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84 集团军
    就像是整个世界的运转都放慢了几十倍,所有曾经觉得快速的事物都变得蹒跚,那些不曾露出的缺口就这么大张着,任由自己钻进钻出。那铺天盖地的弹雨,是实体的也罢,是非实体的也罢,亦或者是某一种正在发生的无法判断其作用的现象,只要能够被观测到,在其还在发生反应的过程中,在其反应还没有对目标事物产生足够的影响力之前,就已经从中逃脱了畀感受到急速的冲击,这是她无法想象的世界,也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体验。

    畀觉得自己被一个截然不同的空间包围着,有一层看不见的东西,将自己和这个缓慢的世界隔离开来,避免自己也变得如此缓慢。于是,自身是正常的,而外边的一切都不正常了,所有的运动因为缓慢而呈现出和往日不同的感觉,畀知道,这个缓慢的世界所反应出来的东西才更加真实,而平时的自己对这些事物的判断力,一直都有速度上的错觉就如同播放影片一样,明明是一帧帧的图画连续播放,但其速度之快,反倒让人觉得这是一连串动作连贯的画面。

    这个在观测中变得缓慢的世界,就仿佛被速度揭开了曾经看不见的面纱,露出让人一看就觉得匪夷所思,超越常识的一面。哪怕是看似坚固得不会有任何改变的素体生命,在局部细节上,也呈现出平时无法注意到的地方,而这些地方让这些素体生命看起来有些陌生和在进入这个速度前所观测到的它们不太一样,其中不仅仅包括其外观、质地和动作,就连“情绪”似乎都变得更加清晰了。

    在畀的认知中,素体生命是有智慧,有组织性,高智慧的存在,但是,“情绪”这样的东西一贯以来都无法从它们身上找到,就仿佛是被它们剔除了一样。然而,在眼下的速度里,畀知道了,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素体生命不仅仅有智慧,也有情绪,正因为可以观测到这些情绪化的细节,从而产生一种共感般的理解,才让畀觉得它们更加“生动”了,也更让这些素体生命显得和人类如此近似。

    这是……眼前这个“高川”眼中的世界。

    当她的脑海中浮现这样的念头时,本来十分缓慢运转着的世界陡然恢复原来的速度,那些激射而来的实体和非实体攻击,如同雷鸣般的放电现象,以及更多难以形容的复合现象,一下子就冲出了畀的视野,畀甚至到了更大的冲击波涌上来时,才意识到战斗还没有结束。

    素体生命的反击全都落空了,激烈的反应现象将范围百米内的事物全都蒸发,在畀的眼中,就像是这片地域被生生咬下一口。

    真是可怕的攻击力畀已经见识过好几次,但仍旧不由得在心中感慨。

    少年高川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让人难以理解,一下子就能确认定然是“神秘”得力量。畀回过神来的时候,所在的地方已经远离战场破坏区域的上千米外,从这个距离感来说,的确有一种“已经逃离了素体生命的队伍”的感觉。不过,虽然素体生命很少有在这么短的时间重新锁定她这边的,但是,没有搜索的动作,反而像是利用了其它同样神秘的方法,自动跟随过来的素体生命也是存在的。

    一共有五个素体生命。其中两个在畀发现它们的时候,它们就已经站在左前方了,剩下三个是在畀看到前两个素体生命之后才抵达的,畀完全看到了伴随它们的追索而产生的特殊现象。有的只是简单的身体运动加速,有的则穿过了看似传送门的事物,剩下一个还飞在半空中,小臂的部位已经变成了粗大的放射状天线装置,也不知道有什么效果。

    上百人的素体生命队伍,在少年高川的突袭中,真正能够反应过来的,也就是这不到双手的数量而已。这么想的话,素体生命曾经的强大就好似降低了好几个层次。当然,畀十分清楚,这同样是自己的错觉,在这让人心神激荡的眨眼工夫力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可事实上,素体生命们不仅仅能够捕捉这样不可思议的高速,同样可以跟上来,甚至于,之前少年高川的所有攻击,都仅仅是出其不意,打乱了它们的秩序而已,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击伤任何一个素体生命。

    素体生命的强大毋庸置疑,构成它们物质态身躯的构造体有着统治局区域里寻常可见的构造体材质都不具备的性能。

    没有办法击破它们的身体,没有办法干涉它们的精神,无法捉摸它们的心理和意识,那么,速度所带来的优势就只有逃跑而已,乃至于,连逃跑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少年高川的确看起来更快一些,但是,相对快上多少,就很难说了。

    畀不太清楚,之前的速度是不是已经达到少年高川的速度峰值,但即便还能提升速度,到底可以提升到怎样的程度,也完全无法想象。少年高川的极速背后,有着太多让人无法断定的模糊感,让畀有些不安,那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以及寄望于此的无奈。

    畀不由得想到,少年高川之所以在这里停下来,而不是继续跑得更远,就是因为,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在速度上彻底甩掉这些素体生命吧。战斗是不可避免的,这么想的话,那些稍许悸动的情绪就又平静下来,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好继续战斗的准备了。

    “……来了。”少年高川的嘀咕声传入她的耳中,畀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她觉得并不是在说眼前这五个素体生命的事情。

    这时,畀看到少年高川抬起目光,看向某个方向,但是,她顺着这个视线望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让她在意的是,明明没有任何停手理由的素体生命,竟然给了自己两人交谈的时间。除此之外,畀倒是看到了,千米外的素体生命们已经恢复秩序,重整旗鼓,可是,它们警惕的方向并非自己这边。素体生命们和少年高川的目光在远方的某一点交汇,但是,畀发现自己跟不上这些注视目光的移动。

    如果少年高川和素体生命真的在凝视某个突如其来的东西,那么,那个东西的移动速度也定然十分竟然吧。

    畀微微活动了一下四肢,被刺穿后禁锢在平台上的手足,在离开平台之后,已经出现愈合的现象,但是,因为素体生命和少年高川的速度都太快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等待伤口痊愈。不过,正是这段所有人和非人都转移了注意力的短短时间里,正在恢复的伤口已经让畀重新生出了“可以继续战斗”的感觉。

    当然,要胜过素体生命一定是非常困难的吧。就算自己和这个奇怪的少年高川合作,也没有真正可以打败对方的底气。如果有临界兵器就好了,畀这么想着,就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比声音更快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个点状的轮廓,不到半秒的时间,彼此之间的距离就已经足以让畀看清楚,那是一个箱子。

    和她曾经在“莎”主持的原住民聚集地里生产的集装箱相比,规模只有十分之一不到,但是,它移动的速度很快。它没有飞在很高的地方,但却也不是完全的陆地载具,这个箱子悬浮在距离地面一米高的地方,沿着一个相对笔直的路线向着自己和少年高川这般飞驰而来。

    随即,畀又发现,少年高川和素体生命们的目光并不完全落在那个箱子上,而是继续凝视着箱子的后方。在畀察觉这一点的时候,在那个方向的地平线上出现了更多模糊的轮廓,大约是十个,几十个,上百个,上千个,然后,如同海潮从那边涌过来一样,视野范围内,成千上万的轮廓聚成了一片灰暗的线条、平面、阴影,气势汹汹地要淹没前方一切般,朝自己等人和素体生命们所在的位置扑来。

    数量太过惊人,而无法细数累积,但那一定不是海水,而是“众多的个体”所构成的集团。这个集团的上空也出现了更大的轮廓一个庞然大物,从遥远前方的迷雾中钻出来,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它们漂浮在高空,就如同堡垒一样。

    当那集团的前方来到了畀可以看清楚的距离时,畀顿时知道了来者不善。

    “”字的旗帜,灰黑色的军装,钢铁的锈色和血液的红色,是这个集团最显眼的标志。

    这个集团是纳粹的军队。尽管畀没有去过统治局之外的世界,但并不意味她的消息渠道闭塞过时。“莎”和席森神父的合作,让一些便利的东西进入了统治局的原住民聚集地,与此同时,也带来了许多好奇。畀就曾经纠缠过席森神父,让他讲述统治局之外的世界的故事。

    这些故事并没有让畀觉得统治局之外的世界比统治局里更好,也不觉得生活在这两者中的“幸福和苦难”有多大的差别。但是,能够被席森神父着重提起的东西,都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第一次真正谋面的纳粹正是其中之一。

    曾经是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被称为“死海使徒”的纳粹们,拥有着连“莎”也无法在正面敌对中取胜的可怕力量。它们的神秘和末日真理教出自同源,但又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不过,要说这些纳粹最擅长的是什么,亦或者说,最擅长的是什么,那自然是集团式的快速攻坚,以及在大型战役上的远超其他人的敏锐嗅觉。

    纳粹虽然也有中继器,但却不让人觉得,他们所拥有的神秘性已经达到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的最高水平,同样的,在面对女巫vv的新世纪福音时,也让人觉得没有太大的优势。但是,比起“新世纪福音”在大多数时间里的无作为,以及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那神神叨叨的献祭仪式,纳粹的活动却更加激烈和直接,乃至于在局部范围内,有着末日真理教的秘密行动也无法具备的影响力。

    为什么纳粹会在这里?畀并不知晓其中的前因后果,但是,当这些纳粹士兵聚成如此规模的时候,无论如何提高警惕都不是多余的。

    “真是可怕的冲锋啊。”畀不由得这么说到。她发出一些声音,却仍旧觉得周遭那沉闷而寂静的空气在压迫着自己,让呼吸有些缓不过来。她说着连自己都觉得是废话的话,指望发出声音能够让气氛缓和一些但是,没有缓和的话,也是理所当然的,畀十分清楚,此时此刻的所有因素都没有让人缓和下来的成份。

    素体生命、纳粹和不知底细的少年高川在这三者面前,畀对自身能力有一种不确信,她不觉得,自己可以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发挥多大的作用,她所能做的,就仅仅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已,甚至于,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还拖累身边这个神秘的少年高川。

    地平线处可以观测到的纳粹飞艇已经有了十多艘,仅就纳粹的军队而言,也至少有几十万人,他们向前推进的声音甚至让震动从那遥远的一端传到了畀的脚下。畀可以感觉到,这个大范围人工地势上呈螺旋向下状的统治局区域,哪怕嵌入了大量的构造体材质,也仍旧在这震动中难以保持往时的坚固感它不禁在动摇,而且让人觉得它的结构越来越松,如同一块石头快要被碾碎成粉末般。

    就在畀不由得心神动摇的时候,那个一马当先飞驰在集团军最前方的箱子,陡然化作一道银光腾空而起,一口气越过前方最高的建筑,沿着虹状的曲线向着她的位置坠下来。

    畀在被砸中之前就注意到了,但是,在她行动之前,那箱子银光的轨迹就发生了细微的调整,轻巧地落在了她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