行参照。它敏锐地察觉到了,网络球的中继器改造绝非是最基础的版本,而是增加了某些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隐藏在那些资讯中,自己很难剥离出来。一旦自己真的以网络球的中继器为参照物,将自身加以改造,那么,那些隐藏的东西就必然会同样扎根在自己的体内。

    就临时伙伴的身份来说,网络球这个后进的插足者,明显比席森神父还要阴险。“莎”已经理解,为什么就连席森神父这么出色的人物也只能在屈居于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之下了,只因为这两个神秘组织真的拥有作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两个神秘组织”的硬实力。

    “好吧,虽然我们觉得你不需要这么疑心重重。作为同伴,我们从来都只有优待。”网络球平静地回复到:“在如今紧要的关头,请相信网络球的决心和信用,我们只有联合起来,不再去顾虑双方的关系和立场,才有可能战胜末日真理教。网络球身为末日真理教最直接的对手,完全可以放弃自身的技术优势,去支援所有愿意和末日真理教战斗的盟友。”

    “……是的,我深刻感受到了你们的决心,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要拒绝你们的支援。”莎很不客气地说:“你们为了战胜末日真理教,会做出比‘放弃技术优势’更激烈的事情。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的,只要能够战胜末日真理教,反过来说,为了确保接受你们援助的一方一定会去针对末日真理教,你们也会做任何事情。”

    “我们是讲究诚信的。”网络球那边的回复颇有深意。

    “所以,我们的合作浅尝而止就好。”莎同样颇有深意地回复到:“我将会为你们的部队开路,畀也会参与,但是,除此之外,我这边无力再提供更多的帮助。这样可以吗?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知道席森神父的情况。”

    “可以,我们这边会派出最后一支尖刀部队,在中继器毁灭后,这支队伍已经是我们最后成建制的常规精锐作战部队了。”网络球说:“至于席森神父的消息……很遗憾,他暂时脱离了我们的观测,但是,如果他没有死的话,一定会出现的,并且,应该会是以新世纪福音的身份。”

    “也就是说,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仍旧还是三巨头吗?”莎这次有些吃惊,因为它一直都觉得,席森神父是绝对不会加入新世纪福音的,所以他才自行成立了“黑巢”。

    “是的,根据我们这边的观测,席森神父已经完全接受了其教父爱德华神父的遗产,恐怕还会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接受新世纪福音的遗产根据先知的预言推测,新世纪福音会以崭新的身份卷土重来。而那个时候,席森神父大概就会成为至关重要的盟友吧。”

    “卷土重来吗?”莎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那个名字黑巢。

    黑巢,要建立在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新世纪福音”的遗产上,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吗?莎倒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消息。只有它一个人的话,应付网络球还是太吃力了,它虽然收集到一定的信息,但仍旧不太了解“网络球”到底是怎样的东西。更何况,它如今的结构变得太复杂了,外表还套着一层“nog”神秘联合机构的外壳。即便网络球那边自称,它们的常规部队只剩下一支,也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

    “你们的最后一支部队有称号吗?”莎进一步确认到。

    “魔法少女十字军。”网络球如此回复到。

    “莎”听到了自己也熟悉的称号。“魔法少女十字军”这支队伍的人员在统治局内部发生动乱的时候,也参与过原住民聚集地的防御,但在素体生命截断了安全网络后,这些人和席森神父一起被外派出去支援作战,结果音讯全无。从席森神父那里听说,这些人是和“黑巢”不相统属的神秘组织。原来那些打扮癖好奇怪的人,是直接隶属“网络球”的部队吗?“莎”不由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