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节 惨案
    第九百二十五章节惨案

    很快刑天则是通过了第二重天,进入到了第一重天的世界之中,不过在进入到第一重天时,刑天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方才轰开了逆向的通道,要知道这第一重天与第二重天的通道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若不是刑天的手段高强,只怕他想要回到第一重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会让他付出更大的代价来。

    在刑天进入到第一重天之时,刑天的眼前顿时为之一亮,一切都变得有一些不同了,不过刑天却没有心情去理会有什么不同的事情,毕竟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事情是离开这三十三天,回转到无尽虚空之中,所以他没有理会那些留守之人,向那三十三天的入口之处而去,想要快速地离开这三十三天,想要让自己返回到无尽虚空之中。

    可惜,当刑天出现在那与第一重天相连的那座古城之时,眼前的一切让刑天为之震惊了,虽然他也曾经看到了三十三天出现之时所发生的剧大转变,可是他并没有看到第一重天的所有变化,而现在他终于看到了,整座古城之上散发着无尽的天地之力,进入三十三天容易,想要离开,那就要面对这古城的阻挡,就算是强如刑天这样的强者,也难以撼动这古城之上的远古禁制,而那禁制的力量强大到了极点!

    “这怎么可能,这座古城的力量竟然会如此的恐怖,竟然超出了我的想象。难道说我所猜测的一切都是真的,当初是远古神魔封印了与三十三天的通道。而那两座古城便是远古神魔所留下来的无上禁地?”看着眼前那恐怖的古城时,刑天的心中不由为之沉重了起来。

    怎么办?刑天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应该怎么办。如何方才能够离开这三十三天,如何方才能够进入到眼前的这座古城之中,这可真是进时容易退时难,想要从这三十三天之中撤退回那古城之中,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就在刑天为难之时,那无尽虚空的各大势力都出现在了这座古城之前,当他们看到眼前的这座古城之上的恐怖气势后,一个个的心情都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这时,魔罗神尊则是忍不住长叹一声说道:“刑天道友。看来你的猜测是真的,无尽虚空与三十三天的封印是远古神魔而为,他们是真得有意要封锁无尽虚空与三十三天的联系,要不然也不会我们想要退回古城,会面对如何恐怖的禁制来,这一次我们的处境真得危险了,真得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这里了,那幕后黑手还真得阴险毒辣,竟然给我们布下了这么一个恐怖的陷井。让我们所有人都主动跳了进来。”

    “难怪我们一路之上会没有遇到半点的阻挡,原来那幕后黑手早已经算到了我们会遇到这样的阻力,所以他根本就用不着出手阻挡我们!”风神王则是忍不住长叹起来,对于眼前这座古城的阻挡而感到十分的无力。想不出办法来冲进去。

    对于那些人的话语,刑天没有去在意,他则是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座古城。仔细地察看着古城之上的一切禁制,刑天越看越觉得有一点熟悉的感觉。在这古城之上让他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而这丝气息他却想不出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让刑天不由地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努力地想要想起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我终于想起来,是那座神碑,这气息我在那座神碑之上感受过,刑天心念一动立即察看起自己的内世界,从内世界之中找到了座神碑,这是当初刑天所收取的那座神碑,刑天总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而是这座神碑,这座神碑方才是开启古城的关键,若不是自己当初随手收取了这么一座古碑,只怕这一次真得是要失败了,不得不暴露出那条秘境之路。

    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刑天的运气,而他的运气实在是好的惊人,竟然能够在无意之中得到了可以离开这三十三天之中的宝物,这让刑天如何能不为之兴奋起来。

    当看到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喜意之时,魔罗神尊认为刑天是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刑天道友,你是不是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是不是能够开启眼前的这座古城,让我们可以离开这三十三天之中?”

    刑天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是想到了离开的办法,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们是如何地入到这座古城之中的,神碑便是关键,是我们能否离开这里的关键!”

    刑天这一提醒,那些众人都不由地恍然大悟起来,难怪他们这些人在站大门之外总是感受到一丝的熟悉,原来那便是城门之处的神碑,而现在他们找不到这神碑的存在,这让所有人的心情不由地沉重起来,让他们都为之后悔。

    就在众人后悔之时,刑天心念一动手中则是多了一座神碑,当这座神碑出现之时,一道强大的气息从那神碑之上出现,还没有等刑天有所举动之时,那座神碑化为一道流光,冲向了那古城的大门之上,当这道光芒闪过之时,神门缓缓打开了,这样的变化让所有人都不由地为之震惊,就是刑天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容易!

    容易吗?并非如此,若不是刑天有大气运,在之前收取了这么一方神碑,只怕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开启这座古城,毕竟在这座古城之上加持了无数的神帝的力量,那力量之强让在场所有人都提不起半点要强行冲击的念头来。

    “走!”刑天很快从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然后一马当前冲进了古城之中,因为他并不知道这座古城会开启多长时间。所以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当刑天冲进古城之时,那其他诸多大能想都没有多想一个个都疯狂地向古城冲去。而那后果的诸多小辈也都在快速地涌进古城之中,生怕晚一步会被困在城外。

    在这古城开启之时。一道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让整个三十三天都为之震荡起来,那三十三天之上的幕后黑手因果天尊不由为之大惊,在这股强大气息之中让他感受到了曾经熟悉的气息,让他不由地失声喊道:“不好,刑天那些混蛋真得开启了古城!”

    古城开启的很快,但是在开启没有多久之时,古城则是缓缓地开启合上,这让那些还没有进入到古城的众人不得不加快速度。谁也没有想到古城关闭的会这么快!

    还好当初殒落了不少的人,要不然还真得无法让所有人都进入到古城之中,总算在古城关闭的最后时刻,所有进入到三十三天之中的无尽虚空众生都回转到了古城之中,而这时古城的大门终于合上了,当这古城的大门合上之时,突然一道道强大的力量从古城之中升起,一道道恐怖的禁制力量爆发了,一瞬间那强大的禁制之力将古城与三十三天连接的所在给禁锢起来。再一次断开了古城与三十三天的变化,让那三十三天一阵的波动,仿佛是整个三十三天都为之震荡起伏了,让那三十三天之中的所有生灵都感受到了这场剧变。

    “混蛋。这怎么可能,那些混蛋怎么可能开启古城,怎么可能会逃回到古城之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因果天尊再一次忍受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忍不住失声大喊起来!

    不管是怎么回事。那因果天尊都无法察看了,因为在古城关闭的一瞬间整个古城的禁制全面爆发了。断去了与三十三天的联系,让他根本不知道古城之中的情况。

    进入到古城之中,让所有人都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让他们的心情都有所缓解,不过对于那些大能来说,他们的心情则是无比的沉重起来,因为这一切证明了刑天的推测属实,那意味着无尽虚空将会有一场惊人的大变,这让他们都有些急不可待地想要回到无尽虚空之中。

    无尽虚空真得发生了剧变吗?不错,一切都如刑天所想的那样,无尽虚空之中真得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整个无尽虚空都被鸿钧道祖所掌握了,无尽虚空、诸天万界、禁区之中都落到了鸿钧道祖的掌握之中,只有死海并没有落入到鸿钧道祖的掌握之中,因为那死海之中有着刑天的诸多的禁制,就算是鸿钧道祖在这无尽虚空之中找不到对手,可是他想要破开刑天所布下的禁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在短时间之内他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在无尽虚空之中,鸿钧道祖忍不住喃喃自语地说道:“快了,很快我便可以掌握整个无尽虚空,可以建立强大的祭坛来,勾通那三十三天的本源,那时远古神魔的布置都将落空,没有人能够挡得住我前进的步伐,就算是远古神魔也不行!”

    就在鸿钧道祖的这番话落下之时,突然他感受到了整个无尽虚空都为之一了的震荡起伏,这让鸿钧道祖的心中不由地为之沉重起来,就在他准备在用神识扫描整个无尽虚空之时,突然那远古通道之上散发出恐怖的力量来。

    “不好,远古通道之中发生了剧变,这究竟是怎么会事,究竟为什么会发生如此的力量来?”鸿钧道祖的心中不由地为之震骇起来,一股恐惧感从他的心中升起来,他所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让鸿钧道祖的心境不由地为之混乱起来。

    鸿钧道祖最担心的是三十三天困不住无尽虚空的那诸多强者,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担心真的发生了,在他的震骇之中一众无尽虚空的强者从那远古通道之中出现在了无尽虚空之中,随着众人的出现时,鸿钧道祖傻眼了。

    鸿钧道祖傻眼了,而那无尽虚空的强者则是为之愤怒了,他的神识扫过整个无尽虚空之时,发现一切真得如刑天所说得那样,他们的老巢被人给端掉了,这如何能不让他们为之愤怒。谁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不知不觉之中步入到了陷井之中,被人给算计了。

    其实。刑天又何尚没有被算计,若不是那幕后黑手因果天尊出手的太急了。只怕刑天也很难能够看到这背后隐藏的陷井,那时一切都将会不一样了,整个无尽虚空都将落入到鸿钧道祖的掌握之中,而他们这些人自然也都会身死魂消。

    “鸿钧,你该死!”一声声的怒吼疯狂地在无尽虚空的上空响起,无论是那一方势力,都被无尽虚空的这场惊变给震怒了,还好他们回来的早,若是他们回来得再晚一步。等鸿钧道祖将那恐怖的祭坛给建好,那时一切都晚了,当初远古神魔所布下的诸多的禁制都将会被毁灭掉,只可惜鸿钧道祖的运气实在是太坏了!

    追杀鸿钧道祖,这是所有无尽虚空各大势力那些大能的唯一念头来,要知道当初他们可是有诸多的后辈留在这无尽虚空之中,而现在那些后辈已经殒落了大半,而这些生灵之死都是被鸿钧道祖用来建造恐怖祭坛,那是一座充满着无尽怨气的祭坛。充满了无尽的怨气,不得不说鸿钧道祖太狠毒了,竟然用如此众多的生灵的生命来建立一座祭坛,用那无尽的怨气冲破一切的禁制。他这样的手段已经触及到了所有人的底线。

    感受着无尽虚空之中那无尽的怨气时,刑天则是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切真得会发生。而且鸿钧道祖会这么狠毒,若不是自己当初对死海有所布置。只怕整个死海之中的洪荒众生也都会死伤惨重!

    接引看着无尽虚空那恐怖的怨气时,不由地叹道:“太恐怖了。鸿钧道祖已经入魔了!”

    听到接引之言时,刑天则是冷笑道:“错了,他不是入魔了,而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把无尽虚空的众生当成是一回事,在他的眼中,所有人都只是蝼蚁,只是棋子,而他则是那幕后黑手因果天尊所布下的一颗棋子,一颗为了摧毁整个无尽虚空的棋子,只是他没有想到我们回来得这么快,让他的计划被破了!”

    刑天说得没有错,鸿钧道祖的确没有想到刑天这些人还能够从三十三天之中回到无尽虚空,而他只差了一步便能够一举成功,只可惜运气没有站到他的一边,让他最关键的时候一切计划被摧毁了,而他自己也陷入到了恐怖的危机之中,受到了无尽虚空诸多强者的追杀,不死不休的追杀,对于那些强者来说,他们是无法忍受这样的情况。

    对于无尽虚空的这一场剧变,那三十三天之中的因果天尊则是无比的愤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最关键的一步之时,自己的诸多的算计竟然落空了,一切都被人看穿了,一下子让自己的棋子要面对一场死亡的危机,这让因果天尊为之愤怒。

    无尽虚空的失败,那也就意味着他的诸多算计都将落空,他所辛辛苦苦所布下的诸多算计都失败了,让他不得不面对这一场惊人的剧变。

    是谁坏了他的好事?是刑天,对于刑天,因果天尊可是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正是因为刑天这个疯子的一再出手坏了他的诸多的算计,让他一下子陷入到了恐怖的危机之中,要知道这可不是一场普通的失败,若是一般的失败对于因果天尊而言那根本不值一提,可是这一次不同了,他可是要面对整个世界的反噬之力,他将为此付出惨代价。

    因果天尊虽然很想要改变一切,很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可惜他根本无力做到这一切,一切已经让他失去了掌握,他可以想象得到随着无尽虚空的这一场毁灭出现,接下来他将会面对更回凶险的事情,将会有更多的人前来挑战他的底线,因果天尊的所有根基都将会因为这一切而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剧变来~

    因果天尊很想再来一场恐怖的天道变化,用那恐怖的天道之力将所有回转到无尽虚空的诸多大能给干掉,将这一场危险消灭掉,可是他做不到,他已经失去了对无尽虚空天道的掌握,根本无法给予所有人一场恐怖的打击,而且就算是他再玩这么一手也不见得会有所收获,毕竟所有人都不是傻子,都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吃过一次亏的众人那是不可能会在同一个地方再跌倒一次,就算是因果天尊能够再一次影响到整个无尽虚空的大道之力,但是那也仅仅只是一个笑话,没有人会把他当成是一回事,毕竟这样的事情已经过一次了,只怕是不会有任何人会在意这样的惊人剧变,根本不会理会这一切!(未完待续。。)