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79 灰烬与余火2
    地平线一直向着视野之外延伸,高川从地上爬起来,再也没有敌人攻击他了,因为在这个废墟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那个宛如从噩梦中走出的富江到底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高川也感受不到席森神父的存在了,在接触最终兵器999之前,席森神父的状态就已经很不稳定。包括爱德华神父在内,新世纪福音的信使们留下的遗产,让这次接触有了成功的可能,但却又会夺走一些东西席森神父到底死了没有,高川无法肯定,但是,席森神父即便活着,也绝对不会比死亡更加轻松。

    最终兵器999消失了,“江”消失了,席森神父消失了,所有因为他们的存在而产生的怪异也全都一个不剩,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只留下鳞次栉比的畸形构造体建筑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巨变。这些畸形构造体的造型就像是骨头,但又有尖锐的棱角,大大小小的空洞遍布其中,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马蜂窝。

    最高的建筑如果这算是建筑的话需要高川仰头才能看到顶部,但这些建筑的存在,并没有让“废墟”这个形容变得不切实际,因为,哪怕是高大的建筑,也是一场惨烈的大战后留下的残骸而已。它们本来就是不成形体的,破损之后的异常外观,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如果是按照平时的习惯在这片废墟中行走,迷路就是唯一的下场,这里所有涉及方向的观测都在产生一种剧烈的扭曲,包括并不限于磁场和视觉感官。即便高川重新以“义体”的姿态站在这里,也无法通过自己那一直都很高效的观测能力对整个废墟进行详细的鉴别和扫描。他用以判断方向的数据,已经在视网膜屏幕中染上了警告的红色,这意味着,所有根据这些数据所做出的判断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错误。

    到底错了多少,因为没有参照物的缘故,所以也无法具体分辨出来。但很显然,这些数据已经无法依靠了,乃至于就算是义体如此精密强大又富有神秘性的躯壳,也不足以通过自身机能为高川找出一条正确的路线来高川在想着,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

    他想要继续追查富江的下落,从这个自称“富江”的“江”身上,高川嗅到了一股汹涌而来的味道,就像是在她接下来的活动中,将有可能产生具备决定性的某些结果。高川不知道那是什么结果,但既然觉得这样的结果会极大影响到眼下的整体事态,那么,就算无法阻止对方,也必须在第一时间知晓具体的情况。

    况且,高川觉得,富江一定会去找少年高川的。

    同时,高川也十分清楚,尽管在桃乐丝层出不穷的计划中,开始希望自己这边和少年高川汇合的进度稍微延缓一下,以让她们进行更深层次的戒备。但是,从结果来看,这件事的进度却又不是想要拖延就能拖延,想要加速就能加速的情况。

    正因为富江出现了,义体高川才觉得面见少年高川已经迫在眉睫在此之前所拥有的闲余,被“富江”这么一个存在彻底搅没了。即便如此,还要感谢运气,自己能够从那栋怪异的精神病院大楼里逃出来,并不完全是努力的结果。他自觉已经竭尽全力,之前的战斗绝非是单纯可以用暴力可以解决的,那样弱小的血肉之躯,也根本不足以支持破局的暴力。

    眼下的状况,一旦富江和少年高川汇合,会发生什么事情?高川无法想象,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判断的,当两者汇合的时候,想要使用脑硬体对他我两个人格进行调和,就一定会受到富江的阻拦。只要富江回到少年高川身边,任何针对少年高川做出的布置失败的可能性都会变得极大。

    高川无法联系上近江等人,唯有自己想办法离开这片废墟。

    ……

    在走火的眼中,“人类集体潜意识”这样一个概念性的所在,正变得更加符合自己的想象,并不是它的性质发生了变化,而仅仅是观测的时候,变得更加形象了。过去描述“人类集体潜意识”总喜欢用“大海”来形容,现在,走火看到了“气泡”,看到了“波纹”,看到了“粼光”,所有一切运动体现都倾向于流质化。在蒸腾的气泡中,偶尔露出一角的末日真理教中继器正在飞速向前疾行。

    走火无法具体描述它的模样,但是,正因为“人类集体潜意识”变成了“大海”,在这片“大海”中潜航的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划出波纹,制造出宛若流质传递的动静,那些紧密贴合在其轮廓上,又被其快速抛下的某些东西,同样构成了一个相当巨大的轮廓。伦敦中继器自然而然地接收并分析着这些信息,将一个更加具体形象的结果反馈到走火的脑海中。

    就在走火已经渐渐习惯这样的变化时,他突然想到,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真的已经确定了“目标”了码?它如今迅速航行,是真的在朝目标前进,而不是在一个巨大的范围内迂回吗?想要弄清楚对方的航向,在这个依稀没有边界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是无法做到的,因为,要确定航向就必须首先拥有多个固定的坐标,然而,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打下的坐标,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因为意识态中的变化而丢失。

    对走火来说,只有“目测”反而才是最能抓住对方马脚的方式一切反馈回来的数据,一切从意识态出发的感受,一切以意识现象为依托的手段,都不足以在这个剧烈又深沉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确定“自身”和“自身之外”的界限,反而是“看到了”这么一种大概而模糊的结果,能够在大致范围内确认目标的状态。

    如果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没有被走火看到,那么,走火觉得自己也大致是无法用其它方式确认它的存在和方位的。通常来说,在观测到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时,自己这边就应该首先发动攻击了,因为,理论上,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存在时间越长,其对整个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影响就越有份量,而且,无论末日真理教在之后想要做什么,它们的中继器都毫无疑问,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问题就在于,走火意识到了,当自己通过目测去捕捉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时,末日真理教是否也同样目测到了自己这边的中继器?如今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以一个诡异但却仍旧在捕捉范围内的轨迹移动,既没有摆脱自己这边的观测,也没有被清晰地捕捉到,这般处境暧昧得充满了阴谋感。走火不得不去设想:对方是在引诱自己等人吗?

    末日真理教为了完成献祭仪式而自我献身的例子实在太多,如果说,这一次它们终于将整个中继器,连带着可能存在于中继器里的“圣地”都当作祭品,也并不是那么让人惊讶。这些末日真理教的混蛋最擅长的不正是这种自伤八百杀敌一千的手段吗?

    如此一来,自己这边直接对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发动攻击,将之摧毁,就是正确的做法吗?越是接近紧要关头,走火一直以来的坚定想法,也不禁有了一些动摇。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动摇的,可是,他愈发无法阻止自己的脑海中丛生的思绪,以及浑浊的情感。

    即便如此,他也十分清楚,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网络球内部正在发生一些丝丝入扣的变乱,他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将这些变乱的因子扣在某些详细具体的人或事上,但是,他放弃了这么做。正是因为担任了网络球最高指挥官这个职位,所以他才比旁人有一份更加深刻的感受:所有在自己身上和自己身边发生的,让那本该美好团结的一切变得陌生恐怖的因素,是多么的复杂,又多么的具备必然性,那并不仅仅是从人的认知和视角去归纳的大环境的因素使然,而是有着太多超越人的认知和视角的因素在一起发挥作用。

    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因为,没有人能够看清每一个促生变动的因素,也没有人可以真正触摸到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

    在他看来,到了如今的状况,所有的可以想到的策略其实都已经走到了尽头,再也没有更多更好的办法了,继续谈论策略也是徒劳,不再产生任何实际效果。自己等人可以做的,就只剩下行动而已。

    所以,走火抛下了决策层的职责,将自身约束在一个狭小的箱子里,又通过这个箱子的传递,将自己变成伦敦中继器的“精神性内在”。

    他在这么做之前,就已经得到了近江和桃乐丝的警告,这是一种还在试验阶段的方法,尽管在理论上,可以将“身而为人的自我意识”上升到“中继器的自我意识”,进而让人和中继器更密切地合为一体。“人类个体”和“中继器”之间的差异实在太大了,仅仅是用体量去对比,一个中继器都是人类个体的千万上亿倍,尽管用尽了可以想到的技术手段去阻止使用者的人格在这个升华过程中被淡化,但是,反过来说,这些技术手段也同样约束了使用者的自我意识,令其无法回到正常的状态。

    更加具体的情况也还有很多,用一句话总结,走火十分肯定,自己已经无法再返回自己原来的身体,重新变回那个叫做走火的“人”了。现在,整个伦敦中继器就是自己的身体,而就像是在做人的时候,人无法直接穿透身体看清自己内脏的运作,也无法不通过器具,仅仅依靠感官去觉察太过细微的变化,走火也已经无法看到中继器内部,无法体会到中继器那定然诡异而精密的运作过程。他只是一个宏观上的意志,指引着一个大概的方向,推动整个中继器的运动就如同人能抬起手,却无法细致地操作抬手这一动作过程中的所有肌肉和神经的精密互动一样。

    即便如此,或者说,正因为如此,所以,针对中继器及其内部的状况,走火反而比任何人都更有感觉。这就像是人体被割伤了会感到疼痛,不同的疼痛又针对不同的状况,发烧的时候身体会发热,头晕目眩等等。每一种感觉都对应着一种“不好”的情况在发生,走火已经感觉到了,“不好”的情况正在伦敦中继器中堆积。

    无论自己是否担心直接攻击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是一个圈套,最终都会变得不得不去那么做,否则,伦敦中继器就会在相持中,首先因为自身劣化而崩溃在和伦敦中继器合为一体之前,走火没有察觉到这样的情况,但是,当他合为一体后,却又无法向其他人反馈这样的情况了。如今呆在中继器里的其他人,对走火而言就像是“体内细菌”一样,根本无法感觉到,也无法区分出来。

    他知道“内部”正在发生变化,而这种变化很可能正在影响到自己,才让自己产生了这种犹豫不决的情况他清晰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在他看来,是充满了恶意的。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说“中继器”已经变成了“身体”,那么,作为主观意识的“走火”自己,正在被这个“身体”的“恶性本能”抓住,就如同人的懒惰和庸碌,从来都不仅仅是意识、心理和精神上的问题,而也有源于身体生理性的作用。

    中继器的体量是如此的巨大,从它内部滋生出的“恶性本能”也有着同样的巨大,走火觉得自己正在被吞没在那之前,他仍旧紧紧盯着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找寻着某个信号,一个足以让他产生“发动攻击”这个强烈意志推动力的信号。

    他,已经准备好了,早就准备好了,不知道准备好多少次了。

    每一次的觉悟,都会在产生实际行为之前,就如同泡沫一样消失。

    走火不知道,在这样的重复中,自身的意识,自己那自诩坚定的意志所构成的推动力,还能够持续多久。

    也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就会像是烧尽的柴薪一样,只剩下一片死灰。

    一想到那样的自己,走火就不禁有些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